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Chapter 132

文/弥语
本章字数:8461 将军在上txt下载
叶泽怔怔地站在原地,久久难以言语,直到将军的身影渐行渐远,他的大脑也没能重新开始运行。

    一切来得太过突然,那个他原本单纯视为朋友的男人,竟突然说喜欢自己?而且,修还是个男人……

    前世的观念冲击,今世的携手共进,种种纠缠,种种相悖,让他身陷一种前所未有的混乱无措。

    回头想来,修的种种作为便不难理解了。无论是当初不远千里去哈迪特星,还是如今出现在危机四伏的巫沦岛上,追溯到更早的从前,如果不是出于某种特殊的情愫,那他身为一方将领,又为什么要主动接近自己?

    所以不怪这告白突如其来,是自己太过迟钝,那萌芽初发的迹象一早就有,自己却直到它开花结果,才幡然醒悟。

    “小叶。”威廉走了过去:“发什么呆呢?”

    “没、没有……”叶泽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几不可闻的叹息从他口中发出,是对此的迷茫与无奈。

    有些事一旦说出口,彼此之间就再无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他不知道修为什么会突然选择表白,只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那么当那人凯旋归来时,他是不是需要给修一个答复,给自己一个交代?

    咸涩的海风扑面而来,浪花拍岸,叶泽坐在岸边一块黑石上,风吹久了,像是有层沙盐覆在皮肤上,给人一种并不舒服的黏腻感。

    “你们看!有人来了!”

    森林另一头隐有光芒亮起,沉重的脚步声随之传来。

    “是第七排的人!”

    叶泽耳朵一动,从石头上跳了下来。修不是说去找第七排的人了吗?居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801小队的队长上前相迎,却只看到了第七排排长穆曼德上尉的身影。这位已过而立之年的上尉满身血污,半只胳膊都已经血肉模糊,伤口明明深可及骨,却依旧挺直了身子站在那里。

    他身后的将士们同样伤亡惨重,果然是遇到了□□烦。

    “穆曼德上尉!快!拿治疗仪来!”801的小队长见对方脸色惨白,气息粗重,忙招呼着手下人先为他治疗。

    “我来吧。”一个冷清又不失温和的声音传来,队长一回头,就见刚刚被将军救下的那个黑眸黑发的青年站在人群中央。

    金灿灿的丘沃兽从他身侧蹦出,一瞬间金光漫天闪烁,竟是将整个第七排的人都笼罩其中。

    “你是?”穆曼德上尉喘了几口气,终于缓过劲儿来,看着叶泽艰难地开口。

    “他是奥斯丁军校的学生,契约兽是只变异的金丘沃。”队长在旁解释。

    他在看到伤员的瞬间其实也想到让叶泽了,可对方毕竟是将军的人,所以也不好随意使唤。

    好在叶泽自己站了出来,这样大面积的治疗显然比用治疗仪挨个照射要好得多。

    在细碎的金光覆盖下,穆曼德上尉的刚硬面容渐渐恢复了血色,他环视四周,却是蹙眉问道:“库洛斯将军呢?”

    801小队长一愣:“将军说去找您了。”

    “将军不在这里?他让我带着剩下的士兵来此与他汇合。”

    “什么?!”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将军去了哪里?

    传呼仪的声音嘀嘀嘀地传来,众人屏息凝神望着这个小小的仪器,信号明明畅通,可仪器那头的人却迟迟没有接通。

    “怎么回事?库洛斯少将不会遇到危险了吧?”

    “这一路上没有能威胁到将军的怪兽。”穆曼德上尉摇头,顿了顿却又补充道:“如果将军真的是朝我来的方向走的话。”

    “你们看!”人群中突然传出一声惊呼。

    众人抬头,只见远方的夜空之上,一团金红色的火云正在凝聚!

    “报告队长!红色能量堆反应持续超标,马上要达到紫色高危预警线了!”在旁负责监测的士兵慌乱失声。

    “这能量……格拉底泰是要做什么?”

    就在众人在未知的彷徨中伫立不安时,一道耀眼的雷光突然出现,夹杂着无上威力劈向那朵红云!

    无数道细小的闪雷分裂出来,仿佛要将那云层击碎!

    “那是雷炎狼王的力量吗?!”

    “天啊,将军去找格拉底泰了?可是兰斯夫少将马上就要到了啊!”

    雷炎狼王与格拉底泰同级,即便能力稍胜一筹,也并没有能将它一击致命的把握,何况岛上如今有那么多怪兽为格拉底泰保驾护航。

    所以将军这样贸然去单挑一头已经拥有自爆能力的高阶怪兽,可以说是相当危险甚至不负责任的表现。

    在原本的作战计划中,他应该等兰斯夫少将带领着s级契约兽特种队登岛后,再与其联手消灭格拉底泰。可现在,他居然先行一步了?

    叶泽的心扑通一跳,某种不安的预感席卷全身。

    本来就不正常不是吗?修那样深沉内敛的人,都已经将心意隐藏了这么久,又为什么要在这个凡事应接不暇的节骨眼儿上表露出来?

    简直像是……怕以后没机会了一样。

    远方的交战愈发激烈,电光与火光交织在一起,碰撞出惨烈壮丽的烟火。不出多时,震动甚至延续到了他们脚下!

    无尽的嘶吼与悲鸣传来,天地色变,大地龟裂。毋庸置疑,一场规模宏大的激战正在上演。

    “那边不光有格拉底泰,还有两头六星怪兽率领的大军,将军一人能应付过来吗?”

    在这场僵持不下对垒中,众人又开始担忧。库洛斯少将单独面对格拉底泰或许还能稍占上风,可是加之岛上的怪兽群又如何呢?

    火光在森林的一角点燃,慢慢照亮了半片的天空。

    在远方数不清的嘶吼声中,蓦然划过一声凄厉的狼嚎!

    ——是雷的声音!叶泽心下一紧。

    它受伤了?那修呢,修怎么样了?

    众人似乎都因为这声狼嚎而提起了心,神色凝重,议论纷纷。

    而叶泽只是紧盯着那片不断蔓延的大火,他的双腿控制不住地想要朝前迈步,就像在哈迪特星的那个夜晚一样,想奔往那人身边。

    那时的自己在得知修赶回来的消息后,也是这种心情吗?这样的不由自主,这样的情难自禁。

    如果这便是自己的选择,这便是自己的真心……

    叶泽一咬牙,突然朝前跑去。

    “小叶。”

    刚跑了没两步,一个身影突然挡在他身前,威廉抬眼,蔚蓝色的眸子中一片清明:“你要去哪里?”

    “修有危险。”叶泽顿足,声音中带着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坚决,“我要去找他。”

    “你疯了吗?那是高阶间的战斗!”威廉突然拔高了声音,他很少这样厉声作色,以至于叶泽都是一愣。

    他继续劝说道:“先别冲动,如果连库洛斯少将都有危险的话,那我们任何一个人过去都只会白白送命,那毕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战斗。”

    “我知道,但我不是去和格拉底泰战斗的。”叶泽沉默片刻,抬眼直视着威廉道。

    “我拥有的是治愈型的契约兽,所以这个时候,在雷受伤的时候,我无论如何都应该出现在他们身边。”

    威廉一怔,从联赛开始至今,小白的表现一直太过抢眼了,以至于他都快忘了,即便它的锁链能禁锢敌人,即便它的盾牌能抵挡攻击,可它力量的本体,不始终都是治愈之光吗?

    “你也看到了,小白的能力对雷有用,所以我需要过去。”

    远方是逐渐蔓延的大火,此地是一场无声的对峙。

    威廉望着那双黑曜石般的充满决心的眸子,恍惚间有一种感觉,自己已经拦不住他了,也不必再拦他了。

    他叹了口气,轻笑着侧身让出一条道来:“路上当心。”

    叶泽也笑了,他用力点点头,朝火光正盛的方向跑去。

    在这个注定不同寻常的夜里,他的人生或许会因为此刻的决定而扭转轨迹。

    耳边风声呼啸,明明奔向远方的战场,内心却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平静,为什么呢?

    对了,他所向所往的并非战场,只是那个人罢了。

    叶泽想起来了,那些与修相处的旧时光。无论是昔日双子山中的困境,还是此刻巫沦岛上的危险,只要那人还在,他一直是如此心安。

    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让他如此笃定,让他觉得只要修在,自己就会安心,就会舒心,就会开心。

    所谓喜欢,是这样的感觉吗?

    早点意识到就好了……他和修何其有幸,能得到命运一个两厢情愿的成全。

    但愿现在明白过来也还不晚,叶泽想,所以,要快点去到那人的身旁,告诉他自己的答案。

    漫天惊雷在森林中环绕,金色的火苗舔到的地方,无论是树木还是岩石,甚至无意接近的怪兽,都在顷刻间化为灰烬。

    将军仰头望着满目赤红的格拉底泰,渐渐握紧了拳心。

    果然不出他所料,它已经在准备发动禁术,试图在这颗星球上自爆!

    所以格拉底泰最初并不想和雷动手,白白消耗储蓄起来的能量。在它的示意下,周围的怪兽前仆后继,阻止巨狼接近它们的王。

    雷不耐烦地拍碎了一波又一波的杂兵,它们的尸体溅出血浆,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在冲出怪兽们的包围圈后,它纵身一跃,扑到格拉底泰面前,巅峰对决,正式拉开序幕!

    在这两股无可比拟的力量冲击下,大地也开始颤抖,毁灭性的力量摧残着陆上的一切,刹那间风云变色,山河破裂。

    在彼此拼尽全力的猛攻之下,不多时就造成了两败俱伤的局面,鲜血同时从二者身上流出,过高的温度点燃了森林,蔓延起熊熊大火。

    格拉底泰的竖瞳因为无尽的仇恨烧出一种近乎血色的赤红,它不怕死,即便是死,也一定要让这群狂妄自大的人类付出应有的代价!

    巨狼望了眼周围的大火,将自己的主人罩在了雷域内。

    格拉底泰眼睛一眯,干脆放弃了直接与巨狼战斗,转而开始攻击雷域,相比契约兽的强悍,人类的躯体实在太过脆弱了。

    “雷……”将军摸了摸身旁最忠实的战友。

    巨狼身躯一颤,瞬间明白了主人的意思,低头看他。

    将军神色如常,只是道:“不用管我。”

    雷呲了呲牙,再次扑向半空,一面维持雷域,一面继续发动攻击。

    周旋半晌后,它突然顿足,旋即一团耀眼的雷光从口中发出,这凝聚着上千万伏超高电压的能量正是它升入高阶后开启的技能之一——凝雷诀!

    凝雷的光强到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周围的一切都被它照得苍白。雷光带着吞噬万物的毁灭气息,扑向格拉底泰!

    后者以那金色的魔火回击,两股巨大的力量撞击在一起,轰隆一声巨响,格拉底泰的鳞甲便在爆炸中迸裂,溅出滚烫的鲜血,气流更是将那数十米高的身躯震飞出去!

    而雷域也在这巨大的冲击下轰然破碎,在那片耀眼的白光中,将军的感官出现了短暂的失灵,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好像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如此接近死亡……他在数秒后才终于恢复了知觉,眼前是战火,耳边是狼嚎。

    雷这个级别的契约兽,从某种意义上讲已经不完全受主人意识的操控,只要主人还有一口气在,它就能继续战斗。

    将军倒在这片狼藉的土地上,深吸了两口气。他感觉得到伤口的刺痛,以及血液的流逝,一切的一切都让他比任何时候更加清楚地意识到,这一次自己并非安然待在战舰中指挥战斗,他所面对的,是最原始、最前线、最危险的战场。

    “雷,我流血的速度好像有点快。”

    将军费力地抬手,狠狠按下,试图堵住腹部那道伤口,“不行……如果、如果待会儿我陷入昏迷,你也务必要继续战斗下去。”

    他说着,用另一只手摸了摸那颗凑过来的大脑袋:“辛苦了。”

    失血的感觉很奇妙,仿佛可以将人拉到某个时空幻境,将军望着头顶被火烧红的天空,不祥的赤色笼罩了这个夜晚。

    一道金光蜿蜒飘来,带着某种难以拒绝的亲切力量,像是最温柔的传唤在他眼前萦绕。

    将军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想要抓紧它,就如同想要抓紧某个人一样。

    大脑因为失血变得迟钝起来,眼皮好像也越来越沉重,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

    将军侧头望向金光飘来的地方,琥珀色的眸子微微张大,又渐渐闭上了眼……

    这场景有些熟悉,自己是否做过这样的梦,在那片飘渺柔和的金光中,那个人直直地奔向自己,口中呼喊着自己的名字——

    “修!”

    将军猛然睁眼,瞳孔骤缩,这不是梦!他眼睁睁地看着叶泽来到自己身前!

    他甚至顾不得腹部的伤口,猛然起身一把抓住了叶泽的小臂:“你来做什么!?”

    “来帮你。”

    “我……”

    “别说不需要。”叶泽打断了他的话,笑着将手搭上了他的小腹,将军这才反应过来,刚刚飘来的那道金光已经牢牢地缠住了他最重的伤口。

    “你真是……”将军一时语塞,声音里透露出了浓浓的无奈,看着叶泽那只手,又舍不得将它拿开。

    “马上就没事了,兰斯夫少将马上带队登岛,到时候……”

    满怀希望的话语被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声打断,在一片火光中,格拉底泰的身躯摇摇晃晃地再度站起!

    “来不及了。”将军摇摇头,松开了叶泽的手。

    格拉底泰会突破八星是谁都没想到的,然而对付一头八星级巨兽所要做的准备太多了,毕竟这个级别的怪兽太强大也太稀少了,有时军部甚至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有八星级怪兽在的星球就不去主动开发。

    实验用作的最高等级怪兽也只是七星后期,八星的敌人绝不会长留,怕的就是它们发动禁术,造成不可挽回的可怕后果。

    然而此时此刻,一颗人口密集的a级星球正在面临这种后果。

    重伤之下彻底暴怒的格拉底泰,正式启动了自爆进程!

    照目前的速度,只要五分钟……不,不出三分钟,它就可以完成最后的能量积蓄,发动禁忌!

    这头八星巨兽带给小白的冲击力也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当这巨大的危机感传来时,叶泽只是轻轻侧头,望着修浅笑:“刚刚算是表白了吧?那你想不想知道我的答复?”

    一个柔软温热的触觉堵住了他的嘴。

    叶泽眨了眨眼,心脏砰砰砰地跳动着,呼吸也变得粗重。

    这回不是什么人工呼吸,真的,是一个吻。

    “先不要告诉我答案,等我回来好吗?”将军笑了,琥珀色的眼睛亮亮的,仿佛闪耀着点点星光。

    无论叶是接受亦或拒绝,都至少等到自己回来吧——如果自己能够凯旋归来。

    “你也真是个……笨蛋。”叶泽哭笑不得,说自己迟钝,修又何尝不是呢?

    自己都已经出现在这里了,都已经抱着那样的决心赶来他身边了,可对方居然还不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也好,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吧。

    他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的格拉底泰:“那么这家伙,你打算怎么办?”

    怎么办?如果从正常角度思考,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头八星怪兽了,它从一开始就宁愿选择自爆,以此完成这项毁灭性的报复。

    可怎么能让它得手!将军抬眼,琥珀色的眼睛紧盯着格拉底泰。

    自己身后就是心尖上的爱人,就是多年前在联邦军旗下宣誓守护的土地……为了这些,什么都值得,什么都可以。

    “这招很久没有人用过了,所以我也不清楚它威力如何,代价又是什么。但现在,只能放手一搏。”将军缓缓开口,对叶泽轻笑。

    他最珍视的瑰宝,赌上一切也要守住。

    “所谓禁术,绝不仅是八星怪兽特有的。你知道的吧,一些古老的大族以血脉为媒,一直以来都传承着强大的力量。如同司徒家的冰系,摩根家的火系,而库洛斯一族,自古流淌着能够召唤雷系契约兽的血脉。”

    将军说着,开始向前迈步。

    “血脉给我们的眷顾还不止这些,所以我曾说过,神明也是不公正的。”

    但是,如果这一切力量都只是为了这一刻,神通过他们的手来眷顾他人……

    叶泽身子一颤,他知道修要做什么了。

    “相传最初的雷霆之兽曾与库洛斯家的祖先结缔契约,所以它的优秀子孙们生生世世都会受库洛斯族人的召唤,并且……”

    将军继续朝格拉底泰走去,巨狼跟在他身旁,浑身上下泛起一团不同寻常的银色雷光。

    “他们约定,若有朝一日,库洛斯的族人到了无论如何也需要力量的时刻,可以以禁术的形式,借助初代雷霆兽的力量。”

    这一步踏出的刹那,天空中忽而雷声大作,四周腾升起道道闪电,交汇缠绕。

    “代价……是什么?”叶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镇定。

    既为禁术,必有代价。禁忌越强,代价越高。

    然而使用这禁术,相当于让雷实现了一定程度上的“返祖”,雷霆之兽的力量,真的是它和修能承受的?

    将军顿足,他没有回答,而是回首轻笑道:“等我回来。”

    那样的笑容在这个向来不苟言笑的人脸上绽开,实在太过耀眼,叶泽的心再次飘回了那汪平静明媚的湖水,半晌,回以一个同样灿烂的笑容:“好。”

    又是一步,跳动的雷光同时从将军和巨狼二者身上腾起。

    叶泽眸子瞳孔剧缩,这是他第一回,也可能是此生唯一一回,见识这传说中的禁术!

    一道巨大的雷柱从夜空中劈下,力量之大,竟生生击散了格拉底泰聚集起来的那朵红云!

    出乎意料,这雷柱不是冲着怪兽去的,而是冲着雷和修去的!

    那一瞬间,极强的电光刺得叶泽闭上了眼。

    这是叶泽第一次通过小白感受到了彻彻底底的敬畏与恐惧,以往就算面对高阶怪兽,小白也从未有过如此大的反应。

    可这一回,即便闭着眼,他也依旧清楚地意识到什么样的庞然大物降临人间了……

    待强光散去,叶泽缓缓睁眼,身子一僵。

    一头形似麒麟,浑身雷电缠绕的契约兽,正昂首端立于雷光中央。

    这并非是巨狼的形态,而是雷霆之兽的形态!

    巨兽活动了一下身子,却发现身上的皮毛逐渐变得焦灼!仿佛承受不了这巨大的能量,载体正在被侵蚀腐朽!

    它眯了眯眼,当机立断,朝格拉底泰扑去!

    血红的竖瞳中那无边无尽的仇恨,此刻彻底转变为了无边无尽的恐惧。

    这是生物最初的本能,在这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即便是八星级的怪兽王者,也会恐惧到神经麻木,浑身僵硬。

    天空中惊雷大作,闪光四射,巨兽身缠霹雳,脚踏雷云,世间的一切雷元素在它的掌控下都好像无比顺服。

    它一发力,万钧雷霆就随它一起轰向了格拉底泰!

    又是一阵刺眼的强光袭来,伴随着振聋发聩的轰鸣。

    叶泽被气流掀飞出去,小白忙挺身而出,撑起防护网,将主人牢牢围住。

    再睁眼时,格拉底泰的尸体已经变成一座如山般的焦炭,四下一片灰烬,唯他一人在灰烬中探出身来,茫然地环顾这片雷霆肆虐过的土地。

    “修?”

    叶泽轻唤了一声。

    风声吹过,无人回应。

    “修!修!”

    叶泽挣扎着从废墟中爬了出来。

    “修!你在哪里?回答我!”

    嘶吼在夜空中孤独回荡着,他奔跑着,试图找遍这整座废墟。

    使用禁术,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最坏的、最坏的结果……

    “嗷呜~”

    一声极其微弱的、奶声奶气的呼唤从废墟底下传来。

    叶泽身子一僵,猛地扑了过去,开始用双手抠挖。

    剥开层层灰土,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露了出来。

    再往下挖,一团灰色的、小小的、身上大面积烧伤的幼狼出现在他面前。

    就像第一次相遇时那样。

    叶泽笑了,心满意足地将幼狼抱进怀里,不需要任何佐证,他认得它,记得它。

    他像是虔诚的教徒手捧圣经那样,小心翼翼地捧着怀中的幼崽,然后在那团毛茸茸的脑袋上印上了一个吻。

    原本眼神凶恶的幼狼瞬间停止了虚弱的挣扎,浑身僵硬地愣在那里。重伤之下,它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软软地倒在了叶泽怀里。

    金光腾起,温柔地包裹在幼狼身上,叶泽轻轻抚顺着小家伙的毛,在他耳畔道:“欢迎回来,修,快点好起来吧。”

    夜风吹开了天上的乌云,星月重现。

    他目光柔和,仿佛在诉说这世上最甜美的情话。

    “还没告诉你……我也喜欢你啊。”
(快捷键 ←)上一章:Chapter 131 返回《将军在上》目录 下一章:第133章 养狼日常(上)(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