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吃亏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257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宫里面最不缺的就是流言,何况是有心人在散播,微雨公主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这消息,她现在恨死了苏倾泠,不光想要招惹她九哥,还打起了白初尘的主意,简直该死!

“你,去把苏倾泠给本公主传唤过来!”,她要好好叫她什么叫做规矩!

苏倾泠接到传唤的时候,很是无语,她就知道,白初尘那丫的不靠谱儿,这不才一刻钟的功夫,微雨公主就找上门来了,李思担忧的看着她。

想要陪着她一起,可宫女说了,微雨公主只传唤苏倾泠一人!

苏倾泠倒不是很担心,从她看宫斗小说的经验来说,微雨公主能玩儿的无非就是那些手段,她小心些就是了。

再则,她相信要是宫宴时间到了,没出现,凤夙澜一定会来找她的!

就这样,慢悠悠的跟着宫女走了……

那边李思忧心忡忡的到了宫宴上,死对头孙凝儿看着她那忧郁的脸色,笑得很是开怀,讥讽了几句,没想到李思都没有回嘴。

苏倾暖猜,大概是微雨公主真的去找苏倾泠麻烦了,端起面前的果子酒,优雅的品了起来。

“皇上驾到~”

“皇后娘娘驾到~”

太监的高尖声响起,忠臣率子女叩首请安,皇上扬手赐平身。

各人依次落座,皇上习惯性的环视了左右下首,各个皇子公主都挺起胸膛抬起头颅,殷切的看着皇上,期盼他们父皇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只有凤夙晗一人,大大咧咧的靠在椅子上,身子歪歪扭扭,没个正行,对于他家老头子的凝视,他也视而不见,还不如他手中的一杯美酒有吸引力。

纤长的玉指捏起酒杯,浅灼一口,半眯着眼眸享受,回味着余韵,鲜红色的轻纱覆在他身上,分外的妖娆。

皇上朝着他旁边的位置看了两眼,空空如也,心道,老七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问道:“老四,老七去哪儿了?”

凤夙晗酒杯一搁,道:“儿臣哪儿知道,这儿是皇宫,当然什么都瞒不过父皇才对!或许七儿跑去找哪家的姑娘也说不准!”

周围的人都捂住嘴憋着笑意,您说的确定不是您自己?这皇城里要数风流快活,凤夙晗要是排第二自然没人敢认第一!

凤夙晗剑眉一竖,冷光环视一周,那些闷着笑意的人身子颤抖得如筛糠子。

皇上又用眼神警告了凤夙晗,大手一挥,“起宴!”

音乐缓缓响起,对于选妃一事半分都没有提,皇后妃嫔和下面的诸位皇子都心思各异,记恨凤夙澜的不在少数。

却说这货现在在干嘛呢,本来宴会要开始了,凤夙澜的心情很是嘚瑟,倾儿马上就要变成了他的准皇子妃,可是偏偏,流言像是一阵风的席卷了整个皇宫,脸色立马就阴郁起来了。

牙齿缝儿里恶狠狠的蹦出一个名字,“白、初、尘!”

来人一袭白衫,风度翩翩,还摇着一把山水画的折扇,“哟,病美人儿这是想我了么?”

凤夙澜眸光一凝,危险的光芒闪过,白初尘笑嘻嘻刺激,“别这么看着我,爷不好这一口儿!”

凤夙澜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招呼,白初尘轻轻避过,耳旁掠过的一阵风带起发丝飞舞,他的折扇抵着凤夙澜进攻的双手,调笑道,“别这么凶,不然你的小美人儿可就更不要你了!”

“找死!”,凤夙澜手下动作加快,越发的凌厉,白初尘被逼得步步后退,大呼道:“凤夙澜,不带你这样的,好歹我是你表哥,真要谋杀啊!”

某人鸟都不鸟他,白初尘现在是欲哭无泪,心头骂起自己,作吧,现在好了,这丫的真的发疯了,苦着一张脸闪躲,身上除了脸之外,其他的好些地方都被拳头伺候过了。

“凤夙澜,停下!”

某人听而不闻,手下动作噼噼啪啪,等到白初尘差不多干嚎的力气都没有了,凤夙澜才云淡风轻的收手,他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粗气儿都没喘一口,比波斯猫还要优雅的坐姿,轻飘飘的说道:“表哥现在可以给我说你和倾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要是不尽不详,我想表哥的身子骨需要再活动活动!”

白初尘愤懑不甘,这死孩子可真敢下死手,可谁让自己功夫不如他呢,等到了月圆之夜功夫比他好的时候吧,他又舍不得下手,生怕弄死了这熊孩子,只能自认倒霉!

他道:“我能对你的小豆芽儿菜做什么,只不过呢,小豆芽儿菜告诉了我些许秘密!”,他笑得很暧昧很奸诈。

凤夙澜看着就想打破他得意的皮相,凉薄的道:“看来初尘公子手脚还没活动灵活,冥煞绝影,你们好好的招呼一下本公子亲爱的表哥!”

“除了脸蛋儿之外,务必不能让他全身上下看到一块儿好皮!”,凤夙澜优雅的吩咐道,白初尘脸色比苦瓜还难看,果然表弟的四大暗卫冷着脸出现,他是欲哭无泪啊,赶紧说道:“我告诉你成不?”

凤夙澜挑眉,优哉游哉的看着他,白初尘说道:“你家小豆芽儿菜说不喜欢你,太不懂得怜香惜玉了,本公子才是真爱!”

某人一听,脸色一黑,倾儿真这么说了,心头咯噔,随即笑了起来,白初尘这狡诈狐狸说的话怎么能信,不都说是他家的豆芽儿菜吗?心情又好了起来,唇角处微微上翘,漾起了一池春水,又非常抱歉对白初尘说道:“很不好意思,本公子要去找倾儿了,没工夫跟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不过要是倾儿真看上你,本公子看在你是我表哥的份上,可以让你选一个舒服的死法!是把你丢到青楼楚馆找十个女人伺候好呢还是找十个男人伺候比较好?”

白初尘俊逸的脸庞僵硬,寸寸龟裂,冲他竖起大拇指,道:“算你狠!”

凤夙澜站定,吩咐道,“你们四个,务必把初尘公子照顾得舒舒服服的!”

至于被丢下的白初尘公子,就那么远远的望着凤夙澜那修长的身影,比望夫石还要忧郁,四卫对于主子的命令一向执行得很好,可怜白初尘全身上下除了脸蛋儿之外,找不出一处没受伤。

不对,另外还是有一处的,那就是他的第三条腿,任务完成之后四卫又隐匿于宫中,只留下白初尘在原地哀嚎……

凤夙澜追到凝香阁的时候,那些贵女们都已经去了宫宴,空空如也的宫殿内,哪里有他的倾儿,转身就往宫宴上走,没想到听到有两个宫女边收拾便嘀咕。

“快些,把苏二小姐的东西都带上,别让微雨公主等急了”,宫女甲说道。

“马上就好”,宫女乙手脚麻利的收拾,叹息道,“怪只怪苏二小姐招惹了初尘公子!”

“可不是嘛,还有那苏大小姐,我听说好像公主那里的消息,就是她递过去的!可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宫女乙赶紧捂住她的嘴,四周瞧瞧,“快些别说了,小心招惹祸端!”

……

凤夙澜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微雨公主?就是他那刁蛮的妹妹?最好没对他的倾儿做什么,不然的话,他不介意手足相残,当然,残的肯定不是他!

凤藻宫里,微雨公主坐于上位上,旁边俩宫女伺候着,胳膊肘微微靠着榻,优雅而慵懒,刚才去传话的宫女进来恭敬的在微雨公主下方叩首,“公主,苏二小姐已经在殿外候着了!”

微雨公主懒洋洋的抬手,红唇淡淡吐出一个字,“宣!”

苏倾泠气定神闲的走进来,对着微雨公主只是微微屈身颔首,并未行大礼,公主身边的大宫女叫唤道:“苏二小姐,见到公主还不赶紧下跪参拜?!”,仿佛在高位上接受敬仰的是她一般。

苏倾泠很是无语,她虽然不像女强小说中的女主那么傲气,誓死不跪的,可也不喜欢有人踩在她头上,她就那么站在下厅中央,如山巅的一朵雪莲,遗世独立。

她淡淡的开口,“公主叫我来,不是为了让我下跪或是闲话家常的吧!”

微雨公主右手妩媚的摸摸鬓间的秀发,居高临下的审视着苏倾泠,轻慢的吩咐道:“给苏二小姐添一把椅子!”

苏倾泠淡定的谢过,并未恼怒,公主有点公主病正常不是吗?微雨公主在上首换了个姿势,双手交叉在小腹处,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涂着粉色蔻丹的指甲,道,“苏倾泠,知道本公主叫你来所为何事吗?”

明明心头急不可耐,偏偏还想装成云淡风轻的样子,苏倾泠闷笑,装着萌呆摇头,“公主的心思,臣女怎么会猜得到呢?或许公主觉得臣女合你眼缘也说不准?”,旁边的小宫女适时给她上了一杯茶,她接过来优雅的撇撇茶沫,浅啜一口,果然不错!

微雨公主拨弄指甲的姿势微顿,疼痛从指尖传来,秀眉一拧,胸口都郁闷得淤血郁结了,对你有好感?本公主恨不得抽你呢!努力克制住情绪,不让自己破功,堆着虚假的笑容,道,“苏二小姐误会了,本公主只是想知道你对我九哥可有什么想法?”

苏倾泠笑得明艳,她其实很想反问来着,“公主,你确定不是想问我是不是对白初尘有什么想法?”

她起身,郑重的回答:“臣女想公主只怕是误会了,臣女身份低微,哪里敢对九皇子有想法,公主是听了哪个王八羔子胡说?”

前半句优雅得体,后半句粗俗得比市井妇人还不如,微雨公主恼恨,苏倾泠口中的王八羔子可是皇后娘娘,她怎敢如此?

只是这个时分,微雨公主自然是不会挑破的,只能暗自咬紧银牙,眼带愤怒,呵斥着,“苏二小姐请慎言!”

苏倾泠施施然做下,对微雨公主抱歉的笑笑,“公主,刚才乍一听到,情绪太亢奋了,毕竟九皇子是天之骄子,苏倾泠不敢高攀,还请公主原谅我的情绪激动!”

微雨公主还想接着这茬子好好修理她的,没想到苏倾泠能屈能伸,变脸功夫比川剧还好,见事不对立马示弱,这样一来,她反而不好责备什么。

只能敲敲边鼓,或者旁敲侧击,微雨公主从上位走下来,亲近她的身,友好的问道,“那苏二小姐可有心仪的对象,今晚虽说是选妃宴,可皇子选妃结束之后,还是有王公贵族的子女请求赐婚的!”,当然一般都是两情相悦,男方当众表示诚意。

苏倾泠笑笑,她要是敢当众请求赐婚,只怕明天头上就会顶着色女之类的头衔,不在意名声可也不表示乐意败坏名声,她罢罢手表示,“公主说笑了,我这种小虾米,打打酱油就好了!”皇子公子的,一个两个都是蛇精病,难伺候死了,她又不是有自虐倾向,找个祖宗回来供着。

微雨公主目光一凛,突然发怒,袖子一挥,霸气的坐在椅子上,俏脸横生冷意,“苏倾泠,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欺瞒本公主?”

苏倾泠错愕,这又是来的哪一出?

外头大树上偷听的凤七公子瞬间不淡定了,敢凶他的倾儿,想挨揍啊,他都舍不得说一句重话!

“怎么?没话说了吗?”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苏倾泠叹一口气,绕了这么大一圈子,微雨公主总算是绕到了正题,她很无辜的好不!

“公主,你是因为白眼狼,哦不,高贵淡雅谪仙儿范儿的初尘公子吗?”

微雨公主冷哼一声,眼神轻蔑,意思再明显不过!

苏倾泠浅浅的笑了起来,拖着椅子靠近微雨公主,语重心长的说道:“公主,您误会了!”

“误会?”,本公主有眼睛,他居然拉着你双双跳湖!(指的的是跳舟的场面)明显是不相信的!

“放心,本姑娘神聪目明,又不是眼瞎才会看上那狡猾的狐狸!”,微雨公主眼神不善,凶残的瞪着她,苏倾泠干笑两声,“那个……公主,我不是说你,你这么美丽大方,高贵娴雅,秀外慧中……是白公子眼瞎!”

本来听到被吹捧,女人的虚荣心还是很能得到满足的,可是说她心上人眼瞎,这就让他不能接受了,“敢侮辱初尘公子,掌嘴!”

微雨公主身边的大宫女立马过来,撸起袖子,手掌高高扬起,啪的一下扇下来,索性她身子还算是灵活,不仅避过这一巴掌,还握住了那宫女的手腕儿。

微雨公主吼,“都是死人吗?”

其他的宫女立马围了上来!

苏倾泠狼狈的环视着四周,早知道这群女人这么凶残,她就不单独来了,现在可是欲哭无泪啊……

她当然不会认命,更不会祈求她们下手轻点,因为这是不可能的,不过要想让她们付出一定的代价还是可以的,神不知鬼不觉的在自己身上下了一些药粉,然后装着怕怕的过去抓微雨公主衣裳,脚下横勾,有几名宫女都被绊倒了,她嘴里不停的告饶。

微雨公主很是恼恨她搞出来的混乱局面,也鄙视她这没骨气的模样,憎恶的看着她,呵斥小宫女们还不赶紧把她来开。

苏倾泠在宫殿里鬼哭狼嚎,微雨公主生怕惊起了人来,赶紧吩咐她的侍卫,一个手刀下去,苏倾泠就晕了。

“公主,皇后娘娘在找您呢!”,外边琴心的声音响起。

微雨公主赶紧吩咐人把苏倾泠塞到她床底下,免得被别人看到,又扶了扶鬓上的步摇,理理衣裳,确定形象无碍后才打开了门。

“走吧,琴心姑姑,可别让母后等久了!”,既有小女儿的娇羞,也有公主的范儿,琴心紧随在她后边。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嫌弃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四章 女人是非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