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放手是我对你最后的爱

文/绿希
本章字数:4545 此生唯你终老txt下载

离开学校以后,陆晓岚说了一句“回家吧”,然后不再说话。txt小说下载这几周以来,秦海始终不能习惯两人之间的沉默,心情随着这种冷战而变得酸痛难受。

卧室里,陆晓岚安静地从衣帽间拿出一个二十八寸的枚红色行李箱,开始收拾行李。

说起来很可笑,这个箱子是她去年商场打折的时候买回来的。那时候还得意洋洋地对秦海说,“换季打折很划算,明年夏天等你有空了,我们一家三口去海边旅游,刚好用得上。”

但如今看来,这个箱子唯一的用途,只是装着陆晓岚的失落离开。

秦海靠在门框上,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陆晓岚忙碌的背影。在过去的几周里,他曾不止一次苦苦哀求她留下来,可是结果都是拒绝的。这种感觉很无助,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收拾行李离开,自己却麻木得说不出任何挽留的理由。

虽然被三番四次拒绝,可是秦海依旧不死心,忽然走到陆晓岚的身旁蹲下来,语气满含歉意,“不要走,可以吗?”

箱子也差不多装满了,陆晓岚并没有理会秦海的劝说,小心拉上拉链,然后走到床边坐下来。

“小岚,不要走,好吗?”有别于往日的强势,语气是小心而温和的。秦海紧跟着来到陆晓岚的面前,半跪在地上,颤抖着右手从上衣的口袋里摸出一枚精致而简约的白金戒指,眼眸闪着深情的眸光。

再一次,秦海卑微得完全不像从前的他,小心地抓紧陆晓岚的右手,想要把手中的戒指套在她的中指上,却无奈扑了个空。

陆晓岚的语气显得十分平静,随即抽回了被秦海攥着的右手,盯着他良久,才从抽屉里翻出一个绿色的文件袋,递了过去。

“秦海,这是你的存折、银行卡、股票和基金资料,密码全部都是康康的生日。还有银行保险柜的钥匙、车的钥匙,以后由你自己保管好。”

如果说话可以杀死人,那么秦海已经被这些冷言冷语杀死千万遍。双眼毫无焦距地盯着那些通过他多年打拼回来的东西,心痛得如撕裂般难受。

没有你,即使拥有全世界又如何?

陆晓岚微微弯下身,温和的脸容就在距离秦海不到一寸的地方。她的双眸清澈迷人,倒映着自己憔悴而哀痛的脸容。她下意识地伸手抚上了他的脸颊,冰冷入骨。

“秦海,保重。”

轻轻在秦海的额头上印下一吻,陆晓岚离开了他的怀抱,指尖还带着熟悉的余温。在对方还在发愣之际,悄无声色地离开了载满阳光的卧室。

似乎有温热的液体模糊了秦海的双眼,他的身体缓慢地坐落在地板上。戒指从指尖滑落,在浅棕色的地板上滚了几个圈,然后静止在落地玻璃的边缘上,发出响亮的“哐当”一声。

天地之间,彷佛失去了原有的色彩。眼前的、窗外的一切景色,只剩下单调的黑与白。

呼吸声逐渐从急促变为微弱,秦海就这么靠在窗边,身体虚弱得就连撑起身体的力气都没有。窗外的阳光很刺眼,八月的最后一天,陆晓岚收拾东西离开,让秦海第一次觉得生活失去了任何意义。

而他,却懦弱得连挽留的勇气都没有了。

从阳光灿烂,到日落黄昏,秦海保持同一个姿势,一动也不动地坐在地板上。

“不,我不能放弃小岚说爱我,就证明我们之间还能挽回”秦海撑起麻木的身体,想要离开卧室去找陆晓岚。可是保持这种姿势太久,双腿一软整个人倒地,额头磕在床头柜上,抽屉也被撞开了reads;。

“靠”秦海揉了揉发麻的小腿,目光却被抽屉里一本精致的相册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就像潘多拉的盒子,秦海下意识伸手去翻,然后摸出了一个硬邦邦的相册。他靠在被自己踢翻的床头柜上,黄昏的残阳逐渐收回,可是他却无比清晰地把照片上的女人收入眼底。

一张张穿着纯白婚纱的照片,陆晓岚的笑容羞涩而甜美。彷佛全世界都黯然失色,而她才是最触目的焦点。秦海从没想过,当一个女人穿起婚纱的时候,可以浮现起如此勾人魂魄的笑容。

时间静止在这一刻,秦海捧住相册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然而内心的震撼,比肢体的余震来得更猛烈。

第一页、第二页…每一页都是陆晓零级大神/19181/岚穿着婚纱的单人照。苍白的颜色,让她孤单的身影看起来充满忧郁。每一张照片映入秦海的眼中,最后都变成坚挺的银针,刺痛他的双眸。

秦海翻到最后一页,发现照片中的女人侧头望向身旁的位置,眼神落寞而孤单。

“小岚…”秦海的心在滴血,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怎么也无法爬上来。“这个位置,曾经是属于我的吗?”

员工宿舍位于公司附近的公园旁,是两室一厅的旧公寓。早前还有一个叫程菲菲的女孩子住在这里,后来结婚搬走了,现在只剩下陆晓岚一个人。

行李箱孤零零地靠在窗前,陆晓岚洗完澡后开始收拾东西,心情有些恍惚。刚离开秦海,她还有些不适应,满脑子都是今天早上那张让她感到心痛的脸孔。

当秦海半跪在床边,攥紧自己右手的时候,陆晓岚有几分钟都处于空白的状态。虽然早已下定决心离开,但她到最后一刻却变得犹豫而纠结。

那是一张陆晓岚从没看过的、充满绝望和哀痛的脸孔。秦海抬头望着他,布满血丝的双眼显得小心翼翼,又满怀期待。

她知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犯错reads;。

可是,犯错的不止是他,还有自己。

分开冷静,是陆晓岚在海边经历两周思考,所得出的唯一的结论。他们的脾气都很暴躁,勉强生活在一起,只会继续那些争吵的日子。她累了,很害怕自己会在这种材米油盐的生活中丢失了自己,把泼妇彪悍的影子留给最深爱的男人。

真的,她很害怕,害怕秦海会在一点点的厌倦中不再爱她。

在爱情中竭尽全力的人,注定找不到心底那个真实的自己。如其任由时光磨灭他们的爱情,不如把昔日的美好反锁在心里。至少他们能在最美的时光中相恋相爱,已经对得起两人经历过的生离死别。

因为周末还要在秦康面前装恩爱,所以陆晓岚带走的东西不多。一些她穿旧了的衣服,还有一本小小的相册。

也许是过于匆忙的原因,她在行李中发现了一件浅灰色的衬衣,那是秦海的衣服。捧在手心,淡淡的洗衣液味混合烟草味,让陆晓岚感到苦涩而心酸。

秦海的衣服一直以来都是陆晓岚手洗的,多年风雨无阻。天气晴朗的时候,她会搬一张小板凳和盆子,坐在阳台上一边听歌一边洗衣服。

她本是没有耐性之人,但唯独这事儿坚持不懈。听着听着,她偶尔会哼上几句跑掉的曲子。

有次秦海还没到公司,突然想起还有文件留在家里,马上折返回来。当推门而进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副好玩的场面:陆晓岚扯开嗓子在唱《青藏高原》,那声音跑掉不说,更像鬼哭神嚎。

而她手中的衣服在不断地搓呀搓,不顾洗衣液放太多,弄得满阳台都是泡沫。可是她还懵然不知,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悠然自得。

结果,秦海为了捉弄她,突然从身后袭击她胸前的柔软,吓得她盆也踢翻了,下意识一巴掌甩在身后的男人身上,还大声呼唤,“流.氓”,差点没把他推倒在地上。

现在回想起来,虽然那些日子总是在吵吵闹闹中渡过,可是每天等待的时间太长,相聚的时间太短,她心里记住的只有秦海的好。

眨眼就与秦海认识八年,秦康都六岁了,也许很快他们就老了reads;。

回忆对于陆晓岚来说,总是美好的;残酷的,从来都只有现实。

不到半小时,陆晓岚已经把衣服叠整齐放进衣柜里。宿舍没有空调,但临近海市最大的公园,凉风习习,倒也凉快。

陆晓岚抱着相册趴在床上,从第一页开始翻看。这是秦康的成长册,每一张照片都是陆晓岚精心筛选,然后做成带有标注的相册。

秦康出生的第一天,陆晓岚误以为秦海死了,红着眼,双眼无神,脸色苍白;

秦康的百日照,陆晓岚终于从悲伤中醒过来,决心为了儿子好好生活;

秦康六个月的时候,长出了第一粒门牙,每次笑起来的时候特别可爱,与秦海简直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陆晓岚记得那段时间总是失眠,不得不靠安眠药度日。因为梦里出现的都是秦海血流满脸的样子,血淋淋的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咬牙切齿地说,“我不想死,是你害的。”

秦康一岁的时候,刚学会走路,小屁股扭呀扭。也就是那一年,秦海从新加坡回来,陆晓岚知道他还没死的时候,差点哭晕在对方的怀里。

还有秦康两岁以后的每一年是生日,秦海都会为他精心准备蛋糕庆祝。烛光旁永远只有陆晓岚和儿子的照片,因为他不喜欢拍照。

倒数第二页,是秦康在家庭日活动上,陆晓岚帮他拍的相片。那次活动秦海缺席,让儿子一整天都闷闷不乐。

合上相册,陆晓岚的心里泛起了丝丝酸意。多年的感情,说要分开,还是挺痛苦的。正当她想要把相册放回抽屉时,一张泛黄的旧照片从页间掉出来,飘落在地板上。

陆晓岚连忙弯身拾起,发现相片的背面写着两行笔迹相同的字。但两行字的墨水颜色深浅不一,看上去前者已经有一定时间了,后者才刚写上去不久。

“认识你,是我最美丽的意外。”

“惟愿岁月安好,有你足矣。”

这字迹对于陆晓岚来说,并不陌生reads;。苍劲有力,却很潦草,相信这个世界上能第一眼看懂的人,并不多。

苦笑着把照片翻过来,泛黄的相纸已经有几处发霉的迹象。就在那一刻,陆晓岚紧握着相片的右手微微颤抖,放大的瞳孔慢慢流出了苦涩的眼泪,滴落在浅紫色的床单上,变成了深紫色的泪花。

记忆中,这是他们第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合照。

那是,八年前的相片。

那个年代的手机像素并不清晰,一张简单的自拍照,看起来有点模糊不清。背景是很久很久以前,秦海与母亲居住过的小公寓,后来也成为了他们的第一个家。

旧款的铁床挨着窗户,阳光洒落在陆晓岚熟睡的侧脸上。她正靠在秦海的怀里睡得香甜,身上还穿着他的大号衬衣。男人的笑容却很牵强,很明显看出是装酷的姿势。拍照的角度距离太远,让他看起来像个猥琐的大叔。

可是温情的、包含爱意的目光,柔和得如窗外的阳光,能燃亮那个时候秦海满是黑暗的心底。

陆晓岚很清楚记得,前一天晚上秦海在银濠的包间里把她灌得酩酊大醉,然后连夜强行带回家。那时候他们只是暧.昧的床伴关系,脾气古怪暴躁的男人,总是以折磨她为乐。

可笑的是,那天早晨醒来陆晓岚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第一反应就是被秦海卖掉了。她坐在床上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心碎了一地,很怕等会儿走进来的是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

本想要逃跑,可是一阵阵鸡蛋的香味让她忍不住走出去看。就在简陋的厨房里,她看到了那么一副迷人的画面。

秦海赤.裸上身站在厨房里煎鸡蛋,手臂上的十字架纹身清晰可见。健壮的身影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声音也是低沉而磁性的。

她真正松了一口气,毕竟昨夜纠缠的男人是秦海不是陌生的中年大叔,心里也舒服一点。也就是从那一刻,她的心突然跳动得很快,快得随时都要跳出胸膛…

直到此刻,陆晓岚才知道,那是初恋时心跳的感觉。

:

(快捷键 ←)上一章:236.十年河东,十年河西 返回《此生唯你终老》目录 下一章:242.初恋的感觉(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