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挑拨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734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这时候李思才敢坐下来拉着苏倾泠问,“你真有办法?”

“怎么?你也有兴趣?要不我给你便宜点?”,苏倾泠玩笑的问道。

李思着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笑!”

苏倾泠直到她是真紧张自己,拉着她的手,安慰着,“我自然是认真的,法子是有的,你不用担心!”

李思听她这么说,也不好再过问,转移着话题,道,“苏小姐,你找我出来可是有事?”

“别叫我苏小姐,听着这么生分,你可以叫我泠儿!”,她浅笑着,下意识的不想别人叫他倾儿,或许是那个人的专有称呼,至于凤夙晗叫她小倾儿,让她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那你也别叫我李小姐这么生分,直接叫我思思就成,我家人都这么叫我的!”

两个少女相视一笑,像许久的老朋友一样……

“泠儿,你还没说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啊,刚才在御花园那边,我觉得那群女人里面就你看着顺眼,大方不做作!”,苏倾泠的欣赏就是这么直接,李思都不好意思的笑了,她道:“其实我也只不过是看她们装,觉得有些碍眼!”

苏倾泠哈哈大笑起来,颇为豪气的拍着李思的肩头,道“我也看不惯苏倾暖装的样子,说实在的,我很想看她破功的时候回事什么表情!”,想起来都精彩绝伦啊,就看今晚上这些女人会怎么为难她了,自己要不要加一把火呢?

她摩挲着下巴,笑得很奸诈,李思看她这算计人的模样,竟然觉得出其的顺眼,或许是因为这算计的人让她看得顺眼!只是不知道今晚上倒霉的会是谁了?

“泠儿,走吧,我们该回去了!”,出来了这么久,只怕御花园早就已经有人在找了,果然一小宫女顺着小道过来,说是快午饭了,让她们赶紧去御花园的偏厅。

苏倾泠一听吃的,双眼就放光,谁让她是吃货呢!拉起李思的手,道:“思思,我们快走,这皇宫里的御膳我还是第一次吃呢,看来今天是有口福了!”

李思就这样被她拽着走,心头想到,泠儿的日子只怕也不好过吧,头上有那么一个光芒万丈的姐姐,应该在侯府里过得很辛苦。

她追上去,笑着说道:“别急,我们不去,她们不会开宴的,你慢些,别摔着了!”

苏倾泠尴尬的笑笑,揉揉已经瘪了的肚子,道,“其实我今早没吃早饭,肚子早饿了!”,咕噜咕噜,肠鸣音很给力的响了起来。

等到两人走远后,凉亭上方半躺这闭目养神的男子翩翩然落下来,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笑道,“没想到皇宫里还有这么一个妙人儿,看来以后有的玩儿了!”

“白初尘,你可算是让本公主找到了!”,小径处有一美丽的宫装女子快速走来,脚步微乱,那白衣的公子看见来人,瞳孔一缩,尽显厌恶,看她追上来,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留下那女子在原处着急跺脚,“你给本公主站住!”,白色的身影逃得更快……

看着那逃得比兔子还快的白影,微雨公主的小脸儿上布满幽怨,她有那么可怕吗?随即想起今晚的宫宴,又裂开嘴笑了起来,心中道:白初尘,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她微雨公主看上的男人,就必须是她的!

要到御花园的时候,苏倾泠碰上了苏靖安,很明显他在那里等了一阵子了,看到她一出现,威武竖着的眉毛才有了柔和的弧度。

李思对苏靖安欠身问好,又对苏倾泠说道:“那我先进去了?”

苏倾泠点点头,转身对着苏靖安,问,“爹爹来可是有什么事?”,双臂怀揣在胸前,看起来颇为悠闲的样子。

苏靖安看她这模样,心下叹息,隔了一会儿才道:“泠儿,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你和暖儿是姐妹,相互帮衬着点,可别让她难堪!毕竟你们都是从侯府出来的,她面子上不好看,难倒你就好看了么?”

呵呵,苏倾泠冷笑两声,道:“爹,你这话是从何说起?从进宫来,我可是半分都没有招惹大姐!”,反倒是她三句话不陷害自己就难受。

苏靖安尴尬的笑笑,“我这不是提醒你吗?你脾气倔,容易冲动,到时候可别招惹了不能招惹的存在!”

苏倾泠垂着头,心头真是凉拨凉拨的,还好不是原装货,不然还不得被气死,抬起头来的时候,敛去了所有的神色,玩味儿的问道,“爹,我其实挺想问的,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女儿?”

这心脏长左边不在中间,人有偏心在所难免,可到底手心手背都是肉啊,不要求一样疼,可也不能有失偏颇得太远吧。

苏靖安的身子一震,哑然半响,苏倾泠兴趣缺缺,也不想知道答案了,“爹,要是没其他事,我就先进去了,你放心,只要大姐不来招惹我,我自然不会动她的!”,费力不得好的事情,她苏倾泠可不会干,当然,如果苏倾暖非要找死,撞到她手里,那么,也只能说抱歉了。

看着她那巧笑嫣然的笑容,苏靖安觉得刺眼,心脏的某处感觉有些不舒服,在那角落里萧索的站了一会儿,就走了。

苏倾泠刚进花厅的时候,就听到孙凝儿挑刺道:“我这人就是看不惯,某些人好大的架子!”

这是在说我?苏倾泠挑眉,才看到李思原来在花厅外徘徊着等她。

二人携手进去,连个眼神都没有施舍一个给她,让孙凝儿觉得郁闷,本来是想让她们丢脸的,没想到丢脸的却是自己。

苏倾暖递了一个眼神给她,示意她别在没事找事,上午弄这么一出已经是让她很丢人了,孙凝儿对她的意思倒是马首是瞻,警告的瞪了两人一眼。

苏倾泠无所谓的笑笑,瞪吧瞪吧,反正眼睛瞪得干涩了,她又不疼,李思和孙凝儿想来不对盘,还想争执几句,苏倾泠压低声音对她说道:“思思,知道人和狗的区别么?”

李思摇头,苏倾泠一本正经的讲道:“区别就在于,你只见过狗要人一口,可见过人咬狗一口要回去的?可别拉低了我们的档次!”

李思憋着笑意,没想到苏倾泠来这么一出,配合的道:“泠儿,你真相了!”

两边的位置相邻,苏倾泠虽然故意压低声音,可也没有压太低,所以孙凝儿还是听见了,她瞬时火冒山丈,这不就是明着骂她是狗吗?猛的站起身来,指着苏倾泠喝到:“苏倾泠,你敢骂我?!”

苏倾泠装着无辜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你说我啊!孙小姐你是不是搞错了,从我进屋来,我可和你提过你的名字?我可跟你讲过一句话?说得难听点,本姑娘连个眼神都吝啬施舍于你!骂你?我可没这闲工夫,我不过是告诉思思一些简单的道理而已!有些人不知是亏心事做太多,还是疑心病太重,自己要对号入座,我能有什么办法?”,她摊了摊手,问,“思思,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苏、倾、泠!”,孙凝儿瑕疵欲裂,白睛上红丝狰狞,转身就要去扇苏倾泠,正好,一个尖着嗓子的公公高声叫道,“皇后娘娘驾到~”

这皇后娘娘一出场,孙凝儿立马胆怯了,上午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消退,她怨愤的瞪着苏倾泠的背影,若是眼神能杀死人,只怕苏倾泠也死了个千儿八百遍的,可惜眼神不能杀人。

皇后娘娘宣布平身开席之后,苏倾泠是一个起身占座位的,也不管皇后动没动筷子,她以风卷残云般的姿态扫荡了自己面前的佳肴,吃相算不上难看,可也不优雅。

别的席还没开始,她这边已经空了,大家目瞪口大的看着她,连李思都看着脸红,苏倾泠茫然的抬头看着她们,后知后觉的尴尬,羞涩的道:“让大家见笑了,我这是第一次参加宫宴,难得吃到这么好吃的菜,还请皇后娘娘宽恕!”

皇后错愕不已,随即笑了起来,随即吩咐道:“琴心,给苏二小姐再添些菜肴,再叫御膳房多准备点甜点!”

苏倾泠笑得眉眼弯弯,这次到不是作假,她真的很喜欢诶,欢喜的谢过皇后。

众人看着江氏和苏倾暖的脸色就变了,心头想着,这苏二小姐在家得生活得有多差,才能在皇宫内做出这么失格的事情。

知道一些往事的夫人感叹道:“这二小姐到底不是江氏的亲生女儿,要是冉氏一族没出事,只怕靖安侯府又是另一番光景了!”

更有人唾弃苏靖安不是东西的!

苏倾泠耳朵尖,冉氏?难倒是她娘亲的家族吗?苏倾泠这才觉得貌似她一点都没了解过她的过往,或者说,她从来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侯府的人。

看来,有些事情是有必要了解的。

吃过午饭之后,苏倾泠原本是想让李思陪她随便逛逛的,难得有次机会,也想好好比较一下,到底是前世的紫禁城雄伟,还是这里的皇宫壮观,可是将军夫人,也就是李思她娘,把她叫走了,只留下一个抱歉的笑意。

苏倾泠意兴阑珊,踩着阳光,慢悠悠的出去幽晃了,这吃得太饱,可得消消食。

反正时间还早,酉时二刻(北京时间18:00)晚上的宴会才开始,这段时间,足够她好好观赏一下宫中的景致。

她就这么胡乱逛着,也不知道穿过了几宫几殿,也没让丫鬟指引,走得累了,看见前面一有一处凉亭,外面还有一个湖泊,湖泊里长满了碧绿的翠荷,看起来生机盎然,微微一阵清风拂过,荷叶就像是一群身着碧衣的仙女儿在跳舞,闭上眼轻嗅,还能闻到一阵淡淡的荷香。

张开双臂,任由带着荷香的清风拂过她的面颊,不远处一道白色身影匆忙而过,因她而伫足,他笑着走过来,浅浅道:“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

苏倾泠凤眸睁开,转过身来,目光一凝,感叹道,皇宫果然出精品,只是不知这又是哪位皇子?

她笑道:“古诗云: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公子这生得唇红齿白,面若桃花的也不差啊!”

前半句的时候,白初尘还想着,这女子还是有些内涵的,可后半句听着怎么像是**裸的调戏呢?

“姑娘果真有趣得很!”

“是吗?”,苏倾泠嘴角微翘,心情颇好,“本姑娘也这么觉得!”

顿时,白初尘有种被噎住的感觉,他微微颔首,“还未请教姑娘的芳名?”

苏倾泠笑嘻嘻的回道:“公子莫不是看上我了吧,不用这么直接的,含蓄一点,我能明白的!”,说着还娇羞的用帕子捂住小半张脸,眼睛眨巴眨巴。

谁知道这家伙会不会秋后算账,还是小心些为妙。

白初尘眉梢一挑,颇为欣喜的应道:“看来姑娘对我也是有意了,如此甚好,今晚上我可是很期待哦!”

苏倾泠瞬间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而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微雨公主追过来了,而且貌似看到了两人相互凝视的唯美画面,这可不妙了。

只听她大吼道:“白初尘,你给本公主站住!”

白初尘脸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死活都摆脱不了微雨公主,苏倾泠满为可惜的叹道:“看来我和公子是不成了,那边还有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等着你呢!”

白初尘环视四周,这地方临湖,完全是死角,逃无可逃,往底下一看,正好有一叶扁舟,他二话不说,拉起苏倾泠就往下跳。

随着溅起的浪花,苏倾泠尖叫一声,没想到把苏倾暖她们引了过来,原来这处湖边的旁边就是揽月楼,大部分姑娘都聚在那里,相互试探着彼此的才艺。

微雨公主追过来,双手抓住栏杆,使劲儿的拍了几下,小船却渐渐没入荷叶从中,苏倾暖却看到那道淡紫色身影,眼神微闪,那是苏倾泠?

再看看微雨公主的表情,心下想着,或者可借公主的手,好好修理某人一番……

“公主,您……”

微雨公主火气正旺呢,转身没好气的盯着她,眼神阴暗得像一条毒蛇,“苏倾暖,你来干什么?!”,生气中的女人没多少理智,把所有的女人都当成是假想敌。

苏倾暖并不在乎微雨公主的语气,她是正宫皇后的女儿,真正的天之骄女,可以俯视天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不尽的女人,有资格傲气,她轻轻盈身,道:“公主可是在为刚才那道紫色的身影恼怒?”

微雨公主微仰着下巴,高傲的看着她,并不说话,苏倾暖也不觉得尴尬,自说自话,“看起来那道身影和初尘公子颇为熟悉啊”,事实上,她压根儿就没看见白初尘,只不过全天下能让微雨公主这么追赶的,只怕也只有白初尘一人了吧。

“说下去!”,微雨公主难得是居然没有当场生气,不过看她扶住栏杆的手指微微发白,想来是刻意压制着吧。

苏倾暖笑了,笑得很优雅,“刚才那道紫色的身影应该是我的妹妹苏倾泠!”

微雨公主在她身边闲晃两圈,才淡淡的道:“看来我们这京城第一美女加第一才女对自己的妹妹颇有微词呢?”,呵呵,那道紫色的身影是让她恼恨,可苏倾暖也不见得能多如她意。她怎么可能在明知是靶子的时候,还非得充当那尖锐的箭头呢?

天下间没有人可以利用她!

苏倾暖没想到她并不接招,微雨公主不是对任何一个靠近白初尘的女子都痛下狠手吗?为何苏倾泠是例外?

她不知道的,微雨公主也有自己的傲气,为了白初尘动手,那是因为爱,现在动手,是当她苏倾暖的刽子手吗?又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苏倾暖有些失望,“看来是我错估了初尘公子在公主心中的分量!”

微雨公主泠泠笑着,“苏倾暖,你错了,白初尘在本公主心目中无可比拟,所以不要挑战我的极限!”

意思是,本公主和初尘公子的事,你丫的有多远滚多远,不要进来瞎掺和,不然的话,嗯哼,管你是侯爷的女儿还是将军的女儿,本公主照揍不误!

苏倾暖脸色有些难看,心头的憋屈翻涌着,缓了小会儿,直到恢复到了高贵娴雅的模样时,才道:“是暖儿冒失了,我在这里祝公主和初尘公子早日缔结良缘!”

全天下谁不知道,微雨公主单恋初尘公子呢?这其中几分真几分假明眼人自然看得明白。

微雨公主挥手,她款款离去,心头的那份恨意又深了一分,不动手是吗?她可以自己动手!

微雨公主在她离开之后,面色阴寒,死死盯住湖中央,她不会因为苏倾暖的挑拨动手,可是她也不会放过苏倾泠,因为招惹了她看中的男人,就得付出代价!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二章 克星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三章 嫌弃(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