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我们只是兄弟

文/绿希
本章字数:3559 此生唯你终老txt下载

这么亲密的动作,让陆晓岚几乎红透了脸。复制址访问 : [小说]她已经忘记了把手指抽开,就在这么目光呆滞地盯着对方,脑子如浆糊般无法思考。

“杨浩,别这样,我们只是好兄弟…”陆晓岚突然抽回手指,指尖的余温带着对方口腔的温度,说不上恶心,却让她感到不自在。

杨浩早已预料到陆晓岚的反应,坦诚的脸容流露出几分失落,语气带着自嘲,“可是我不想当你的兄弟,希望能有机会当身边照顾你、安抚你的男人。”

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伴随一丝丝说不出的怪诞。陆晓岚从没想过,以她这种年纪,还会有男人直言不讳地向她告白。

陆晓岚受伤的手指已经停止了出血,弯曲握在掌心,如火烧过般灼热。抬头随即对上杨浩情深的双眸,以及嘴角来不及收回的苦涩笑容,坦白地拒绝说,“杨浩,我儿子都已经六岁了…”

“你无需为自己找任何借口,只要在心里做好决定,衡量与他的那份感情是否还能继续就好。”杨浩最能琢磨的,是陆晓岚看似深藏,却只需多一点关心就能看穿的心思。她的犹豫不决、纠结心痛,一直都写在脸上。

甚至她连续好几天心情突然变好,彷佛看透了什么,杨浩都注意收在眼底。有时候女人需要的,不过是踏出第一步的勇气以及鼓励。

气氛持续诡异,但杨浩很擅长打破这种沉默,叮嘱说,“用清水冲洗伤口,然后贴个创可贴,免得感染。”

陆晓岚怔怔地盯着对方,许久才反应过来,“哦…好…”

浴室里,灯光明亮。镜子中的女人,面若桃花,脸颊绯红。

陆晓岚小心地挤了一点洗手液擦洗双手的油迹,受伤的手指被她高高支起,从镜子中看起来滑稽极了。这么小一点的伤痕,血液早已止住,她抽了几张纸巾轻轻擦拭,发现自己的心跳得很厉害。

“陆晓岚,你到底怎么了?”盯着镜中惊慌失措的女人,陆晓岚感到苦恼而挫败。杨浩刚才的告白,真心吓到她了。是她后知后觉吗?怎么一直没发现对方喜欢自己?

此刻的她真心不想走出浴室,接下来该如何面对称兄道弟的男人,坦诚地说喜欢自己,实属难题。

可是慌乱之余,她的心底却又那么一点儿的恍惚。杨浩本是个性格爽朗的男人,却在某些时刻极尽温柔,让人无法抗拒。陆晓岚这次与他结伴同行,一路上对自己照顾有加,与秦海的冷傲和独行形成鲜明的对比。

思绪烦乱,神色迷茫的女人双手合拢,接了一点清水洗脸。静谧的浴室内,水龙头的流水声伴随强烈的心跳声响起,让她感到更难堪。

当迷茫的女人还陷于沉思之时,门外传来杨浩急促的敲门声,“小岚,你没事吧?”

“没事,快好了。”陆晓岚慌忙关了水龙头,快速拉门而出,却正好撞入了杨浩的怀中。

他的衣服带着淡淡的薄荷香味,身体在触及陆晓岚的脸颊时明显一抖,深情呼唤说,“小岚…”

“对不起…”陆晓岚连忙推开对方,身体下意识弹出半米,略显抱歉说,“我一直把你当兄弟、好朋友、男闺蜜,从来没有想过有第四种可能reads;。”

如果对杨浩没有半分非分之想,就不应该继续暧昧下去。陆晓岚不希望伤害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尤其是杨浩。

虽然预料到这种结局,可是杨浩的脸上除了淡淡的失落,并没有任何尴尬。他苦笑说,“我也猜到你会拒绝,但至少把自己的心声说出来,不会有遗憾。”

“对不起…”

“你今晚说对不起的次数太多了,让我不太习惯。”

潮红褪去,然后再次浮起。陆晓岚抬头迎上对方温和的眉目,询问道,“那我还可以继续吃饭吗?”

杨浩愣了愣,伸出手掌覆在陆晓岚凌乱的刘海上,小心地拨弄整齐说,“可以,以后想吃,随时都可以找我。”

微微松了一口气,陆晓岚重新回到餐桌旁,发现自己的碗里安静地躺着剥好壳的虾肉。心酸的感觉再次爬上心头,她开始想念儿子稚嫩的笑容了…

“小岚,明天我们回去吧。”

淡银色的月光披在身材魁梧的男人身上,他穿着浅灰色的衬衣,领口的第一粒扣子没有系上,胸口的疤痕清晰可见。

站在窗前已经整整两小时了,他的姿势一点都没有改变。右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夹住一根香烟,却没有吸食,就这么安静地燃尽。

公司除了江小七和顾微,所有员工都已经下班了,空荡荡的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秦海看了一眼时间,八点五十分,离秦朗约定的时间还有十分钟。

“朗哥。”江小七在看到秦朗踏入办公室的那刻,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他被秦海的沉默压抑得心绪凌乱,语气兴奋得就像看到了救星,“你来就好了,我快要被海哥折磨死。”

秦朗沉默不语,温润的脸上浮起一丝无奈的笑意,望着秦海的背影心情有些沉重。今天已经是陆晓岚失踪的第十天,某人疯了似的几乎翻遍整个海市,却始终没有发现对方的踪影。

一向镇定的秦海,每天都在担心同一个问题,陆晓岚是否会因为那天的误会和争吵,做出任何伤害自己的偏激行为。

“警察找不到,私人侦探那边还没头绪,朗哥你说小岚会不会真的想不开,或者被绑架了?”江小七再也忍不住了,口无遮拦地说出了心中所想,“以她的性格,有什么事做不出来?”

秦海突然转过身,快速挪动步伐走到江小七面前,凶狠地揪住他的衣领,放下狠话,“江小七,你敢把刚才的说话再说一遍,尽管打赌今晚能否走出这间办公室。”

一直坐在江小七身旁的顾微,终于忍不住上前推了秦海一把,怒骂到,“秦海,够了整件事情的作俑者是你,要不是你与那个姓肖的女人纠缠不清,小岚怎会气得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这四个字,还是第一次从别人的嘴里吐出来。这些天以来,所有人都看到秦海几乎急得情绪失控,所以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及这个敏感的话题。

紧揪住江小七的双手缓慢地松开,秦海的脸上流露出让人感到震慑的哀伤。他垂下头,无力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心情更是接近崩溃状态。

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秦朗,终于缓慢地吐出一句话,“估计小岚只是气疯了,才会一声不吭离开。明天是周五,康康会提早至三点放学。一般小岚在没有电话通知司机的情况下,都会亲自去接他的。”

对,秦海怎么没有想起康康呢?康康是陆晓岚的心头肉,绝对不会舍得丢下他的。明天就是小周末,她一定会像往常一样到学校接秦康放学的。

一番说话,足以让秦海放下心头大石。可是他依然故作漫不经心地说,“哼,让我逮到她,一定会好好教训。”

江小七忍笑,秦海,你尽管装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秦朗是故意的,因为在陆晓岚离开的那天中午,曾发过一条短信通知他帮忙照顾秦康,说自己心情不好,想要离开一段时间散心,周五下午会回来接康康放学。

偏激的做法,不过是想要气急秦海。他不挑明,安静地看着自家弟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心情畅快无比。

“如果小岚明天回来,我们把海哥办公室最贵的红酒开封庆祝吧。”江小七拼命忍笑,他不会告诉秦海,其实所有人都知道陆晓岚无辜失踪的原因,只有他还蒙在鼓里,以为对方想不开离家出走了。

凌厉的目光如x光般从江小七身上扫过,秦海嘶吼道,“再不滚,我保证让你走不出这里。”

“脾气这么暴躁,怪不得小岚会离开。”顾微风情万种地拨弄自己新做的卷发,嘲笑说,“秦海,如果我是她,肯定不会找你这种毫无安全感的男人。除了一副坏脾气,什么也没有。”

心直口快的顾微,从来不会看秦海的脸色做人,谁让她持有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好歹在董事会上也有话事权。

“小七,你们先回去吧,剩下的烂摊子让我来收拾好了。”秦朗哭笑不得,看着知晓内情的两人拼命调侃,而秦海却怀着一肚子气站在窗前抽烟,心情也没有前几天那么爽了。

毕竟,他们是亲生的。

江小七和顾微走后,秦朗自来熟地来到酒柜前,随意拿起一支看上去价格不菲的红酒,端着杯子坐在办公桌旁,神色轻松地劝说,“我们好久没有喝酒了,坐下吧,一起聊聊。”

“嗯。”

偌大的办公室,回响着红酒与玻璃杯碰撞的声音。秦朗靠在座椅上,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半着眼打量眼前脸容憔悴的男人,冷不防问了一句,“你和那个肖宇馨,到底搞上了没有?”

秦海满怀怨恨地瞪着说话如此坦白的秦朗,表情瞬间拉黑。他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欲言又止。

“海,我也是男人。现在只剩下我们兄弟俩,还有什么不能说的?”秦朗并非八卦的男人,虽然肖宇馨的事暂时得到解决,可是问题的根本就出自这个点上。唯有清楚其中的内情,他才能出谋策划帮他挽回陆晓岚的心。

气氛一时之间变得很尴尬,秦海的嘴唇紧抿,右手托住轮廓分明的下巴,语重心长地叹气说,“差一点…”

:

(快捷键 ←)上一章:229.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返回《此生唯你终老》目录 下一章:231.偏离轨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