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欺负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6031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待众人离开后,江氏给苏倾暖讲了许多,无非就是苏靖安是她们娘儿俩的依靠,不要悖逆她的意思。

苏倾暖也不真是不知轻重的人,她就是爱使小性子,而且今天让她那么丢脸面,白白让苏倾羽那丫头看低了去,居然敢挑衅自己?想想就觉得心头窝火!

谁给她的胆儿?

苏倾泠,一定是苏倾泠!

本来她这伤就是因为苏倾泠而起,现在又被人笑话,她把这一切都算在了苏倾泠的头上!

江氏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想法,自己肚子里掉下来的肉,没有比她更了解自己女儿的。

她安慰道:“暖儿啊,不管你如何不高兴,这几天也得忍让啊,等过了端午宴,咱再收拾她!”

苏倾暖只得含泪点头,心中的委屈集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发泄出来是会憋坏的,她咬着唇瓣,恶狠狠的看着窗外,“娘,我要苏倾羽那小贱蹄子给我侍疾,刚才她居然敢笑话我!”

“好好好,娘都依你!”,江氏应道,这时候只要苏倾暖愿意治疗,莫说是要苏倾羽侍疾,就是让梅姨娘来,她也得想办法啊。

打开门,苏靖安已经走了,他可没工夫耽误在这里。

江氏对毒手药王恭敬的说道:“还请药王施救!”,又对苏倾羽吩咐道:“羽儿,你和暖儿年纪差不多,这两天你就多陪陪她!”

梅姨娘可不乐意了,凭什么她的女儿得照顾苏倾暖?这屋子里的丫鬟婆子是干什么的?!

苏倾羽也说道:“夫人,这……这不太好吧!”

江氏脸色一沉,拿出侯府夫人的威严,沉声道:“没什么不好,你,苏倾岚、苏倾鸢轮流来!”

这样可就没话说了吧,梅姨娘嘴角抽搐,心中不甘,苏倾羽的怨毒也是一闪而过!冲口而出,“为什么苏倾泠不侍疾?!”

女儿啊女儿,娘亲平时教你的都学到肚子里去了吧。苏倾泠现在可是夫人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毒手药王原本没管闲事的心思,可是有人算计小丫头,他可就不太乐意了,在他心里,可是把苏倾泠当成后生晚辈宠溺的,不然他凭啥要心甘情愿来侯府?

就算苏倾泠的医术让他折服,也不可能让他同意扮作下人进侯府,还不是怕有人欺负了她去。

她可是他看好的人,将来还打算把毒医谷交给他。

他随手指着苏倾羽,吩咐道:“你,把她的腿给抬起来!”

苏倾羽疑惑,用手指头指了指自己,“我?”

“不是你还是谁?难不成年纪轻轻脑子就不好使!这脑子有病,得治!”

苏倾羽被气得胸前起伏,波涛汹涌,可毒手药王只觉得那两坨肉碍眼,若是苏倾泠知道了,只怕会哈哈大笑,女人的骄傲,可就被这糟老头儿这么嫌弃了。

不过说实话,她也嫌弃,因为凭啥她才b罩杯呢?这是个忧伤的话题。

“还傻傻愣愣的干嘛,老夫说得话没听到吗?果然脑子不好使!”

梅姨娘有心帮腔,可是毒手药王一瞪眼,她就不敢吱声了,这可是真正的狠人,苏倾羽很委屈,双眼含泪,看得苏倾暖一脸的舒爽,觉得这老头儿也没那么可恶了。

大皇子找的人,怎么可能帮着外人欺负她?

苏倾羽只得不情愿的抱着她的大腿,很想掐上两把,可是她不敢,苏倾暖就这样得意洋洋的刺激着他。

“把她的鞋袜脱掉!”

对于一个千金小姐来说,除了自己的夫君之外,做这种事情都是一种侮辱,可现在她没法,只得承受着侮辱,因为使唤她的是毒手药王,代表的是大皇子,若是江氏,她还可以挣扎几句。

她第一次深刻的意识到,权势的重要性,也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大皇子勾引到手,到时候,看她不撕破苏倾暖的脸!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现在人在屋檐下,就得低头,她委屈的抿起唇瓣,手指颤抖的挑起袜子脱下,直到袜子掉落在地上,她的眼泪也砸落在地上成了泪花儿。

梅姨娘在旁边心疼得不得了,手指使劲儿的掐着手绢儿,可她到底还是理智些,没有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江氏虽然失望,可也觉得她不过如此,做人的傲气都丢失了,永远也翻不起大浪!

毒手药王接过苏倾暖的纤纤玉足,在脚踝处摸上两把,苏倾暖立马炸毛,喝到:“你干什么!”,她觉得自己被非礼了,幸好大皇子不在,不然被误会了可不好,可是苏倾羽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心里阴沉沉的想着。

江氏也觉得毒手药王这不合适,她开口提醒道:“药王,您这……”,是不是有些过了啊。

毒手药王本来就讨厌有人干扰他的救治,他就那样抓着苏倾暖的脚踝,说道:“你们再敢多一句嘴,老夫就不治了!”,什么玩意儿嘛,居然敢给他摆谱!

苏倾暖用手捂住嘴,她和苏倾羽的角色在分分钟的时间里逆转,瞬间变成了被欺负的那个,苏倾羽低着头浅笑,梅姨娘的嘴角也是上翘的。

江氏本来还想说轻一点,现在也不敢了,毒手药王存心是想让他们受罪的,分筋错骨手本来是一种刑法,被他改良之后变成了一种复位的手法,本来苏倾暖的伤势不用这么复杂的,可谁让她嘴欠呢?

毒手药王刚一动手的时候,咔嚓一声,骨头断裂,再咔嚓一声,又接了上来,因为这里的都是外行,也没人看得出他动了手脚。

苏倾暖痛得眼泪直流,好想大叫出来,可是她不敢,想要把苏倾羽的胳膊拉过来咬着吧,可是她现在抱着大腿呢。

江氏把碧玉往前一推,打算让苏倾暖咬着她的胳膊,生怕自己的宝贝女儿把舌头伤着了,可是碧玉这丫头,死活不乐意,要挣扎,江氏怕她叫出生来。

犀利的眼神瞪着她,那丫头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胆儿,直摇头拒绝,江氏无法,一脚踢了过去,碧玉借此逃了出去。这屋子里没有别人,梅姨娘她也指望不上,江氏只得咬牙把自己的胳膊递过去。

平时没觉得苏倾暖牙口有这么好啊,她这一下嘴,可真不轻,江氏仰着头,不去看她,脑子中想别的事情,岔开注意力,才能暂时忘记疼痛。

梅姨娘看着她们母女二人相互残害,心头笑开了花儿。

整个过程持续了一盏茶的时间,可对于某些人来说,比一个时辰还久!

毒手药王折腾得舒服了,笑眯眯的说道,“第一步完成了,你们可以说话了!”

苏倾暖松开了嘴,江氏痛得直皱眉,可得维持她侯府夫人的范儿,硬生生的憋着,接着问道:“那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呢?”

毒手药王让苏倾羽把她的腿儿放下,拍了拍黑袋子里的宠物,笑得很奸诈,苏倾暖心头发突。

“如你说想”,他打开了黑袋子,捉出那条赤练蛇,轻轻拍怕它的蛇头,像是对情人的亲昵一般说道:“不怕啊,饿了这么久马上就给你进食!”

黑袋子里的蜈蚣毒蝎之类的,这赤练蛇已经吃了不少,毒手药王又当着众人的面儿提起一条蜈蚣,把它递到赤练蛇嘴边,赤练蛇就那样张开它的嘴,吐出殷红的信子,那蜈蚣自动就滑下了它的喉咙。

众人仿佛听到了嗤嗤的声音,像是蜈蚣被咬成一段一段的,众人身子动发软,苏倾暖更是吓得脸色惨白,头偏向一边,干呕起来。

她带着哭腔的问道:“神医,真的要这样吗?”

毒手药王笑眯眯的回答是,苏倾暖绝望了,她发誓,今晚就把这些软体动物全都送到倾澜园去,就算咬不死苏倾泠,也得把她吓得半死。

“小姑娘,别这样板着脸嘛,你要笑,笑得开心了,我的宝贝儿才会高兴,它高兴了你的伤才能好得快!”

“这是为什么?”,江氏问道。

“这个嘛,赤练可是蛇中极品,用它的毒能迅速帮助活血化瘀,你不就是脚踝伤着了,血不能过嘛,这点小事,赤练一口就搞定!当然,过了三天后,也就是端午后的第二天,就得解毒,不然的话,蛇咬过的地方就会腐烂化脓!”

“当然,你现在要是脸色难看,让它感受出来了,要是咬上个两口,你可就一命呜呼了!”

苏倾暖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毒手药王指着穿着鹅黄衣裳的苏倾羽说道:“你看人家这小姑娘多淡定,人家就很乐意被赤练亲吻!”,他完全是自说自话,没看到苏倾羽在他话落的那一刻的僵硬脸色。

苏倾羽尖叫起来,她又没受伤,凭什么要被这丑陋的蛇咬一口!

梅姨娘也焦急啊,女儿就是她的命,“我的羽儿又没有受伤!”

“我知道啊”,毒手药王摊手,“可是赤练蛇一口吃不饱,要吃两口才成啊!这里可不就是只有她是这女娃的姐妹,不是她难不成是你这老女人啊,我的宝贝儿嫌弃!”

“那就让它咬苏倾暖两口好了!”,她一着急,什么话也敢冲出口,江氏顿时拉下脸来,“梅姨娘,你是要暖儿的命吗?”

“王嬷嬷,来,把梅姨娘拖出去,免得她妨碍药王救大小姐!”

梅姨娘不愿意,她一走,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害她女儿呢?她哭喊着江氏杀人了,江氏要害死她的女儿。

苏倾羽也直哭喊着娘……娘……

那场面好不肝肠寸断!

毒手药王捏着蛇的七寸,慢慢靠近,“小姑娘,别怕嘛,你看它在我手里都是乖乖的,半分都没有动,你就乖乖让它亲一下,我保证你没事,如果你不听话的话,我可就保证不了了!”

江氏也说道:“羽儿,你就牺牲一下,我会好好补偿你的!”

“我不要,我不要……”,苏倾羽异常激动,凭什么,凭什么受伤的是苏倾羽,牺牲的却是她,“为什么不是苏倾泠或者苏倾岚苏倾鸢?”,她挣扎着后退,撞歪了桌椅,茶杯摔倒在地。

江氏不给她逃脱的机会,她唤道:“来人!”

在她的地盘儿,瞬间进来了俩丫鬟,她吩咐道,“按住三小姐,不许她动!”

苏倾羽流着泪哀求,“夫人,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双手不住的挣扎,双腿欲往下跪!

江氏递了个眼色给丫鬟,手上的劲儿瞬间加大,终于制服了苏倾羽,她心头也知道,只怕今日是脱不了她的毒手了,什么都顾及之后,苏倾羽破口大骂:“江氏,苏倾暖,你们母女俩都不得好死,都是贱女人……我要去告诉爹爹!”

泪水花了她的妆,看起来好不狼狈,江氏露出一个不耐烦的眼神,丫鬟就找了张手绢堵住她的嘴!

梅姨娘在外边走来走去,晃的王嬷嬷眼都花了,听到苏倾羽的哭喊声,她心疼得不得了,可突然屋子里安静了,又很害怕,怕她的女儿已经遭了毒手,她赶紧去找苏靖安,希望可以保得女儿的命。

屋里,苏倾羽呜呜呜个不停,可就是没发出一声,看着毒手药王捏着赤练蛇越来越近,她眼睛瞪得越来越大,在离她还有一尺左右的距离的时候,她双眼翻白,头往一边偏,晕了。

或许这时候晕了对她来说真是最好的!

毒手药王这时候倒是很讲信用,真的只是让丫鬟撩起她的衣服,露出她白皙的手腕儿,他轻轻把赤练蛇缠在她手腕儿上,某蛇的头高高扬起,吐了吐信子,猛的一口下去,苏倾暖害怕的偏过头,江氏搂着她不让她看。

赤练蛇似乎饿了很久,这一口咬得甚是给力,身子感觉粗了一圈儿,颜色也鲜艳了许多,苏倾羽的唇色却越来越苍白,昏迷中也是一脸的惊魂未定。

赤练蛇松口之后,可以看见俩尖尖的牙印,毒手药王把他的宝贝拿走,递过去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儿,“给她服下!”

“丫头,该你了!”

苏倾暖瑟缩着身子,不愿意偏过头来,江氏搂着她,抚摸着她的秀发,安慰着她,“暖儿,别怕,娘在这儿!你别看,不看就不怕了,一会儿就好!乖!”

冲毒手药王点头,“开始吧!”

毒手药王挑眉,没想到这女人还有几分胆色,同样的手脚麻利的撩开她的裤子,赤练蛇同样的缠上她的脚踝。

冰冰凉凉的,似乎还有一股滑腻感,苏倾暖身子颤抖,赤练蛇同样不客气,一口下去,也是先喝饱了鲜血,又吐出来些毒素,苏倾暖脚踝处的皮肤先苍白,又变青紫,又变苍白……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毒手药王才取下赤练蛇,咬破处流出黑紫色的血来,他取出独门秘药敷上,说道:“可以了!”

苏倾暖一直抱着江氏不敢动,知道江氏拍拍她的头,示意结束了,她才回过神来,她转过头,“娘~”

“丫头,走走看!”

苏倾暖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就结束了治疗?在江氏肯定的目光中,她慢慢扶着江氏的手站起来,往前试了一步,真的不疼诶,又加快了步伐,心头高兴不已,转了两圈,才确定这是真的。

心头里对毒手药王的怨毒一扫而空!

“药王谢谢你!”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在下就告辞了!”

“等……等一下!”,苏倾暖高兴之后还是有些怕他,她试探着问道:“它……它可不可以送给我?”

“那可不行!这赤练蛇可是我从倾澜园的主人那里借来的,还得还回去!”,要是给了苏轻暖,那丫头不定怎么着急呢。

苏倾泠,又是苏倾泠,只怕她是一步一步算计好了的吧!

既然这样,只怕有些计划得变变,她看了一眼昏迷的苏倾羽,计上心头,笑眯眯的说道:“既然如此,是暖儿唐突了,来人,送送药王!”

毒手药王离开后不久,苏倾羽就悠悠转醒了,两个丫鬟早已没有按住她,她猛地一窜起来,头有些晕,可能是因为失血太多的缘故。

她怨恨的瞪着江氏母女,她恨啊,恨自己的无能为力,恨不得上去拔了她们母女的皮!

苏倾暖优雅的走过来,她浅笑着,笑得很美,带着一股得意的味道,“羽儿,你别不服气,你救了大姐我,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可归根结底,引起你这场无妄之灾的是谁?是苏倾泠!”

“若不是她,我怎么会受伤?我不受伤,怎么会请毒手药王来?甚至连你害怕的那条赤练蛇也是倾澜园养的,你还不清楚吗?针对你的可不是我!”

“苏倾暖,你别狡辩,是你自己招惹了苏倾泠吃了亏,你报复不过她,就来欺负我,看我苏倾羽好欺负是吧!可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走着瞧!”

说着就气势汹汹的往外边走去,可心头同样恨毒了苏倾泠,不可否认,刚才苏倾暖的话在她心头埋下了仇恨的种子!

她发誓,只要有她翻身之日,侯府对不起她的人,都会付出代价!

猛的拉开门,苏靖安和梅姨娘站在门口,那刚才姐妹二人的拌嘴都被听见了?

苏倾羽喏喏的唤道:“爹~”,泪如雨下,心中积聚的委屈瞬间喷发出来,扑到苏靖安的怀里哭得肝肠寸断!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你娘先带你回去,爹晚上来看你!”

梅姨娘知道,这算是苏靖安变相给的交代,有他这句话,想必今晚上能和老爷好好说道说道羽儿的婚事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七章 心伤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五十六章 问话(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