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相见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5240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阡陌最终也被拿下了,阡倒是想宁死不屈的自杀,可是也得敌人给他这个机会,不仅夺了手中的刀,口腔里藏的毒丸儿什么的也被清理了。

至于陌,他死死的瞪着凤夙晗,呸的一声,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在地上,那表情相当的不屑,凤夙晗本不想鸟他的,只是他这表情太让他厌恶了。

当下就是一巴掌过去,陌癫狂的笑了起来,倔强又不服输,凤夙晗也是拧性子的人,你拽是吧,爷比你更拽,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抽过去,反正疼的不是他。

后来,就算他想求饶也不给他机会,直到他的脸肿成了包子,心情才畅快了些。

毒手药王在战斗结束的时候,已经进入昏迷状态了,冥把他放在平地上,探了探脉搏和鼻息,赶忙叫唤道:“四爷,毒手药王快不行了!”

凤夙晗挑了挑眼角,不行就不行了呗,关他毛线事儿?自己没出手抽他丫的都是好的!

冥告诉他,毒手药王是苏倾泠的师傅,定是救她才这样的,还是请他出手相救。

他只是瞥了一眼,“我又不会解毒,能有什么办法?”

灵素美人儿睨了他一眼,傲娇个什么劲儿啊,她打着圆场,“这样,先找人把他抬着上路,一边想办法一边解毒!”

冥想了想,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掏出苏倾泠给他的解毒丸儿,也不管有用没用,一股脑儿的喂了进去。

他再次放出了幽冥宫的信号,希望绿姝瞧见了能主动来找他,这黑灯瞎火的,找人确实不方便,就算凤夙晗的手下分开了去找,也不一定保证早得到。

绿姝确实瞧见了信号,但是她又不敢保证那边没有危险,纠结得要死,苏倾泠却道:“带我过去!”

“小姐!”,绿姝还想开口劝解,苏倾泠却一脸的固执,不知她心头在想什么。

绿姝没有办法,只能依了她,带着苏倾泠谨慎的往回走,一路上跌跌撞撞,边躲边藏,直到看到拿着火把的那人是她熟悉的冥,她才敢开口唤道:“我们在这里!”

听到声音,冥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凤夙晗瞧见了那娇小的身影,眸子明亮了些,以为放下了,哪里知道原来还是有悸动的。

灵素美人儿主意这他的变化,抿了抿唇,心头有些吃味儿,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凤夙晗心中似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临了,却如梗在喉头,一个字也憋不出来,最终只是化作淡淡的一句问候,“你……好吗?”

苏倾泠的脸蛋儿都是花的,她咧嘴笑了笑,应了句,“我很好!”

冥见事不对,赶紧上前插话,“小姐,您还是先瞧瞧毒手药王吧,他……很不好!”

苏倾泠脸色刷的一下白了,暗骂自己一句,抽什么风啊,见到美男就腿软,怎么对得起师傅?

匆匆从凤夙晗身边掠过,瞧见担架上的毒手药王,全身都是黑紫一片,嘴角处流出的血液都是凝结成了血痂,那模样看起来好不凄惨。

她赶紧探了探鼻息,摸了摸脉搏,对待亲人,她也做不到内心一点波动都没有,怎么办?怎么办?

她不停的问自己,其他人都不敢上前打扰!

见她迟迟不动,冥的心都揪起来了,对于毒手药王的舍命相救,他是敬佩的,凤夙晗瞧她状态不好,蹲下去在她边上轻声说道:“小倾儿,按你想的救!你若不行,那么他只有死路一条,时间已经不多了!”

因为毒手药王的鼻息越来越弱,苏倾泠还是怕啊,这不是别人,是她师傅啊,万一……万一……她没救活怎么办?

她心头有愧疚,不能容忍一点失败,可是凤夙晗却道:“如果你不动手,最多一个时辰,他就会没命,这是你想看到的吗?”

苏倾泠瞧他,凤夙晗一本正经的点点头,鼓舞着她,她颤颤巍巍的拿出随身携带的银针,在皎洁的月光下,快准狠的插入几处要穴,黑色的血液如涓涓的小溪不要命的流出来,苏倾泠一眨也不眨的盯着。

放了一会儿,起了针,毒手药王却是没有半点松动,苏倾泠此刻已镇定不少,至少老头子暂时还有气息,只是这山野之地,要想找点儿药材解毒太困难了。

她淡定的说道:“这样,我们连夜赶路,到了镇上再说!”

一路上沉默无声,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苏倾泠身子已经疲倦至极,却还要强撑着照顾毒手药王,最后还是凤夙晗强硬的敲晕了她,让她去马车上休息,叮嘱绿姝仔细照顾着。

他叹了口气,意味不明,灵素美人儿也莫名的惆怅……

转眼几天过去了,毒手药王再苏倾泠的精心治疗下,终于有转醒的趋势,这几日来,他一直没醒,苏倾泠是越来越心焦,整个人的火气都大了些,谁见她都没有好脸色。

绿姝只能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她,只是,对于毒手药王的事情,苏倾泠都是亲力亲为,凤夙晗看到了都有些吃味儿了。

又不是小七病了,呸呸呸,自己在乱想什么。

真等到毒手药王醒来的时候,苏倾泠靠在椅子上,混沌的半睡半醒,这几日的劳累,她黑眼圈儿都生出来了,毒手药王扯着沙哑的嗓子要喝水,苏倾泠一下惊醒,赶紧跳到床边,惊喜的问道:“师父,您醒了?”

毒手药王翻了翻白眼儿,难不成他是鬼魂吗?

“水……水……”

苏倾泠忙不迭的去倒水,喂他喝了好大一杯,干涸的嗓子才算是舒服了些,她又矫情的掉眼泪了,倒是把毒手药王下了一跳,“丫头,你哭啥啊?”

“蠢老头儿,你干嘛为了救我不要自己的命!”,他真的差一点就没命了,感动之余也有些愧疚。

毒手药王一张老脸笑着,辩驳道:“谁要救你这蠢丫头了,是那些人自己找死……”

“他们找死还是你找死啊……”,苏倾泠呵斥,其实她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的感激,而毒手药王也不知道怎么去化解她的心结,本来好好的一件事情,居然呛上了,最终居然还要人冥他们来劝解。

两人各自退一步,苏倾泠高傲的说,她是看在冥的面子上,毒手药王也说,他是不想让小辈儿为难。

冥摸了摸自己的脸,他的面子何时这么大了?

屋子里一片欢声笑语,凤夙晗的脸色却不太好,他阴沉着走进来,“发生了什么事儿?”,冥问。

“我的人传来消息说,凤夙痕污蔑我帮着小七通敌卖国,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要清理我们这些人,实则他自己准备要造反!”

“那凤夙临呢?难倒就由着他?”,苏倾泠问。

凤夙晗的脸色更难看了几分,“到底怎么了,你倒是说话啊?”。看着干着急!

“目前京城、皇宫都在凤夙痕的控制之下,而凤夙临现在已经逃出了京城,但是刘家被扣押了,但是皇后被扣押了!”

“那我们……”

“先别管这么多,这里离京城不算远,不安全,我们先去北方和小七会合,再做打算!”,凤夙晗立即做了决定,留在这里,凤夙痕迟早要找来的。

现在皇上估计也在凤夙痕手中,形势于他们不利,如果不能顺利赢得北方的战争,只怕舆论会完全呈一面倒的趋势,虽然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

“既然这样,收拾一下,我们立马启程!”

好在他们有足够的银子,凤夙澜那里的军需暂时也足够,不然的话,情况更为危险。

却说凤夙痕现在,也并不是春风得意,他并没有完全掌控住京城的禁卫军,别忘了还有一个刘家的存在,不然凤夙临怎么能顺利的逃了出来?

而且这还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凤夙痕还不知道谁才是内奸,这大大的限制了他的行动,他心头憋屈得要死。

但是凤夙临更憋屈,因为原本他可以名正言顺的拿到皇位,因为皇后告诉他,父皇本就属意于他,可是现在凤夙痕率先发动叛变,还打着清理七哥的旗号,实则是清理他的人,他如何不火大?

要不是早些年生皇后有安排,只怕他现在也被软禁了,他手中是还有一股暗自培养的势力,但是不能正面和凤夙痕抵抗,而且,现在舆论并没有站在他这边。

两人把暗自的较量摆在了明面上,凤夙痕稍稍占了一点儿优势。

对于苏倾泠,他暂时没有在派人手出来,一来是他的人手得用在关键的位置,二来是,苏倾泠现在不是孤立无援,从阡陌没有再传回消息来看,就知道多半又出了岔子,应当是有人插手,而这插手之人极有可能是凤夙晗,这也是他拖凤夙晗下水的原因。

种种原因结合之下,有惊无险的让凤夙晗带领着他们到了北方和凤夙澜会合,虽然中间仍出了一些小波折,但是好在总算是毫发无伤的到达了。

凤夙澜早先就收到了四哥的信,知道了来龙去脉,几天前,他心头就激动不已,一想到人儿千里迢迢而来,幸福感充满胸腔,待到真瞧见那白色的素影,脑子中砰的一声,如灿烂的眼花绽放,眨也不眨眼的瞧着,生怕那是自己的幻影。

此刻他穿着一身的盔甲,站在帐篷前,迎接着心爱的人儿,她一步一步的靠近,似乎微笑在嘴角处放大,发丝在朔风中飞扬,凌乱却美好。

苏倾泠情不能自控,只有在自己亲眼看到他的这一瞬间,才知道原来自己是那么想念他,这一个多月的日子,思念无时无刻,每分每秒……

脚步渐渐加快,她提着裙摆跑了起来,带起黄沙飞舞,不过一小短距离,似乎隔着千山万水,直到那双修长却有力的胳膊紧紧的把她揽入怀中,她才知道,所求不过如此。

她把脸颊贴在他的肩禺处,感受着盔甲的冰冷和胸口的灼热,情不自禁的喃语:“阿澜,我好想你……”

凤夙澜的胳膊徒然收紧,发丝遮住了表情,脑袋偏了一下,感受到她细腻的肌肤,低沉的回应着,“我也是……”

天地间似乎此刻只有他们彼此,灵素心头有一股淡淡的感动,她瞥了一眼边上的男人,他何时才会真心拥自己入怀?

凤夙晗似乎感受到了那灼热的视线,下意识的避开,只是看着那相拥的两人,他突然觉得,如果找个女人,一心一意,一生一世,那也不错,会是灵素吗?

这想法刚刚升起,心头就不由自主浮现出她彪悍的一面,赶紧抖了抖脖子,恶寒得厉害,这种凶残的女人,还是祸害别人好了。

殊不知,每个人表达爱意的方式不同,于灵素而言,因为亲近,所以才没有距离……

扯得有些远了,待到凤夙晗回过神儿的时候,两人都还抱在一起,这就有些让他看不过眼了,单手屈曲握拳,放在唇边做假咳装,惊醒了那忘我的两人,他戏谑道:“小七,抱够了没有?”

苏倾泠有些羞赧的推开她,凤夙澜把她揽在自己怀里,坏坏的笑道:“四哥莫不是眼馋了吧,身边就有一佳人,可别让美人儿伤心呢!”

灵素也有些不好意思,却听凤夙晗接着道:“有道是最难消受美人恩,这佳人,可不是谁都消受得起的,是吧?”,转身之间,右手食指挑起她的下巴,灵素羞涩一笑,趁着凤夙晗不注意,立马就是一脚踹了过来,双手插在腰间,由温柔小美人儿变成泼辣女汉子,她呵斥,“皮痒了是吧,老娘来帮你松松筋骨!”

这对妙人儿立马相互掐了起来,大家似乎都习以为常了,凤夙澜也不管他四哥,反正灵素也不会真拿他怎样,顶多是一顿胖揍,反正某人皮肉结实,不怕。

本来应该由凤夙澜招呼大家进帐休息之类的,但是很明显七公子是有了妹子就忘了兄弟的,这任务自然就交给他的好表哥白初尘同学了。

可怜白同学得好酒好肉的伺候着这些大爷,尤其是凤夙晗带来的人,不乏有长得凶神恶煞的,也有想毒手药王这种挑剔的,他是既付出了劳动,也没讨得了好,外边打架的二人进来之后更甚,压根儿就没当自己是客人。

白初尘被某没良心的哥们儿当牛做马的使唤……

凤夙澜却带领着苏倾泠在边境上悠闲惬意的闲晃,两人你侬我侬,情意绵绵,幸好白初尘没看见那腻歪的场景,不然还不得把他恶心得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那边,苏倾泠拉着凤夙澜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瞧着地上青草匆匆,天上白云朵朵,莫要辜负大自然的美意,她往地上一躺,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凤夙澜也躺下来。

舍不得辜负美人儿美意,两人脑袋靠着脑袋,任由微风拂过脸颊,青草混着泥土的味道,自然而纯净。

她闭着眸子感受着这一刻的美好,享受着两人之间的宁静,这样的日子在接下来的时间估计是享受不到了,凤夙澜似乎也想到了这里,他偏着头瞧着那纯美的脸颊,偷偷一个吻落下,轻如羽毛,拂过她的心里。

他说:“倾儿,能和你在一起真好!”

真的很好,哪怕这一刻让他死了,他也愿意,只是他不想死,他想和她过一辈子,不,生生世世!

苏倾泠的手抚过他的脸颊,嘴角处溢出淡淡的笑容,她嗔道:“呆瓜!”

凤夙澜伸手过去把胳膊垫在她脖子下,让她躺得舒服些,想起她在路上吃的这些苦,他就忍不住心疼,他有些愧疚的道:“倾儿,让你受苦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救兵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浓情蜜意(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