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拍卖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4458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凤夙轩打开她的手,厌恶的撇了她一眼,可把她刺激的,当下二话不说,举起手就往苏倾暖脸上招呼,苏倾暖也不是吃素的,那十几天的牢狱之灾可不是白过的,她现在算是捡的一条命,还有什么不能豁出去。

她的好表姐,这就受不了了?心理素质真差!虽然她内心也是有些愧疚的,只是这愧疚也来得太浅薄了一些,让她主动从凤夙轩身边离开,几乎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抱上大腿不是?

凤夙轩裆下了江清浅挥过来的手,苏倾暖在他胸膛处蹭蹭,感动的凝望着他,这让凤夙轩的虚荣心很是受用,不过对上江清浅的时候,又换了另外一副面孔,她笑盈盈的道,“这位小姐,您只怕是认错人了呢!”,她顺势捋捋耳边的秀发,风情无限的接着道:“小女子闺名确实唤作暖儿,却不是你口中的苏倾暖,抱歉!”

优雅的欠了欠身,一脸的无辜相,可把江清浅气得要死,“你就是苏轻暖,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真是恬不知耻,在和大皇子有婚约的时候,就和三皇子勾搭上了,狗男女,不要脸!”

江清浅的话冲口而出,都不经过大脑的,凤夙轩的脸色瞬间急转直下,他是一个男人,别人指着鼻子骂,要是不给一点颜色瞧瞧,别人都当他是纸糊的。

苏倾暖的脸色也不甚好,抿了抿唇瓣儿,对凤夙轩道:“爷,咱们进去吧,我想这位小姐是真的认错了人!”

“你别走!”,江清浅抓住她,“怎么,心虚了?怕了?还是死而复生了?”

“三皇子你也好本事,死人也能救活,真是不错啊!”

凤夙轩阴狠的看着她,“休得在这里胡言乱语!你若是不知道规矩,本皇子不介意教教你!”

见他作势要教训自己的女儿,赵氏赶忙扑了上来,嘴里连连告罪,其实这一幕也就是电石火花之间的事儿,赵氏还是没来得及阻止,江清浅瞬间被打蒙了。

凤夙轩再一次在民众面前刷新了他狠戾的新高度,人都是同情弱者的,瞬间不少心善的觉得这江二小姐真可怜,被小三儿当众呛话也就算了,未婚夫不但不维护,还帮着小三儿,这还没嫁过去呢,已经这么可怜了,若是嫁过去了,那日子可还怎么过?

这女人啊,一生的盼头不就是找个好男人嫁了吗?如今三皇子这德行,就算没人明着感受,暗中垢语的并不少,只是这皇家的亲事,是那么好退的吗?而且,这还是皇上亲自赐婚的!

“这次看在夫人的份儿上,暂且饶了你,江清浅,别乱多事儿,不然没你好果子吃!”,他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威胁,露出了恶魔般的獠牙。

苏倾暖乖顺的依偎着她,啄了啄怀里的红唇,还是这种懂事的舒心得多。

江清浅也不怕她,她固执道:“凤夙轩,你敢做还怕说吗?你到底把我至于何地?把国公府置于何地?”

凤夙轩嗤笑一声,不屑的说道,“国公府?好大的架子,本皇子还真不怕!再说了,你江清浅代表的了国公府吗?”

“你!……”

“浅儿!”,赵氏呵斥着她,扯着她衣袖走到旁边,刚要开口,另外有一女子出现,一袭白色的长裙,薄施粉黛,清清冷冷的样子,高贵淡雅,她福了福身:“三皇子有礼了”

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小姐,越国公的心肝儿肉,凤夙轩还是得收敛几分的,他道:“江大小姐不必客气!”

她淡淡一笑,带着沁人的温柔,说话不强势却不由得人反驳,她道:“我这妹子自然代表不了国公府,但是,却也不是能随意欺凌的!”

凤夙轩挑眉,他记得江家姐妹间的关系貌似不是那么好吧!江清浅也不做解释,只是说了句,“冤家宜解不宜结,三皇子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有人堵着门口,更多的人进不去,苏倾泠拍冥过来瞧瞧,到底发生了何时,得知是苏倾暖和江清浅二人当众撕逼打脸,她挑眉寻思着,这两人不像是这么没脑子的人啊。

不管怎样,先让冥去处理了再说,后来又丫鬟过来禀告了来龙去脉,苏倾泠可算是知道了,感情这表姐妹俩为了一渣男反目成仇了啊。

这个时候她还不至于落井下石,因为她觉得这样就挺有意思的,想必,不久之后,三皇子的后院就热闹了。

李思和静仪郡主也鄙视不已,想着小家子气就是上不得台面!

这边,冥还没有出手,凤夙轩就收手了,他愿意给江清月一个面子!只是侧身剜江清浅的那一眼,寒冷彻骨,让人不自觉的有种被野兽盯住的感觉。

他揽着苏倾暖率先进了去,其余人见热闹没了,也都散了,很快,春闺阁门口就只剩下国公府一家。

江清浅不识抬举的责怪着她姐,“江清月,你少咸吃萝卜淡操心了!”,赵氏赶紧扯她袖子不要乱说,我的小祖宗诶,你是真的被刺激着没脑子了吗?什么话不经过考虑都敢乱说的。

江清月是真正的名门贵女,就算心头极度不屑,面子上也不会外露一分,而且从来不会在别人背后说是非,只淡淡的告诫了她一句话,“江清浅,我也并不想管你,只是一笔写不出两个江字,看着同宗的情谊上而已,既然你不领情,下次我不开口就是了!”,真当她有多想开口呢?

要不是为了越国公府的名声,她还真想避在边上等着人群散了才出来。真为了姐妹感情,貌似还没有好到那个程度。

江清浅并不领情,事实上江清月的开口更让她难堪,她提着裙摆迅速离开,赵氏倒是懂规矩的道了谢。

江清月点了点头,表示接受,顺便提点着她,“二妹是个倔强的,婶婶还需好生提醒她,毕竟那是皇子,容不得我们半点不敬!”

尽管越国公府已经位极人臣,却不得不谨小慎微,绝对不能越过君臣这雷池。

赵氏福了福,再次感谢江清月的好意,直到外面只剩下她和丫鬟两人,才悠然抬步。

“小姐,二小姐平日里那么过分,您今日为何还要帮她解围呢?”

江清月浅淡的笑着,如迷人的兰花,她道:“傻丫头,我自有我的道理,赶紧进去吧!”,对于这场拍卖会,她也好奇着呢。

小丫鬟双眼迷茫,还是理解不了,只觉得小姐就是小姐,比起她可聪明多了,也不再乱想,跟了上去。

江清月入场的时候,绿姝已经在拍卖台上说起了开场白,经过苏倾泠的训练,说得有声有色的。

她没有打扰任何人,安静了上了自己的包间,等到她坐下,有婢女过来上茶点和水果,轻啜一口,甘甜清冽,果然不错!

那是当然的,这七皇子府上提供的能有次货吗?

此刻楼下拍卖着第一套美容产品,少女青春系列,绿姝不废话,甚至没有多做讲解,她只淡定的说了一句,“此套装乃静仪郡主所用的那套,效果什么不用多说,也不废话,起拍价一万两白银!”

简单粗暴有效,没有所谓的煽情片段,那些贵族小姐一时间都不出声了,到时让苏倾泠有些为难,难道她要加太高了?

不会吧,万两白银对平民来说自然是天文数字,只是对于这些贵族来说,无疑是九牛一毛,就是买一副好的头面,只怕都不知如此。

苏倾泠想,还好她早有准备,安排了托儿在底下叫价,只是这托儿还没有得到苏倾泠暗示的信号,江清月清冷的开口,“我出一万一千两!”

第一个人开口了,场面就冷清不起来了,刚才确实是被一万两的要价震懵了,只是一想到静仪郡主的改变,瞬间觉得这一万两的要价真心不多,十万两都是值得!

瞬间热火朝天的竞起价来,江清月没有再开口,她刚才不过是想给苏倾泠解围,毕竟她对她的印象真不错。

苏倾泠也接受她的好意,两人的位置相对,开着小窗户能隐隐看到对方,遥举一杯清茶,以示感激。

两人心照不宣,静静的瞧着下面热火朝天的竞争画面。

价格一路飙升至一万八千两了,这个价格是微雨公主叫出来的,并且爆出了自己的名号,意思就是,小样儿,你们这些人最好不要和她竞争,不然的话,呵呵……

威胁的意味明显!

苏倾泠其实对于一万八千两这价格还算满意,毕竟这才第一轮,越到后面,竞争越激烈,今日突破一百万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但是,她就是瞧不惯微雨公主那仗势欺人的姿态!

“我出两万两!”,苏倾泠在雅间出声,李思和静仪郡主都知道好友的意思,乐得在边上看戏。

微雨公主往上一瞧,只瞧见一白色的身影,窗帘挡住了脸,只留下一截白皙的脖子和稍尖的下巴,不用看全身就知道这是一个美人儿,还是很美的那种……

“两万一千两!”,微雨公主报价,还挑衅的瞪着她,看看谁比较有钱。

苏倾泠也不恼,反正对于这种没脑子的女人,让她多出点血才好是,说不准会让她脑子清醒些!

“两万五千两!”,苏倾泠淡淡的开口。

“你……本公主出三万两!”

苏倾泠想起,曾经在哪本书上见过一经典的打脸桥段,打算学以致用,戏谑的道:“三万两再加一个铜板!”

这可不得了,加一千两和一个铜板的性质完全不一样,这就是羞辱,微雨公主怎么受得了,瞬间暴跳如雷,幸好她在雅间,才没让别人瞧见她的失态。

她恶狠狠的瞪着声音来源的方向,气呼呼的不经思考道:“三万五千两!”

苏倾泠依旧笑嘻嘻的加了两个铜板,“三万五千两加两个铜板!”

微雨公主嚯的一声从位置上站起来,趴在窗口上想要瞧得仔细一点儿,可惜对方除了叫价,多余的话一句都没说。

倒是李思和静仪郡主心头忐忑,因为微雨公主迟迟没有追价,有些担忧,“泠儿,你就不怕她不加价吗?”

苏倾泠自信一笑,“怕什么?她会加价的!再说了,就算不加价,我们损失的不过也是成本的五百两而已!”

五百两,她们去一家上档次的酒楼吃一次饭也就没有了。

两人听了是这个理儿,也就不瞎操心了。

微雨公主还欲叫价,凤夙临劝解她,不过才第一套而已,接下来还有,何必为小事儿置气。

男人的心胸比起女人来就是要广阔些,就算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

微雨公主很是委屈,她对凤夙临说道,“九哥,我咽不下这口气!”

她大声的继续报价,“本公主出五万两!”,还挑衅似的问道:“可还有人追价!”

她就是故意的,她刺激那人追价,然后她脱手,这样能坑上那人一把,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只是苏倾泠似乎能窥破他内心一般,说道:“公主既然有势在必得的决心,我再抬价岂非是我的不是了?姑娘我愿意成全公主的爱美之心!退出竞争!”

“泠儿,你太坏了……”,两女调侃着。

苏倾泠自鸣得意,“本姑娘也这么觉得!”,两人卧倒,果然刷新了无耻新高度啊。

微雨公主此刻已经气得半死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说的就是她,绿姝一锤定音,第一场拍卖品归微雨公主所得,大家鼓掌。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九章 翻脸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一章 收获颇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