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利欲熏心

文/丁墨
本章字数:5400 你和我的倾城时光txt下载

夜色越来越深。整座城市在灯火映衬中,像是钢筋混凝土铸成的棋盘,纵横交错,望不到边际。

林浅跟厉致诚站在幽暗的住院部楼道里,望着楼下那片黑黢黢的人群。

他们看起来是躁动的、兴奋的,坐立不安。记者们挂着相机、扛着摄像机,走来走去。只要有人从住院部走出来,都会吸引他们的全部视线和打量。

而记者的身后,是十几二十个穿着蓝色工人制服的男人。天色太暗,看不清面目。但他们手中的横幅却很醒目:

“抵制外资收购!”

“爱达高层勾结外资,出卖民族品牌!”

才安静了一小会儿,他们又开始高声抗议了。显然是经过排练的,声音整齐洪亮:

“保护民族民牌!”

“抗议外资入股老爱达!”

“把外资奸细赶出爱达!”

……

听到“外资奸细”四个字,林浅皱了一下眉头。

显然是在说她了,哼。

而此刻,尽管已是晚上,但医院门口依旧车来车往、人流不绝。所以这批人很快吸引了路人的围观。记者们逮不到正主,更是对这些抗议者一顿猛拍。一时间,灯光不断、人越聚越多,到显得声势浩荡、蔚为壮观。

林浅轻轻“哼”出了声。

厉致诚单手撑在窗台上,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肩。他的脸色很沉静,隽黑的眸盯着楼下的嘈杂,问她:“你认为是谁做的?”

林浅双手往窗台上一撑,鄙夷地答:“还能是谁?陈铮。”这么不入流的手段,舍他其谁?

这显然也是厉致诚心中的答案。他眼中滑过淡漠的神色,没说话。

林浅却摇了摇头,说:“其实陈铮这人并不笨,以前我在司美琪,觉得他也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企业管理得也挺好。但这个人……太偏执了。他把一己之私看得太重,并且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总是做这样的蠢事,上不得台面,也得不到长远。现在想想,这个人其实可怜可悲又可恨,因为由始至终,他大概什么也没看清楚。”

讲完这番话,她就转头看着厉致诚。

也许是因为这几天,尤其是今天,她的心情始终有些低落。所以此刻看到陈铮导演的一幕闹剧般的,但也是恶毒的进攻,才令她心生感叹。

她是在感叹陈铮这个人,但又好像,是在感叹其他事。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而厉致诚闻言,只眸色静深地凝视着她。窗外的灯光朦胧透进来,照得他的黑发他的脸,分外沉稳笃定,高深莫测。

他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低声说:“说得没错。这也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温凉的嗓音,透着波澜不惊的寒意。

林浅的心微颤了一下,没说话。

DG和投资公司导演的这一出收购,令徐庸病重入院;现在陈铮又拿她攻击厉致诚和爱达……

厉致诚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他是多狠的人,陈铮大概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现在,他安排的连环计已经快要全部就位,大反攻即将在几个月后拉开帷幕。对陈铮必然会痛下杀手。

林浅又侧眸看了眼楼下的人群。不知陈铮此刻正躲在哪里,得意地看着这一幕呢?

也许下一次再碰面,她给予陈铮的目光,只会剩下怜悯了。

——

“薛明涛已经到了。”蒋垣从楼下走来,朝厉致诚点了点头。

林浅循着两人目光望去,果然看到几辆大巴车停在医院门口,然后看到几个熟悉的面孔:薛明涛等干部,带着一些爱达的员工,冲下了车。他们开始维护现场秩序,同时将记者、抗议者都挡在外围。

这个现状其实挺尴尬的。

不能报警,因为报警必然上头条,小事变大事;

不能放任自流,因为这样他们会被堵在医院,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徐庸的静养也会受影响。

只能用同样的手段——人海战术,反过来把他们给压制住。好在薛明涛带的人很多,瞬间就形成了包围之势,把那些蓄意闹事的人围在中间。

薛明涛处理这种事一向谨慎。虽然林浅听不到他们具体在说什么,但清楚看到薛明涛带着几个干部,正在跟那些记者解释什么——大概是说这些抗议者根本不是爱达员工。而他带的人也挺有意思,有一部分是青壮年,但都站在外围。里面还有很多年迈的老工人,以及女工。这样他们对着那些闹事的人,反倒成了弱势的、真实的爱达一方。要是对方敢动手闹事,明天的新闻必然会变成——社会流氓地痞殴打爱达员工。当然了,有外围的青壮年在,绝不会让这些老弱妇孺真的被欺负。

不得不说,薛明涛也挺损的。他来对付陈铮,绰绰有余。

果然,这招很有效。现场看起来并没有产生冲突,那些抗议者已经开始有人撤退。而那些记者也围着薛明涛一阵拍,显然他正在解答他们的问题。

眼见楼下的注意力都被薛明涛吸引,蒋垣挂了电话,看向厉致诚和林浅:“车开到侧门了。”

厉致诚点点头,脱下西装,罩在林浅身上,然后将她肩膀一搂:“走吧。”

林浅微怔了一下。

的确,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避其锋芒,是处理眼前情况最好的办法。

只是……

她看着楼下的熙熙攘攘,又抬眸看着远方苍茫的夜色。

尽管厉致诚没有明说,但其实不光是她和他,蒋垣、薛明涛、陈铮……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一档子事——她和林莫臣的关系,终究会对现在中外资双方对抗的时局,造成影响。

爱达高层之一、厉致诚的未婚妻——林浅,她的哥哥正是主导本次外资收购的首席投资经理。这个事实,无论被谁知道,只怕都会在心里琢磨嘀咕几分。

爱达是否已经跟DG秘密勾结?她林浅是不是奸细?这些事,是根本解释不清楚的。尤其现在外界并不知道厉致诚的后招,表面看来中资已经被DG压过一头——这样的情势,会令外人的怀疑加剧。而厉致诚的反攻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些天,他必然会遭受成倍的外界压力……

林浅轻咬了一下嘴唇,收回目光,神色平静地跟着厉致诚下楼。

侧门离正门其实不远,但因为位置较偏、光线较暗,所以当轿车缓缓无声开过来时,并没有引起门口那堆人的注意。

蒋垣走在第一个,替他们打开车门。

林浅披着厉致诚的西装,衣服上还有他身体的余温,在清冷的夜风里,令她感到无比的暖和熨帖。而厉致诚单手搂着她,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护在怀里。林浅只要一抬头,就看到他近在咫尺的冷峻脸庞。这令她一点也不会害怕,也不会慌张。

莫名的,甚至还有一种感动。大概是夜色太清冷,周围的人声太喧嚣,而他的拥抱又太有力,她心中缓缓生出天荒地老浪迹天涯那样的感动,弥漫心头。

“没事的。”她忽然就开口,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安慰他。

厉致诚闻言看她一眼。

他的眼睛里居然缓缓浮现笑意。

林浅立刻读懂了他的眼神,大概是因为这种时候,她竟然还反过来安慰他,令他觉得有趣。

于是林浅忍不住也笑了,也斜瞥他一眼,那意思是说:你不在意他们,我也不在意。

短短一截路,旁人都不知晓的时候,两人间眉目凝视,却已知晓了彼此的心意。

很快,两人已经走到了车前。

林浅突然一愣。

因为越过厉致诚的身形,她忽然看到闹事的人群中,有几个眼熟的人。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那么多人围在一起,她却一眼看到了那几个。

那是爱达的几个老员工,之前跟林浅因为业务还接触过。林浅相信自己给他们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也令他们看到了自己的能力和努力。

可现在,他们举着横幅,跟那些闹事的流氓地痞站在一起,正在被薛明涛的人劝说着,但是还没离开。

林浅的心突然就这么一沉,有点不是滋味。

很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她猛地看到一团白影迎面飞了过来。然后她就感觉到一阵劲风撞在脸上,“咔嚓”一脆声,她的鼻梁眼睛一阵剧痛,粘稠的液体瞬间在脸上流淌开,夹杂着阵阵腥味。

是鸡蛋!有人躲在暗处用鸡蛋砸她!

林浅眼前一片模糊,脸上难受极了。这时感觉到厉致诚一把牢牢握住她的胳膊,身旁蒋垣、高朗等人焦急的声音传来:“没事吧?”

林浅答:“没事没事……”伸手就要去摸脸。旁边却有只手比她更快,落在她脸上,摘掉残余的碎蛋壳,动作轻柔地用指腹抹去蛋液。

然后他微怒的嗓音从头顶传来:“还没看伤势就说没事?别动。”

林浅立刻就不动了,模糊黏糊的视线里,一眼看到厉致诚的脸。他的俊脸上再无半点笑意,绷得很紧。黑眸暗而沉,牢牢盯着她,某种锐利的情绪仿佛就要蓬勃而出。

这目光令林浅的心就这么一揪。原本空荡荡的大脑,突然生出了难受的情绪。

这时,又听到“怦怦怦”数声响,也不知道鸡蛋砸在了哪里。厉致诚眼明手快,将她一把塞进车里,然后转头看着高朗等人:“把人给我抓住!一个都不许跑!”

林浅怔怔看着他站在夜色里,冷酷无比的表情。

车窗外,光影闪烁、十分昏暗,一时也看不清偷偷躲起来袭击他们的人,藏在哪里。只是随着他一声怒喝,侧目对面的矮墙后响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怒不可遏的高朗立刻带着一群人追了出去。

厉致诚也坐进车里,“嘭”一声关上车门,转头看着她。黑眸那么深,就像要望到她身体里去。

林浅脸上已经不痛了,擦拭的纸巾上也没有血迹。她望着他,轻声说:“没事的,没受伤。”

厉致诚点点头,凝视了她几秒钟,伸手将她扣进怀里。他的手心竟然有了汗意,握住她的手,微湿微热。林浅靠在他胸口,隔着薄薄的衬衫,听着他有力的心跳——扑通、扑通、扑通……

轿车快速绕过前方的混乱,朝车辆进出口驶去,离开了医院。

——

收到林浅被攻击的消息时,林莫臣正坐在办公室里,查看美国股市新闻。

而当他放下电话,原本轻悠闲适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下来。他静默片刻,并没有马上做出其他反应,而是打开网页,浏览行业新闻。

果然,实时新闻已经更新,全是关于今晚群体事件的报道。有的说是爱达员工不满民族品牌被出售,与管理层发生冲突;也有的说是流氓聚众闹事。

但在媒体的种种臆测中,“爱达某位女高层”与“MK投资公司某高层”的兄妹关系,显然成为他们重点解读的点。

甚至还有很多论坛,冒出了很多不怀好意的帖子。大多围绕“爱达某位林X高层”展开,影射其是MK投资公司和DG集团的内应,勾引爱达集团高层后,潜规则上位,促成这次收购。有些话语非常不堪入目。

林莫臣关掉电脑站起来,脸色沉得像乌云密布。他推开门就走出去,门口的秘书连忙站起来:“Jason,有什么事?”

林莫臣摆了摆手,径直走进不远处的会议室——负责爱达收购的小组,正在里面开会。

他敲了一下门,也不等里面的人说“cein”,直接就推开门进去。

所有人面面相觑,疑惑地望着他。

他双手插裤兜里,脸色挺冷地望着自己的同事兼朋友们。将手机往他们面前一丢,上面显示的正是关于林浅的新闻。

“怎么回事?”他冷冷地问,“我说过,绝不可以拿我妹妹做文章。当初与DG签订合作协议时,也达成共识,双方会回避这一层私人关系。现在谁能给我解释一下?”

那个小组的头儿是个香港人,他看了眼其他同事,静默了几秒钟,站起来:“Jason,这件事不是我们主导的。这是DG中国的主意,查理斯和陈铮。我们只是旁观。”

林莫臣看着他没说话。

大概是被他盯得狠了,香港人只好继续说道:“其实Jason,据我所知,这件事得到了很多人的默许,参与者也不止一个。除了DG中国,还有那些已经把股份卖给我们的爱达股东,还有中国行业里,那些希望把品牌卖给DG的企业……Jason,中国人并不团结,你妹妹他们的敌人其实很多。

我们考虑到你的立场,所以并没有参与。但对爱达的收购一直不顺利,所以我们也只能默许,并且不能提前知会你。这一点我认为我们做得没错,也希望你能公私分明……”

作者有话要说:摸下巴,作为一个全文无虐的甜宠文来说,这章应该算是全文最虐的章节了,噗~~比起我以前的女主,这个女主实在太幸运了,只是被砸了个鸡蛋~~

昨天大家的鼓励我都看到啦,谢谢大家,会努力好好收尾的,状态慢慢恢复中~~你们感觉到了没?

明晚见~

(快捷键 ←)上一章:第74章 彼此交心 返回《你和我的倾城时光》目录 下一章:第76章 谁与争峰(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