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刀霜剑(一)

文/徐如笙
本章字数:3245 红楼之林家庶女txt下载

林宛如便想凤姐那天骂人事情来,沈姨娘十分感叹,道:“嫡出和庶出到底不一样,各家有各家艰难,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偏偏赶上这么个时候,府里上下本来就忙上了火,见来问心里没有气也无端生出三分气来,赵姨娘和环爷也是个可怜。”

琐玉笑道:“姨娘可别这么说,我说句不尊重话,姑娘也是庶出,怎么不见冷眼?就拿这府里来说,迎春姑娘探春姑娘也都是庶出,老太太还疼得跟什么似,这也不怪人家偏心。”

沈姨娘一愣,有些不大明白,其实沈姨娘虽是姨娘,可为了照顾林宛如,就留了苏州老家,人人都当成正经主子,原配夫人贾氏去又早,有什么人情往来事都是往沈姨娘这边,沈姨娘说是姨娘,也和太太差不多了,不过是差了一层名分,林如海去世时,还将林黛玉和林宛如姐妹托付给了沈姨娘。

要不是沈姨娘老实可靠,林如海能说这个话?

如今就是贾府,别说别人,就是贾母见了也是道一声亲戚,沈姨娘从来没体会过做姨娘卑微和受人轻视,自然不明白其中道理。

琐玉便道:“说起来也是这府里阴私事了,我也是左听一句右听一句,回来也就和姨娘和姑娘说说,别不说,环爷又是个少爷,若真是个好,为人作配人疼,二老爷这边子嗣又少,老太太能不疼他?就像姨娘说,种什么因结什么果,也怨不得别人偏心。”

沈姨娘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林宛如却心知肚明,那位赵姨娘又是府里丫头,一路伺候二老爷过来,这情分自然不一般,自己肚子争气,又生了个哥儿,觉得出人头地了,该叫别人高看一眼才成,可偏偏有贾宝玉旁边处处比着,一如顽石执意与美玉一较高下,怎么能不让人觉得可厌可笑?

沈姨娘嘱咐起琐玉来:“这些话你听听也就罢了,千万别往外说,咱们借住贾家已经要步步小心了,要是背后嚼舌根,是不妥了。”

琐玉笑道:“姨娘放心,我也是说给姨娘和姑娘听,解闷罢了。”

要不说背后不能嚼人舌头,林宛如和笼烟刚刚进凤姐院子,就看到赵姨娘带着丫头从里头出来,满脸不忿,好歹是长辈,林宛如避到了一边,福了福身子。

赵姨娘却是鼻孔朝天,哼了一声,阴阳怪气道:“吃白饭这么多,怪道二奶奶说家里生计艰难,也不知道养这些人做什么,是擒得了贼王了还是捉得了反叛了?”

平儿从屋里跟出来,见状气道:“姨娘这话可要说说清楚,不要指桑骂槐,倒白让人受委屈。”又上前匆匆对林宛如一福:“姑娘可千万别多心,姨娘这是生气,并不是说姑娘呢。”

赵姨娘冷哼一声,里头凤姐已经隔着窗子骂起来:“怨不得别人都瞧不上眼,这说话行事,别说主子,就是奴才听着了也要上前打一巴掌,哪家对府里贵客这么说话,回到老太太那儿,少不了你一顿嘴巴子。”

赵姨娘恨恨瞪了一眼林宛如,扭着腰走了。

平儿把林宛如拉进了屋子,凤姐一脸愧疚迎上来:“叫妹妹受委屈了。”

林宛如笑道:“姐姐放心,我心里都明白。”

凤姐叹道:“幸而是你,要是换了旁人,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嘀咕呢。”又暗暗想,林宛如不生气,林黛玉可是个小性儿,听了这话拎着一袋银子甩到她脸上事情不是做不出来,忙道:“好妹妹,这话可别对人说,家丑不可外扬,叫人听着也生气。”

林宛如抿着嘴笑:“姐姐放心吧,我权当没听过这话,姐姐叫我来不是说有好东西?”

凤姐这才放下心来,笑道:“差点忘了正事,我前儿得了两支簪子,是长辈送,那花样儿我也带不了,若说给你们姐妹分了,只两支,给谁是?要是我自己留着也是白搁着发霉,这不就想起你来,你到底是我干妹妹,这好东西单留给你,你可悄悄地,别告诉人去。”

凤姐说这话样子就跟瞒着人偷偷给私房钱一样,叫林宛如心里暖暖,笑道:“我才不傻呢,姐姐管放心好了。”

凤姐笑着叫平儿取了簪子来,两支短簪,俱是赤金,一个雕着一只蝉儿,一个雕着一朵茉莉花,凤姐已经嫁人了,若是戴着实不合适。

林宛如也没客气,道了谢便收下了,凤姐见她没有谦虚退让,反而利落收下来,跟一家人似,是高兴,又留了她吃饭,说话间难免提到赵姨娘事:“……不是我说这个刻薄话,想叫人拿她当主子,她也配?”

林宛如不好说什么,只是劝解凤姐:“我说句僭越话,赵姨娘再不好,也是二房人,姐姐却是大房儿媳妇,您管多了,自己生气不说,大太太也会嫌您多管闲事,赵姨娘面子上不说,暗地里还不知怎么说呢,别人说姐姐为这个家心力,赵姨娘只不定说姐姐是为虎作伥呢,姐姐管家一来是老太太看重,二来是为了帮衬二太太,早晚要回到大房那边去,何苦做这个恶人呢?”

话音一落,见凤姐停了箸不说话,忙道:“这也是我一点拙见,姐姐可别生气,只当我是胡言乱语罢了。”

凤姐却叹了口气,深深看了林宛如一眼:“难怪人家说咱们是姐妹,也只有你,说这些知心话,字字句句都是为我打算。”说着竟落下泪来。

林宛如忙替她擦了,笑道:“我不过是劝姐姐,姐姐这么一哭我以后可不敢说了,叫人瞧见了也说我欺负姐姐。”

凤姐知道她这是玩笑话,忍不住一笑,道:“哎呀,我平日里也是个爽利,如今倒罗嗦起来了……”

正说着,外头丫头通传:“二爷回来了。”

林宛如见贾琏回来了,忙下了炕,贾琏已经掀了帘子进来,笑道:“哟,宛如妹妹也呢。”又问凤姐:“老爷要看园子里各处装点东西,要库房钥匙呢。”

凤姐赶忙喊了平儿进来,林宛如见他们忙也就顺势告辞了,凤姐很是歉疚:“说是请妹妹吃饭,没想到事儿这么多。”

林宛如自然不意,宽慰了凤姐几句便走了。

见林宛如一出门,贾琏便顺势倚了炕上,笑着望着凤姐:“你什么时候和她这么好了,就是林妹妹你也没这么殷勤。”

凤姐回头道:“呸,我难道事事都是为了讨好老太太?宛如对我心意,我多疼她一些,你敢说什么?”

贾琏失笑:“我哪里敢说什么。”遂不再提这件事。

自打遇上了赵姨娘,林宛如就很少出门了,倒不是怕她,总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平时若不是林黛玉来叫,或者是薛宝钗来请,都不出门,整日屋子里做针线,连沈姨娘也暗暗奇怪。

这一眨眼,就进了十一月,天气越发冷了,沈姨娘和林宛如又是长南方,第一回见识到北方寒冷,是不愿意出门,倒是琐玉出去跑了两回就染了风寒,林宛如又去凤姐那儿请凤姐请了大夫瞧了,开了药方子。

凤姐又亲自过来瞧了,叫林宛如小心些,别也被染上了,这事传到赵姨娘那儿,赵姨娘自然是生气,林宛如一个丫头不过是得了风寒,凤姐也巴巴去请大夫,这分明不把她们母子放眼里,对凤姐恨又多了一层,连带着对林宛如也怨恨起来,这是后话了。

凤姐却委婉提醒了沈姨娘,到过年了,少不得亲戚朋友请了未婚姑娘到家里玩玩笑笑,林宛如虽说才十三岁,过了年可就十四了,该上心也要上心着了。

沈姨娘也是心中一动,林黛玉自不必说,有贾母做主,多半是亲上加亲许给了贾宝玉,而林宛如就难了,虽是出身书香门第,却是庶出,父亲又去世了,自己这个生母虽,却是个姨娘,办不成什么事,这将来终身还不知哪一处呢。

沈姨娘就这么一个女儿,自然上心,遂开箱子拿了以往存下来好布料,说要给林宛如裁衣裳,又称了金子托凤姐给林宛如打首饰,凤姐自然满口应下,自己少不了填补一些,给林宛如置办了一整套赤金头面。

东西送到林宛如面前,林宛如顿时无语了,道:“姐姐都没有,单我一个人有,叫姐姐看见了岂不多心?”

沈姨娘道:“你是我肚子里出来,我自然偏疼你,这首饰单给了你也不算什么,你姐姐那儿有多少好东西了?这是我做娘给女儿置办首饰,谁又能说什么。”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 君子好逑 返回《红楼之林家庶女》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风刀霜剑(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