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浓情蜜意

文/浅灼桃夭
本章字数:4083 药妃入怀王在榻txt下载

苏倾泠换了一个姿势,面对着他,嗯哼道:“嗯?”

“我说凤夙痕!”,他咬牙切齿,眼神也阴暗了下来。

苏倾泠反应过来之后蹭了蹭,伸出手捏了捏他软绵的耳朵,面不红心不跳的说着情话,“为了你,再多的苦都值得!”,这一刻,她矫情得厉害,其实她本想说,其实她真心没吃什么苦,一路上,绿姝都把她照顾得很好,凤夙晗更是好吃的好喝的供着她。

没想到凤夙澜以为她是故作坚强,把所有的委屈都往肚子里咽,更是心疼,大手抚上她的眉眼,专注的凝视着他,声音更温柔了,“难为你了!”

苏倾泠装得恨不得劲儿,很想实话实说,她真心不为难,为难的是其他人,她是那种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委屈自己的主儿,怎么会让自己吃苦?

她张了张嘴,这么无耻的话,还是没办法说出来,只能继续说着,“你知道就好!”,嗯,应该是你知道真相就好了。

这一句话缺了几个字,意思就变了味儿,凤夙澜始终认为,她为了自己,穿越了大半个天启,单单这份情意,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说着,“我知道,真的知道!”,心头隐隐发誓,必定不会再让她吃这样的苦,而凤夙痕也必定付出代价。

脑补的动能是强大的,越描越黑了,苏倾泠索性不解释了,她霸道的掰过他的身子,仔细的盯着他的眸,调戏着:“如此,美人儿就莫要辜负我了,晚上可要洗得白白的哦!”

“美人恩,怎能辜负,现在就来吧!”,凤夙澜猛的一下扑倒在她身上,噙着那一抹红唇,仔细的品尝起来,待到人儿的粉拳不轻不重的砸在他身上,舒服惬意,享受够了,才放过了她。

苏倾泠睨了他一眼,白皙的脸蛋儿夹着红霞,煞是好看,凤夙澜也很满意他让人儿的红唇更是鲜艳欲滴,他揶揄的笑了。

他起身拉起她来,已经有人寻了过来,“我们会吧!”

好在这边风大,吹散了两人之间的暧昧气息,只是那紧紧相扣的食指,看起来也是那么的羡煞旁人。

白初尘已经把酒菜准备好,算是接风洗尘宴,在这边境上能吃上这么一桌,已算是不错,屋子里都不是外人,自然也不用客气,男人们相互灌酒,女人们则矜持的吃菜,酒过三巡,尽兴之后,总归是要谈正事。

苏倾泠对于行军打仗什么的不喜,灵素是南庭的公主,自然要避嫌,至于绿姝,肯定是小姐在哪里,她在哪里。

别看几个男人都喝得不少的酒,脑子可还清醒着呢。

凤夙晗开口问着这边的情况,毕竟这边的事情尽早解决为好,这样才能腾出手来收拾京城那两个不省心的,最不济打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反正名声什么的,他们也不是特别在乎,历史都是由胜利者书写,到时候谁是乱成贼子还说不准呢。

凤夙澜自信一笑,“四哥放心,这边差不多就要结束了,只不过我不想以后每年都这样麻烦,这次我非把他们打到俯首称臣不可,免得每年小打小闹的,烦人得慌!”

凤夙晗对于自己的兄弟还是信得过的,但是小七对于行军打仗什么的,半点基础都没有,年少十分也没受过这方面的教育,怕他大意吃亏,白初尘抿了一口酒,对他说道:“确实要打完了,要不是前几日你们来信说要过来,这两天我和小七就已经带着人马扫了他们的老巢!”

事实也是如此,白初尘近乎鬼才,文治武功都不在话下,凤夙澜就算偶尔犯了一点点小错,她也能及时拨乱反正,打一北方蛮夷,在没有南庭的支持下,真的不需要太花心思。更何况他们这里还有老持稳重的威远将军,哪里有输的可能。

不过他们也是占了人和的便宜,原本南庭确实是支持北蛮的,只不过他们国家也快进入政权交替的时代,各个皇子也是勾心斗角,有人联合了外族,自然有人想要破坏,不管怎么说,没有联合起来,对于凤夙澜来说只有好处。

其中得说明一下,苏倾泠制造的云南白药和酒精在这些战役里面还是立了汗马功劳的,别的不说,绝把这套方法教给了军中军医,使得受伤的士兵,死亡率大大的降低。

而这也成为了这些士兵归属凤夙澜的一个原因之一,当然和他自己的聪明才智也分隔不开,总的来说,就是凤夙澜在两个月左右的时间,让几十万大军对他心悦诚服到任他差遣,这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凤夙晗听到这里总算是放心一些,其余的话也没多说,只让他速战速决,凤夙澜和白初尘他们找来了几位先锋和将军计划了一番,决定明日就是最后一站。

其实北蛮已经被打得缩了回去,自己这方随时都准备好了,根本不需要做特殊准备,简单的商讨之下,就各自回营养精蓄锐。

苏倾泠听说之后担心不已,毕竟战场上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在凤夙澜仔细安慰一番之后,才稍稍放了一点儿心。

第二日醒来,身边的人影早已经够不见,她起身来简单的洗漱,想起自己此行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当下就去找毒手药王,让她一起帮忙。

最后是他们这一大群人都出去寻找,苏倾泠简单得介绍了一种凌霄雪莲的生长特点和模样,又在纸上简单的描绘了一番。

目的地直奔雪山,那雪山里扎营的地方有些远,但是好在战马都是不错的良驹,快马加鞭过去也要不了多少时间,麻烦的是则凌霄雪莲并不多见,要想找到它,砰运气的成分居多,毕竟当时找七彩灵芝不也是运气?

只不过这次他们的运气没有这么好,现在已经是七月了,正当三伏天,雪山山顶的血水化了不少,同样的,这雪莲出现的可能性也小。

众人寻了一天,别说这凌霄雪莲了,连普通的都没瞧见半分影子,苏倾泠自然失望,只是今日天色已经不早了,再晚回去,凤夙澜该担心了。

他们骑着马儿归来的时候,凤夙澜也骑着马儿出来找他们,重点是找某人,心照不宣都知道,苏倾泠自知不对,很是诚恳的认错。

凤夙澜弹了弹她的脑袋,说道:“上次保证什么了?”

想到此,苏倾泠就觉得丢脸,她在那次假中毒之后,居然写了一张保证书,说是以后都不能让凤夙澜担心,天可怜见,你丫的小心肝儿有这么脆弱吗?

苏倾泠想要反驳,只是张了张口,所有的委屈只化作了一句话,“我错了!”,她拉耸着脑袋,凤夙澜忍着笑意,揉了揉,像牵宠物一般牵着他。

回到营帐,凤夙澜问她,到底出去寻什么去了,话到了喉头,苏倾泠很想说是给你解毒之用,但是又不忍他失望,牵强的道:“没什么啊,只是见雪山风光不错,我们去郊游,郊游”,她抬头朝着众人挤眉弄眼,让他们附和。

凤夙澜知道她是敷衍自己的,他也不强迫她说,反正他迟早都会知道的。

夜晚,趁着她睡着了,他去找凤夙晗,问他是怎么一回事儿,凤夙晗摇头,表示他不知道,最后还是毒手药王出来说着,说是丫头已经研制出解寒毒的药,只不过呢,其中还差一位凌霄雪莲,今日他们就是找这玩意儿。

毒手药王把这图片让士兵传阅,看他们见到过没有,大部分士兵都没有去过雪山,所以差不多都说不知道,他想着,要不让明日派士兵大规模的搜索,毕竟今日他们寻找的地方有限。

本来也是这样想的,没想到后来有一个军医说道,他瞧见过,当时还有些好奇,想要去摘取,不知是他摘取不得法,还是因为这雪莲本身就要凋谢了,总之他最后没有得到。

毒手药王追问,“那附近还有没有另外的?”

那军医叹息着,“后来我时常去找,再也没瞧见它的影子!”

凤夙澜有一瞬间的失落,难不成是他命该绝,不然怎么有幸得见无缘采摘呢?

凤夙晗不甘心,他说,“我明天再去找找!”,就让他这么放弃,着实不甘心。

那老军医说,“真的不用去了,那一带我都转悠了十多次,再也没瞧见过”

不管他怎么说,凤夙晗都决定去亲自验证一番,带领着士兵出去找了一趟又一趟,最开始凤夙澜还是觉得有希望的,到了最后,他无奈了,有时候命运的力量不可扭转。

他说,“四哥,别再去找了,明日我们就班师回朝!”

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耽搁,这过去的十多天里,频频有消息传来说,京城里凤夙痕已经完全控制住了,不仅如此,皇后娘娘暴毙,九皇子下落不明。

现在他打着清理国贼的旗号,名正言顺的要清理凤夙澜,再不回应,只怕局势真的就掌控不住了。

“这样,你先回去,我再找找,要是真的找不到,我再和你会合!”,凤夙晗道。

白初尘也帮腔,“表弟,这次你们就听我们的吧!”

对于唯一的小表弟,他还是挺在乎的,要是真让他们这么死了,对不起去世的姑妈啊。

最后,还是苏倾泠说了一句话,她说:“我们全部都回去,别搞得跟生离死别的,就算没有凌霄雪莲,依靠剩余的七彩灵芝,我也一定要把解药炼制出来!最不济的,不是还剩下一年多的时间吗?先解决眼前的燃眉之急才是关键!”

“臣认为苏小姐说得有道理!”,威远将军开口,实则他是担心皇上,毕竟他对皇上死忠。

“都别纠结了,就这么说定了!”,苏倾泠一锤定音。

众人又开始商量,怎么扭转现在的局面,毕竟外面的流言于他们不利。

有人说回去请皇上做主,这铁定是脑子抽了的人说出来的,有人说,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有人说,什么都不管,拳头大就是硬道理,一路打回去就是,还有人说

总之各路说法众说纷纭,最后小七同学拍板,一边散播谣言改变舆论方向,反正谁对谁错大部分老百姓是不清楚的,重要的是不要让凤夙痕一家独大。

其次,反正他们现在要人有人,要钱有钱,物资军需都还足够,还多亏了苏倾泠那三百万两,一路打回去也不是问题。

最后,尽一切可能找到凤夙临,因为只要他才能最清楚的知道真相,让他开口说出真相,扭转最终的局势。

谁说小七同学没有政治头脑的,瞧见没有?阴谋阳谋他都玩转得开!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相见 返回《药妃入怀王在榻》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六章 结束(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