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26.风波再起2

文/绿希
本章字数:4473 此生唯你终老txt下载
陆晓岚屏住呼吸,感到内心的跳动从此刻开始变得不寻常。   w w wnbsp;.  . c o m 广告莫名其妙的对话,以及吴婷惊慌失措的样子,让她感受到来自秦海办公室的诡异气氛。

    千方百计地压抑内心的慌乱,却始终无法阻止双手的颤抖。里面带着哭腔的女声,如鬼魅般让陆晓岚的身体僵硬在门外。这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分明就是肖宇馨

    她是个正常的成年女人,一番说话引起的联想可谓大开脑洞。但眼见为实,她不能在这个时候自乱阵脚,必须进去问个明白。

    半分钟的思考,就像经历了一个世界那么漫长。门并没有上锁,陆晓岚鼓足勇气推开了门,却痛心地看到了眼前不堪的一幕。

    肖宇馨衣冠不整地坐在沙发上,头发凌乱一片,半遮住苍白的脸颊。她的身上披着秦海的外套,是早上出门时穿的银灰色西装,陆晓岚在不久前亲自为他挑选的。

    用楚楚可怜、梨花带雨来形容眼前的女人,就再适合不过了。肖宇馨哭得双眼红肿,娇小的身体在拼命颤抖,让人心生怜悯。而秦海则蹲在她的身旁,只穿着衬衣,领口的唇印清晰可见。他的双手捧着纸巾,看上去正在安抚对方的情绪。

    一旁的玻璃茶几上还摆着两杯酒杯,密封的空间充斥着红酒的香甜,落在陆晓岚的身上,却无比恶心。

    此时此刻,陆晓岚整个人都懵了。她的脚步停止在两人三米以外,心情如同被一双无形的手,花光全力勒紧。

    “你们在干什么?”话音刚落,陆晓岚突然觉得自己的问题很可笑。这种情景就像狗血电视剧里的抓.奸情节,而她就是那个后知后觉的正室。

    话音刚落,秦海的脸色瞬间惨白,缓慢地回头。表情在触及陆晓岚愤怒的双眸时,整个人都失去了那种与生俱来的冷静。

    认识这么多年,陆晓岚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慌乱的他。此刻的脸色,可以用惨白来形容,红肿的嘴唇破了皮,似乎在取笑她的明知故问。

    “小岚,你听我解析。”狗血的对白,大概每一个被抓.在场的男人,都会先吐出这句恶心的说话吧。

    奸秦海慌忙把纸巾盒塞到肖宇馨的手里,抓住了陆晓岚的手腕解析说,“这是误会,真的是误会…”

    气氛瞬间跌倒冰点,坐在沙发上的女人逐渐停住了抽泣,抬头望着陆晓岚,微红的双眼闪着无辜的光芒,“小岚姐,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太喜欢阿海了,无法控制住自己。”

    “她喝了点酒,才会这样…”秦海的解析显得苍白而无力,攥着陆晓岚的手指正被被一根根地掰开。

    陆晓岚感到胸膛都快要炸开了,却不断地压抑心底的震怒。她甩开秦海的手,快速走到肖宇馨的面前,冷声问道,“肖宇馨,今天我们就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想怎样?”

    肖宇馨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显得无辜而害怕reads;。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她猛地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身上的西装因为猛烈的动作而松开,露出她只穿着打底裙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陆晓岚在对方的双眸中,看到一股强烈的怨恨,以及幸灾乐祸的神色。

    “小岚姐,对不起,我真的很喜欢阿海。你们还没有结婚,我以为自己还有机会,所以一直很努力地争取。”肖宇馨的眼睫毛上还挂着泪水,语气温柔却又带着歉意,让人感动心疼。

    秦海上前扯住陆晓岚的手臂,面对她压抑着的镇定,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她只是个小女孩,所有事情也只是误会,你别想太多,我们什么也没有做过。”

    “什么也没有做过?”陆晓岚嘲讽的声音艰难地牙缝里吐出,凉意已经占据了怒火包围的心头,“秦海,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女孩吗?我说过,这个贱人存心要破坏我们之间的感情。为什么你答应我不再见她,却做不到?”

    怒火如火山爆发,站在一旁的肖宇馨连忙上前抓住了陆晓岚的手臂,苦苦哀求说,“小岚姐对不起,是我一厢情愿,不要怪责阿海。”

    “贱人就是矫情”陆晓岚厌恶地甩开了肖宇馨的手,几乎让对方差点站不稳跌倒,是秦海上前扶住她,挡在身后。

    他的脸色已经阴沉下来,声音略带责备,“小岚,你冷静点…说话不要那么刻薄。你先出去等我,待处理好这事再跟你解析。”

    “冷静?你教我如何冷静?”陆晓岚嘶声力竭地吼道,刚才秦海下意识地护住肖宇馨,让她无法继续忍受下去。

    被怒火冲昏头脑的女人,再也无法压抑内心的狂躁,猛地推开了秦海。身后的女人似乎对她的怒火毫不在意,站在原地抿嘴浅笑,挑衅的眼神有种志在必得的坚定。

    陆晓岚想起了那天晚上肖宇馨在洗手间的话,觉得这种表面像白莲花的女人,内心的歹毒是旁人无法想象的。她分明是冲着秦海来的,目的很明确,一切只为拆散他们。

    “我不信你能装下去。”陆晓岚高举右手,朝肖宇馨的右边脸颊扇了一巴掌。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办公室的宁静,她的脸上瞬间浮起了清晰的五指山。

    只在瞬间,肖宇馨发出了一声惨叫声,娇小的身体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仅仅犹豫了十几秒,她的脚步就猛然转了个方向往玻璃茶几上倒过去。手臂扫过酒杯应声落地,棕红色的液体洒满一地。

    “痛---”肖宇馨夸张地倒地,脸上的表情从刚才的可怜变成了痛苦。一股血腥的味道传来,继而是低沉的哭诉声,“我知错了,对不起…可是你这样推到我,真的很痛…”

    推到?陆晓岚心中的怒火达到了极致,朝着对方吼道,“你是故意的吧?我什么时候推到你了?”

    身后传来低沉的吆喝声,秦海连忙绕过陆晓岚,弯身扶起跌倒在地的肖宇馨。玻璃的碎片划破了她白嫩的皮肤,鲜血从手臂上不断涌出,滴落在洁白的地砖上,留下触目惊心的痕迹。

    “秦海,她是故意打翻酒杯的,难道你就没有看到吗?”陆晓岚愣在原地,心肺在不断颤抖。“这个女人一直在装可怜,那天晚上在洗手间对我说的话有多狠毒,你知道吗?她说…”

    “够了,陆晓岚”秦海的声音冷若冰霜,背影看起来充满了怒意。他小心扶起肖宇馨,拾起一旁的西装帮狼狈的她披上,然后扶起她一声不吭就往外走。

    陆晓岚的大脑一片空白,心脏就像被汽车辗压过般支离破碎。她表情呆滞地望着秦海离去的身影,在对方踏出门口的那刻,用带着哭腔的声音问道,“这是你的选择吗?”

    秦海头也不回,语气冰冷如寒冬的细雨,冷至骨髓,“你的性格越来越偏激,为什么就不能冷静一点?小馨受伤了,我先带她去医院,你回去吧。”

    “回去?我们不是约好下午去登记结婚的吗?”陆晓岚像被母亲丢下的小孩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的情绪这么激动,根本无法冷静下来思考问题。我先送她去医院,晚点再算吧。”

    直到秦海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陆晓岚都无法从灵魂出窍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她的双腿突然一软,跌坐在冰冷的地板上,看着一地的狼藉,眼泪终究被压抑回去了。

    他走了,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

    办公室外围着三三两两看热闹的员工,无一不流露出同情的目光。吴婷充满歉意地走到陆晓岚的身旁,想要扶起地上的她,却被狠狠地拍开了双手。

    “吴婷,别碰我”

    嘲笑的目光比黑夜中的汽车远光灯还要刺眼,陆晓岚盯着所有人诧异的目光,快速从地上爬起来,冷静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大街上,走着一个狼狈的女人,头发凌乱,神色疲惫。

    陆晓岚漫无目的地游走,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又有什么地方可以容下她落寞的身影。手机铃声响起,然后挂掉。如此重复,她一直没有伸手去翻看来电的人是谁,如同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游走在大街上。

    不知不觉间,她回到了公寓的楼下。也许被折腾得有点累了,她走到大堂的椅子上坐下来,盯着自己刚才掌掴肖宇馨的手掌发呆。

    刚才在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却又仿似做了一个噩梦。她有点茫然,举起手甩了自己一巴掌,脸颊痛得难受,才发现一切都是真的。

    肖宇馨勾.引秦海是真的,秦海丢下她是真的,她觉得自己在那刻被全世界抛弃,也是真的。

    泪水在眼眶里打滚,陆晓岚觉得今天真是糟透了,最狼狈和难堪的事情都同时碰上。不知道肖宇馨现在怎样了?大概秦海会陪着她到医院里检查,忘记了自己孤零零地等待。

    公司的人这次都该认识她了吧?从此以后,也会被灌上恶毒的头衔,泼妇骂街般甩了肖氏千金一巴掌。如果追究起来,即使她像猫一样有九条命,也死不起。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陆晓岚终于忍不住去翻看,发现是江小七,立刻按下接听键。“喂…小七…”

    “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对方劈头就问,语气焦急,“你冷静一点,千万别做啥事。”

    “是秦海让你打电话给我的吗?”冷静下来以后,陆晓岚的心如死水般平静。

    半响以后,江小七“嗯”了一声,解析说,“肖总在闹腾,心情还没平复,海哥正在医院里安抚她reads;。”

    “她…没事吧?”

    江小七重重叹了口气,劝慰说,“一点皮外伤而已,美欣姐保证不会留有疤痕的,她才肯消毒处理。不过这次的事情,你做得有点过了。毕竟她只是个没有见过世面的女孩子,后台也硬,何必与她计较呢?”

    计较?如果连这种事情也可以不计较,陆晓岚的底线应该放在那里才适合?

    “嗯,没事就好,有事估计我还得去陪葬。小七,帮我转告秦海,下午的计划取消。”不顾电话那头江小七的焦急呼唤,陆晓岚果断挂了电话,心里冷笑了一声。

    肖宇馨是个小女孩?亏江小七能说出这么幼稚的话来。她简直就是披着小女孩面具的鳄鱼,悄无声色就能把你吞噬。

    心乱如麻,陆晓岚感到胸口有一块千斤重的石头压住,不能呼吸,也不能说话。抬头望着窗外的蓝天白云,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孤零零的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后悔吗?大概陆晓岚觉得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答应秦海回海市。她想念在清宁市时的宁静时光,以及两人刚重逢时的甜蜜。

    海市注定与她八字不合,存在太多的伤心和哀痛。每一寸空气、每一缕阳光,都时刻提醒她往昔的撕心离肺。

    自从把秦康送到寄宿幼儿园以后,每逢周末他都嚷着要去秦宅过夜。秦兴平宠他,不像陆晓岚老是提出各种要求,所以儿子已经连续好两周没有回来了。而秦海则忙于工作,每天就是不断地应酬、加班、应酬,还是加班。

    加上今天发生的事情,让陆晓岚的心情特别低落。这种低落,就像被全世界遗弃;发自内心,无法驱赶。

    “秦太太,这里有你的快递。”正在陆晓岚发呆之际,保安悄然走到她的面前,把一个方形的盒子递给了她,礼貌打过招呼以后才离开。

    陆晓岚平时没有上购物的习惯,所以甚少会有快件收。翻过盒子背面的快递单,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杨浩”,备注栏只有简单的四个字。

    “生日快乐”

    :
(快捷键 ←)上一章:225.风波再起1 返回《此生唯你终老》目录 下一章:227.逃避1(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