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六章 死亡训练

文/酸菜四哥
本章字数:3383 谋定民国txt下载
接下来的半年里面,每当到了夜晚,通辽的操场上都会响起惨绝人寰的叫声,不知道的还以为通辽第一中学成了通辽第一杀猪场,甚至有些附近的居民来抱怨,学校太吵杂。

    除了第一天的训练有些血腥之外,过了一个月之后,在死亡训练中死亡的囚徒也在逐步的减少,甚至没有,也许就像马拉松比赛一样,看上去很难,而实际上正常人只要坚持训练个几个月也能完成42公里以内的马拉松。

    初期的魔鬼训练结束之后,逐步的又淘汰了三十人,剩下的七十多人,被分散开来进行各种专项,主要是篮球、足球、拍球、田径四个大组。

    坚持练习了半年,这些囚犯一个个身体倍棒,面对死亡和无罪释放的选择,他们只能玩着命的训练,练到最后连富贵这个情报区出身的人,比起身体素质都不如他们了。

    要是再有一个一年半载的,估计就是刘翔来了,也跑不过他们了,不过但愿这些囚犯不会在训练场上突然出现断腿,要不然这个是太丢脸了。

    不过再一想何天赐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毕竟这些人面对的生与死的考验,他们有断腿的心,也没有断腿的胆子啊,就是腿断了,蹦也得蹦到终点,要不然必死无疑。

    这半年里面,整个东蒙倒是安定,老毛子的道胜银行和小鬼子的正金银行落户洮南,再加上洮南开明的政策,吸引了大部分的商人,整个东蒙一片欣欣向荣,有了第一年丰收的余粮,东蒙有在计划中多安排了不少移民,这也让锡良颇为欣慰。

    整个中国被南方的**党闹的鸡犬不宁,先是年初的时候,汪兆铭,也就是后来的大帅哥汪精卫,在北京刺杀摄政王载沣,被清政府抓捕,又被肃亲王给救了下来。

    不过这件事也给后来汪精卫心里面留下了阴影,后来才会选择上了当汉奸的这条道路,至于当年的大英雄沦落为后来的大汉奸这其中的事情就太多了。

    迎接1910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在北京发生的汪精卫刺杀摄政王,而在江南一带,由于橡胶股票的崩盘,一夜间使无数人无家可归,更加剧了本来就日益严重的饥荒问题,长江水患的影响一直没有消去,就引发了更大的饥民潮。

    朝廷只能加大将饥民运往关外的进程,这也是锡良头疼的地方,清政府大量的想关外移民,既不提供粮食也不提供资金,下面的地方官员基本上就不配合锡良的工作,对也这些饥民是避而远之。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能有何天赐大量接纳移民,也是缓解了他心中的压力,但是东蒙快速的发展,也深深的刺激着他,编连新军在即,奉天有二十镇、吉林有二十三镇,黑龙江的新军也在筹备之中,朝廷不给军饷,下面士兵难免有情绪,再加上原有的几路巡防营,东北的财政已经陷入严重赤字。

    越是这样,锡良就越担心何天赐,毕竟他手握重兵,而且最近的这段时间,又有隐隐扩编的趋势,对何天赐锡良是又爱又恨。

    关内风雨飘摇,关外依旧蓝天白云。

    手握万余精兵,外加东蒙三十多万百姓的支持,何天赐相信任何大风也吹不尽东蒙来。

    这半年他的生活除了练兵,就是去学校听课(听美女老师陈梦妍的课),再有就是偶尔观看下,通辽中学操场上惨绝人寰的训练,杀猪一般的声音,就是他们将来在运动会上勇夺佳绩的保障。

    前一段忙着听陈梦妍的舞蹈课,生物课,何天赐倒是没怎么关注囚徒的训练,时间可是不等人,转眼几个月的时间,离着第一次运动会的时间是越来越近,再不见就见不到他们悲催的面孔了。

    “镇守使大人好!”

    何天赐刚到操场就迎面走来了七十多个大大汉,这哪是当年那些猥琐的囚徒,比起自己的警卫营还要威武,一个个裸露着上身露出古铜色铁皮一般的身体,在太阳映射下,焕发光芒。

    何天赐点了点头,变化真是太大了,看来脱离猥琐的最佳办法就是死亡训乱,有一天打到了日本本土,一定要把死亡训练,用在哪些猥琐的日本毕老师、日本周老师身上,让他们早日脱离yin海,走上正果啊!

    来到这个平行时代,可不能让这些老猥琐影响了天朝的骚年们,日本的女人可以是天朝骚年的,但是日本猥琐大叔绝对不是俺们天朝骚年学习的榜样。

    短暂的问好后,这些囚犯有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后天即将动身前往南京,参加运动会,他们也是在做着最后的联系。

    将近一年的训练,这些囚犯除了身体素质进步快意外,有了身体素质的优势,学期了篮球、足球等项目也是很容易,一些田径的项目就更加容易,这个时代的跑、跳也没什么技术可言,除了训练就是训练。

    倒是何天赐这个体育爱好者,看了他们的初期训练之后,将他们原有的挑高方式改成了背越式,这大大的提高了参加跳高囚徒的成绩。

    “对,就这么打!”张卫平看着场上球员顺利的完成了一次挡拆进攻,手舞足蹈的大喊着,起初他对何天赐的做法并不感冒,可是越到后来,他越发现,有了以死亡作威胁的训练,这些囚徒一个比一个玩命,身体素质也是一个比一个好,以前自己训练的一些学生,根本就做不出这些动作来。

    “好防守!”

    听着张卫平的呼喊声,何天赐笑了笑,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二三联防,何天赐看了囚徒训练的机场篮球后,就提出了挡拆战术和二三联防,一听何天赐的这些想法,张卫平吃惊不已。

    看着场上的运动员,能将联防运用的如鱼得水,何天赐也忍不住笑了笑,要是自己当个篮球教练也不错,在中国弄个cba,让全世界都来中国打球,或许还能成功,自己还能成为cba联盟总裁,cba火遍全世界。

    也不是不可能,不过自己就不一定要当篮球教练了,交给年轻的张卫平张老师就好了,自己还需要大事情要做呢,我来了就是反转一切耻辱,这个当然也算一点,最重要的是将中国人弯下去的脊梁骨挺起来。

    还是要再军事、经济、科技上面大花功夫啊!

    这些囚犯马上就要参加比赛,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对手是谁?但是他们必须为一切做准备,如果比赛失利,等待他们的就只有死亡,他们没有选择,赢下这场比赛他们就会被无罪释放。

    在场的每个人都在热情的训练着,豆大的汗水泼洒在操场上,一切都为了运动会,为了能活下去,能够无罪被释放。

    草原的天空总是这样的湛蓝,蓝天白云下,蒙古牧民越关内的移民融洽的相处在一起,这几年的时间里面,不少牧民也都渐渐适应了汉人定居的生活,开始加入大工厂和耕地的行列之中,抛弃了以往的蒙古包,换上了崭新的红砖房子,加上赤峰煤矿源源不断的供应,冬天取暖难的问题也解决了。

    再加上东蒙新办的二十几所学校,蒙古族学生和汉族学生更是更好的融合在一起,以前严峻的民族问题迎刃而解。

    在东蒙南部一带一贯有影响力的日本特务班,也突然间藏匿了起来,丝毫检测不到任何动向,随着陶克陶和东蒙亲俄王公的被剿杀,俄国人在东蒙也安静了下来。

    这一切显得这样的怪异,难道都是巧合?还是自己的治理真的有这么的好?

    日本人不动,俄国人也不动,草原上也没有反对势力,而且锡良再吉林编练新军二十三镇之后,也没有什么新的动作,这让何天赐有些不敢相信。

    不再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这一年东蒙过得实在是太安逸了!

    何天赐好不容易在洮南初步解决了粮食缺口的问题,清朝却迎来了晚期最大的一次经济危机,崩溃的橡胶股票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将上海这个远东的经济中心炸得一片狼藉,跳海,跳楼,跳脚的人不在少数。

    再加上关内各地连年天灾**,饥民起事不断,关内关外,强烈的反差,让何天赐意识到真正的暴风雨即将到来,自己务必要做好准备,未雨绸缪。

    一场让所有人闻之色变的大疫在东北不期而至。

    一列火车从沙俄境内驶进满州里,时隔不过一到两天,满州里便出现了一两例死亡病例,染疫者死前咳嗽不止,死后浑身发紫,症状凄惨,起初死者不多,地方官员对于疫情并不算太重视,以至于鼠疫沿着中东路一路进入呼兰,齐齐哈尔,哈尔滨。

    由于今年东北各地遍发大水,从夏秋不断地有饥民涌进东蒙这块新兴之地,使得鼠疫也进入人口逐渐稠密的东蒙新兴城市洮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考验 返回《谋定民国》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鼠疫(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