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南庭公主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147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这时,一道高尖声响起,“启禀皇上,南庭灵素公主到……”,那刺耳的声音直穿苏倾泠耳膜,忍不住掏掏耳朵,也不知道是哪个变态发明了宫刑,肯定是有特殊爱好的!

转头一看,一道靓丽的鲜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她眼里,美人如玉,气质内敛,没想到灵素居然是南庭公主,她眼睛一亮,凤夙晗的克星来了,饶有趣味的打量着他,看他还敢不敢耍花招儿。

灵素公主不似天启女子那么扭捏,走起路来不说步步生风,可比起弱柳扶风来利落许多,就如她这人的性子一样,爱憎分明,风风火火。

灵素公主走过来对皇上行了一个简单的礼,对着苏倾泠眨了一下眼睛,转过头来,皇上赐了座,她如猎人盯着猎物一般的盯着凤夙晗,垂涎的意味浓烈,皇上转着拇指上的扳指,玩笑的问道:“公主觉得我天启的男儿如何?”

灵素公主嫣然一笑,落落大方的说道:“自然是不错的!皇上,尤其是对面穿着红衣的美人儿,生得好生美艳,你看我们连衣着都这么般配,皇上,要不您给我们赐婚把!”

凤夙晗一口酒呛住了,他妖媚的睨了一个眼神,“疯丫头,想得美,这里这么多美女随便挑一个都比你强,本公子脑子又不是被门缝儿夹了!再说,你愿意嫁,我还不愿意娶呢”

皇上一瞬间怔忡,随即哈哈大笑起来,“看来终于有人替朕管教这臭小子了!”,话虽这么说,可眼里的慈爱是掺不了假的,凤夙晗不悦,气呼呼的,“本公子才不会娶一个男人婆!”

皇上瞪了他一眼,呵斥,“怎么说话的?!”,这灵素公主有着天启女儿没有的豪爽,处事大方又不虚伪,很容易让人有好感。他笑眯眯的接着问道,“不过丫头啊,你认识晗儿?怎么和晗儿认识的?”

“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灵素公主反问,以问题挡了回去,苏倾泠也尖着耳朵听,说实话,她也很好奇,不知道凤夙晗到底干了何事,才让这么一个火辣的美女穷追不舍,千里追夫,这是多美浪漫的事情,只是这艳福可不是一般人能消受得起的!

老皇帝接着问,“真话如何?假话又是如何?”

“假话是凤夙晗那贼小子趁本姑娘洗澡的时候,居然色胆包天的闯入,本公主现在要他负责!”,老皇帝的眼珠子瞪得快出眼眶了,他是不是老了,完全跟不上现在这些孩子的思想,还是说潮流已经改变了方向。

被噎住之后,傻了一秒,接着问道,“那真话呢?”

灵素公主看着凤夙晗的妖冶的脸庞,**的伸出舌头,轻扫过唇边,似乎想咬上一口一般,凤夙晗感觉身上发毛,她道:“那臭男人长得极美,我南庭的男子很难找到比他更出色的,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公主还真就看上他了!”

被人夸奖自然是高兴的,只是这灵素公主的夸奖嘛,明显充斥着调戏的意味儿,凤夙晗绝对接受不了,他被一个女人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了,更何况周围还有公子哥儿冲他递暧昧的笑容。

苏倾泠也惊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土著也有豪放的妹子,真是知音啊,她伸出手来和灵素公主握握,凤夙晗在旁吐槽道:“色女!不知廉耻!”,他这一眼瞄得不好,不仅扫了灵素,还顺带撩了苏倾泠。

苏倾泠这可就忍不住了,还没等灵素公主开口,她先说话了,谁让她也是颜控呢,下意识的把自己归到了“色女”一类,只听她凉凉的说道:“四哥,你这皮相确实生得极好,男生女相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再说了,你偷看灵素洗澡,不负责任可不是男人所为哦!”

苏倾泠觉得,灵素说的假话才是真话,眼睛偷瞄了一下身边的人儿,果然,在她提到洗澡的时刻,灵素的耳尖红了一点,凤夙晗的面色也有些不自在。

他怎么能说,那晚上其实他是被江湖中人追赶,不慎踏空房顶,掉到了灵素的浴桶里,不止如此,还把人家扑倒在地,他硬邦邦的胸膛还蹭了蹭她的软绵绵,那尴尬场景,怎么都是他吃了人家的豆腐。

只是没想到,灵素公主也不是吃素了,她本来武功就不弱,一掌把身上的男人掀翻在地,迅速裹起浴巾,堪堪遮住胸和臀部,白皙的大腿露了出来,她还不自知,很是霸气的骑在他小腹上,准备好好收拾这贱男人。

偏偏,看到他那妖冶的眸子时,里面流动的光彩让她硬生生住手了,发现身下之人不规矩,现在还在乱动,一个手刀下去,把他劈晕了,一脚踢上他屁股,把他踹飞到客栈外的大树上挂着。

等到他苏醒的时候,大树下已经人潮攒动,有不少爱看热闹的人在下边指指点点,衣不蔽体的形象作实不雅,幸好比水藻还要茂密的墨发搭了下来,挡住了他那妖冶的容颜,不然的话,凭他那得天独厚的颜值,只怕下边的小姑娘会翻上一两翻,自然他也没脸在这块地儿转悠了。

心情极为不好的时候,凤夙晗通常会大吼,或者狂躁的发脾气,这次他也是气急败坏的施展轻功离开,人群中灵素远远的站着,看着他那落跑的姿态,没来由的嘴角上翘,拍了拍手,也准备换个地方继续闯荡。

缘分就是那么狗血,没想到两天时间不到,他们在另一个小镇相遇,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凤夙晗看到她的时候恨得压根儿痒痒的,自然二话不说的开始招呼。

在他的观念里,可没有不打女人一说,当然他也不会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妇孺就是了,可面前这个疯丫头,哪里手无缚鸡之力,就是普通的十个彪形大汉在她手里也走不过十个回合。

灵素自然也不会示弱,没想到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居然让灵素打出感情来了。

虽然,灵素觉得,面前的男人龟毛又没风度,还毒舌都不得了,可情人眼里,看什么都顺眼,自然凤夙晗的臭脾气在她眼里全都变成了有个性的优点!

凤夙晗若是早知道灵素这大脑回路和普通人不一样,他保证不会那么毒舌,遇到这姑奶奶就是退避三舍也愿意啊,可惜这世上啥药都有,唯独没有后悔药!

凤夙晗一变再变的脸色引来了苏倾泠的兴趣,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希望能从中找出什么蛛丝马迹了,凤夙澜不乐意了,他掰过苏倾泠的身子,黑宝石般的眼眸中写着他的情绪,从瞳孔中,清晰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苏倾泠知道,这孩子估计脑子又抽风了,小手儿在他脑袋上摸摸,想安抚宠物狗狗一般,凤夙澜有些不悦,拉下他的手说道:“倾儿,你不许用刚才的眼神看四哥!”

苏倾泠来了兴趣,故意问着,“什么眼神?”

“就是刚才那种!”,他清楚的看到了探究和兴趣,四哥本来就长得极美,而且也很会讨女人欢心,倾儿对他一旦有探究的**,说不准会被他吸引。

不是他没有自信,而是他输不起!

只要有一点点的可能就要掐灭!

苏倾泠捏了捏他白皙的脸蛋儿,额头抵着额头,低声对他说了两句,瞬间他开心的问道:“你说的真的吗?”

苏倾泠重重的点头,自然是真的!

她可不会招惹那条美人蛇,凤夙晗这种比罂粟还毒的毒药,比较适合灵素这种个性火辣的美人儿,什么皮鞭啊,滴蜡啊,调教什么的,很适合用在凤夙晗身上,谁让他长得那么像小受呢?

凤夙晗受不了她看自己一眼,然后奸笑一次,那感觉有些毛骨悚然,灵素公主撞了撞她手肘,问道:“泠儿,你笑什么?”

“没什么!”,她抿着唇瓣,压住笑意,接着说道:“等到你收了凤夙晗那妖孽的时候,我送你些好礼物!”

“是什么?”

“暂时保密!”,苏倾泠神秘的笑笑,凤夙晗看她那笑容觉得很刺眼,尤其和那疯丫头嘀嘀咕咕之后,“小倾儿,说爷什么坏话呢?”

苏倾泠遥举一杯酒,笑得:“我哪里敢?我在这里先预祝四哥今晚抱得美人归!”

这美人儿嘛,自然是灵素公主,凤夙晗的脸色一下不好了,如吃了苍蝇一般,苏倾泠也不再关注他了,认真看起了擂台上的比赛。

就这么一小会儿,书画两项的胜者已经出来了,没想画的第一名居然是林漪,此时她脸色娇羞不已,今日她已经放下了女儿的矜持,含情脉脉的凝视着凤夙痕,饱含感情的在宣纸上画下他的容颜,那眉峰处的冷意,那眼神的高傲,还有那嘴角处不屑于世的讥诮,都跃然纸上,如果不是在心头千锤百炼,是不可能花得那么栩栩如生的!

搁笔的瞬间,周围的姑娘都讥笑着她,甚至有人暗中嘀咕道,“这丞相府的家风也不过如此嘛!”

林漪娇羞的脸色瞬间煞白,其实她也知道,今日的做法真的很大胆,别说她是贵族千金,就算是一般的平民女子,也万不该有如此出格的做法。

只是,动笔前,她鬼使神差的想起了冥的话,他说:如果争取,还有可能,如果不争取,这辈子只怕想起此刻都是遗憾!

其实这么文艺的安慰冥是说不出来的,以他那简单的脑回路,还不如默默守护的实在,那日,凤夙澜告诉他,女人!你在原地等是等不来的!要想让她变成你的,只需要坚持两点,第一,不要脸!第二,坚持不要脸!

他很认真彻底的贯彻执行这两项原则,效果自然是显著的,冥舍不得小姑娘有遗憾,经过润色后告诉了她,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苏倾暖脸上满是妒色,林漪敢这么做,换做她绝对不敢,瞄了瞄凤夙痕的脸色,看见他微微皱了皱眉,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才微微放下心来,林正昏花的眼睛里满是纠结,看到孙女在台上被人欺负,他却无所作为,真是愧对她死去的父母!

幸好,三位元老中的天枢淡淡开口,“老夫认为,此画至情至圣,无论从画工、布局,还是人物神态,都很到位,老夫认为,目前这些作品中,此画最佳!”

林漪眼中激动得起了泪花儿,不仅仅是因为第一,天枢的一席话,绝对的扳回了她的劣势,别人不会也不敢再说她不知廉耻,就算说也是说她至情至圣!这是天差地别的评价,就算有人心头不认可,可这是天枢元老亲自评定的,就算是皇上想推翻,也得掂量一二。

旁边穿着绿色衣服的小姑娘投以微笑给她,坚定的眼神给她力量,她是书法的胜出者,一手簪花小篆写的很是清秀,有女儿家的温柔也有少女的灵动,实乃上佳之品。

苏倾泠瞄了瞄,努努嘴角,问道:“她是谁?”

“礼部侍郎姚成的千金!”

“倾儿,别紧张!”,凤夙澜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嘴角上翘起一个浅浅的弧度,苏倾泠翻了一个白眼,道:“我没紧张啊,本姑娘自有妙计,保证一会儿大放异彩!”

灵素雀跃欲动,也想要试试,问道:“我可以上去参加吗?”,

“怎么,公主也有兴趣?”,皇上反问,“今日是我天启皇子选妃,现在是在考校她们的才艺,当然也是展示,若是有两情相悦的,等会儿可请求赐婚!”

“那如果我赢了,是不是也可以选凤夙晗为夫?”

皇上哈哈大笑起来,“看来你真看上了老四,本来是不可以的,不过既然你都放下了女儿家的矜持,朕要是不给你一个机会,会不会显得我天启太没有风度了呢?这样,你若也能拔得头筹,朕就给你和老四赐婚!”

灵素公主郑重点头,凶狠的看着凤夙晗,那眼光中透露出志在必得!朝他勾了勾食指,挑衅着。

凤夙晗耳聪目明,自然什么都听到了,凉凉的说道:“你还是赢了再说吧,我天启女子重文轻武,善琴棋书画,会吟诗作赋的佳人也不再少数,像你这么只会动不动用拳头招呼的女子,怎么可能赢得了?”

灵素抿唇,有种想捏死他的冲动,拳头骨节咔咔作响,微眯着眼眸,本姑娘琴棋书画样样不行怎么了?收拾得了你就好了!

她转头对皇上笑眯眯的说道,“贵国女子极为出色,本公主就选择武那一项吧!”,这个没人是她的对手了吧。

没想到凤夙晗一口酒呛住喉咙,酒水喷到了白初尘衣裳上,手指指着灵素公主,因为嘲讽,一抖一抖的,笑得话都不连续了,“她……她居然……要上去比舞?”

苏倾泠也扯了扯灵素公主的衣角,轻轻靠近她耳边说道,“我们比赛的舞不是武功的武,你看最后的那一组,都是穿着舞衣的!”

灵素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让自己莽撞的撞上去,原来居然弄了这么一个大乌龙,她懊恼极了,凤夙晗还在那里嘲讽不已,她生出拳头呼呼,对着吹了两口气,意思很明显,再敢笑她,小心挨揍!

白初尘看着热闹,戏外之人,心情格外的好,他道:“这美人儿可比你府上的那些庸脂俗粉有意思多了!考虑考虑?”

凤夙晗没好气的灌他一杯酒,“疯丫头,你喜欢自己去追!”,他还是比较喜欢温柔如水识时务的女子,偶尔露出两颗小獠牙,就算是咬上两口,也不是疼痛,而是酥酥麻麻的痒意,比如说——她?

------题外话------

你们猜他们会在一起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挑拨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七章 戏弄(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