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中招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246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凤夙澜在树上呆着早不淡定了,本来他在微雨公主下令的那一刻就准备出手,没想到却看到一个冷面煞神如幽灵一面闪躲而来,也隐藏在凤藻宫墙外篱笆从里,浑身都是冰凉的气息,那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味道。

凤夙澜瞳孔一缩,收住动作,又重新隐藏在大树上,冥煞绝影四卫在附近待命,只要那人敢有异动,立马就要了他的命!

那幽灵很是熟悉凤藻宫的一切,进屋之后,左右巡视一番,稍微一寻找,就把苏倾泠从床底扒拉出来,朝她嘴里喂了一颗粉色的药丸儿,弥漫着淡淡的香甜味道。

绝对药味儿异常铭感,鼻子一嗅,顿觉不好,“爷,那是春姌丸!”

“那是什么?”,凤七公子对药物一类的,不说一窍不通,可绝对比不上绝精道。

绝心下大汗,吞吞吐吐的不好解释,凤夙澜剑眉一竖,霸气低喝,“说!”

“那是春药!”,绝害怕爷一张劈了他,害怕的撇过头,哪知凤夙澜比金翅大鹏的速度还快,直接冲进了房间里,影拍拍他的肩膀,叹息道:“傻子!”

要是苏小姐真因为你这一耽误出问题了,你就等着爷剥了你的皮吧!

绝露出一个欲哭不哭的表情,飞身追上去,里面,那幽灵的爪子把手顺着佳人的脸蛋儿轻轻滑下,耳垂、脖颈、衣领处……

凤夙澜抿着薄唇,眸子猩红,眼神里充满了杀气,嗜血的味道从身边弥散开来,刷的一下抽出腰间软剑,就那么拖着,一步一步如踏在敌人的身上,那幽灵手势一顿,挪起了身子,全身上下只有露出一双死人般的眼睛,冷削的站在那里。

凤夙澜二话不说,提起剑就刺来,身子化为一道利芒,那人快速躲开,四卫环伺在四个角落,隐隐朝中间收拢的趋势。

那人并不恋战,只是在几人之间闪躲,苏倾泠轻轻哼了一声,凤夙澜的心思被引了过去,趁着他短暂的分神,那人提了一口气,宁愿挨上门口处的影一掌,也硬生生冲了出去!

四卫赶紧往外追,凤夙澜吩咐,“绝留下!”

剩下三人,自然是拼了性命的追!可惜,那人轻功着实不弱,三人又被耽误了一下下,出来的时候,只看到一道尾影,现在天色渐黑,他又身着黑衣,天时人和都占了,地利一条大家算是平分秋色,所以结果可想而知。

三人垂头丧气回来的时候,本以为爷会大发脾气,没想到只是淡淡来了一句,回去之后,每人去黑暗之林各自操练一个月!

他还从来没有吃过那么大的亏!

三人脸色羞愧无比,今日算是丢人了,对于爷的决定,不敢再有半分的质疑。

凤夙澜的火气还没有发完,一股气血就往小腹往上冲,苏姑娘很自觉的把自己吊在了他身上,在他嘴角耳边处轻嗅,就像是在寻找猎物一般,手指也不老实的扒拉着他的衣服。

很快,一身得体的玄色衣袍被苏倾泠扯得乱七八糟,四人在旁边都低下了头,凤夙澜低吼一声,“都杵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给倾儿找解药!”

最后一句是对绝说的,这儿只有他最懂医理,他拉耸着脑袋,“爷,那是春药,无药可救的!”,其实也不是无药可解,您只要贡献一下你白玉般的身子,苏小姐的药性自然就解了。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凤夙澜也有自己的傲气,他爱苏倾泠,希望他们的第一次是在洞房花烛,他要给她全天下最好的,而不是让她在别人的算计之下丢失最宝贵的东西!

锐利的眼神如刀,一刀一刀的凌迟着绝,他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苏倾泠半昏半醒间,眼眸微睁,露出一双湿漉漉惹人怜爱的眼眸,退开平日里的保护色,更像是一个需要保护的柔弱女子,凤夙澜没来由的心软,也是心疼!

他宁愿每日苏倾泠在他头上作威作福,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千万种,谁也不能说那就不是爱?

苏倾泠的身子更为躁动,在他的怀里扭来扭去,饮鸩止渴般,可又如隔靴捎痒挠不到实处,就像是猫咪的尾巴划过她的心房,那感觉很难受,可又想要得更多。

凤夙澜也不比他好得到哪里去,生理的本能,让全身的血液都往一处聚集,上涌的气血让他的脸涨得通红,他紧紧搂住她,不让她抓掉自己的衣服,不由得苦笑,可真是个磨人精儿。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既是憋的又是急的,这样下去可不行,他把她放在床上,点住她的穴道,不让她乱动,轻轻在她耳边唤着,“倾儿……”

温热的气息喷薄在苏倾泠耳边,无疑又是另一种刺激,只见她痛苦的拧眉,想动又动不了,嘴里只能唧唧哼哼……

“倾儿,倾儿……”

苏倾泠听到耳边有人在不停的低唤,那声音很温柔很熟悉,她想要睁开眼,可神智恍惚得厉害,只能看清身前有一道模糊的身影,她想伸手去抓,可是根本动不了,死死的咬住唇瓣,甜腥的味道传了出来,凤夙澜看到心疼不已,伸出手指,放到她嘴边,“倾儿,要咬就咬我好了!”

苏倾泠并没有咬他,而是无意识的舔了舔,砸吧砸吧嘴,似乎像吃果冻般吮吸起来,指尖的酥酥麻麻让他身子一颤……

绝硬着头皮进来,轻纱隔开的视线,只能看到他的爷温柔缱绻的坐在女子的床边,凝视着他这辈子的珍品,那画面唯美得他都不忍心破坏!

“爷,这是冰灵丸,希望对苏小姐有些作用!”

凤夙澜撇头一看,“刚才不是说没有解药吗?”

绝硬着头皮回答:“这确实不是解药,而是宁心静气的药丸儿,希望能有所帮助,也还是赶紧喂苏姑娘服了,在给她找个安静的地方用冰水泡泡,只要熬过一个时辰,这药性也解了!”

凤夙澜知道,他现在就是骂死了绝也无济于事,与其说他恼怒绝不如说他是恼怒自己,若不是因为自己的自大,倾儿怎么会受到伤害?

现实好好的给他上了一课!

端起水杯,赶紧把那药丸儿喂她服下,很快,苏倾泠有一丝神智回归,潮红的脸蛋儿也渐渐泛着粉色的光泽,凤夙澜解开她的穴道,关切的问道:“倾儿,你醒了,可有哪里不适?”

苏倾泠艰难的撑起身子,秀眉微蹙,替自己把了把脉,脉象弘大汹涌,如滔滔江水灌入大海,来也汹汹去也汹汹,再加上身上的湿湿腻腻、汗汗岑岑,她还有什么不懂的?

没想到她还真遇上了小说中的桥段,微雨公主居然敢给她下药,太不是个东西了,当然她给微雨公主下的痒痒粉自然不在其列了。

典型的说,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怎么,不舒服吗?”

苏倾泠有些尴尬,撑着身子靠近凤夙澜,嘟着粉唇,贪婪的吸了两口他身上的味道,似乎有一股让她觉得舒服的气息,凤夙澜惊愕,难倒药性又发作了?

“倾儿,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身上的味道能让我安静下来!”,苏倾泠按住他的身子,小巧的鼻子自动的凑了上来,凤夙澜无语,拉开她,怕自己身上男性的气息又引得她躁动。

“别乱动!”

他低声呵斥,苏倾泠不依不挠的磨蹭着他的身子,“凤夙澜,你救我好不好?”

明亮的眼眸朝他眨啊眨,凤夙澜很想答应她,可是不行!揪心的握住她的手,不让她乱动,安抚道:“倾儿乖,我去找些凉水来,你泡泡就好了!”

苏倾泠的红唇嘟得老高,都可以挂油瓶儿了,她指责,“凤夙澜,你讨厌!”,其样子,说不出的萌呆,凤夙澜的心瞬间柔软了。

苏倾泠努力吸上两口,湿湿漉漉的眼睛无声的控诉着他!

凤夙澜迥然,一张脸涨得通红,微微摇头,薄唇亲启,“倾儿,真的不行!”,抓住她作乱的手,心头火热的要炸开一般。

她也不再说话,生气的执起他的手,猛的一口下去,手腕儿处一排深深的牙印,鲜血从其中渗出来,她也不松口,巴拉巴拉赶紧吸上两口,沁人的凉意从口中散开,整个身子都像置身于凉玉之中,很是舒服。

凤夙澜反应过来,脸色大变,他的血液可是有寒毒的,若是倾儿也中了此毒,他会恨死自己的,猛的掰起苏倾泠的头,嘴角处蘸着鲜红色的液体,软萌的凝视着他。

“倾儿,可有不舒服?”,他心下骇然,心脏如万马奔腾般跳动,苏倾泠偏着头,晶亮的眸子如黑宝石一般闪耀,她努努嘴,极为鄙视道:“凤夙澜,我就喝了你两口血,你这就心率不齐,身子也太娇弱了!”,比林黛玉还林黛玉,可谁让她就是喜欢他那披着美人皮的娇弱模样!

凤夙澜听不懂什么心率不齐,通过神情大致能判断不是什么赞赏的话,不过这也恰恰说明他的泠儿应当是无碍的,如若不然,她应该没心思调笑他。

宠溺的摸摸她的头,“你好我就好!”

苏倾泠撑着软绵绵的身子,丢给他一个白眼,“神经病!”

能骂他?那就是大好了,凤夙澜露出一个浅笑来,外边绝的声音传来,“爷,四爷派人催您回去!”

“倾儿,还能参加宫宴吗?”,如果他身子不适,他定不会面前,大不了让老头子从新寻个名头再组织一次了。

苏倾泠看他神情,大概也能猜出几分心思,只是今日若就那么放过算计她的人,貌似不是她的风格?

还有,她不会武功,毒术的修炼得尽快提上日程了,最好是一出手就能毙命的那种,同样的亏她可不想吃第二次!

今日到底还是大意了……

宫宴上,无殇弯腰在凤夙痕耳边低语了几句,凤夙痕端着杯中物一顿,随即露出了点点笑意,仰头美酒一饮而尽。

斜对面坐着的苏倾暖眼睛也是一亮,成了?

“暖儿,什么事儿这么开心?”,孙凝儿轻轻碰了一下她的胳膊肘。

苏倾暖含笑不语,捻起面前的一颗樱桃放入口中,入骨的清甜味道让她的眼睛眯了起来,心情大好,不过还是淑女的维持着她的形象,“哪有?我只是觉得这歌舞有趣得很!”

有趣?哪里有趣了?每次宫宴不都是这些吗?若是寻常百姓来看,自然觉得好极了,可对于她们这些世家小姐来说,向来眼高于顶,谁也不服谁,更何况是些歌女舞女?

孙凝儿满是不屑,只道是苏倾暖不想说,江清浅端起面前的果子酒小抿了一口,入口清香,果然不愧是宫中佳酿。不若男儿饮的酒那般烈,可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表妹当真是与大皇子情深呢?表姐可是看到你们眉目传情哦?”,江清浅压低了声音,以打趣儿的方式说了出来,可谁又知道她另外一只藏在袖子里的手,死死的掐着呢?

孙凝儿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深情,“我就说嘛,这歌舞有什么好看的!”,只是他呢,为什么看都不看她一眼?

这么一比较,她心中怅然失落,默不作声的低下头……

苏倾暖顾忌不到她的情绪,只是沉声道:“表姐和凝儿莫要胡说,免得惹了人笑话!”,只是拿起帕子挡住了她脸上娇羞的笑意。

旁边的李思睨了她们一眼,都不是什么好鸟!

又隐隐担心,泠儿到底去干嘛去了,怎么还没回来?微雨公主是不是对她做了什么?可是刚才微雨公主已经入席了啊,还痴痴的凝望着角落里的一抹白衣。

可很快微雨公主脸色就变了,身上不知怎的,像是沾染了脏东西,痒痒得厉害,忍不住想要挠挠,可这大庭广众之下,她自然不好做出如此不雅的动作,只得扭扭身子,可苏倾泠的药粉又怎是普通货色,越来越忍不住了,最终脚步紊乱提着裙摆跑了出去,打算换一身衣裳再回来。

幸好那痒痒粉的作用时间并不长,只有一刻钟,不然有得她受了!

她出去又进来,李思更为担忧了,苏靖安也是满脸的忧愁,眼看着最后一场歌舞都要落幕了,可是泠儿还没回来,不由得恼上了,以为是中午拦着她说的那一通话所致。他觉得,苏倾泠就是不如大女儿乖巧,连场合问题都不会分,江氏是知道其中的内情的,眼观鼻、鼻观心,就那么端着豪门贵妇范儿坐在那里欣赏着歌舞,似乎那歌舞有多大魔力似的!

对于苏靖安的焦躁,她半分也不理,这让苏靖安更郁闷了。

歌舞终有落幕的时候,总管太监赵英手一挥,那些女子依次离开,皇上看着那空空如也的位置,心道,澜儿这孩子今天也太不懂事了,今晚可是他选妃的日子,不是说中意苏家的姑娘么?这苏家姑娘在那边巴巴的朝着这空位望了几眼了,他可倒好,迟迟不出现!

气氛就这般僵持着,上位者不发话,下面的人也不敢乱吭声,最后还是皇后娘娘低声劝皇上说道:“皇上,要不先考校一下众位小姐的才艺,毕竟这皇子选妃不比得寻常百姓,入得皇家除了知书达理之外,才情修养都不能缺。将来成就了一段段金玉良缘,必定也是一段佳话!”

皇上沉吟一番,就按皇后说的办!

招了招手,赵英低下头聆听吩咐,“你,赶紧吩咐几个人去把老七给我找来!”

------题外话------

桃夭狗血了一把,不过这是铺垫啦……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女人是非多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敲竹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