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见面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355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苏靖安带着一脸的怒气进门,完全没有刚才安抚苏倾羽的温和,苏倾暖有些害怕,每次爹爹真正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

她也低声唤着爹,不过头是低下的,看不见其中的眼色。

“老爷!”,江氏福了福身给他请安,知道他会发火,可她现在心情不错,能有什么比暖儿好了更值得高兴呢?

所以,苏靖安要是大发雷霆,她也认了!颇为淡定的站在他身边把茶水递了过去。

没想到苏靖安只是眉头皱了皱,不痛不痒的说了句,“下不为例!”

虽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若苏倾羽知道了她爹这么偏心,只怕也会心寒吧,这就是人性的凉薄,对于苏靖安来说,苏倾羽的价值远远没有苏倾暖的大,所以,他有所偏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幸好,他还没有完全泯灭良心,想了想又加了句,“羽儿的亲事你就不要插手了,本候自有安排!”

江氏笑盈盈的道了句,“好!”,反正苏倾羽再好也是庶出,她的出身决定了她的地位不可能越过苏倾暖,再怎么翻腾也只是泥鳅滚沙,变不成鱼跃龙门!

可事事皆无常,当她某天威胁到苏倾暖地位的时候,才知道悔之晚矣!

苏靖安心头的怒气没发泄出来,堵在胸口难受,甩着袖子训斥:“你们这两天好好呆在自己的院子里反省反省,尤其是苏倾暖,别老是派人去找大皇子,让别人看着还以为我苏靖安赶着巴结他呢!”

“知道了,老爷,妾身会看着暖儿的!”,江氏应下,她觉得女孩子家家,矜持是必要的,如果还没过门,成日和男子厮混在一起,名声也不好听,这不马上就端午了,也不差那一两日。

苏倾暖原本还想亲自去感谢凤夙痕的,顺便表达一下她这两天的思念之情,现在看来只怕也只得是落空了。

虽然失望,到底不敢违背,不情不愿的送走了苏靖安,江氏就留在了这暖阁里,寸步不离的看着她,生怕她又做出蠢事。

倾澜园里,正有一小丫头绘声绘色的给苏倾泠报告暖阁的事情呢,至于为啥有人愿意给她当眼线呢?其实很简单,苏倾泠舍得花钱!

对待肯帮她做事的人,她一向不亏待,俗称有钱能使鬼推磨!

“哟,你们在乐什么呢?”,毒手药王操着空手回来,看见苏倾泠笑得乐不可支,秦嬷嬷笑得连泪水都出来了。

苏倾泠挑眉玩笑:“今天秦伯可是威风了一把哦,不过我很好奇,秦伯为什么要给苏倾暖治病呢?”,那双清澈的眸子满是笑意,眼底却隐藏着探究。

毒手药王是谁?那可连皇室中人都不能随意支使的存在,小小一个侯府小姐,何德何能?她真的很好奇呢!

毒手药王脸色一僵,眨眼功夫又恢复到平时的状态,“这不是有某个坏心的丫头捅了篓子吗?我替你收尾你还不乐意?而且我知道你不喜欢她,我还特意多让她吃了点苦头!怎样?老头子我对得起你吧!”

“虽然是你自作主张,不过我确实很喜欢,算是本姑娘回府来收的利息!”,不过俏丽的脸色立马严肃了起来,接着道,“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还有,既然你不愿意说原因,我也不过问!只是有些事我们还是先说断后不乱的好,免得到时候大家剑拔弩张的尴尬!我不管你是谁的人,或者和谁有关系,我回来只是想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如果谁让我不痛快,我必定让他比下十八层地狱还难受!”

苏倾泠语气很轻和,甚至连一点起伏都没有,可是毒手药王却知道,她是认真的,若是自己真碰了她底线,绝对会立马翻脸。

不过这些事情在他看来都不是事儿,因为都不会发生,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觉得苏倾泠这丫头越来越合他心意,连行事作风都是亦正亦邪,瑕疵必报!他就是欣赏这两点。

他无所谓说道:“放心吧,丫头,老头子我不会自找没趣儿的,不过你要是整蛊人呢,我倒是可以加一把火,怎么样?”,那浑浊的眼睛里藏着戏弄的因子,想必这次不会拒绝了吧。

没想到苏倾泠没好气的翻白眼儿,手指敲了敲桌子,“咱是文明人,别动不动就想动手,再这样我跟你急啊!”

“行行行,你说怎样就怎样!怕了你了”,谁让我老头子乐意呢,“对了,我把赤练蛇带回来了,你要拿来干嘛?”

“吃肉!”,说道吃,苏倾泠立马来了精神,喉咙滚动,连着咽了两口唾沫。

毒手药王目瞪口呆,他是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答案,那可是宝贝,可有些舍不得,那心痛的模样被苏倾泠瞧见了,笑眯眯的道,“那蛇汤可美味极了,我保证你喝了一口想两口,而且还壮阳!”

噗嗤一声,毒手药王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他还需要壮阳吗?他就是大夫好不,自己的身体有多棒他能不知道!嘴里怒骂道:“臭丫头!苏倾暖的毒还得靠这赤练蛇给吸出来”

苏倾泠不乐意了,说道:“我不管,今晚我就要在菜盘上看到它!再说了,上次我给凤夙痕解毒,不是用的那放血疗法,你也试试,反正死不了就成!”

他苦笑,走到外面,捏住赤练蛇,高高的举起,说道:“宝贝儿,可对不起你了,不是我痛下杀手,是你主人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可别怪我啊!”

赤练蛇似乎通灵一般,蛇身缠紧毒手药王的手腕儿,可它的身子怎么粗得过对方的手腕儿,很快,毒手药王指间一用劲儿,就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

很快把蛇皮扒了,蛇胆去了,打算送到小厨房给秦嬷嬷处理,可是秦嬷嬷怎么都不敢动手,嘴角抽搐的看着他为难。

最后还是苏倾泠自己在院子里架起一口大锅,升起火来……

苏倾泠很有耐心,用了两三个时辰来熬汤,又吩咐秦嬷嬷做点其他的小菜,说是今晚有客人要来!

窝里的汤颜色越来越浓,像人的鲜血一般,一股股清香从汤汁里窜出,使人闻了飘飘欲仙、心驰神往……

没想到这汤果然如丫头所说,光是闻两口都觉得神清气爽,毒手药王鼻翼煽动,身子越来越往锅边靠,头更是差点杵在锅盖上了,苏倾泠脸色黑臭,“死老头儿,你是想把你的口水流进去吗?”

他有些讪讪然,身子往后移动了点,可闻着那香味儿,又不自主的靠近,苏倾泠一只盯着他,他才不敢乱来……

时间就这么一直流走,苏倾泠迟迟不喊开动,毒手药王那俩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的盯着,“我说丫头啊,你倒是等谁啊,这肉都炖烂了,老头子我饿着倒是无所谓,要是你这娇滴滴的小姑娘饿坏了,可就罪过大了,你说你……”

“聒噪!”,苏倾泠搅着汤匙的手一顿,“你要是再说一句,可就没你的份儿了!”

“你到底是等谁啊?”,毒手药王急不可耐的追问,他闻着这香味儿,其他的饭菜连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了,就差口水流出三尺。

“你猜!”,苏倾泠眉梢轻挑,心情颇好!

“臭丫头,你再不让我吃,我就毒死你!”

“那你试试看?”

“丫头啊,要不给你等的人留点儿就是了,老头子我就先开动了!”,说着也不管苏倾泠愿不愿意,掀开锅盖,飞得老远,筷子迅速的夹起一块,塞进嘴里,烫得舌头直打转儿,还直呼好吃……

老头子想下手动第二筷子的时候,一颗石子斜斜的围墙上飞过来,一白衣飘飘的美人儿站在那里,靠墙的大棵大树挡住了他半个身子,月光从头顶投下,就想聚光灯一般。

他轻轻的唤道:“倾儿,我好想你!”

毒手药王正在为刚才那颗石子愤怒不已,转头一看,不正是那病歪歪的小子吗?

他喝到:“小子,奶奶的,敢打断我老头子吃肉,是不是又想松松筋骨?”

凤夙澜原本不想和他搭话,可这死老头儿在这儿太碍眼了,连玉竹这小丫头都知道回避,这丫的太没眼力劲儿了。

他从墙上跃下,翩翩走过来,身后似乎带着一层星光,美好而炫目,千里无一的美人儿,灼灼芳华,深情款款的看着一人,只怕很难不让女人心动。

被忽视了老头子趁机又是一筷子下去,苏倾泠似有察觉般,立马盖上锅盖,正好压住他的手,用劲儿之大,看他手背的那一条青紫就知道了。

她笑着说道:“你来了……”

“丫头,松手,快松手!”,

毒手药王的这一惊呼立马打断了才制造起来的旖旎气氛,她忍不住赏一个凶狠的眼神儿给他,心头暗骂,“吃,吃不死你!”

凤夙澜同样不高兴,他好不容易抽出空来,可不是为了一个臭老头儿的!

“冥,煞,把这碍眼的老头儿给弄走,别死了就成!”

瞬间两道身影出现,一左一右架起他往外拖,“喂,快点停下,不然我放毒了!”

二人不理他,反正服了苏倾泠的解毒丸儿,还不相信治不了他,毒手药王一路嚷嚷,直到被架到老远,二人才松开他。

凤夙晗走到苏倾泠身边,替她捋了捋耳边的发,唇边噙着淡淡的笑意,眸子沉醉了整个星空,他说:“倾儿,你想我了吗?”

苏倾泠抬起小脸儿,眉眼弯弯,伸出手去捏他的脸蛋儿,冰凉的手指触着她温润的脸,“美人儿,你猜呢?”

修长的手指勾起,刮了刮他的鼻梁,宠溺道:“我猜,只怕你都把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吧,你个小没良心的,倒是让我每天牵肠挂肚,心心念念……”

她偏头,眼神中带着些许不可思议,这还是她最先认识的凤夙澜吗?脑子萌化了吧,这么软绵肉麻的情话也说得出来,可为嘛她听起来心头微微触动呢?

她想,这归结于每个女人都爱听情话吧!反正打死也不承认,她心头有别样的心思……

凤夙澜不乐意了,他抿着唇委屈着,“倾儿一点都不想我,真伤心啊……”

“真伤心吗?我怎么没看出来?”,对他脸蛋儿又是一番蹂躏,苏倾泠玩得不亦乐乎,凤夙澜无奈握住她的手,轻吻她冰凉的指尖。

温润酥麻略带湿意,她心头触电一般,缩回了手指,推开他双手叉腰,面容凶狠,“胆儿肥了是吧?敢调戏我了?”

“我哪儿敢?”,他赶紧腆着脸赔笑,“我这是情不自禁好不好,倾儿你冤枉我!”

苏倾泠感到头大,每次只要他顶着那张漂亮的脸蛋儿,控诉也好,委屈也好,总之会让人觉得自己欺负了他,可到底是谁欺负谁啊。

可又不想让凤夙澜感受出来,免得每次都使用这招儿,那不是会得寸进尺吗,她可不认为凤夙澜有良好的自制力。

她稍微拉开一点距离,说道:“凤夙澜,我觉得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为好!”

凤夙澜漂亮的眸子里蓄满了怒火,在黑夜中看起来异常的明亮,他尽量克制住自己,免得忍不住把这死女人给捏死,每每都说出这么伤人的话,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难道她真的生气了?

“倾儿,为什么?若是为刚才的事情生气,我道歉,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他单手举天发誓。

苏倾泠只不过是想吓他一吓,看他这紧张模样,心头暖暖的,觉得有个人这么时刻牵挂着自己也不错,至少在这异世里,她不是一个人。

只是,该敲打的还得敲打,不然可就真会借此卖萌撒娇骑到她头上,这可不是她乐意的,她说:“我可是靖安侯府的二小姐,这次回来就是参加端午选妃宴的!所以我们还是保持距离的好!”,她故意如此说道,凤夙澜脸色变化莫测,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说,“我不在乎,就算你要去那个什么破宴会,我也要把你抢回来!”,你本来就是为我回来的,天下间除了我,会还敢要你?

“凤夙澜,你也是皇子?还是说,你就是那闻名天下的七皇子?”,苏倾泠双眸紧盯着他,不放过他一个表情。

他沉默半响,才说:“重要吗?”

苏倾泠洒脱一笑,“不重要,只不过我觉得我嫁给七皇子比嫁给你好?”

七皇子不就是他吗?他心情好了些,勾着嘴角问道:“为什么?”

苏倾泠如精灵一般,狡黠一笑,脚步轻移,月光把她的身影拉得长长的,转头对上他的眸,“因为他快死了啊!”

这是什么答案?凤夙澜嘴角抽搐,难不成他的倾儿天天盼着他死?

苏倾泠继续说道:“是不是很不能理解?”

他点点头,苏倾泠解释着,“上次绝告诉我,七皇子钱还蛮多的,我要是嫁给了他,而他死了,我不就有庞大的财产了吗?到时候我抱着银子睡觉,高兴了还可以用黄金做个人偶,是不是很值得兴奋的事情?!”

凤夙澜听得眉角一跳一跳的,不知道是怒火,还是受不了她那抽风的论调,“倾儿,你就那么爱钱啊!”

“当然啊,这世上,只有银子不会背叛主人!”,她不以为然的说道,凤夙澜却心疼了,以为她想起了曾经,想起了碧玉背叛了她,才让她被送到了静水山庄。

他走过去搂着她的肩,低头绣着她的法香,安慰着,“倾儿,过去了,都过去了……”

以后我一定不会让别人欺负你!除非我死!

苏倾泠翻了个白眼,腹诽道,不知这厮又抽什么风?

等等,他怎么又抱着自己了?

拍拍脑门儿,真是花痴!

------题外话------

澜美人儿终于出场了,啦啦啦……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欺负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