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救兵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196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苏倾泠这边,对于阡陌要他们连夜赶路颇有微词,她吩咐冥,找个机会赶紧溜掉,集合了大队人马再来救她,别做无用的挣扎。

冥不再坚持守在她身边,毕竟苏倾泠说得也有道理,对她点了点头,交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再次出手,这次只为自己离开,目标明确就简单得多,再加上夜色黑暗,防御虽然严密,但是阡陌不可能时时刻刻主意到他,有心换无心之下,冥付出一定的代价,还是顺利逃脱了。

他半刻也不敢停留,立马前去搬救兵。

毕竟苏倾泠多被扣留一刻,危险就多了一分。

陌性子急,见冥成功逃脱,无疑于他来说就是耻辱,上来就呵斥那些侍卫是饭桶,又警告苏倾泠识趣儿一点儿,阡让他别多生事端,只要苏倾泠还在他们手上,跑了一个冥算什么。

苏倾泠很识时务的没有辩驳,她可不想成为炮灰,呛人也是得分场合的,她舒服的躺在马车里,绿姝很着急,苏倾泠告诉她,着急是没用的,还不如保持着体力,万一有人来救她,尽量减少他们的拖累。

不知是苏倾泠真有穿越大神眷顾,还是说运气好得爆表,在他们出了峡谷,赶了个二三十里的路程的时候,还真让冥遇上了救兵。

“四爷,苏小姐被抓了,请您赶紧去救她?”,冥简单扼要的求救。

原来冥遇上的是正从南庭赶回来的凤夙晗,身边依旧跟着灵素美人儿。

凤夙晗本来是去南庭找紫灵神水的,说实在的那是啥玩意儿,他压根儿就不知道,他来这里,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灵素作为南庭公主,知道的其实比他多不了多少,只知道那不仅仅是种灵药,更是南庭的国宝。

如果凤夙晗打它的主意,敢去偷或者抢,绝对会没命的,灵素喜欢他,是真心实意,自然要阻止,她可不想年纪轻轻的就做寡妇,虽然凤夙晗并没有答应娶她。

她很自觉的缠了上来,一方面打着培养感情的旗号,一方面阻止他盗窃或抢劫。

凤夙晗本来就头痛这个女人,武功不差,跟牛皮糖似的,甩不掉杀不得,很是忧心,可是更忧心的还在后头。

他虽然人在江湖,可到底是天启的皇子,人脉渠道都是有的,放在小七跟前的更是不少,很快得到了天启北方战争的消息,小七作为主帅出征。

而且,另外一条消息还说,凤夙痕和凤夙临的太子之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不管出于何种目的,凤夙晗都非回国不可,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立马决定离开南庭,因为他隐隐的知道,这次战争的背后,貌似还有南庭的影子,不出意外,南庭会乘火打劫一番。

他不能容忍小七有危险,所以必须回来,和他通过信之后,得知他无碍,才稍微放心了些,知道有白狐狸跟着,才稍稍放心些,其他不说,白狐狸的功夫还是很高的。天下间能超过他的,单只手都数得过来,只是大部分人不知道罢了。

凤夙澜信上告诉他,赶紧回京城,保护苏倾泠,他怕皇位之争,有人不开眼的用苏倾泠做棋子,虽然留下了冥来保护,应当可以应一应急。

哪知苏倾泠折腾出一个拍卖会徒生变故,幽冥宫的人出动了十之**,现在苏倾泠的身边空虚得就是个壳子。

就如他预料一般,凤夙痕出手了,而且直接就是对苏倾泠出手。

凤夙晗听冥说完异常的愤怒,丫的,小七才托付他,凤夙痕就打他的脸,当他的面子是纸糊的吗?

愤怒之下的汉子,压根儿就没想到,其实凤夙痕的计划貌似更在之前,自己的出现,才是凤夙痕的异变。

立马,凤夙晗召集人手,先尾随上去,等到人到齐了,再狠狠的给凤夙痕一个教训,丫的,让他生坏心眼!

毒手药王紧赶慢赶的赶上了,他没有和冥他们碰上面,直接找上了阡陌他们,对于欺负自己徒弟的人,出手压根儿就不留情。

他的武功并不高,但是架不住人家轻功厉害,毒术厉害,在阡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毒倒了一大片。

可是他自己也有一个硬伤,那就是实打实的武功不算高,至少和阡陌硬碰硬完全没有胜算,好歹他们还顾忌自己的毒药,才没有不要命的扑上来。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是毒手药王感觉悲催了,没法子,高品质毒药不要命的撒,心疼什么的都顾不上了,他此刻出手,就意味着正式和凤夙痕翻脸,连他妈的面子都不顾及了。

绿姝见有人来救她们,也赶紧出手配合,两人在圈子的中心,毒手阎王也给了她一些毒药,虽然这丫头下毒功夫没有特别训练过,但是武功高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她和阡都有一拼之力,更何况其他的小喽啰。

死在她剑下的亡魂不少,她赶紧跳上马车,驾车疾奔,让苏倾泠自己照顾好自己。

毒手药王断后,阡陌见苏倾泠被人救走,心下着急,反正回去也是死路一条,不要命的拼了,老头儿突然感觉压力大增,身上的口子也渐渐多了。

要不是他疗伤圣药多,再加上轻功极高,早就玩儿完蛋了,马车离开的速度不算快,对于这些武功高手来说,别看绿姝驾着车在跑,毒手药王在断后,实际上,他们就没有逃脱阡陌的追杀。

而且人家人数多,可以轮番休息,而自己这边,只能靠毅力支撑,明显不是长久之计,毒老头儿气急败坏的骂着,“蠢丫头,平日里不是可聪明了吗?关键时刻掉链子,怎么不放毒毒死他们?”

苏倾泠翻了翻白眼,很是无辜,她说道,“师傅,您老还是赶紧从车顶下来休息会儿!”,自己头顶有个人,她多少有些不舒服的。

毒老头儿见来人还有一段距离,也就依了她的话,进来就破口大骂,“平日里不是只许冰雪聪明吗?不是说自己的药天下无敌吗?关键时刻还得老头子我出手,被几个蝼蚁给抓住,你可真给我神医谷涨面子啊!”

绿姝在外头听得发毛,居然还有人敢这么凶小姐?苏倾泠掏了掏耳朵,有些歉意的道:“我这不是没武功吗?再说了,下午我下药了,就是不知怎么的没有效果!”

“下的什么毒?”

苏倾泠掏出瓶子来看,面色一黑,她就说,自己是医学天才,怎么会失败,感情是下午自己紧张掏错了药瓶,软筋香和软金香只有一字之差,一个是毒药,一个是给姑娘用的香料,两者区别之大,自己居然搞混了,真是太不应该了。

这种乌龙的事情,她肯定不会说,沉默低着头仍有老头子训斥,毒手药王大概也猜出她干了什么蠢事儿,点了点她的额头,“蠢丫头,下次仔细点,免得搭上自己也误了别人的性命!”

苏倾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过来搂住毒手药王的脖子,哭得惨极了。

她哽咽道:“师父,我错了……”

真的,这一刻她清楚的认识到,骄傲什么的,跟生命比起来,一文不值!老头子能抛下生命来救她,就这一份情,值得她铭记心里!

毒手药王有些无措,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半响才试探着拍着她的背,僵硬的安慰着,“好了好了,师傅来了,他们不敢欺负你了……”

心头想着,到底还是小丫头,只怕今日这阵仗还是吓着她了,苏倾泠哭的够了,脑袋离开了他的肩头,有些嫌弃的道:“师傅,臭……”

真是的,刚才怎么就一时激动扑上去了呢?

看她那嫌弃的表情,毒手药王刚才软下来的心,瞬间摔成一瓣一瓣儿的,嘴里骂骂咧咧道:“死丫头,敢嫌弃老头子我了?”

里面闹腾了一会儿,师徒之间的感情迅速升温,苏倾泠觉得,有这么一个老头子师傅宠着,其实还不错,她浅浅的笑着,让毒手药王心头有些发毛,这丫头何时对他这么温柔过?

外头的杀手越来越近,绿姝边往后瞧边抽马屁股,可是人力有穷时,马也一样,马儿今日还没吃过什么草料,又跑了这么远的路,早没有力气了。

后方一杀手暗器飞过来,快准狠的扎在了马后退上,马儿嘶鸣长叫,一个趔趄,车厢颠了颠,杀手彻底的追了上来。

毒手药王跳出车厢,把苏倾泠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那些杀手,心头也暗暗着急,以他的功夫,着实不容易护她周全,可谓是骑虎难下。

阡陌不想直接和他对上,毕竟这毒老头儿毒术太厉害,拿下他的代价太大,不是付不起,而是没必要。

“毒手药王,别忘了你答应主子的事情!”

毒手药王嗤笑,答应什么了?他老头子虽说一生都没有耍赖过,但是凡事都有先例不是?为了宝贝徒弟,名声算个屁!

“老夫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这些小辈来管,今儿个就把话撂在这里,这丫头是我的徒弟,如果你们敢伤她一根汗毛,我毒医谷必然和你们势不两立!”

阡的眼神更冷了,既然如此,那么也不需要顾忌毒手药王,一起拿下就是了,死人才是最安全的,到时候就算毒医谷有人来查,查什么?死无对证而已!

下了决定,也就不磨叽,阡一声令下,格杀勿论!

虽然活着的苏倾泠作用要大些,但是如果跑了呢?还不如杀死,至少也算是给主子一个交代!

毒手药王没想到他们还真的敢,按他的想法,这群人多少还是顾忌一下自己的身份,毕竟万一自己逃脱了,那就是不死不休,于凤夙痕来说,绝对是得不偿失。

这个叫阡的家伙,果真有魄力,倒是弄得他现在不好处理,自己一个人走倒是可以,但是小丫头怎么办?

没办法了,谁叫自己真看这丫头顺眼呢?咬了咬牙,大不了一拼就是,他都活了大半辈子,死了也不亏,只是这些既然想留下他的人,那么一个也别想走!

“丫头,快些走!”

毒手药王头也不回的吩咐,绿姝拉起苏倾泠往边角处窜,有杀手想过来拦截,老头儿完全是以不要命的方式打架。

阡陌没想到他这么能豁的出去,脸色变了变,要命和不要命的打法完全是两种,那些杀手稍微触碰倒他身上,哪里碰了哪里颜色就开始变化,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溃烂。

当然他自己的脸色也在青紫之间变幻,要伤敌,先伤己,毒手药王是以自己作为媒介施毒,现在距离他十丈之内都是剧毒圈子,阡陌就是有心想要去追赶,也得看对手让不让。

苏倾泠强忍着悲伤,她知道素手药王是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以换取她的一线生机,水雾模糊了眼睛,可是她却强忍着不让它留下来,她跪在地上给他匆匆的磕了一个头,大声说道:“师傅,您保重!”,如果您老有个万一弟子一定带领毒医谷扫平大皇子府,为您陪葬!

毒手药王很是满足,他笑了笑,下手更是凌厉。

绿姝拉着苏倾泠头也不回的飞奔,她化悲愤为动力,不要命的奔跑,其实跑到了哪儿,她自己也不知道,只是胸口处聚集着一股难以言明的悲伤。

时间越过越久,没有一个杀手追上来,意味着她们越来越安全,可是却意味着毒手药王牺牲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苏倾泠跑得累了,蹲在一块大石头旁,捂着脸呜咽哭出声来,都是她没用,都是她连累了老头儿,都是她……

绿姝陪在她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让她靠在自己的箭头上,等着她哭累了哭够了,才道:“小姐,咱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别让……”,老头子白白的牺牲……

另外一边,冥带领着凤夙晗去了峡谷口,一路上穷追猛赶,好歹追上了,毒手药王此刻已经算是穷途末路,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好的,这还不是关键,每一道口子流出来的血都是深黑色的,说明毒素已经深入脏腑,如果不在短时间内解毒,必死无疑。

而阡陌也看透了这一点,他们打算耗死毒手药王,硬拼是下策,相信两个女人也跑不了多远,其中一个还没有武功,等这老头儿死翘翘了,广泛搜索,就不相信找不到。

可惜他们的运气差了点,或者说苏倾泠的运气逆天了一点儿,冥和凤夙晗及时赶来了,不仅仅是他们俩,还有凤夙晗的手下,从各个方向汇集。

毒手药王已经喊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朝着冥的方向瞟了一眼,那意思很明显,冥二话不说就上去帮忙,凤夙晗淡淡的吐槽了一句,“蠢蛋!”,不知骂的是毒手药王还是冥。

他轻轻招了招手,自然有人为他效命,自个儿在边上悠闲的坐着,当然还是有不识时务的提刀砍过来,他总是猛的一脚踹过去,人就像皮球一般飞了出去。

他撇了撇嘴,真没成就感。

倒是灵素左右环顾着,怎么没瞧见苏倾泠?她扯了扯凤夙晗的袖子,提醒着他,“没看到泠儿!”

凤夙晗漫不经心的眸子一凛,才发现他要救的正主儿不在,当下命令道,“速战速决!”

他自己也加入了战斗圈子,砍瓜切菜一般,往往敌人还没近他的身,就不知怎么的身首异处了。

战局呈一面倒的趋势,除开阡陌还在苦苦支撑,其余的黑衣人大部分倒地了,除开真死的,偶尔也有一两个昏迷没死的,凤夙晗的人才不管你死还是没死,都补上一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抓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相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