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伏杀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219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苏倾泠交代好家里的事情,把玉竹和秦嬷嬷都留下了,让她们好生照顾倾尘,若是后院儿的女人敢来挑刺儿,直接放狗咬她们,或者打出去也行!

玉竹听闻小姐要去北边,当下就急了,鼻头一抽一抽的,那里兵荒马乱的,哪里是她一个娇弱的姑娘能去的,磕着蹭着一点儿皮儿,她都会心疼得要死,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苏倾泠见她着急的流泪,心下感动,反而笑着劝她,说是没事儿的,绿姝和冥都会跟着去的,不会有危险!

可是玉竹还是有些不放心,吵嚷着她也要去,苏倾泠自然不同意,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她劝住了。小丫头自己不能去,就只能拜托绿姝尽心尽力一点儿,把小姐生活上的一些细节都告诉了她,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大串儿,绿姝都一一记在了心头。

苏倾泠很想告诉这单纯的孩子,她不是去享福的,只是看着这丫头的一片赤诚之心,到底不忍心拂了,也就随了她去。

倒是秦嬷嬷,难得的红了眼圈儿,她多少还是镇定些,对于小姐的决定,她从来不置喙,遵从就好,只是再三的叮嘱着她:“小姐,这外边可比不得家里,你好生保重着自己!家里你放心,老奴会照顾好小少爷的!”

有了她这句保障,苏倾泠心头才踏实了一些,毕竟小不点儿还小,没人照看怎么能行?侯府里的人她都信不过,包括她那便宜老爹。若是有人使坏,说不准会暗中吃一些亏,但是有秦嬷嬷的照看就不一样了,宫里出来的老嬷嬷,没些手段心机怎么能成?

安排好家里之后,第二日四人早早的就出发了,他们前脚一走,凤夙痕和凤夙临差不多同一时刻得到了消息,别以为只有凤夙痕一个聪明人,能与他旗鼓相当的,难倒会是傻子吗?光凭皇后和刘家,那是肯定不行的!

毕竟后宫不能参政,这顶大帽子,皇后可不敢让人扣下来,至于刘家,在朝堂上说得上话,但是要说势力极大只手遮天什么的还差得远。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要是凤夙痕没有成功,他在后面补一刀就是,别以为天下人就凤夙痕一个聪明人,捡漏?他也会!而且玩儿得极为熟练!

对于这件事情,林正一直是持反对意见的,他劝谏了凤夙痕很多次,让他放弃这个法子,博得皇上的欢心,政见上突出些才是稳妥的法子。

毕竟没有哪个当爹的愿意看到兄弟阋墙,而且凤夙澜还是皇上最宝贝的儿子!

本来就是一病秧子,皇位如何都落不到他头上,把心思放到他身上,纯属浪费,凤夙痕解释说,或许他有了解毒的法子,那他就是威胁了。

林正又说,如果能有解毒的法子,那么破坏这个法子才是上策,比起最低级的袭杀,至少要好得多,可是这次凤夙痕怎么也听不进去。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可是他不得不承认,他就是嫉妒凤夙澜,嫉妒他得宠!恨不得他马上就死!

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男人,哪怕他平日里再清醒,此刻也别指望他做事儿有章法,林正对于他的不听劝解,有些心灰意冷。

曾经亲近的祖孙俩,关系不似往日那么融洽了,偏偏凤夙痕还要作死。

大部分男人都以为,联姻是修补关系的最好方式,林漪喜欢他,那么他娶林漪,定能消除外公对于他的那些微末意见。

可是此一时彼一时,林漪从前喜欢他,现在未必喜欢,小姑娘在端午宴上被羞辱得还不够惨吗?稍微有些自尊心的,都容不得别人那么打脸。

当时没有发作,一是因为林家的家教好,其二是看在从小的情谊上面,可是他此刻提出要娶林漪,这算什么?

施舍还是交易?!

林漪听闻的时候,心真真儿是凉透了,她早知道自己在表哥心头没有分量,却也没想过,薄得原来可以随意利用随意交易。

林正对他也真心失望了,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不能伤害林漪两次,自家的孙女儿自家疼!义正言辞的拒绝了凤夙痕的请求。

见这条路行不通,他只好直接对上林漪,小姑娘的心总是莫名的要软些,可是对于不要脸的男人,凭什么呢?

林漪没有像往常那么兴奋,脸色始终是淡淡的,没有了以往的热情。

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林漪想,她真的放下了,现在对着凤夙痕,可以平淡的瞧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的羞涩,也没有过往的心酸,似乎过去的那些年,就如过往的云烟,淡了也就散了。

只是此刻在脑海中浮现出那精壮的黑衣男人,她浅浅的笑着,浮现出两只小小的梨涡,摸了摸头上那只淡淡的珍珠钗,那是冥送她的第一样礼物,真好!

凤夙痕借着以往的事情牵动过往的回忆,可是林漪始终不答话,或者说懒得跟他搭话,有的错误犯过一次就可以了,那叫单纯,可若犯了两次,那就只剩下一个字——蠢!

她并不是那种拎不清的人,知道什么才是自己该抓住的!

等到凤夙痕说得口干舌燥只是,她也只是叫落儿给他添了一杯茶,待到他自己说得都没有意思的时候,林漪才淡淡的开口,她只说了四个字,“覆水难收!”

凤夙痕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觉得真不可思议,难倒这就是报应?他虽然这次同样不是多真心想要娶林漪的,只是听到她直白的讲了出来,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

再无脸面呆在这里,礼貌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就匆匆离开了丞相府!

林漪看着那慌乱而又有些浮躁的脚步,没来由的叹了口气,怨得了谁呢?缘分这种事,说不清道不明,他们俩或许就是无缘无分的那种吧,因为从来没有过真心!

落儿听她叹气,以为又勾起了她的伤心往事,略带紧张的开口,“小姐,你没事吧……”

林漪淡淡的一笑,“我能有什么事儿?只是发现以往太执着了!”

林老夫人匆匆而来,听清楚自家孙女儿的感叹,才放下了心,刚才还真怕她拎不清,痕儿那孩子,就算是她外孙,她还是得公平的说一句,真的不是良人。

“回吧!”

老妇人没有惊动屋里的人,依着原路返回了,脸上的笑容彰显出她比来时轻松……

林漪瞧了瞧外面温暖的阳光,撇着那在阳光下绽放的花朵,心情颇好,她想,出去走走,和过去的一段经历正式来个告别。

今日,她格外的轻松,原来,卸下感情的担子,才能无所忌惮的去放肆想念一个人,她双手搁在胸前,在心头默念,“冥,我很好……”

那边,在路上赶路的某个汉子,似乎有心灵感应一边,胸口一暖,难得的露出了一个微笑,他想,等到这件事解决之后,差不多应该能正大光明的站在人前了,不再以暗卫的身份出现,他的女人,他会以最大的诚意求娶。

这就是他和凤夙痕的不同,自己的女人自己都不疼,那还是男人吗?

扬了扬手中的马鞭,一阵尘土飞扬……

突然的加速,马车也跟着颠了一些,苏倾泠靠着假寐,不舒服的睁开了眼来,绿姝掀开厚重的帘子,问道:“怎么了?”

冥有些脸红有些尴尬,难道说他刚才想女人想激动了,然后手一抖吗?

那还不铁定得被笑死,敛下心中所想,答道:“没什么,刚才不注意,颠在了石头上!”

苏倾泠心头总隐隐有些不安,说不出来为什么,可是她的第六感一向强烈,清澈的眸子里泛着冷清,她吩咐着绿姝,“小心些!”

绿姝其实不用她吩咐,也知道小心些,毕竟在刀口上讨日子的人,若是不细心,随时都会变成亡魂,而她不仅没死,反而活得好好的,自然有一套自己的本领。

她安抚着苏倾泠,“小姐放心,奴婢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会保护好您!”,她真诚的说道。

苏倾泠于她,不是单单只是小姐而已,凤夙澜曾经给她的,是生命!因为他救过她,却让她做了杀手!而苏倾泠给她的,是尊严!让她堂堂正正的活在这个世上,哪怕时间不长,可总归是干净的日子,和没名没姓的在黑暗里浑噩一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生活!

她感激凤夙澜,可是更感谢苏倾泠!

因为后者才是让她真正的重生!

苏倾泠了解她的心意,她勉强笑了笑,“哪有这么严重,不是还有冥吗?毒老头儿走得也不远,我要是死了,他可就没弟子了,放心好了!”

只是心头那不安越来越的强烈,可是偏偏离开的这两天,半点屁事儿都没发生,更别说有小流氓看她美貌上前调戏两句的,可是没有问题,本身就是最大的问题。

绿姝被这么一提,心头不仅没有放松,更是警惕性大增,小姐虽然不会武,可是警觉性却异常的强烈,她说会有事儿发生,十有**都会。

只是这次,她真希望是错误的!

她这条命折损了没什么,反正多活一天都是赚的,但是小姐不一样,她还有大把的好日子在后头,还没有和前主子成亲,还没有生宝宝……

啪啪啪,绿姝拍打了自己脸蛋儿两下,都在胡想些什么,都是还没有发生的问题,真是混账!自己居然想着小姐去死?

苏倾泠拉住她作乱的手,轻声呵斥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绿姝有些讪讪然,不自然的答道:“有些犯困,醒醒瞌睡!”

她又掀起帘子,半个身子伸了出去,对冥小声说道,“注意些,我心头总感觉不对!”

冥早已经收起了嬉笑的脸色,一路上过来,他也发现了不同,安静的太不合乎于寻常,就算这里是荒郊野外,没有多少人家,可这临近中午的,总该有人煮饭,可是从远及近没有看到哪家屋子有袅袅的轻烟升起,甚至连虫鸣鸟叫都没有了,诡异莫测!

反常即有妖,冥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毕竟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位身娇肉贵的娇小姐!

他放下了手中的马鞭,慢悠悠的赶着,实则六觉都放大到极限,手不知何时捂上的剑柄,若是一个不对,也好做出应对!

马车蜿蜒进入了峡谷口,冥往前看了看,两边都是高山,多余的小路都没有一条,这里是太好的伏杀地点,由不得他不仔细!

当下对绿姝说道:“都中午了,我去找些吃的来!”,实则他们还带着干粮,这么说也不过是不想引起苏倾泠的恐慌。

绿姝只他心意,只说让他快去快回,她照看着小姐。

“小姐,要不先吃点干粮垫垫肚子?”,绿姝解开包袱,里面还装着一些精致的小点心,是玉竹做的,当时还说多做点,怕小姐路上饿着了。

苏倾泠其实没什么胃口,只是她不忍拂了绿姝的心意,依着她拿着一块儿,轻轻咬上一口,本是口齿留香的糕点,现在却味同嚼蜡,随意吃了点,不肯再吃。

她淡淡的道:“你吃些吧,补充体力!”,她自己又阖起目来。

心头想着,毒老头儿走到了哪里?凤夙痕有没有派其他人去截杀阿澜?

满脑子都是在担心这些,哪里还有胃口,再加上两日来的疲倦,整个人精神差极了。

绿姝心疼她,可是也没有办法,毕竟苏倾泠从来没吃过这样的苦,就是在静水山庄过得再艰难的日子,也比这两日好!

而且她不仅仅是身体的疲惫,心头的压力更甚,她从来没有说出口过,她担心凤夙澜很担心!就如她从来没有说过,她爱凤夙澜!

总以为心头是淡淡的喜欢,怎么会是爱呢?她这么薄情的女人,会爱吗?能给凤夙澜一丁点儿回应,这已经是她做出的最大努力!

可是直到他离开,她才发现,凤夙澜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温热了她的心,没没有时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可是等到他离开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

不管是他撒娇也好,卖萌也好,霸道也好,无赖也好,他怎样都好!

得知他有危险的那刻开始,她的心就一直提着,明知道他身边有无数暗卫,明知道狡诈如白狐狸也跟随着,可是担忧的心从来没有停止过。

她想,这样的感情,比起淡淡的喜欢要来得深刻,如果这就是爱,那么她会承认,她爱他,很爱!

阿澜,当我穿越过天启大半的领土,来到你身边的时候,你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苏倾泠还没来得及从遐想中回过神来,危险就渐渐靠近……

原本埋伏在峡谷中段的杀手等得没有多少耐心,冥又过去查看,领头的阡陌二人心想,大概不好,以冥的功夫,就算不能完全发现他们的埋伏,多少也会看出些不对。

与其被动的被发现不如主动的跳出来,吸引开他的注意力,剩下的人直接包抄过去,这样一来,把冥和绿姝分开,他们这么一大群杀手,要是连个女人都搞不定,也不需要回去见凤夙痕了,直接自刎谢罪!

计划得很好,也诚如他们说想,冥发现了他们之后,却没有多做纠缠,现在最要紧的就是返回至峡谷口,然后带领苏倾泠逃命。

他知道,苏倾泠落到这些人手里,最终的下场无外乎两种,一种是直接杀了,另外一种是用她威胁爷。

无论是那种,都不是他能接受的!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宰谁?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抓(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