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236.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文/绿希
本章字数:3736 此生唯你终老txt下载
“家里有肠胃药吗?”秦海猛地睁开双眼,目光毫无焦距地落在陆晓岚的身上,脸色青白地抱怨说,“我都拉了六、七次,再这么下去我怕会脱水而死。  ”

    男人要么不病,病了几乎只剩本条命。

    陆晓岚看到如此虚弱的秦海,觉得好笑又可恨,“我早就警告你,不能吃辣就不要逞强。”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她心里还是担心的,连忙帮忙翻药箱。可是药都几乎翻出来了,却没有找到任何止泻的药,无奈地笑说,“你的运气不好,家里没肠胃药了。”

    “怎么办?”秦海翻了个身趴在沙发上,幽怨的目光盯着陆晓岚,皱眉说,“要不你现在送我去医院,晚点我怕自己支撑不住死掉。”

    死掉?想当年你被一帮小混混围攻,坎得满身都是血,怎么没有听说你要死掉?就不信吃一顿麻辣火锅,拉一夜肚子会死掉。

    陆晓岚回到秦海的身边,半跪在地上,嘴角笑得有些抽搐。她的语气怪怪的,突然握起拳头往对方的小腹甩去一拳,不屑地笑说,“秦海,别装…”

    “痛…”秦海被揍了一拳,痛苦地捂住小腹处,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开始滑落,声音虚弱地说,“你力气这么大,想谋杀亲夫吗?”

    眼看沙发上的男人脸色比刚才更苍白,陆晓岚收回了笑容,歉意逐渐浮现,“你真的不是装的?真的是肚子痛吗?”

    秦海艰难地点头,扯住陆晓岚的手腕,痛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小时以后,陆晓岚把秦海送到医院的急诊室里。带着眼睛的中年女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漫不经心地问道,“吃错东西了?”

    “吃了麻辣火锅。”陆晓岚站在秦海的身后,原原本本地把晚餐所吃的东西数出来。

    女医生瞄了秦海一眼,然后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了几行字,言简意赅,“肠胃炎,给你开消炎药就好。”

    “医生,很痛…几乎走路都没有力气了。我怕消炎药不行,这个时候不是该打点滴吗?”秦海干脆趴在桌子上,气若游丝,神色疲惫。

    女医生疑惑地盯着他看了又看,然后把敲下的文字删掉,重新输入,“肠胃炎,输液。”

    呃,其实陆晓岚的猜测没错,秦海一整个晚上都在装病。以他的体质,又怎么因为小小的麻辣火锅而拉肚子,整个人看起来病怏怏的呢?精明也好,冷傲也罢,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充其量也不过是幼稚的大男孩。[想看的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他不过想要通过装病,重新获取陆晓岚的照顾和安抚。就像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秦海被仇家砍伤,而她一直在身边悉心照顾自己,日久生情。

    输液室里人满为患,陆晓岚好不容易才找到角落里的两张空椅子坐下来,小心地把输液袋挂起。空气中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偶尔可以听到小孩子的哭声,以及父母的安抚声。

    秦海靠在墙上,抬头看着输液管里的针水缓慢地滴落,心情有些恍惚reads;。内心深处的记忆在不断翻滚,他瞄了一眼身旁的女人,发现她正默默地盯着对面抱小孩子的母亲发呆。

    “还记得康康三岁那年,半夜突然发高烧吗?”记忆的片段在拼凑,秦海插着针筒的手动了动,慢慢往陆晓岚的方向移去,覆盖在她的手背上,然后抓紧。“记得那次康康烧到四十度,吃了药都不退烧,你都吓得要哭了。”

    微微叹了口气,陆晓岚把手从秦海的掌心抽回,若有所思,“眨眼间,他就六岁了,暑假以后就要上小学。”

    也许是输液室灯光的原因,陆晓岚的脸色看起来十分苍白,嘴唇都失去了平时的粉嫩。秦海忍不住伸手托住她的下巴,低声呢喃说,“是呀,眨眼康康就长大了。小学、初中、高中,然后上大学,以后也会结婚娶媳妇,离开我们。”

    作为父母最不愿意接受的事实,就是当年的小不点儿已经逐渐长大。他慢慢学会跌倒后自己站起来,不再经常抱住母亲的脖子撒娇,也不渴望每天晚上听妈妈讲故事。

    “或许康康终有一天会离开我们,可是心里还是有点不舍。”陆晓岚的眉目逐渐柔软下来,心里也有种强烈的落空。

    眼看身旁的女人情绪低落,秦海低声温柔地劝慰说,“儿子终有一天会成家立室,离开我们。能陪伴你一辈子的人,是最爱你的我。”

    抬头对上秦海深情的眼眸,闪着细碎而宠溺的光芒。陆晓岚干涩的嘴唇动了动,声音也有些无奈,“秦海,我今天申请了公司的员工宿舍。如果顺利批下来,我会搬走,待周末才回来。”

    这个消息无疑是重磅炸弹,投在秦海的心头,来来回回荡出好几圈涟漪。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抓紧陆晓岚的手腕,认真而严肃地问到,“小岚,你说什么?”

    “我们暂时分开吧。”这次,陆晓岚没有挣脱秦海的手掌,眼神流露出的坚决却刺痛的他的双眸。

    一句话,足以让秦海直接坠入地狱。

    他猛地拔掉手腕上的输液管,转身抱住陆晓岚的肩膀,惶恐地问道,“如果我有什么做得还不够好,现在告诉我,我会改,马上改”

    认识秦海八年,陆晓岚很少看到对方会如此卑微哀求自己的样子。虽然室内开着空调,可是他的额头布满了汗珠,浓密的眉毛皱成了深深的川字。

    没等陆晓岚回答,他又继续自言自语道,“你希望我能花多点时间陪你和康康,希望我对你温柔体贴一点,希望重新出去找工作免得与社会脱节,没问题,我全部都答应,只要你不生气,我什么都愿意去做。”

    可是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虽然秦海的每一句“对不起”,都能换来陆晓岚的“没关系”。可是有些悲伤的故事注定无法改写,正如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受过的伤害,也没办法从心底遗忘。

    “秦海,我尝试过给你机会,可是你不珍惜。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也请你不要为难我。在周末,我们依旧可以做相敬如宾的夫妻,康眼中恩爱的父母。”这是陆晓岚的心底话,有时候磨合多了,也该歇一歇。

    不,这不是真的,陆晓岚怎么可能会离开他?

    深呼吸了一口气,满鼻腔的消毒药水钻入秦海的心底,慢慢地腐蚀他的内脏。原来心可以这么痛,痛得每一下呼吸都会扯动连接心脏的血脉和神经,浑身上下只剩下麻木和僵硬。

    “我们在一起八年了,这八年的感情可以说分开就能分开吗?”秦海苦恼地垂下头,胸口郁闷得无法呼吸。如果是以前的他,一定会对陆晓岚的这番暴躁如雷。因为在他的心中,眼前的这个女人怎可能离开自己?她爱自己如生命,怎么舍得离开?

    忧伤爬满秦海的眉梢,灯光下他的脸色阴沉,咬住嘴唇不再说话。身旁的女人苦笑着靠在椅子上,抬头望着天花板上的白炽灯,那些泛着晕光的、模糊的光线,如同她的人生般浮沉。

    “小岚,你还爱我吗?”这是秦海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如此直接地询问眼前的女人。

    她突然侧过头,朝秦海露出无可奈何,却又无比痛心的笑容,淡然地说,“我爱你,是无可否认的事实。可是这份爱让我感到疲惫,即使暂时和好了,以后也会继续争吵、然后分开。”

    两人虽然挨着彼此,随着秦海身体的运动,衣袖轻微摩挲。可是近在眼前的人,却又显得那么遥远reads;。

    如果是八年前的秦海,或许会强势地告诫陆晓岚,“你休想离开我,没有我的允许,你一辈子只能是我的女人。”

    可是八年后的今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是挽回陆晓岚铁定了的心。

    “小岚,请给我最后一次机会。我保证,这次一定会为了你而改变。”声音是如此的卑微,就像夏夜里微弱的风声,迎面而来的只有窒息。

    陆晓岚郑重地、坚决地说出这晚最后一句话,“秦海,再纠缠下去,我怕自己会恨你。”

    ---秦海,再纠缠下去,我怕自己会恨你。

    这句话反反复复地秦海的脑海中回响,直到两人回到家,像往常一样挨着彼此而睡,他都觉得一切只是幻觉。梦醒了,陆晓岚就会像往常那样子笑着拥抱自己,给他全世界最美好的亲吻。

    可是,一切都变了。

    他们变得客气而陌生,即使睡在同一张床上,灵魂却没有一点儿的交流。很多时候,秦海看着身旁安静看的女人,却悲哀地发现怎么也无法看透对方的心思。

    两人就这么不冷不热地过了一个月,陆晓岚除了下班回家的时间有点晚、说话明显比以前少以外,两人在别人眼中依旧是一个月前的秦海和陆晓岚。

    八月的最后一天,陆晓岚特意向杂志社请了假,穿着正式地陪秦康到学校报到。那天她脸上的笑容如鲜花般绽放,吃早餐的时候挨着秦康说悄悄话,心情看上去很不错。

    秦康读的还是寄宿学校,像普通的小孩子那样,第一天上学都是父母共同陪伴的。陆晓岚紧张兮兮地叮嘱了秦海很多注意的事情,帮他收拾好宿舍的东西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秦海一直站在身旁盯着陆晓岚,发现她忙碌的背影,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第一次,他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穿了耳洞,耳垂上别着一枚精致的小鱼图案耳环。米黄色的雪纺上衣,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很柔和。耳边挽起了一撮发丝无风自扬,充满了成熟女人的韵味。

    :
(快捷键 ←)上一章:235.自作自受 返回《此生唯你终老》目录 下一章:137.放手是我对你最后的爱(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