正文 第二百二十章 最终

文/潇湘萍萍
农女的田园福地 本章字数:6151 农女的田园福地txt下载
推荐阅读:妖女修仙录 前对头 异世小邪君 一品江山 宋时行 主宰之王 国色天香黑岩 魔狱 史上第一祖师爷 逆血天痕
当京城里面的人奉命来收粮的时候,那一排的队伍让镇上所有的人都以羡慕嫉妒恨的眼光看着小鱼他们,他们也想要这么风光,而以前那些拿到种子的人,心里也作着梦,要是他们当时也弄好了的话,说不定现在这种风光就是他们的。

    不过就算是他们心里再怎么羡慕也没有用的,这个荣耀不是他们的就不是他们的,不过有些镇上的人倒是觉得镇上出了这么一号人物,那到时候他们镇上也是出名了,这对于他们也是不错的。

    这些人都是奉了圣上的命令来收粮的,再加上小鱼背后还有一个司徒凛,所以这些人完全不敢在这里耍威风,他们十分正经的将所有的粮都弄好了后,在小鱼这里呆了一天后,便押着这些粮食上了京城。

    不过小鱼的那些玉米,全部都弄成了玉米粒,到时候放到一些天气干旱的地方去种,而这种玉米的种法也被小鱼十分详细的写在了本子上,而番署和土豆也是一样写在里面。

    来的人听到小鱼说这里面都写着种植方法,回去的脸色都严肃了许多,他们生怕到时候这些弄了没了的话,恐怕到时候回去就有排头吃了。

    日子天天流水似的过,冯峰终于不在是陌生人了,他与小杏成亲的日子也定下了,而二哥鹏子也不是一个人了,他也有了喜欢的姑娘,只是现在还没有订亲,只是两方已经下了定,说好了到时候等鹏子考完了试后便开始准备成亲。

    小杏现在有了自己的幸福,每天都活得十分的精神焕发,而冯父也因为日子越来越逼近,也不时的到小鱼这里来,而冯峰更是每天都来,田庄上的人都知道了,这位经常来这里的冯公子就是大小姐的未来相公。

    而随着第一季的水稻试种成功后,第二季的水稻也已经全部都种下了,而附近的山上也被小鱼给包下了,上面种了许多的果树,小鱼也是想着到时候这些果子结果了以后,也是一项不错的收入。

    “姐,你和冯大哥的日子也定下了,你的衣服绣得怎么样了?要不要我帮忙啊!”小鱼说这话的时候都有些心虚了,其实她就算是帮忙,最多也只是在旁边看着,要是真让她动手绣的话,恐怕到时候这衣服就不能够看了。

    小杏也看出了小鱼的心虚,不过她没有道出来,只是抿着嘴巴笑道:“好啊,到时候你来帮我看看绣得好不好看,不过,你和你那位的日子有没有定下来啊!我看那位司徒夫人都来了,她就没有催过你们两个人的日子。”

    小鱼倒是没有什么害羞的,她和司徒凛处了这么久,日子也要快了,等到时候自家大姐把亲给成了后,到时候就轮到她了。

    “等你的嫁出去后,第二个嫁出去就是我了,突然觉得日子过得好快啊,咱们一下子就长大了,大姐你都要嫁人了,而二哥也找到了自个儿喜欢的人了。”

    小杏也有些感叹了,她总觉得以前村子里面的日子,似乎还在眼前,但是现在住着这么大的屋子,而且每天都不用干重活,只需要在家里头坐着,学着处理家务,这样的日子表示他们家也成了大户人家了,而且也有了不一样的殊荣。

    现在镇上的人见到他们家的人,谁不是点头致意,就连以前小杏觉得那些十分厉害的人,看到他们都得停下来问好,如果他们走了过来,那么他们就得让路了,小杏以前总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些不真实,但是与冯峰处久了后,听着他说着外面的事情,才觉得自个儿家里是真的很了不起了。

    “你这丫头也不害臊,要是被娘知道了的话,恐怕到时候又得说你了,不过你到时候衣服要谁绣啊,你自个儿针线又不成。”小杏指着小鱼的额头笑着问道。

    “我都想好了,到时候我在姐这里订一套啊,反正我针线活不行,到时候嫁过去后,我就扬长避短,针线上的活我就不揽了,不过要是司徒凛里面穿的我倒是可以试一试。”小鱼笑嘻嘻的往小杏的怀里面钻,然后耍赖般的要她做一件好看的衣服给她。

    小杏被也磨得没有办法了,连忙点头答应了,就算是小鱼不说,小杏也准备着到时候给小鱼绣一件十分好看的衣服,到时候把妹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嫁出去。

    “对了,你觉得小弟喜欢的姑娘怎么样?我都没有怎么仔细看,小弟就磨着娘给他下定了。”小杏说到这里的时候,脸上明显有些担心。“怎么着了得相互处处啊,看看到时候合不合自个儿心意,还有,到时候能不能管住家里头的人。”

    “姐,你就不用担心,那个姑娘看起来挺好的,到时候肯定能够担得起一家子的事情,而且咱们家里的人口简单,她嫁到咱们家里来肯定欢喜,我都让司徒凛去打听那个姑娘的家世了,虽说那个姑娘说是旁枝,但是打听清楚总是好的。”小鱼拉着小杏的手,低声回答道。

    二哥鹏子相中的姑娘,并不是这个镇上的,而是其他镇上的人,那个姑娘长得挺漂亮,而且性格也很爽朗,看起来家教十分好,她说过他们家里与京城世家有关系,不过是旁枝,不过小鱼看他们在镇上生活得如鱼得水的样子,看起来他们这只旁枝恐怕没有他们说得这么没有联系。

    也不是小鱼喜欢乱猜测,但是她的心情如同自家大姐一样儿,不希望到时候自家二哥娶到一个喜欢,但是嫁过来却越来越处不下去的人。

    小杏听到小鱼让人去查这个姑娘的家世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其实我也想去打听打听,不过现在有司徒公子的人去打听,恐怕到时候能够打听得更加仔细了。”

    小杏成亲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冯峰也隔几天才来,因为成亲前两个人不能够经常见面,不过小杏现在倒是有些迟疑了起来,也不是不想嫁给冯峰,反正只要想到到时候要离开家里,到另一个地方去生活,她就觉得心里没有底。

    九号,宜嫁娶。

    小杏一直在心里面忐忑盼着的日子终于是来了,而她也没有像以前那样担心了,因为小鱼在昨天的时候与她谈了会天,有了小鱼的开解,小杏也觉得自个儿嫁过去后,到时候会过得十分的好。

    小鱼家今天张灯结彩,所有的走廊下面都挂上了红灯笼,而门上贴的对联都是鹏子和子墨写的,田庄里面的人全部都上来帮忙了,原本当时有提议说去酒楼,但是陈氏和刘石觉得在家里办的会更热闹。

    小杏一大早就被人给拉起来了,喜娘给她化妆刮面皮,而小鱼一直站在那里看着,当她看到打扮得妥当的小杏,不自觉的眼里冒出了泪花,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面感觉,反正就是酸得眼泪想要流下来的感觉。

    小杏看到小鱼眼里的泪的时候,也忍不住的小声啜泣了起来,喜娘看着她哭,赶紧低声说道:“新娘子还没到哭的时候呢,别把妆给弄花了。”

    小杏忍着眼泪没有掉出来,她将帕子捏在手里,不时的擦着眼睛,不一会儿就将眼睛擦得有些红通通的。

    “大姐,嫁出去后你以后一定要过得很幸福,很幸福。”小鱼抱着小杏,轻轻的说道。

    陈氏看着大女儿的样子,也是强忍着不哭出来,她伸出手抚摸着小杏的头发,不时的说着话,但是陈氏最后想起来,竟是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什么话。

    当外面响起琐喇的声音后,陈氏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而冯峰迎亲的队伍也到了刘家,冯峰看着张灯结彩的刘家,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激动。

    冯峰下了马后,就被人拥到了喜房这里,不过要将小杏扫走,三关六将是要砍的,门外面堵上了好多的人,作诗唱歌什么的大家都轮着来。

    最后冯峰被大家搞得汗都流出来了,这些人才意犹未尽的放冯峰进来,到了院子后,催妆诗一出,打扮漂亮的小杏被人扶了起来,小鱼拉着陈氏走在了后面,而站在门外的鹏子,弯下了腰,当盖头将小杏的脸遮住的时候,她趴上了弟弟的背,她咬着嘴唇哭了起来。

    鹏子也是满眼通红,他一步一步的朝着轿子走去,当他将小杏放进轿子里的时候,他对冯峰说道:“以后我姐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对她。”

    冯峰郑重的朝着他点了点头,琐喇鞭炮响起,轿子慢慢的脱离了他们的视线。

    小杏三朝回门的时候,小鱼的日期了定下了,因为司徒凛看到小杏已经出嫁了,他便也十分厚脸皮的对着陈氏和小杏提出了要娶小鱼的日子。

    原本陈氏有些不愿意的,她还想着要将小鱼再留几年,但是后来还是刘石相劝,小杏都嫁了,而小鱼与司徒凛处了这么久,女儿到该嫁的时候就该嫁了。

    一年嫁两次女儿,陈氏觉得眼泪都要哭干了。

    小鱼定下的日子是二十号,这个日子是刘石翻书找人算了又算定下的日子,司徒凛一听到定的日子后,高兴得脸色都柔和了许多,脸上的笑容也是一直没有停。

    司徒夫人看着自家儿子如此欢喜的心情,心里头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她觉得似乎自己还没有好好的跟儿子解开心结,但是儿子却是要成亲了,到时候也会拥有自己的儿子,不知道他对以前的事情,还会不会恨她这个做母亲的。

    不过不管司徒夫人怎么想的,司徒凛这几天是高兴得不得了,他这几天一直拉着小鱼说着嫁人的事情,而他似乎也有了主意,因为他让工匠们在离刘家不远的地方选了处风景十分优美的地方建起了屋子。

    而屋子已经建好了,现在就等着新主人入住了,也不知道司徒凛与皇上达成了什么交易,现在司徒府的人全部都往这屋子里面迁了。

    而陈氏和刘石之所以会愿意将日子定下,是因为小鱼到时候嫁的不远,到时候只要走一下路就可以看到。

    小杏虽然嫁为人妇,但是妹妹的事情她也来帮忙,冯峰和冯父也跟着过来,他们觉得是亲家,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当小鱼的衣服赶出来了后,小杏带到了刘家,小鱼穿着衣服在那里怔忡的时候,司徒凛抱着她低声说道:“真想你早点穿上这衣服,这样我就可以所你早点娶回家了。”

    小鱼听到他的话,不由的伸手拧了下他的肌肉,司徒凛动都不动任由她动手。

    在有些人的盼望中,成亲的日子如期到来了,这一天田庄里面的人似乎更忙碌了起来,因为司徒凛说要给小鱼一个豪华的婚礼,所以他跟小鱼想了好多的点子。

    这一天,刘家不但走廊上挂满了灯笼,就连左右走道两边每隔一个地方都弄了一束花在那里,一刹那间刘宅倒是成了花的海洋。

    当刘宅全部都布置好了后,所有的人都再等待着明天,而刘宅也有好多人因为明天的日子而睡不都会觉。

    陈氏今天和小鱼睡在一起,她原本是想要跟小鱼说一些事情的,就是洞房花烛夜的时候要做些什么,但是陈氏睡在床上,看着娇嫩如花的女儿就有些说不出来。

    “小鱼啊,明天你就要嫁人了,以后嫁人了就要好好的跟人家生活,要是受委屈了就跟爹娘说,就算咱们家里不是什么官家,但是你受了委屈后,爹娘还是会为你找回公道的。”

    小鱼听到她的话后,轻轻的点了点头:“放心吧,娘,我肯定不会受委屈的,到时候要是受委屈的话,肯定会回来的。”

    陈氏细细碎碎的对小鱼交待一些事情,小鱼刚才还十分认真的听着,但是到了最后倒是有些打瞌睡了,对于大姐小杏的紧张,小鱼却是有种水道渠成的感觉,她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紧张。

    陈氏看到小鱼有些昏昏欲睡了,倒是有些迟疑要不要把枕头下面的东西拿出来,但是迟疑到了最后,小鱼已经睡着了。

    凌晨四点的时候,小鱼就被陈氏摇醒了,她有些迷糊的翻了个身,最后睁开眼睛倒是有些清醒了。

    “娘,干嘛?还没有天亮呢!”

    陈氏听到她的话后,有些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呀,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呀!”

    小鱼听到陈氏的话,忽地从床上弹起来,吓了陈氏一跳,而外面的人早就准备了衣服还有洗漱的东西,所以一听到屋子里面有声响后,便开始敲门了。

    小鱼将门打开后,外面的丫环十分有条不絮的走了进来,当小鱼洗漱好了后,丫环们给她穿上了结婚的红色喜服,陈氏在一旁看着,看着自家女儿漂亮的样子,心里头有自豪也有不舍。

    当喜娘为小鱼细细描眉,将头发仔细的捥起,小鱼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才有了自个儿要嫁人的真实感,喜娘为她打扮完了后,眉开眼笑的用话夸奖着小鱼。

    “新娘子可真是漂亮,瞧这脸不上妆都这么漂亮。”

    小鱼十分庆幸,至少这妆算得不是很厚,只是描了下眉打了些粉再涂了红色的口脂,要是弄得跟猴屁股一样儿,她是真的觉得有些太没法见人了。

    喧天的锣鼓声响起,鞭炮声一直再响,司徒凛坐在高头大马上,看着不远处的刘家,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断。

    八抬大轿摇摇晃晃的到了刘家,司徒凛往门口一站,那气势倒是让那些闹的人不敢太闹,最后还是鹏子堵在那里,让他作诗,而青石则是十分上道的在那里发红包,而拿了红包的人自然是不好意思的挤在那里了。

    司徒凛这次拉新娘,三关六将都没有斩,就轻易的踏足到了院子里面,小鱼在屋子里面听着外面安静的声音,倒是有些不耐的想要掀头盖看一看。

    “新郎来接新娘了!”一声叫声打破了此时的安静,琐喇和鞭炮齐齐放响了,司徒凛看着紧关的门,手也捏得十分紧。

    当小鱼从关紧的门里面出来的时候,司徒凛脸上露出一个笑容,而司徒家的人看到新娘子出来后,立马提着花篮撒着花瓣,一时间院子里面全部都花的香气儿。

    当鹏子将小鱼背在背上的时候,他觉得自个儿心里空落落的,姐姐妹妹都嫁出去了,到时候家里头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将小鱼送进了轿子后,青石道了一声起轿,八抬大轿抬了起来,鹏子家人看着轿子,都恨不得跟在后面看着小鱼进司徒家的门。

    轿子到了司徒家后,司徒凛将小鱼牵了出来,司仪手一按原本喧闹的声音立马安静了下来,司徒凛将小鱼牵到了堂下,司仪高声唱调。

    “一拜高堂。”

    “二拜天地。”

    “送入洞房。”

    敲敲打打的声音立马响了起来,小鱼进了洞房后,就发现洞房倒是有些安静,就是喜娘和一个丫环在房间里面。

    当外面闹完了后,司徒凛丝毫没有醉意的进了屋子里面,喜娘和丫环看到他进来后,十分有序的退了出去。

    “鱼儿,你终于嫁给我了。”司徒凛低沉的声音里面有着无限的满足。

    小鱼听到他的话后,伸出手招了招:“我饿了。”

    司徒凛听到她的话后,笑了几声后,便着秤杆将小鱼的盖头掀开后,便从桌上倒了两杯酒,小鱼手里一杯,两个人喝完了交杯酒后,小鱼看着干干净净的婚房,觉得这可真是有司徒凛的作风,丫环都是利利落落的。

    “鱼儿,这个给你吃。”司徒凛夹起一个饺子,放到小鱼的嘴里,当小鱼咬了一口后,又问:“生不生。”

    小鱼看着这工序居然他自个儿来做,真是不知道要怎么说,不过嘴里还是说着:“生。”

    司徒凛听到她的话后,笑着脸颊上面都出现了酒窝,他做完了后,看着小鱼脸上带着笑意的样子,拉着她坐到了床上。

    小鱼觉得脸再发烧,而司徒凛看着她脸色发红的样子,心里一阵激荡,他伸手将小鱼搂在怀里面,轻凑过去将她的唇含在嘴里。

    两个人倒在床上后,帘子一关,一夜**。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幸福就像是那升起的太阳一样,天天都会升起,永远都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