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挑选蛀虫

文/水灵妖十二
本章字数:4686 重生之腹黑毒妻txt下载

只是玄同亦是不得不承认,兰令月早就准备妥当,什么证人、证词可都是无懈可击。原本支持玄同这一房的,只因为两个公子都死了,心里都十分惶恐,只恐怕以后便没了主心骨。如今玄同又添了个女儿,又是个如此强势的人物,倒是让他们定心不少。为了切身利益,他们亦是一口咬定,兰令月便是玄同的亲骨肉。加之玄同支撑病体,指点兰令月如何掌控玄家,何人可拉拢,何人必须除掉,玄氏对这位突然而来强势的玄氏小姐亦是不得不接受。

唯独那杜氏算计落空,不由得当众啼哭,只说是兰令月害了她的儿子。实则杜氏心中亦是惊疑不定,心中不知为何如此这么一桩之后,玄同竟然不曾死,而处事还处处出乎她意料之外。

兰令月自是不曾亲自处置玄海,只是那所谓的天山雪莲原本就是假物,一旦灌下去虽然暂时能好转,可是用了虎狼之药必定是早死。只是一朵假的天山雪莲,就足以揭破玄氏那一层丑态,将最不堪东西暴露在众人面前。

随即玄同终于不治身亡,临死之前可是千叮万嘱,要让兰令月坐稳这玄家家主的位置。

众人虽有不服,只是一则兰令月名正言顺,二则兰令月又少不了族中一些人的支持,三则兰令月在外还有强援,随身保护几个高手都是武功极高的。

如此一来,兰令月倒是顺利继承玄氏,将玄氏紧紧的捏在了手中。

玄同临死之前,倒是不担心兰令月会放过杜氏和玄寒。第一就是杜氏认定了是兰令月害死了她的亲生儿子,早就将兰令月恨之入骨,第二就是玄寒野心勃勃,不会让兰令月安稳做上了那玄氏家主之位。

而尚在丧期,玄氏居然便又爆发出一场丑闻。那就是玄同的小妾杜氏居然私下和二房的老爷玄寒厮混,被人当众捉奸在场。

本来这也还罢了,玄寒更是声称自己乃是被人陷害的,话里话外的意思,那就是陷害他的人就是兰令月。然而杜氏却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疯疯癫癫的,许是受了什么刺激,那衣衫都没有穿,只说出了许多匪夷所思的话。比如说她张口就声称,自己早就和玄寒有了私情并且连玄海都是玄寒的亲儿子!她说得可是有鼻子有眼,玄寒当时听了脸都绿了,当众就甩了杜氏一巴掌只说杜氏这个贱人陷害他。

然而却也是没有人相信,杜氏便是陷害他,说出这种话只恐怕在家族之中也是没有什么立足之地了。她说这些话,可是有什么好处?不少人认为,那是因为玄同在天有灵,灵魂附体,弄得杜氏撞客了,方才将那些该说的不该说的都是一五一十的说出来。证据就是杜氏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便是疯疯癫癫的。

而在这之后,这已经神智不清的杜氏顿时被送入了疯人塔中,与一堆疯子关押一起。那处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便是没有疯的关入进入也是要疯的。有好事之人几个月后去瞧过杜氏,杜氏亦是衣衫褴褛,面容蜡黄,只痴痴口角流水,和寻常疯子也没有什么差别,哪里有半分从前半点千娇百媚的模样。

至于玄寒,兰令月处置就更为狠辣一些。玄寒可是口口声声的声称,是自己将他给冤枉了,费心思来陷害他。并且玄寒也是绝不肯束手就擒,甚至于拿起兵器,带着数百侍从和兰令月给对上了,只要杀了兰令月好趁机夺权。兰令月也不客气,就将他随行侍卫尽数给处置掉,并且将玄寒当众斩首。如此一来,自然也是再无人敢质疑兰令月几分了,令兰令月终于在玄氏坐稳了位置。

兰令月方才真正松了一口气。虽然情报、侍卫是宇文炀提供给自己的,可是如何将玄氏谋夺在手可是兰令月自己的谋算。

随即兰令月照着安排好的一般,令一名面容身材和自己都有五六分的替身留在玄氏,自己与宇文炀手下之人汇合,前往宇文炀在西域的基业。

兰令月临走之前去看了一个人,是那个与自己原本没有什么关系的人。

香烟缭绕,青灯古佛之间,那玄同的原配,接连失去儿子、丈夫的贺氏,却已经是去了三千烦恼丝,只那一副斩去尘缘模样。佛香缭绕之间,面容亦是隐隐有些模糊。飞烟集,据闻五六年前尚是一片荒芜之地,如今却建立了无数华厦店铺,且热闹无比。从前兰令月虽然有几分兴致,可是却并不知道此处是宇文炀的基业。方才到达,兰令月就被宇文炀召见。

兰令月微微一默,其实她觉得,这种任务,宇文炀是要让令月明白,所谓的血缘继承是一桩多么可笑的事情。他是在告诉自己,自己也可以随意玩转那所谓继承人的身份。而如今她心下更是禁不住添了几许叹息,心里确实是觉得,那心中那份禁忌仿佛被打破一般,所谓的忌讳也是淡去了不少。

谋夺玄氏家业和谋夺兰氏家业又有什么本质上不同?

天底下的好东西,只要你有心计有手腕,就能随意取用。

宇文炀是在告诉自己,只有所谓的没本事的人,方才是会在意那些无谓的规则罢了。

她轻轻推开门扇,心中一丝又一丝的异样不断的扩散。宇文炀带给她的,不是爱情上的刺激,而是对她道德观、生存观的极大冲击。这个男人,似乎就是地狱的恶魔,却甜美蛊惑自己打开那一扇内心之中的恶魔之门了。

推开门扇之中,兰令月随意一扫房间之中的布置,柔顺光华的书桌之上摆放了若干书册,且那石桌更不知是何等玉石雕琢而成,只觉得十分光彩柔润。架上的摆设一器一物无不是珍贵非常,便是区区一个瓶儿亦是胎质温润且瓶口点缀宝石,若拿出去只恐怕要典上万金。宇文炀从前是不会委屈自己的,故此屋中的摆设自然也是会奢华之极了。

只见宇文炀坐在书桌前,如墨色的发丝以九龙发冠束住,面颊却亦垂下两条墨色,且发冠之上两条精致流苏垂落,明明暗暗越发衬托出宇文炀面容温雅。唯一可能遭来挑剔则是宇文炀面颊略显得苍白一下,唇瓣亦显得猩红。

宇文炀竟似极为熟稔的说道:“坐吧!”

若无其事的态度让兰令月松了口气又莫名有些失落,只是自己也是品味这丝难言的纠结究竟是为什么。

晶莹剔透的玻璃杯全无一丝杂质,足以证明工匠技艺之精巧,而兰令月的眼中亦是禁不住添了几许淡淡的讶然之色。宇文炀手下有如此能干工匠,也是难怪能逐利万金而成为西域的首付。

只见宇文炀打开箱子,一股寒气亦是铺面而来。那小箱子之中盛了些许的冰块,他手指捏着刀轻轻的敲了一块,再夹入了玻璃杯中,且倒入了红酒。透过那等晶莹剔透的玻璃杯,红酒和碎冰焕发一股晶莹剔透的光彩。

宇文炀原本亦是一个极喜欢享受的人。

兰令月轻轻的品了口酒,其味少了几许葡萄酒本来该有的苦涩口感,口感果真便是绝佳的。

“阙氏这些年来处心积虑,就是想称霸西域,阙北离身为一代人杰,更是想要有大周一争的实力。阙妙朱是他为了对付兰氏埋下的一颗棋子,只是如今我宇文炀留在西域,便成为除了兰氏之外更让他在意的眼中钉。本来以兰氏和阙氏之间的裂痕,想要弥合也是绝无可能,只是有了阙妙朱之后双方关系亦是缓和了不少。”

宇文炀轻轻的晃动酒杯:“可惜,裂痕就是裂痕。故此我要你寻一名阙氏子弟,并且让他和阙妙朱私下勾结,做一些所谓的损公肥私的事情。当然这名阙氏子弟,你亦是要将他紧紧的掌控在手中!”

事情说得清楚了,宇文亦是禁不住放松了几许,他轻轻的舒展自己的身躯,似笑非笑的说道:“做这些事情,我给一名帮手如何。”

兰令月也不曾推拒,很快一名妙龄的少女上来,面容清秀,容貌柔顺之中添了几分的坚韧味道。只见她打扮得也是极为简单的,一副丫鬟装束。

“小茹,从今以后,你便好生侍奉兰姑娘了。”

宇文炀如此吩咐,那叫小茹的少女亦是盈盈称是。而兰令月亦是不敢轻易将宇文炀所介绍的人当做一个普通的丫鬟看待。

随即小茹领着兰令月离开。

一连串长长的石板楼梯蜿蜒而下,一路走过去兰令月虽然不至于气喘吁吁,面颊上亦是透出了一丝淡淡的绯红。

空气是干燥而温和的,兰令月踏入了大厅之中之时面上亦是染不上几许惊讶。数不尽的卷轴就井然有序的摆放在四周,并且形成了一片海洋似的。

“主上一直便是有意收集那西域各大组织的消息,故此对阙氏内部消息亦是了如指掌。小茹一贯也不沾手别的东西,平素亦只是处置一下这些资料,故此,倒也没有其他本事。”小茹言道。

“小茹你这可是有些谦虚了,看来你也是对这里的资料了如指掌,故此难怪宇文炀让你帮衬一二。”兰令月如此说道,亦是让小茹放松几分,两个人之间亦是添了几分亲近之意了。

却只见小茹取来了阙氏的资料,而送到了兰令月面前。

兰令月亦是瞧得极为仔细,她要找一个人,这个人在阙氏身份必定不能太高,不是极受器重的人,方才有那么一股子的野心,方才容易被自己所用。无**则刚,而有那**的人,方才有可趁之机。当然这个人在阙氏的地位亦是不能太低了。否则以阙妙朱的心性,身份太低便是来攀附她也是瞧不上的。

阙妙朱是个爱俏的,自己爱惜容貌,喜欢的人容貌必定也是不差的。故此这个人最好是个年轻、俊俏的,最好是个男子,阙妙朱那般性子是不太能跟女子交好的。

最后兰令月目光落在阙家六房嫡出之孙阙岚之身上。

阙岚之,今年二十三岁,有一妻三妾,膝下亦有两子三女。虽然家中不乏那娇妻美婢,阙岚之却也是个好色之徒,常年流连花丛,是那青楼常客,并且和一些年轻小姐甚至已婚妇人都是夹缠不清的。

阙岚之自幼便是聪慧的,幼年甚至也有神童之名,在家族之中原本也是颇受重视的。如今却只落一些闲职,做那一些不上不下的生意。追根究底,他之所以如此,那是有两个原因。

其一,阙岚之太过于好色,甚至连母亲身边婢女也不放过,那婢女有孕之后竟然被逼跳了井便就这么给死了。后来这桩事情被扯出来,阙岚之挨了一顿板子。如果这桩事情只是阙氏家族的内务,那么三年前那桩事情阙岚之更是声名扫地。那就是阙岚之居然与一名孙姓妇人有了私情,两人有染却被发现,阙岚之被对方丈夫一路追打出去,甚至衣衫也来不及穿上。

其二,阙岚之虽然聪慧但是却也是志大才疏,投钱做了几桩生意,虽然最初都是信心满满,但是最后那都是折了本钱的。最后一次,阙岚之甚至盗用了公账之中的一笔巨款,用来做一批古董生意。岂料他贪图便宜,却也再次折本了,此事东窗事发之后,阙岚之在阙氏家族之中彻底失宠。

兰令月之所以选阙岚之也是有自己原因的。阙岚之心性极爱那冒险,且性子不知收敛,自也是那等爱行险的人。再者阙岚之亦是自幼得宠,如今却也是颇为失意,料必也是盼望自己能再次在人前扬眉吐气。

其次就是阙岚之出身放在哪儿,总是不错的,且他虽然不得长辈喜欢,在祖母面前却颇为得宠。他的那些嫡亲的婶娘、舅妈、姐姐,无不被阙岚之哄得服服帖帖的。而阙岚之好色,好色另一面就是他惯会讨好女子喜欢。兰令月也能猜测阙岚之从前和阙妙朱关系应该不错,阙妙朱是个极喜欢别人向着她献殷勤的性子。

至于挑选何等身份的人物接近阙岚之,这个人手里必定有若干财帛,且阙岚之毕竟也是个世家公子,此人见识也不能太粗俗了。对于美酒,对于古董,这个人应该也是要懂一些,要对一些西域贵族才能玩儿的玩意儿也有一定的了解。

------题外话------

谢谢yurikagxd亲的鲜花哦, 谢谢895668、renyr71两位亲的月票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137 谋夺家产 返回《重生之腹黑毒妻》目录 下一章:139 宇文炀的实力(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