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假中毒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274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凤夙澜一连着念了一长串名字,记录着他们每月的消费,没有一个不是在五千两以上,好在他没有念皇室子弟的,多少还是要给皇上一些面子。

可惜,皇上此刻被气得胡子一颤一颤的,他也不是不知道手下的这些人又贪赃枉法的,只是这个数目也太触目惊心了一点儿。看看,他统治的天启就被这群蛀虫蛀得满目疮痍,若是小七没有把它揭发出来,自己也没彻查,百年之后,还会有天启存在吗?

任何一个皇帝,都容忍不得自己断送了祖宗基业,对于这些不识趣的所谓权臣世家,恼怒不已。

凤夙澜嗤笑,老头儿不是自认为这天下管理得很好吗?这些人吃的喝的用的,可都是民脂民膏,就是不知道这次老头子会怎么处理。

果不其然,皇上当场就发飙,点出了最厉害的那几人好一顿数落,要是换做平时,他铁定是一张圣旨下去,押入大牢,斩首示众,顺带着抄家。

可是今日的人数太多,所谓法不责众,再加上在这么一个关键的节骨眼上,没必要多生枝节,只要这些人能老实吐出贪墨的银子,此事暂时了了。

但是,也是暂时而已,皇帝可是最会秋后算账的!

那些被念道的人自然是惊惶无措,当然还是也有镇定狡辩的,说是自家铺子或庄子上产生的收入,毕竟贪赃枉法这个罪名太大,一个弄不好老命就保不住。

能临危不惧,勉强扯出一个说头,也算是人才,只是才能没用在正途罢了。

凤夙澜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死不承认的,他当即又是另一本账甩出来,上面都是他们贪赃枉法的记录,这本账一出,这些人才是真正的被吓着了。

凤夙澜冷厉的问道:“还要本公子给其他证据吗?”,没人应他,算这些人识趣儿,皇上当即下令,让他们在十日之内归还贪污的银子。

这些人都肉疼不已,再少的都有二三十万两呢,可也知道,皇上没要他们的命已经算是不错了,当即灰头土脸的领命。

犯上作乱?他们暂时还没有这个勇气。

这银子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可谁带兵出发呢?这也是个大问题。

大皇子和九皇子都不想放弃这次机会,两方争持不下,大皇子以爱护幼弟为缘由,想要堵住凤夙临的口,话是说得冠冕堂皇,什么他身为天启嫡长子,有责任保家卫国,九皇子年岁太小,怕他出差错什么的,总之既想要面子,又想要里子。

九皇子经过近日的磨练,比起端午节上,已经成熟多了,毕竟进了朝堂才知道,他以前的想法有多幼稚有多可笑。

对于那个位置,他也有想法,他也是嫡子,刘家的势力也不弱,他为什么不能争?

当即谢绝了他的好意,老大都表现出了兄友弟恭,他也得在表现出为父分忧啊。

他的那张娃娃脸还是很具有欺骗性的,再加上年虽小,格外的容易让人相信,当即皇上就夸奖他的孝心,不过却没答应他的请求。

林正一直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在大皇子开口的时候,他并没有帮腔,这孩子还是太急躁了一点儿。

很冥想皇上是属意凤夙澜的,毕竟那眼神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凤夙澜的身上。

皇上问道:“林爱卿,你可有人选?”

林正这老江湖,打算走中庸路线,他道:“大皇子和九皇子都很是不错,臣一时也说不出谁更好一点!”

皇上也不为难他,非得让他分出个输赢来,他接着道:“那林爱卿觉得澜儿如何?”

“七皇子自然是不错的……”,只是这身体嘛,就不是那么好了。

林正从来不说皇上不爱听的话,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说,自然是有人跳出来,镇北候首当其冲,他道,“七皇身子娇贵,作为统帅是不合适的!臣认为还是大皇子比较好,成熟老练,能统帅全局!”

“小七,你说呢?”,皇上问道。

“本公子有什么说的呢?不过镇北候这么看不起本公子,本公子还真就卯上了,不就是北方蛮夷吗?本公子还搞不定?”

“你有信心是好的,可别说大话!”,皇上既想看看自己儿子的本事,又不想他受伤,心头也是很矛盾的。

“本公子像是吹牛皮吗?父皇,儿臣请旨领兵,必定一扫蛮夷胜利归来!”

还有不少人想开口,可是皇上却一锤定音,“好,既然你有此信心,朕就任命你平北大元帅,威远大将军为副帅,十日后出发!”

凤夙痕拳头握得紧紧的,他好不服气,凭什么啊?

他压根儿就不相信凤夙澜有这本事,就算凤夙澜手中势力不小,可是领兵打仗可不是说着玩儿的,不然父皇怎么会不放心的派威远大将军跟着,还不是怕他出事儿。

实际上打仗的是威远大将军,得利的确实凤夙澜。

就是不知道父皇为何要这么做?是怕他打破了自己和凤夙临之间的平衡?还是他想捧起凤夙澜呢?

可是捧起来又有什么用?那病秧子不是还得死?!

突然,他脸色猛的一变,这毒是毒医谷流落出来的,毒手药王就在靖安侯府,是不是他替凤夙澜解了毒?

可是不应该啊,七彩灵芝被苏倾泠用了一半,是解不了毒的,就算是压制,疗效也会差上不少,就是不知道延长了他寿命几年……

分分钟的时间,凤夙痕的心思转了几圈儿,他下定决心,不管凤夙澜命有多长,这次去了北边儿,他都会让他有去无回,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

想到此,他嘴角勾笑,脸色已经恢复如常,还对凤夙澜虚伪的恭贺道:“七弟,大皇兄就在这里预祝你旗开得胜了!”

凤夙澜挑眉,笑道:“那是自然!”

不该是借你吉言吗?凤夙痕又一瞬间被噎住了。

早朝还没结束,就有侍卫进来报告,说是靖安侯府苏二小姐被苏大小姐所害,目前昏迷不醒。

这侍卫正是凤夙澜派到靖安侯府的,当下凤夙澜就是一记眼刀剜想苏靖安,都是他养的好女儿!

凤夙澜对于皇上,只有一句话,要求严惩凶手,还别有深意的瞧了凤夙痕一眼,意思就是说就算这次大皇子要保住她,那也不行了。

同样的错误,他不会犯第二次!

焦急的就往靖安侯府赶,那节奏可比苏靖安快多了,当下,苏靖安也不坐轿了,就是跑也得跑回去,他也是怒了,苏倾暖怎么能这么闯祸呢?

凤夙痕也跟着去了,他果然还是高估了苏倾暖,让她一不做二不休,手脚要干净,没想到反而被套在圈里了。

说不准这就是苏倾泠下的套儿,对于那个女子,凤夙痕从不曾小觑。

他到底还是要去瞧瞧的,要是苏倾暖供出了他,虽然也有脱身之计,只是他还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的,前些日子名声已经被害一次了,绝对不能单上这行凶的罪名!

其他的人也有想看热闹的,只是热闹到底比不上自己的小命儿,这个时候凑上去不是说明摆着想挨揍吗?

饶是有太多的心思,也只能是过些时候打探,当下是决计不能触碰凤夙澜的逆鳞的,不然怎么死的,怎么残的,都说不清楚。

苏倾泠这次还是很舍得下资本的,做戏做全套,要想让江氏和苏倾暖吃个大亏,不舍得一点儿本钱怎么能成?

碧玉端给她的汤水自然是喝上一点的,她本身就对药材敏感,分量把握得极好,不会出什么大的事情,但是看起来却跟端午那日在皇宫中毒差不多,有些差别也是在细微之处,一般的人怎么能看得出来?

是以,凤夙澜入得她的闺房之后,看到她那毫无血色的脸,瞬间就更是阴沉了,周身的释放出来的寒气足以冻死三尺开外的人。

他质问着绿姝,“本公子让你来保护倾儿,你就是这般保护的?”

绿姝低下头认错,态度良好,不论怎么说,是她没劝住小姐,其实装病有很多方法,未必就得真的喝上两口毒药。这本身对小姐的身体也不好,只是小姐坚持,她作为大丫鬟,只能无条件的服从她的命令。

凤夙澜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横生枝节,没有什么比得上苏倾泠重要,至于碧玉这丫鬟,早已经压在了柴房。

江氏和苏倾暖,倒是没人敢动,毕竟一个是靖安候的夫人,一个是大皇子未来的侧妃,身份算不上顶高,可也不是任何人都能动的,至少那些禁卫军在没有得到指示之前,是不敢乱动的。

凤夙澜当即令下,把后院的女人全部抓起来,江氏和苏倾暖的嫌疑最大,可也不代表其他女人没有嫌疑。

后宅的混乱不是一个男人能熟悉的,只是碰上苏倾泠的事情,凤夙澜也是慎之又慎,宁可错杀,不能放过!

所以这次几位姨娘连带着几位庶出的小姐,都是被连累了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凤夙澜还没有对他们做出处罚,她们相互之间倒是掐起来了,这些日子,江氏算是不得志,苏靖安很少去她房里,每每过去也只是坐上一小会儿,并未行鱼水子欢,多少有些底气不足,毕竟内院之争,男人不参与,但是男人的宠爱是关键。

梅姨娘可就不一样了,最会的就是蛊惑人心那一套儿,偏偏苏靖安也吃这一套儿,毕竟男人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在床上跟死鱼差不多,那还有何乐趣可言?

这感情嘛,自然是越来越近,也就给了梅姨娘底气,能呛上江氏几口,她可会抿着唇笑呢。

毕竟,她向来和江氏不对付,在身份地位上也差一截,以前吃亏也是常事儿,这风水轮流转之后,她日子可是过得舒心啊,连带着苏倾羽在侯府里底气都足了一点儿。

时常跟苏倾暖俩拌上两句也不是不能,毕竟,她心里也有想法不是?她从小就和苏倾暖争,每每被她打压,要说心头没有怨气,那是不可能的,她又不是那种心胸开阔的人。

得知苏倾暖被赐婚为大皇子侧妃之后,心头也活络了起来,她知道,她是没资格成为正妃的,毕竟身份摆在那儿,除非皇城里实在没有贵女愿意嫁给凤夙澜再说,何况丞相府还有一个青梅竹马守候着呢。

其实她想差了,林漪以前是喜欢凤夙痕没错,可是这年头,最易变的就是人心,她为凤夙痕付出了所有的请求,得到的是什么?不过是他的冷漠无情,既然如此,她为何还要付出?

而且冥的出现,真是滋润她心灵的一眼甘泉,少女的心渐渐鲜活起来……

这时候,苏倾暖和苏倾羽自然是相互看不顺眼,似乎那目光中充满了高压电波,甚是感受到了那兹兹生,而梅姨娘怪江氏连累了她,毫不客气的刺上一两句。

江氏是要面子的,平日里被梅氏刺也就算了,还能为她博得一个大度的名声,可是此时此刻,在倾澜园里,众多下人瞧着,这就是**裸的打脸了。

当即反驳了几句,你来我往之下,直接从口舌之争升级为拳打脚踢,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凤夙澜冷眼但看外面的一切,讽刺的笑了笑,可是一看到安静趟在床上的人儿,一动也不动,他心头的怒火就越烧越旺。

里面伺候着的丫鬟都是低着头的,胆子小的都已经自动出了房门,玉竹担心着苏倾泠,这时候反而忽视了凤夙澜的低气压。

凤夙澜心烦意乱,直接把他们都赶了出去,又教人去催绝,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来。

其实是他太心急了,从他发出命令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一刻钟而已,哪里有那么快。

他低头凝视着她的脸蛋儿,修长的手指描过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倾儿,你这次醒来,我真的要惩罚你了,真是太不乖了……”

不是昨晚两人相亲相爱交心之后还承诺了,她不会在让自己担心的,可是看看现在呢,他痛苦得不行,都是因为他的无能才会让倾儿铤而走险,都是因为他……

他痛苦的喃喃自语,一滴眼泪砸在了她的脸蛋儿上,顺着划了下来,苏倾泠翘翘的羽睫颤了颤,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可是凤夙澜眨也不眨眼的盯着,又怎么会瞧错,他惊喜的唤道:“倾儿,你个小骗子!”,骗得他的心跟做过山车似的,一上一下,要是他心脏不好,只怕早死了八次十次的,毕竟苏倾泠太冷整事儿了。

可是苏倾泠半点反应都没有,反复刚才那一幕不过是他看花了眼,凤夙澜不甘心,故意捏捏她的脸蛋儿,皮肤都由白皙变为浅红色了,也没发现任何异常。

凤夙澜心想,难倒真得是他太急切了,看花了眼?

苏倾泠心头怒骂了他无数遍,蠢蛋,不知道姐是装的吗?知道为了搞出像是的效果,她花了多少的心思吗?

这丫的好,上来就准备揭穿他。

苏倾泠也不是故意瞒着他的,毕竟让自己心爱的人担心,她多少还是有些歉疚感的,只是她布置了现在的这一切,就是希望一次性把事情就解决了,不会让任何人搅局。

如果凤夙澜知道她是装的,眉宇间的阴郁一扫二飞,乖乖诶,等会皇上就来了,估计连带着凤夙痕也会来的,毕竟以他那种深沉的心思,还是想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有事儿。

被看穿了可怎么好?到时候可有陷害江氏的嫌疑,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苏倾泠是不会做的。

所以她尽管内疚,可却还没有要醒来的趋势。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三章 筹钱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五章 所谓主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