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9章 当初的真相(下)

文/弥语
本章字数:11145 将军在上txt下载
    【以下正文】

    谬斯莱星,奥斯维尔城。

    年关将至,塞尔维亚港口热闹非凡,各式各样的飞船在天空中来回穿梭,划出一道道银色的曲线。广袤无垠的广场上方漂浮着数不尽的空间站点,组成了一片蔚为壮观的建筑群。巡逻的卫兵一排排走过,动作整齐划一,训练有素。

    这里就是奥斯威尔家族的大本营,整座城市冠以奥斯威尔之名。

    d7089号飞船驶入港口,缓缓降落在广场中央。

    时下正值寒冬,飞雪染白了远方的地平线,整个港口却依然遍地霓虹。

    舱门开启,一名黑眸黑发的年轻人率先走了出来。

    叶泽一下飞船就被迎面而来的冷风冻了一激灵,他裹紧衣服,四下张望了一番,头也不回地问:“修,这是你第一次来奥斯威尔城吧?”

    一身黑色风衣的男子走出舱门,将搭在胳膊上的围巾展开,亲自帮情人围上,这才道:“嗯,我们两家算不上熟,我以前没来过它的主城。”

    不远处,一队人马正从加长版悬浮车上下来,快步朝这里赶。叶泽抬眼望去,走在队伍最前方的,赫然就是自己的二哥——卢卡·奥斯威尔。

    “那个,修……”他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不会真的在入境申请上写了‘陪同亲友旅行’这种理由吧?”

    “不然呢?”琥珀色的眸子不紧不慢地转向情人,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你以为费南在逗你?”

    叶泽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起来。

    奥斯威尔城可不是外族人说来就来的地方,尤其新年前后,许多族内核心人物都会回来过年,这期间全城戒严,入境者需要提前递交申请,并交由家族内部的管理部门单独审批。

    当然,对于将军大人而言或许不需要那么麻烦,他可以以许多正大光明的名义前来拜访,可他没有这么做,而是老老实实地递交了一份入境申请,并在性质一栏上选择了“陪同亲友”。

    叶泽第一次从维奇少校口中得知这件事时,是纯粹把它当做笑话听的。事实上,直到此时此刻,他仍然不愿意相信修真的这么干了。

    “这种申请也能过审?”叶泽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将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难道审查处的人还敢驳我的申请?”

    语气如此理所当然,硬生生地把这种无耻理论说得风光霁月。

    叶泽彻底死心了。他简直不敢想象出入境审查处的人收到这申请时的表情,并且以修如今的身份,他的申请可不光要经这一个小部门审核,消息一定会层层传递上去,让更多的人看到这位“随行亲友”……

    叶泽正纠结着,忽然感到一只手搭上了他的左肩。

    “别担心。”似乎是感受到了情人的小情绪,将军及时出言安慰:“只是一封申请而已,我们的关系你家里人还有不知道的吗?”

    叶泽:“……”

    他怎么一点都没有被安慰到的感觉?

    趁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工夫,卢卡已经带人赶到。

    虽然提前收到了的消息,可是当亲眼见到自己的弟弟真的与库洛斯少将一起来时,他还是露出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复杂表情。

    不光是他,身后几名族内子弟的表情同样一言难尽。毕竟就在一年多前,这位小少爷还是族内著名的废柴加纨绔,然而除名事件发生仅仅数月之后,他就以一种火箭上升的速度出现在军校联赛的校队名单中,时至今日,更成为了拥有s级契约兽的联邦新秀,甚至还拐了一只将军回来过年……

    卢卡发出一声叹息,不知是感慨还是赞许多一些。

    那湛蓝色的目光在叶泽身上停留不过半秒,便转到了将军那里。他站定,抬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库洛斯少将。”

    叶泽原本是紧挨着将军站的,见状立刻后退了两步,不过看到自己二哥如此动作,还是不免有些尴尬。

    将军瞄了眼恨不得躲出自己十米开外的情人,转而对卢卡摆了摆手,“不必多礼,我来不是为公事。”

    他说着,脸上表情虽没什么变化,但却是十分客气地摘下手套,对着这位奥斯威尔家的二少爷伸出了手。

    卢卡略一犹豫,望着已经伸到自己跟前的手,最终还是双手迎握了上去。

    “将军,奥斯威尔上将说想要见您。”卢卡低声道。

    “只见我?”将军转头去看情人,只见对方正一脸惊讶地望着他。

    叶泽倒是不奇怪奥斯威尔上将知道修的到来,可是主动约见他干吗?

    这几乎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两人,分属不同阵营,级别上也存在不小差距,公事上少有往来,甚至,叶泽觉得两人脾气也不是很合得来。

    “是,只见您。”卢卡回答道。

    “现在吗?”将军又问。

    “是……不过父亲说他不为公事,让您不必着急,可以先去住所安顿一下。”

    这交代也有些奇怪,以至于卢卡在传达时都有些迟疑,毕竟,不为公事为什么?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瞥向叶泽,最终却摇了摇头。他还不会天真到以为是为了自己这个弟弟,依父亲的性格,绝对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将军闻言还是摇摇头,“不必了,这就出发吧。”

    长官约见,说是不急,他也没有推脱的道理,何况奥斯威尔上将为什么会找他,他心里已经有个大概了。

    “你先跟他们去住处吧,休息一下,我去去就回。”将军转身对叶泽道。

    叶泽点点头,“好吧,你也当心。”

    “我一会儿来找你。”卢卡经过叶泽身边时,在他耳边低声交代了一句,然后若无其事地擦肩而过。

    叶泽只是盯着脚下的土地,用鼻音轻回了声几不可闻的“嗯。”

    卢卡为二人安排了一栋小别墅,设计别致,风格清雅。

    叶泽奔波一路,到了住所就先去泡了会儿澡,等出来时,天又开始飘雪,而卢卡居然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

    “呃,您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叶泽抬头看了眼时间。

    卢卡负手而立,从头到尾打量了他半晌,突然问:“你和库洛斯少将的事是真的?”

    叶泽没想到他上来就问这个,结巴了一下:“那个……就是您看到的那样……”

    卢卡抿了抿嘴,缄口不再多言。

    他可以沉默,叶泽想问的事情却还有很多:“您知道奥斯威尔上将找修做什么?”

    听到对这两位的不同称呼,卢卡的眉头不禁一挑,深深看了叶泽一眼,才摇头道:“不清楚。不过我看库洛斯少将没有很意外的样子,大约心里还是有底的。”

    叶泽点点头,他也隐约有这种感觉,修一定知道了某些自己想知道却还不知道的事。

    “那么言归正传……”他深吸一口气,抬头望着自己的二哥:“您那天通讯上的说的,都是真的?”

    卢卡用一种毋庸置疑的眼神回答了他。

    叶泽心里一咯噔,“可是,当初的事怎么会和修扯上关系?”

    原本叶泽是没打算来奥斯威尔城的,自从改名换姓的那天起,他就已经决定抛弃肖恩·奥斯威尔的身份,即便后来卢卡查到了当初投毒事件的一些线索,他也依然没有对此表现出多大兴趣。

    直到卢卡说,当初的事或许和修有关。

    这无异于一颗重磅炸弹闷声砸下,还未炸开,就已经将叶泽砸得晕头转向。

    他当初因为和摩根少爷的矛盾,一怒之下给对方投毒,事发后虽然依靠着家族势力躲过了联邦法律的制裁,却也因此被奥斯威尔家族除名。

    那时的他和修相隔何止万里,身份差距巨大,彼此根本不认识,所以在斯达特星上发生的一切又怎么会牵扯到修?还是说这件事本身和修没有关系,但是后续事件影响到了他们?

    叶泽相信自己这位血缘关系上的二哥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可仍免不了对卢卡的话抱有怀疑。而具体的信息卢卡也不肯在通讯中过多透露,执意要找他面谈,这才是叶泽来到这里的原因。

    令他意外的是,修居然也跟来了,来之前语意含糊地让自己相信他,一落地又直接被奥斯威尔上将约见,仿佛是印证了卢卡的某些说法一样。

    “当初的事,我和大哥一直在查,毕竟疑点太多了。你说□□是你让下人帮你搞到的,可是那个下人至今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且你下药的过程也太顺利了点,摩根公子好歹是贵客,就算陶德那家伙没安好心地‘帮’了你一把,可给他的食物怎么会没有检查就被端上桌?再者说,这件事的处理结果也很奇怪。摩根家族和我们私交一般,那位小少爷跟随商会的人到访原本就让人意外,后来还在我们的地盘出了事……如果摩根家的人想卖父亲个人情,就根本不会加以追究,如果他们真的看重那位少爷,那这件事也不会就此揭过,送你上法庭还是没问题的。”

    卢卡说到这里,忍不住恨铁不成钢地看了自己弟弟一眼,“无论怎么看,当初的事都不该以你被除名为收场。”

    “那这又是怎么牵扯到修的?”卢卡说了那么多,叶泽最关心的却还是这个问题。

    修在这件事中到底充当着什么角色?自己呢?摩根家的人呢?

    这原本只是一桩简单的投毒案,可一旦关系到库洛斯和摩根这两大家族就变得复杂了。

    众所周知,四大元帅分属四个阵营,其中,库洛斯家族和摩根家族因为常年政见不合多有摩擦,几乎已经发展成为对立的两派。而奥斯威尔上将与豪威尔元帅走得较近,在这两家的事上一直保持中立态度,只保持必要的军事沟通,不曾涉足他们的私下较量。

    “那位摩根少爷当初带了四名随行人员,我一一核查过他们的身份,发现其中一人在军部挂了个闲职,这倒没什么,可事发后不久,那人居然失踪了。我私下调查发现,他的亲属似乎先后收到过两笔数额不小的钱款,并且都不是直接汇去的,而是几经周折才落到他们的账户。”

    “谁汇的款?”叶泽问。

    卢卡摇了摇头:“转账人用的是化名,无法确定其真实身份。但有一点,那个化名还给一个名叫李·鲁宾的人汇过款,这人曾就职于库洛斯少将的秘书处,就在白额蜘蛛围剿战发生后不久,突然被停职查办了,他被有关部门带走后,至今了无音讯。”

    如此微弱的联系,却还是让叶泽倒吸一口冷气。当初在伽玛星系c21区域,库洛斯少将率领的d29王牌师和白额蜘蛛族之间展开了最后的决战,可由于情报分析部门的失误,误判了首领怪兽的等级,导致八星蜘蛛皇在最后关头自爆,殃及甚广。

    就是这场战争,将重伤的幼狼送到了叶泽的身边。

    “你可能不知道,这个所谓‘误判’曾在军队内部引起轩然大波。毕竟错误太低级了,军部一些大佬们不相信这是单纯的技术性失误,整个分析部门都因此换了一次血。”

    叶泽缓缓点头,当初议论这件事的人不在少数,就连威廉那样温和的人都曾以“儿戏”斥之。战争中出现这种的失误,简直是把将士们往火坑里送。

    “所以您是觉得,当初的事,有人从中作梗?”叶泽听出了卢卡的画外音,嗓音有些发涩地问。

    “我不敢这么说,牵连太广了,可这的确是不该发生的技术失误,还偏偏发生在迪北计划后。要知道,当初因为库洛斯元帅的提议,迪北两大集团军重整,摩根家直接丧失了对第八军的最高指挥权,可谓损失惨重。而之后就发生了这个技术失误,受害的更是库洛斯元帅的独子,所以当时军部中传出过某种声音……”

    卢卡明显意有所指,叶泽也猜得出他指的是什么,可沉默片刻,终究摇了摇头,“不会的,在前线战场,人们有怪兽这一共同的敌人,将帅之家,我相信他们会以大局为重。”

    “联邦几大家族间斗了几百年,分分合合,这样的事发生的还少吗?”卢卡反问道,可是当他看到那双清澈透亮的黑眸时,却又不忍继续说下去,最终也只是叹气:“这不是我们该讨论的问题。当时内部传过几种说法,我也有所耳闻,可证据链查到上一个环节就断了,事情最终也都平息下去了。”

    叶泽默然,将注意力转移回最初的事上,他开始继续思考,就算这些背景事件真的成立,又和当时渺小势微的自己有什么关系?

    从投毒事件的角度出发,如果真的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甚至直接给自己下套,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为了将奥斯威尔家拖下水?叶泽不觉得自己有这个分量。更何况奥斯威尔在摩根和库洛斯的斗争中一直保持中立,冒然拖它下水有什么好处?

    突然,叶泽身子一僵,那些细小的关联编织出一张无形的巨网,一个模糊可怕的猜想在他脑中渐渐浮现。

    他抬起头,声音中染上了一丝暗哑:“发生误判怪兽等级这样的重大失误,出问题的不仅是总部那边的人吧……前线的情报部门呢?他们归谁管?”

    奥斯威尔内族,族长府邸。

    联邦五星上将墨伊·奥斯威尔负手立在窗前,窗外漫天飞雪倒映在那双漆黑的眼眸中,冰寒的温度如出一辙。他整个人犹如一把久经沙场的利剑,杀伐之气比严冬更加冷厉。

    “奥斯威尔上将。”修出现在门口,他未着军装,也就没有行军礼,而是对着窗边的背影欠身致意。

    “元帅让我代他向您问好,提前预祝您新年快乐。”将军抬起头,语气恭敬,琥珀色的眸子却波澜不惊,仿佛早就预料到了这场会面一样。

    窗边的男人这才回过身来,点头道:“也代我向库洛斯元帅问声好。”

    “是,长官。”

    简短的对话过后,室内陷入沉默。

    最终,还是邀约者开了口:“元帅还交代你什么了?”

    “没有了,长官,元帅只让我表达对您的节日祝福。”

    “哦?”黑眸突然迸发出鹰一样的目光,“那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陪同亲友旅行,长官,这点我在入境申请上写得很清楚。”将军眼观鼻鼻观心,声音不卑不亢。

    对面的长官冷哼一声,“别用这种噱头敷衍我,库洛斯少将。”

    长官发出这种否定的声音,识趣的就该直接跳过,可将军也不知搭错了哪根筋,开口道:“下官所言句句属实,长官。”

    这样针锋相对的回答简直是一种挑衅,奥斯威尔上将眯起了眼,危险的气息从他眼中迸出,让人避无可避。

    而将军也没有要避的意思,面容一派镇定,好像自己所说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所以根本无需避讳。

    奥斯威尔上将看他片刻,却没有再说什么,他重新将目光转回窗外,缓缓道:“听说当初逃逸的某个技术人员在不久前落网了,所以那件事,元帅应该调查得差不多了吧。”

    他没头没尾地蹦出这样一句话,将军却听得十分明白,“针对那件事的调查在事发后三个月就已经结束了,长官。”

    “不用说这些报告上的话,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是,我答的正是您所问的,当初的真相,元帅早已经知道了。”

    奥斯威尔上将闻言猛地转过身,向来深不见底的黑眸中竟难掩震惊。

    而在长官震惊的注视下,将军神色依旧:“所以,元帅也知道您在其中充当着怎样的角色,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没有态度就是最好的态度。”

    窗外狂风呼啸,雪花被层层吹起,在半空中漫舞回旋,整个世界皑皑白雪。

    奥斯威尔上将转过身,伸手扶住了窗台,雄峰般伟岸的背影也随之微微弯下,低沉的嗓音响起:“一步错,步步错。”

    修在长官看不见的地方摇了摇头:“您也没有答应摩根家的后续要求,事情并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话虽如此,”奥斯威尔话锋一转,语气重新变得冷硬起来:“事情的真相同时捏在你们两家手里,叫我如何还能独善其身?”

    “证据已经毁了,您不必担心。”

    “毁了?”奥斯威尔上将转过头来,“还没有毁干净……”

    “关于这点,您就更不用担心了。”将军抬起头,琥珀色的眸子直视着他的长官,语气坚决:“等有朝一日,叶入了我库洛斯家的门,这个证据也就不成立了。”

    别墅内。

    叶泽紧紧地盯着卢卡,问:“d29师到来时,前线的技术部门归谁?奥斯威尔家的人吗?”

    “可以这么说吧,那一代的指挥官是沃思少将,他是父亲早年的得意门生,算是个外姓族人。”卢卡解释完,突然警觉地看着叶泽:“你问这个做什么?”

    叶泽沉默不语。

    卢卡张了张嘴,眼神一时间变得难以形容:“你不要胡思乱想,父亲不会参与到这种事上来。”

    “嗯。”叶泽低声应道。

    他低头望着自己掌心纠缠的纹路,半晌无言。当初发生了那样的事,奥斯威尔上将没有将他交出去,没有让他上法庭,而是将他除名……好像急着要撇清关系一样。

    “其实,你也不用在这纠结。”卢卡突然出声,“当初的真相,我不清楚,可有一位一定知道。”

    “你是说,修?”

    “嗯。”卢卡点点头,“如果你真的这么好奇,不如等库洛斯少将回来亲自问问他。”

    叶泽犹豫了,他知道修是开启关键问题的那把钥匙,可一直以来修对此只字不提,他隐隐有种感觉,事情的答案未必是自己想要的。

    正思考着,突然伸来一只手,将两张金色的卡片递到他跟前。

    “这是……”叶泽抬头看着手的主人。

    “明天在安吉斯广场有个大型晚宴,你许多年没回奥斯威尔城了,去见见以前的朋友吧,这是入场卡。”

    “谢谢,不过不用了。”叶泽虚托住卢卡的手,却没有收下那两张金卡,“我和修四处逛逛就好,不凑那个热闹了。”

    卢卡抿了抿唇,抬眼看他:“你回来,就只是为了问清当初的事吗?”

    “啊?”叶泽一怔,不然呢?

    “我以为……你也想回来过个年。”

    叶泽喉咙一堵,他想顺势点头含糊过去,却开不了口。

    卢卡转手将那两张卡放在一旁桌上,“父亲不会出席的,那里你的同龄人比较多,费列得从学校回来以后也一直在念叨你。不过,你要是喜欢清静的话,那也好。”

    他说着,抬手看了眼表:“我该回去了,新年快乐。”

    叶泽笑了:“新年快乐,二哥。”

    将军回到别墅时,叶泽正倚在家庭放映厅的大床上看电影。

    屋内暖意融融,他只穿了身单层睡衣,手边是鲜榨的桑洛汁和一些零嘴,生活看上去相当滋润。

    “看什么呢?”将军一边脱外套一边问道。

    “《星际征途》的前传,要一起来吗?”叶泽往边上挪了挪,腾出一个位置。

    将军瞄了眼那光影缭乱的全息投影,说实话,他对这种电影没什么兴趣,可是能躺在叶的身边看电影,倒是件不错的事情。

    “也好,等我先去冲个澡。”将军说着就要往浴室走。

    “等一下,修。”叶泽开口叫住了他,“二哥刚刚来找过我了。”

    “嗯。”将军点了点头,卢卡临走前的小动作他不是没有看到。

    叶泽想问些什么,话一出口却变成了:“奥斯威尔上将……没为难你吧?”

    将军几不可见地笑了笑,走到叶泽跟前,欺身用他极富磁性的声音问道:“为难我做什么,因为我拐了他儿子?”

    “……我跟你说正经的呢。”叶泽面无表情地将眼前这个画风奇异的将军推开。

    “好。”将军点点头,在他身旁板板正正地坐下,“你想知道什么?”

    叶泽沉默地望着修,答案近在眼前,可他问是不问?他不知道这会不会牵扯到一些机密,会不会使修为难,会不会问出些自己也不想知道的真相。

    “我想知道——二哥给不出的答案。”叶泽舔舔嘴唇,“不过如果你不想说,或者不能说,我就不问了。”

    将军转过头,反问道:“你是真的很想知道?”

    叶泽仰头望着天花板,“也不是非知道不可,可二哥说那和你有关。我不怕那些已经发生的过去,但不想这些事影响到我们的未来。”

    琥珀色的眸子飘忽闪烁,将军沉思良久,才缓缓开口:“有些事牵连太广,又缺乏证据,我的确没法跟你明说。我只能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当初的投毒事件确实是有人给你下套,以此为把柄,试图跟奥斯威尔家进行某些交涉。”

    叶泽猛地坐起来,声音有些沙哑:“那当初……那场爆炸……”

    将军静静地看着他,似乎将那双黑眸里的情绪拎出来翻了个遍,才突然摇头道:“不是那样的,你放心,这场交涉严格来说没有成功。奥斯威尔上将那样的人物,怎么会被轻易套进去?至于下套的人是谁,我不能妄言,不过你心中大概也有数吧。”

    他说着,伸出自己的右手,覆上了叶泽的左手,琥珀色的眸子真诚而专注:“第二,我可以向你保证,这件事情不会危害到我们的将来,曾经做不到,以后也不会。”

    叶泽低头看着修的手,小麦色的肤色上遍布着略显沧桑的肌理纹路,他感觉得到掌心那层薄茧覆在自己手背上,说不上有多舒服,却意外让人心安。

    叶泽点点头,长舒一口气,笑道:“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相信。”

    他说着,开始撵人:“你去洗澡吧,等出来一起看电影啊。”

    浴室中水雾弥漫,一片氤氲。

    将军站在花洒下出神,淙淙水流声中,回想起了之前与奥斯威尔上将的谈话。

    “你说我可以像最初那样置身事外……可真相落入你们手中,对我而言难道不是另一重把柄?”奥斯威尔上将站在桌前,眉目依然冷硬。

    将军这次居然没有回答长官的问话,而是摇头道:“这件事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只是您当时没有意识到吧,您觉得这像您小儿子干得出的事,理亏在自家。所以当摩根家以此为条件,希望在前线信息部门插个人进去,您答应了。这起初看起来没有什么,各大家族都致力于健全自己的情报网,而您觉得即使安插了人进来,也可以慢慢将他挤出体制,以奥斯威尔家在斯达特星的霸主地位不难做到这一点,一切都在掌控中,是这样吗?直到白额蛛皇自爆,您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

    奥斯威尔上将冷眼看着他,没有开口。

    将军继续道:“在那之后您才发现这是陷阱,可祸已酿成,为了逃避责任,您只能与摩根家联手将事情压下来,将线索一一抹去。可您并不想任由他们捏着这个把柄,就此参与到两大家族的纷争中来,所以在消除证据的同时,您背着摩根家族,把与他们交易的证据也一道抹去了,是吗?”

    奥斯威尔上将这才发出一声冷哼,黑眸中寒光闪烁。不错,他一步步走到今日,对外有赫赫战功,对内亦有保全之道,自然不会由人摆布。

    “我不会因为这点事就上了谁的船,退一万步讲,即便当初的真相被公开,你一个少将的死活,也根本撼动不了摩根和奥斯威尔之姓,我只是不想与库洛斯一族为敌而已。”

    他驰骋战场多年,一身铁血,又怎么会甘心被绑上贼船?哪怕爆炸发生后,对方以为木已成舟,可是一转头,证据都清理得差不多了,最初的当事人也早已经被除名,一切都撇得干干净净。

    “我知道。没有人愿意树立一位像您这样的敌人,这就是为什么元帅当初没有深究,他希望您能继续保持最初的态度。”将军正色道。

    “您大可不必担心元帅反而利用这件事来挟制您。这件事一旦被捅破,最先受到伤害的不是您,也不是摩根家的人。说到底,他们下套是真,但很不幸,叶他的的确确上钩了。事情一旦摆到明面上,这件事也会被重新追究,无论他如今姓氏名谁,都脱不了干系。”

    奥斯威尔上将眯了眯眼,“所以呢?”

    “所以,我不会让这件事被捅破。”将军斩钉截铁道。

    阴谋与灾难都起始于那个人,怎料机缘巧合下,重伤的他居然又被同一个人救起,从此以后,他的劫数,他的际遇,他的福音,全部交织到了一起。

    “另外,您的儿子没有您想象中那么不堪,总有一天,他会自己证明自己。”最后的最后,将军如是道。

    修伸手划过开关,水声戛然而止。

    他裹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十分自觉地走到叶泽身边坐下,“明后天想怎么过?”

    “先好好补个觉怎么样?之后我们可以在床上呆一整天,干什么都好。”叶泽边抻懒腰边提议。

    “不错。”将军居然也跟着附和。

    “对了,二哥给了我两张请柬,说是有个晚宴,不过我估计你也不想去凑这种热闹,就没直接答应。”

    “两张?”将军耳朵一动。

    “嗯。”叶泽点头,一想到他还特地准备了修的一份,总有些不好意思。

    “你二哥有心了。”将军笑了笑,“那也别浪费他的好意。”

    “诶?”叶泽意外道:“你要去?”

    “怎么,你不想?”

    “我倒是无所谓,可以去找费列得聊聊天什么的……不过你什么时候对这种宴会感兴趣了?费南说你回本家过年的时候就躲屋子里不出来,什么热闹都不凑。”

    “那不一样。”将军瞄了他一眼,“我好不容易来一次奥斯威尔城,总得做点什么吧。”

    “做什么?”叶泽摸不着头脑。

    “比如宣誓一下主权。”将军凑了过去,琥珀色的眸子染上了三分笑意:“你看,我们都这样了,奥斯威尔上将起初还是不相信我们有在一起。”

    “起初?”叶泽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所以我就直说了。”

    “咳咳咳!”叶泽猛地一呛,转头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你说什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直白地描述了一下我们现在的关系。”将军一副不足为怪的表情。

    “你这真是……”叶泽找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来,最后只得摇头:“其实没有这个必要。”

    “是没这个必要。”将军居然也没有否认,“不过我还是想告诉你家里人,我们过得很好。”

    叶泽一时无言,他望着修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有一瞬间,仿佛看到了一只威风凛凛的巨狼在叼着嘴里的肉炫耀……

    还真是这种既视感!

    叶泽哭笑不得,“好吧,如果你不嫌麻烦。”

    窗外寒风呼啸,吹不散这一方天地的煦暖春意。

    此刻壶中日月,悠游自得,未来相濡以沫,风雨同舟,别无他求。

    【真·作者有话要说】

    首先,送上迟到大半个月的新年祝福,大家猴年大吉,万事如意o(n_n)o

    其次,我有罪_(:3∠)_假期和朋友出去疯了一圈,原本只是想排解一下考研失利的心情,没想到这一撂笔就是一个多月,彻底变成脱缰野马了,辛苦大家等这么久

    再次,关于当初的真相,文中所写也算是作者菌的最初设定吧,曾经打算写过这几大家族的内部斗争(那时我还把大纲列得很长= =),也埋下过几个小伏笔,然而最后发现没有什么用,权谋真的是作者菌的短板,确实hold不住,以至于伏笔最后都成了坑qaq没有金刚钻却揽了个瓷器活,最后写得不尽如人意,躺平接受拍砖

    最后,终于可以给本文打上【完结】标签啦~

    很幸运能够遇见这么可爱的你们,订阅很给力,留言很积极,批评很委婉,连催更都很温柔~

    爱你们,有缘我们下本再见(づ ̄ 3 ̄)づ

    ps:补发下新年红包~数额不多,一点心意,大家不要嫌弃~
(快捷键 ←)上一章:第138章 当初的真相(上) 返回《将军在上》目录 下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