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尘埃落定(一)

文/徐如笙
本章字数:3488 红楼之林家庶女txt下载

太后却道:“当初明华和顺华成亲,都没有另辟公主府,而是跟公婆住在一起,谁听了都要赞一声孝顺,如今朝凰另辟公主府,别人心里又会怎么想?你也要顾忌朝凰的名声才是。”

柔嘉贵妃自然希望朝凰能跟明华顺华两位长公主一样受人称赞,可两位长公主从小就被太后严厉管教,因此身上不仅没有公主的骄奢脾性,还比寻常的大家闺秀更加知书明理。

也是因为那样,两位长公主到了适婚的年纪,京城的权贵之间纷纷求娶,而朝凰公主出生时,太后已经没有精力管教孙女,柔嘉贵妃自己和皇上又对这个女儿诸多宠爱,朝凰虽然单纯善良,但也是有脾气的,又娇生惯养,出嫁了公婆妯娌之间难免有磨擦,到时候朝凰岂不受委屈?

柔嘉贵妃委婉的把这个意思说了,太后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怪倒人都说,一个家若是败了,那定是从子孙不争气开始的,罢了,朝凰到底是女儿家,随你的意思吧,不过老三老四老五的婚事你一定要慎重,我不管是不是门当户对,又是什么天之骄女,只要不贤惠不端庄,就是娶进来了我也一定叫皇上开宗庙给休了!”

太后的话最后隐隐带了些严厉,柔嘉贵妃暗暗打了个寒颤,她想起了太后给废太子赐酒的事情,那可是嫡亲的孙子,那毒酒说赐下去就赐下去了,半分没有犹豫,姜还是老的辣!

柔嘉贵妃这么想着,一路回宫,就看见五皇子正招惹自己宫里喂鸟的丫头,不由得皱紧了眉头。呵斥道:“你整日没事干是不是?”

那小宫女吓得赶紧跪下了,五皇子则无所谓道:“做什么?朝中大事有二哥,难道要我像六弟似的读四书五经去?”

柔嘉贵妃看着儿子,恨恨道:“我非得给你找个厉害的媳妇管着你。”

五皇子闻言却涎着脸凑了过来:“娘,我正要说这事呢,您把薛宝钗给了我吧。反正妹妹快出嫁了,她们这些陪读也要打发了,不如给了我做侧妃。”

朝凰公主愕然,心想难道是薛宝钗想攀高枝,引诱了五皇子?

可随即又否定了这个猜测,薛宝钗是什么样的人她看的清楚。不像是做这种事情的人,遂冷冷道:“你快些断了这个心思,宝钗是你妹妹的陪读,这些年陪着你妹妹念书学规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早就说了给她指个好人家的,给你做侧妃?你不过是贪新鲜,过两日就抛到脑后了,我可不能叫你糟蹋了人家。”

五皇子陪着笑给柔嘉贵妃端茶:“儿臣保证一定好好对她,母妃也说她端庄贤惠,到时候有她帮着儿臣管理后院,儿臣也省心不少啊。”

柔嘉贵妃道:“那更不成了,正妃进门后又如何呢,不能错了尊卑嫡庶的规矩,反正你死了这条心。”五皇子自然了解柔嘉贵妃说一不二的脾气。讪讪的走了,可心里到底没死心。

没过几天,林宛如就从石爱珠手里拿到薛宝钗托她转交的信,石爱珠一脸糊涂的表情:“我说要是有事,请宛如进宫不就成了,非得托我送信,我想着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就赶紧送来了。”

林宛如也是十分惊诧,打开信一看,上面只有一个金佛寺三个字。石爱珠依旧糊涂,林宛如却明白,薛宝钗这是约自己在金佛寺见面。

她问石爱珠:“最近公主可要出宫上香?”

石爱珠道:“我今儿正是为这事进宫的,表姐说她在佛前许了愿,如今得了如意郎君,要出宫上香还愿,柔嘉贵妃也答应了,日子就定在后日,到时候我也要去的。”

说着有些羞涩的样子:“娘让我上柱香,求求子嗣。”

林宛如笑道:“那我也去。”

石爱珠吃惊:“你又有如意郎君,又有两个儿子,还求什么?”

林宛如笑道:“我求佛祖早日让爱珠有孕,我也好做干娘啊。”石爱珠红了脸,可很是高兴。

后日一大早,林宛如便说去金佛寺,陈瑞文道:“我今天有事,也不能送你,多带几个护卫。”林宛如笑道:“你放心,还能有山贼不成?”

正巧来找陈瑞文的陈瑞武听见了,笑道:“我今日没事,不然我护送大嫂去吧。”陈瑞文自然应允了。

林宛如推辞不得,只得对陈瑞武谢了又谢,陈瑞武有些不好意思:“为了我的婚事前后叫大嫂操心,我也很是不安,如今大嫂有事只管吩咐就是,道谢倒显得生疏了。”

林宛如笑道:“这倒是我的不是了。”

因为朝凰公主去金佛寺还愿,金佛寺两条街以内的地方都清了街,全副的公主仪仗浩浩荡荡的从宫门一直到金佛寺外,林宛如来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她看着前头有士兵把守的街道,对陈瑞武道:“二弟送我到这儿就罢了,前头有人守卫,不妨事。”

陈瑞武瞧了瞧,笑道:“真是巧了,那领头的正是我在军中的好兄弟,我去说说,请他护送大嫂进去。”

说着拍马上前,林宛如看陈瑞武和那个头领果真说笑起来,不多时,陈瑞武指了指这边,那头领又点点头。

陈瑞武很快返回了,笑道:“大嫂,他说请大嫂只管坐马车进去,里头隔几米就有人,最是安全不过的。”林宛如道了谢,又叮嘱陈瑞武回家,这才坐马车一路到了金佛寺的山门。

石爱珠正等在那儿,见了迎上来:“你总算是来了。”

林宛如道:“我算着时辰是不差的,怎么知道你们提前出发了。”

石爱珠道:“表姐在路上非要停下歇歇,后来怕误了时辰,急着赶路,竟提早来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进了山门,里外层层叠叠的守卫着,不是戍卫就是宫女,十分严密。

小宫女说朝凰公主正在更衣,石爱珠和林宛如便坐在禅房喝茶,哪知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朝凰公主还没出来,石爱珠不满道:“换个衣裳要这么长时间?”

她闯进了屋子,竟发现一个人也没有,不由得呆住了,里头伺候的宫女跪了一地,其中一个哭道:“公主不见了,奴婢正偷偷地找呢。”

石爱珠怒道:“糊涂东西,都这个时候了还敢瞒着,还不快叫人去找。”

另一个是朝凰的贴身侍女,她倒是冷静,道:“回郡主的话,其实丢的不是公主,而是薛姑娘,公主刚才在歇脚的时候就和薛姑娘换了衣裳,由五皇子带着偷偷去盛家看未来的驸马爷了,薛姑娘怕露出破绽,便一直待在屋子没敢出去,才刚奴婢进来,才发现薛姑娘不见了。”

石爱珠顿时着急起来,林宛如比较镇定,道:“这里守卫重重,外头还有侍卫把守,一个大活人出去总会有所察觉的。”

她忽然想起上次珊瑚莫名的不见了,也是在金佛寺,不由得道:“金佛寺有个小角门,常有来送菜的菜农出入,别是混入了那里头,偷偷溜进来把宝姐姐掳走的,快叫人去看看。”

几个宫女都急急地出去吩咐,石爱珠有些担忧:“要不要告诉皇上?”

林宛如道:“还是不要惊动人的好,不管是谁被掳走了,名义上被掳走的都是公主,这对公主的声誉不好,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同时又在心里暗暗地怀疑,究竟是谁胆子这么大,居然敢绑架公主?

要说朝凰公主养在深宫,能有什么仇人?要说是针对柔嘉贵妃和五皇子,一个协理六宫,位同副后,一个身份尊贵,虽然张扬跋扈可也没做过什么大的坏事,谁能而且谁敢针对他们呢?

要说是废太子余党,可废太子与朝凰公主可没仇恨,要绑也该绑二皇子妃才是啊。

林宛如百思不得其解,等着宫女们的消息,谁知宫女们的消息没传来,反倒是有内侍传话说陈瑞武在山门求见,林宛如觉得奇怪,赶忙出去看个究竟,陈瑞武满脸严肃,低声对林宛如道:“薛姑娘被人掳走了。”

林宛如惊讶,看着陈瑞武,陈瑞武道:“人已经被我救下来了,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就先送回了家,请大嫂回家去看看。”

林宛如点头,有什么话还是回家说,这人多口杂也不好说话。

林宛如叫人知会了石爱珠一声便和陈瑞武回去了。

薛宝钗正由沈氏陪着说话,她虽然受了惊吓,可看精神还好,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倒也没有大碍,林宛如握住了薛宝钗的手,很是关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薛宝钗苦笑,倒也没隐瞒,把公主想私下相看盛文,故而和她换了衣裳的事情说了:“我原怕人发现,就在屋子里看书,哪知糊里糊涂的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被绑了,倒是幸而得陈二公子搭救。”

说着要起身向陈瑞武行礼,陈瑞武忙道:“我也是见那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觉得蹊跷,这才上去瞧瞧,没想到竟瞧见了薛姑娘,举手之劳,何足挂齿,请薛姑娘莫要放在心上。”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 纷纷扰扰(六) 返回《红楼之林家庶女》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八章 尘埃落定(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