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一百二十七、难道是她逼婚?

文/冰樱轻舞
本章字数:4645 铁血少将盛宠女军王txt下载
安俊阳听到战狼传回的消息,立刻将这个地方的地形在脑海中回放一遍,然后定出几个可能的密道出入口。

    “战狼带人沿着你们所在地的四点钟方向追击,飞鹰往七点钟方向追击,黑鹰带你的人从一点钟方向开始搜索追击。”安俊阳经过片刻沉思,果断的做出作战安排。

    “明白!”被点名的三人带着自己的人,按照安俊阳说的方向开始快速搜索。

    安俊阳独身一人走向一个隐蔽的地方,全身的动力细胞已经蓄势待发。他总觉得那个名叫窃鼠的家伙,在跟他们玩捉迷藏,想要以这种躲躲藏藏的方式消耗战士的耐心。

    可惜,对方还是错估了这支队伍,错估了安俊阳这个指挥官,更错估了战鹰的铁血男儿们。想要跟战鹰的特战队员比耐心,那她们绝对是在自掘坟墓。

    当初,为了锻炼每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安俊阳会单独将战鹰的队员关入空无一人,就算是床也没有一张的禁闭室,让她们在里面带上一个月。在禁闭室的一个月,除了定时有人送饭给他们,根本不会有人出现,更不可能会有人跟你说一句话。

    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带上一个月,而自己的精神状况还要保持正常,不能出现任何异状,这其中的学问可就不计其数了。耐得住寂寞,耐得住孤独,耐得住黑暗,耐得住心中一切的喧嚣,这所有需要忍耐的事情都离不开两个字——耐心。

    这场捉迷藏的结果不言而喻,一群耐不住寂寞的恐怖分子,撞上一群被训练的心脏异常强大的奇葩军人,胜负早已明了。

    在安俊阳的可怕判断力领导之下,加上战鹰队员们的训练有素,窃鼠一群人被一网打尽,只是其中也不乏人员受伤的情况。

    一直等待在边境线上的雨潇等人,虽然没有遇到任何危险,但是心中的担忧一直充斥着她们的感官。就算对自己的战友再有信心,担心也是在所难免的。

    “这些资料是谁提供的?”安俊阳捏着手中的纸屑以及风今天的相片,冷声询问领头的窃鼠。

    窃鼠此时并没有任何被俘虏的自觉性,桀骜不驯的瞪着面前一脸油彩,却又掩饰不了他强大气息的俊阳。

    也许是因为遇到比自己强的人,窃鼠心里有些不平衡,所以安俊阳的问话他不想理会。也许是他作为这次行动的主要人物,被俘也就算了,还要他出卖别人,他故意不想理会安俊阳。

    看着面前年轻的男人,安俊阳脑海中电火石光的闪过某种想法,然后身体力行的走到窃鼠跟前,果断掀开那张脸上的一张面具似的假皮。

    假皮一落,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张有些方正的脸庞,战鹰的队员们也许不知道这个人像谁,但是安俊阳绝对知道。这张与安俊阳认识的某人有六层相似的面孔,而那个某人就是总军区副司令庄南平,按照庄南平的岁数以及这个年轻男子的年龄推算,窃鼠应该是庄南平的儿子。

    “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庄南平的儿子庄浩然。”安俊阳平静的话让原本桀骜不驯的窃鼠猛的睁大眼睛,没有理会他的震惊,俊阳继续说道:“看来庄司令是做副司令做腻了,想要换换地方呢。”

    “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认得出我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见过我老爸?”庄浩然镇定的看着安俊阳问出自己的疑问。

    带着嘲讽的笑容,安俊阳轻启嘴角:“我十七岁那年就见过庄南平,那时的他不过是风司令身边的一个参谋长,他有今天难道不是因为风司令?”稍微挺短一秒,安俊阳厉声训斥:“但是,他现在竟然恩将仇报,想要杀风司令,简直就是畜生不如。”

    庄浩然不可思议的看着安俊阳,显然没有想到面前的男人在少年时代会见过自己的父亲,而且印象竟然如此深刻。庄南平曾经是风锦天身边的参谋长这件事,就算是跟庄南平同辈的军人都不一定知道,年纪轻轻的安俊阳竟然会知道,而且知道得如此清楚。

    “住口!不准你侮辱我老爸,你知道什么,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老爸的行为。”庄浩然厉声阻止安俊阳的话,在其他人看来他这样激动更像是恼羞成怒。

    安俊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看着庄浩然那么激动,他没有再理会,只是平静的吩咐:“将庄司令的宝贝儿子一起押送回过,我倒要看看庄南平要怎么收拾这个烂摊子,或者说他想怎么解释自己的叛国行为。”

    “你不要随便安罪名,到了军事法庭,我一定要告你一状。”庄浩然听到安俊阳的话,有些语无伦次的嚷道。

    “我有说过将你们送上军事法庭?”安俊阳平淡的语气中带着无法忽视的压迫感,讽刺道:“不要妄想进了军事法庭,会有人可以想办法庇护你们,我地狱战鹰接手的事情,从来不需要经过军事法庭的审判。”

    “地狱战鹰?地狱战鹰……”庄浩然瞳孔微缩,不停的呢喃这四个字,仿佛梦靥一般无法自拔。

    只要听说过安俊阳名号的人,都会知道关于他事迹的一些传闻,提起他的称号,有多少人会闻风丧胆、退避三舍,又有多少人会跌进噩梦不愿醒来。

    经过一场血战之后,被活捉的犯人屈指可数,其余抵抗的人被全数解决。当初进入y国土地时很简单,现在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境,还要带着这些犯人安全返回,似乎有些困难。

    如果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安俊阳会考虑大摇大摆、光明正大的离开,不过采用这种方法有些冒险。但是,如果这是可以保证人犯和战鹰的兄弟安全离开的唯一方法,他会选择这种方式的。

    “看来y国的部队来得还真是快呢,大家先不要动武,如果能和平解决,尽量不要起任何冲突。”安俊阳看着不远处朝他们围过来的另类军装,提醒道。

    “明白!”战鹰的所有队员都果断应声,随时准备随机应变。

    看着一涌而来的y国士兵,安俊阳眼角抽搐,y国派出一个营的兵力来拦截十几个越境作战的z**人,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不过,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有一群来历不明的军人潜入自己的国家,他们绝对也会高度重视,而且可能会用更夸张的阵仗来制敌。这样兴师动众,无非就是为了保证自己国家的和平与安宁。

    “你们是什么人,请出示入境证明。”为首的一名y**官趾高气扬的睥睨一眼安俊阳等人,说出口的话有些冲冲的味道。

    听着对方纯正的y国语言,安俊阳平静的用y语回复道:“我们是接受国际和平组织的委托,清剿一个规模巨大的恐怖组织。追剿敌人时正好在贵国境内发现对方巢穴,只能在这里展开行动,现在任务已经完成,我们想要从贵国出境,希望可以得到你们的配合,谢谢!”

    “那可不行,我们没有收到任何关于你们在境内行动的通知,你们是偷偷潜入我国境内的不明人士,我们完全可以把你们当做间谍处理。”为首的y**官一点也不想去核实安俊阳的话是否属实,只想将面前这些人解决了好回去交差。

    听了对方给出的答案,安俊阳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名军官,然后淡淡地开口问道:“在你想要将我们当做间谍处理之前,你还是先请示一下吉米拉。多的不用说,你只要问他一句,如果杀了地狱战鹰会有什么后果就够了。”

    y国的那名军官听到安俊阳竟然直呼他心中那个天神的名讳,在y国所有军人的心中,吉米拉的地位就如同安俊阳在z国整个军界的位置,都是如同神一般的存在。

    现在,突然有一个人这样轻描淡写的喊出吉米拉的名字,而且还用一种质问的语气询问,这样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睥睨天下气质的人,是他们这一生都没有见过的。

    “你怎么会认识我们y国的战神?”y国为首的军官,看着平静中却带着强烈压迫感的安俊阳,将信将疑的询问。

    “你自己去问你们的老大吧!”安俊阳没有那个义务为这些人解答疑问。

    为首的军官心中早已对安俊阳的话深信不疑,可是,他还是需要公事公办,先向上司汇报清楚现在的情况是必要的途径。

    安俊阳看着已经走开去请示上司的那名军官,懒散的靠在一旁的树干上休息,其他战鹰的队员神色怪异的看着安俊阳这副悠闲的模样,疑惑丛生。被俘的庄浩然等人,则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他,仿佛不明白他为什么可以如此轻易的打发y国的军人。

    十分钟后,那名军官回到与安俊阳他们对峙的地方,脸上的桀骜不驯变成了一种小心翼翼的讨好:“不好意思,请先到y国的驻地休息片刻,我们老大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他说想要跟你见上一面,然后他会亲自护送你们出镜。”

    “老大…”战狼刚刚开口,安俊阳抬手打断他未说完的话。

    “无妨,反正也只是多等片刻,我们就先休息补充一下体力吧!”安俊阳对着自己的兄弟说了一句,然后率先跟着y国为首的军官转移地方。

    战鹰的队员们适应力极强,既然人家盛情招待,他们哪里有不接受的道理,就算他们跟y国人语言不通,他们也是可以自娱自嗨的。

    一刻钟之后,一名身材魁梧,高挺的鼻翼配上厚实的嘴唇,强壮的身躯被一身作战服包裹得严严实实。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冰冷的扫向屋内,在看到一派淡然的安俊阳时,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

    笑容一落,吉米拉快速助跑,朝安俊严所在的方向攻击而去。所有在场的人,对于这样强劲的冲击力无不感到愕然,唯独安俊阳没有任何表情,还是一副漫不经心观赏的样子。

    直到那粗壮的大手臂落在离他的面额只有五公分的时候,他突然抬手紧紧握住对方的手臂,硬生生阻止了那支手臂的运动轨迹。

    安俊阳冷淡的瞥一眼那张平凡中却满是杀气的大汉,手臂一挥甩开对方,淡淡地开口:“吉米,你还是如同当年一般强壮,看来你的能力精进不少,恭喜!”

    “安!欢迎来到y国境内,几年不见,你身上的气势依旧如此慑人。”吉米拉收回自己粗壮的手臂,爽朗的开口道:“有你这样强悍的人在,我怎么敢懈怠,早就盼望着能够再有机会跟你较量,今天终于如愿以偿了。虽然我还是敌不过你,但是我虽败犹荣!”

    吉米拉也是一个高傲的人,普天之下,能够让他佩服的人屈指可数,能让他如此坦然承认失败却毫无怨言的人,却唯独安俊阳一人。

    在吉米拉的认知里,能够跟安俊阳这样强悍的人交手,是一种难得的机遇;能够得到他的真心建议,是一种难忘的体验;能够跟他成为生死之交,更是一种莫大的荣幸。所以,就算无数次败在安俊阳手上,他也觉得受益良多。

    “我们之间没有成败只说,这只是朋友之间相互切磋较量,我们的友谊不能被名利那种东西玷污。其实,我们都是强者,能够惺惺相惜的强者。”安俊阳摇头否认吉米拉最后的一句话,在他看来吉米拉从来没有败过。

    “好了,我承认你说的话。”吉米拉也不矫情,大方接受安俊阳的说法,然后才想起来安俊阳等人要出境的事,随口问道:“听说你们要出境回国?”

    “执行完任务不回去,难道你还准备留我在这长住?”安俊阳好兴致的跟吉米拉开起了玩笑。

    吉米拉豪爽的开口:“如果你们想长住,又有何不可,可以带你们领略我们y国的名族风情,何乐而不为。”似乎还真的想要邀请他们留下。

    “算了,你想让我留,我还不愿意呢,我老婆在家等着我回去呢。”安俊阳露出一种意味不明的笑容,揶揄道:“要是我没有回去,我那个老婆八成会带兵直接攻进你们的边境线,你信吗?”

    “不是吧,你都结婚了。”吉米拉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年纪轻轻的安俊阳,想到什么似的笑道:“不对啊,你怎么把你老婆说的跟母老虎一样,难道是她逼婚?”
(快捷键 ←)上一章:一百二十六、刺鼠行动 返回《铁血少将盛宠女军王》目录 下一章:一百二十八、欠教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