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君子好逑

文/徐如笙
本章字数:3230 红楼之林家庶女txt下载

直到吃完了午饭,绿云才回来,一副心惊肉跳样子,拍着胸脯和沈姨娘道:“园子门口正好遇见了宝二爷,带着一帮子朋友刚看完园子出来,我唬没地方躲,正好碰了个对面,幸而宝二爷认得我,问我做什么,我也不敢说来找姑娘,含含糊糊,宝二爷也没细问,带着人就走了,阿弥陀佛,可把我吓坏了。”

沈姨娘忙问林宛如:“你可曾遇见了?”

林宛如笑道:“这么大园子那里就遇上了,姨娘就是爱担心。”

沈姨娘没好气点着她额头:“我还不是为了你好,闺阁女儿名声有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

林宛如却晃了晃神,想起那个叫瑞文男子来,应该是个知道轻重,不会到处乱说吧。

跑了一上午,林宛如着实累了,吃了中饭便歇下了,谁知林黛玉却过来了,邀着林宛如去薛宝钗那儿坐坐,林宛如赶忙告饶:“好姐姐饶了我吧,我走了一上午腿都酸了,姐姐要去自己去。”

林黛玉笑道:“你去做什么了?如今竟也瞒着我了,如今我可要拿出姐姐款来好好审审你。”

林宛如笑道:“我可没去玩,姐姐不信去问姨娘,我去找妙玉师傅借了两本佛经。”

林黛玉便撇嘴:“那个妙玉性子怪癖,你仔细吃了闭门羹,她又是出家之人,你以后少跟她来往。”

林宛如笑笑,知道林黛玉这是吃醋呢。

林黛玉着实是喜欢贾宝玉,贾宝玉但凡是多看了哪个女子一眼,她就要不高兴,可偏生贾宝玉又是个爱美,瞧见略有姿色便要恭维一番,也难怪两个人时时生气呢。

林宛如一怔,想起了前世自己。

那时候她也是患得患失,瞧见万霖多和哪个丫头说一句话,她就要猜疑半天,想着法子去证实两个人没有私情,等证实后就会特别高兴,若是发现一点不妥当,又怕万霖说自己善妒,只能闷心里,不知道多憋屈,那时候自己,是多么可悲……

林黛玉见她发起怔来,也觉得没意思,也不去薛宝钗那儿了,和林宛如挤一起,姐妹两个倒是睡了半下午。

直睡得酥手酥脚,两个人又手拉着手去给贾母请安,贾母见两个人来十分高兴,留了吃晚饭,见贾宝玉没来照例问了,丫头笑着来回:“今儿宝二爷几位好友来家里观赏省亲别院,又结伴出去吃酒了。”

贾母这才放下心来,又问了谁跟着,又叫人预备下醒酒汤。

谁知贾宝玉回来早,也没喝酒,笑嘻嘻,贾探春觉得奇怪,道:“二哥哥,你可是碰见什么好事了?”

贾宝玉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那群人里陈兄箭法好,许多人都求着他指点一二他都没答应,今儿约好了过两日去打猎,我也就提了提,说若是得了陈兄指点,必定如虎添翼,谁知陈兄竟一口应下了,说他家地方大,请了我们去他家练箭。”

贾母见贾宝玉高兴,又是正经事,也是十分高兴,忙叫人去预备礼物:“虽是朋友,也算是半个师傅了,礼多人不怪。”又吩咐丫头叫贾宝玉早起,别误了时辰。

贾宝玉也是兴致勃勃样子,诸位姐妹却对这些不感兴趣,倒是说起了投壶,叫丫头取了来玩了一阵子。

贾宝玉第二日一早就带着人提着礼物去了陈家,众人都已经来了,却都是空着手来,见贾宝玉还带了礼物,冯紫英先笑起来:“宝玉,就你弯弯绕绕多,不过是射箭,还带了礼物。”

贾宝玉笑道:“祖母叫人预备,我也不好说不带,一点薄礼罢了。”

陈瑞文作为主人,笑着打了圆场:“既然是长辈一番心意,那我少不得受了。”

命人接了礼物,贾宝玉这才松了口气,陈瑞文是出了名难相处,要是坚决不收,他还能硬塞吗?到时候就丢人了。

齐国公府陈家乃是武将世家,从陈瑞文祖父陈翼到父亲陈永明,都是骁勇善战武将。

陈瑞文子承父业,自幼习武,他们这些娇生惯养长大都是望尘莫及,只有羡慕份儿。

陈家有专门校场,因要练习射箭,早就清了场,一溜摆了二十个靶子,众人场上演练起来。

说是射箭,不过半个时辰一大半公子哥就到旁边凉棚里去喝茶说笑了,贾宝玉勉强坚持了一个时辰,也是汗如雨下,望着旁边箭无虚发,脸不红气不喘陈瑞文,便有些羞愧,道:“陈兄好箭法。”

陈瑞文道:“这都是从小练出来,空有一把子力气罢了。”又指点贾宝玉:“贾兄姿势不错,就是欠缺力气,多多练习就好了。”

旁边满头是汗冯紫英就大笑起来:“得了,他家给他姐妹们研磨胭脂也算是力气活了,瑞文你这样不是为难他吗。”

贾宝玉有些讪讪,他虽然和陈瑞文不熟,可却对冯紫英熟,道:“陈兄说这话也就罢了,紫英你也好意思说,是谁行令时候敲一会鼓就嫌累了?”

冯紫英不服气,大声嚷嚷起来,远处凉棚里坐着几位不知道说什么哈哈大笑起来,还有人跑来拽了冯紫英:“他们说你结识了一个戏子,可是真?”

冯紫英嚷嚷着走开了:“谁造谣害老子,叫家父知道还了得……”又有人大笑起来:“你自称老子,那你爹叫人什么?这话可要说个冯世叔评评理……”

贾宝玉叹了口气,旁边陈瑞文便笑道:“贾兄也莫丧气,这也非一日就练成,只能慢慢来,若是着急,反倒事倍功半了。”

贾宝玉顿时十分感激:“多谢陈兄。”

陈瑞文似是不经意提起:“对了,那日你家园子里遇见那个丫头倒是好模样,丫头这样了,想必主子是个绝色。”

许是陈瑞文语气有些轻佻,贾宝玉呆了呆,继而想起那日园子门口遇到绿云,正色道:“陈兄莫怪,那日之事本就是意外,陈兄此番提起若是叫别人知晓了岂不轻狂?我实话告诉陈兄,那位姑娘乃是家中长辈婢女,我见了也要叫一声姐姐,还请陈兄莫再提起。”

陈瑞文顿时有些失望,正好那个时候遇见了,又是一脸着急寻人模样,他这才起了心问一问,没想到竟不是……他本就是喜怒不形于色,见贾宝玉一本正经,满脸严肃,也忙告罪说唐突。

贾宝玉这才松了一口气,笑道:“陈兄也莫怪,这也是人之常情,若是我们家丫头,陈兄喜欢,禀告了长辈叫她来伺候陈兄也未尝不可,可那人却是寄居我家亲戚丫头,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陈瑞文便笑道:“是我唐突了,不该提起,若是贾兄如此说,若发叫我无立足之地了。”

贾宝玉也是个善知人意,遂不再提。

陈瑞文却叫小厮偷偷去打听寄居贾府亲戚是什么人,这也不是什么隐秘事,一问就知道了,回来回话:“要说寄居亲戚可不少呢,有贾少爷姨妈薛太太,因是守寡之人,带着儿子女儿投奔贾府,她儿子少爷也认识,就是薛蟠,还有一家是贾少爷姑表亲,有一位林姑娘是好几年前就住贾府,不过因为去年林姑娘父亲去世,家中无人,林姑娘妹妹和姨娘也来了。”

陈瑞文道:“那位姑娘为何不跟林姑娘一起前几年就来京城呢?”

小厮挠挠脑袋,道:“听说不是一母所出,林二姑娘是庶出,自小跟着姨娘老家长大,因林老爷去世了没有依靠这才跟着来。”

陈瑞文这才点头,告诫那小厮:“这事就烂肚子里,谁都不要告诉。”

那原本就是他心腹,又见他特地发话,忙不迭应了,陈瑞文却难得皱起眉头来:“是哪一位呢……”

此时林宛如正听琐玉说闲话,琐玉本就是活泼性子,来了贾府后不过一个月就和不少人称姐道妹,经常四处听了闲话回来告诉沈姨娘和林宛如解闷。

今儿说起便是贾宝玉庶弟贾环事情来:“……听赵姨娘身边小鹊说,环爷手腕子肿老高,求到了太太那儿,太太忙不见人,又求到了二奶奶那儿,二奶奶虽说叫人去请了大夫,却也是说了许多难听话,偏又那不知趣还学给赵姨娘听,赵姨娘先是气哭,又是骂,说环爷难道不是家里正经主子了?宝二爷破了点皮就咋咋呼呼请太医,环爷手崴着了这不是大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章 初逢旧友(二) 返回《红楼之林家庶女》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 风刀霜剑(一)(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