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不能接受的现实

文/楚韵
本章字数:3921 金钻豪门:至尊帝少的盛宠txt下载

 任由这两小宝贝怎么哭闹,沈冰清就是拦住众人,谁也不准过去哄。(君子聚义堂)

终于,一直没有任何表情的沈玉洁慢慢地坐了起来,伸手一边一个,将两个小家伙给抱了起来。

“乖,别哭,妈咪在这里!”

她将两个小宝贝都拢到了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脸贴着宝贝们的脸,轻声地哄着,眼泪也不停地往下掉。

沈冰清远远地站着,看到这一幕,自己也不停地擦着泪。

两个孩子的哭声终于是将沈玉洁的心给唤回来了。

“好了,兰茜,把孩子抱出去吧!看看该喂奶了!”

沈冰清这才下了吩咐,兰茜跟那个女佣这才匆匆地上前,将两闹事的小家伙给抱了出去。

沈玉洁微微动了一下,“姐……我要洗澡!”

“你先喝一碗粥,等身体有劲了,再去洗澡!”沈冰清命令道。

沈玉洁这在床上将近躺了半个月,整个人瘦得就跟一张纸片似的,似乎一阵风就能把她给吹走。

这一次,沈玉洁没有再拒绝沈冰清,乖乖地将一碗粥端了起来,喝了下去,坐了一会,这才慢慢地起身,在沈冰清的搀扶之下走进了洗澡间。

洗完澡出来,沈冰清帮她吹干了头发,扶着她到院子里晒太阳,这么多天没有见太阳,沈玉洁的脸苍白得吓人,走几步就头晕得厉害。

此时,两个小家伙都已经喝得饱饱的,在太阳底下,懒懒地闭着眼睛,一声都不哼了。

沈玉洁站在她们中间,久久地盯着这两个孩子,似乎永远也看不够似的。

良久,她才转身,看向沈冰清,“姐,告诉我实情!”

“什么实情?”

“你们之前跟我说,凌厉在死后被人偷走了,那是骗我的吧!活要见人,活要见尸。如果没有看到他的尸体,馨姨怎么会相信自己的儿子死了?”沈玉洁脸色平静得可怕。

沈冰清沉默了良久,“是……当时我跟辰希商量过了,为了不让你难过,我们撒了谎……”

“告诉我真相!”

“嗯,真相就是……凌厉死后,我们将他安葬了!没有举行葬礼,只有,我们龙家的几个人在场……”

沈玉洁静静地听着,听完之后,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整个人非常平静,仿佛她已经完全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好,带我去看看他的坟墓,我要祭拜他。”

“等满月之后吧!你现在身子虚着,不能受风寒,再熬两个月,等孩子们再大一些,我也好抽出时间来陪你去。”

沈玉洁没有反对,静静地嗯了一声。

沈玉洁下床了,也会走动,也开始正常吃饭了,但是对于两个孩子,她似乎并没有兴趣,平时也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间,望着窗外发呆。有时候会走出大门,望着天空发呆,这一呆就是几个小时。有时候,孩子在她身后哭闹得很凶很凶,她也不回头看一眼。仿佛这些哭声根本没有进入她的世界里,仿佛这一切压根与她无关。

有时候,兰茜和女佣抱着两小家伙在浴室里洗澡,沈玉洁也只是看一眼,然后就走开,眼底似乎没有半点母爱。看到这些,沈冰清心里其实很恼火的,很想想再骂骂她,将她骂醒,然而却又心疼她。

可能沈玉洁是刚刚恢复身体,一时之间还没有从那种状态中恢复过来。等她跟孩子们相处久了,自然就会好起来了,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的亲骨肉,不可能会割舍的。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两个小家伙长得更加壮实了,哭声也更响亮了,长得也更漂亮可爱了,然而,沈玉洁对孩子们依旧没有什么感情,不抱不亲,也不闻不问,就仿佛这两个孩子是从外面捡来的一样。

满月后的第二天,沈玉洁很早就起来了,穿了一件素白的长裙,长发齐齐地披在肩头,左耳际的发际插了一朵白色的天堂鸟花。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个单薄的纸人,随时会被风刮走一样。

“姐,可以走了!”沈玉洁戴上墨镜,遮住了自己发红的眼眶。声音低沉沙哑。

“好……唉!”

车子绕着山坡静静地行驶着,沈玉洁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车窗旁边的树林里,其实有些回忆,现在想起来她心里是明白的。

是的,那些曾经与龙凌厉在一起的场景其实就是幻觉,就像他的眉目总是看不清楚一样,她也总看不清楚他身上的衣服,就是那样模糊一团。可是跟他拥抱在一起的感觉却又是那样的真实。

凉风习习的从车窗里灌进来,吹散了沈玉洁的长发,这让她露出来的脸很苍白。

“洁儿,你为什么那样远离孩子们!你都不抱一下她们,你这个当妈的到底在想什么啊?”沈冰清转过头看向她,心里终于是忍不住疑惑地问道。

沈玉洁沉默了好久好久,久到沈冰清以为她不会再回答她的话了,她才开口道:“我怕舍不得!”

“你这傻丫头,在想什么呢!自己的孩子当然是舍不得了,你以为不抱她们,不亲她们就会舍得了吗?唉,你这脑子怎么长的?”沈冰清使劲地责备了一下,沈玉洁静静地听着,不辩解,也不回应。

天阴沉沉的,仿佛有一片巨大的乌云的笼罩在天空,车子在坟墓的外围停了下来,下车之后,沈玉洁抬起头,静静地打量着这四周,心里的悲伤却如同深深的海洋,凌厉啊!你就是住在这里了吗?这里的一草一树,都是你的们化身吗?

墨镜真的是个好东西,它可以掩藏住她所有的悲伤……

“走了,洁儿!看这天气,似乎是是要下雨了,我们快去快回吧!”

“嗯,好!”

沈冰清停好车子,走在了前面,沈玉洁手里棒着一束洁白的天堂鸟,缓缓地跟在她的身后。

其实这个墓园不大,山坡也并不陡峭,可是沈玉洁每走一步都显得非常艰难,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

“就是这里了!”

龙凌厉的墓在极为偏僻的一个地方,墓碑上面并没有放遗像。当沈玉洁看到墓碑上面龙凌厉那三个字时,顿时整个人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直接跌倒在了地上,手里的花散落了一地。

“老公,我来看你了……”

沈玉洁泣不成声,她一点点爬到墓碑前,突然抱住墓碑失声痛哭,“凌厉,你为什么要扔下我,为什么要扔下我一下人先走了。凌厉,不要离开我,不要,不要……”

“你骗我,你都是骗我的,说好的一生一世呢!你答应过要照顾我一辈子的,为什么你要先走了,你为什么要留下我!”

所有堆积的情绪在这一刻完全失控了。沈玉洁抱着墓碑哭得撕心裂肺的,沈冰清站在旁边,默默地擦眼泪,眼睁睁地看着沈玉洁如此的悲伤,她却毫无办法。即使是再爱一个人,也不能替她去伤心难过。

“凌厉,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你骗得我好惨……”

沈玉洁完全无法自控,将所有的悲伤都发泄在这里了……

沈冰清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向天空,一只黑色的乌鸦啪啦着翅膀从头顶掠过。她在想,或许沈玉洁接受了龙凌厉去世的现实之后,心里的悲伤全部发泄出来,以后就不会再心存妄念了。等时间久了,心里的伤痛自然就会愈合了,到那时候,她就会她起来了。

良久,她看着沈玉洁快要哭晕过去了,连忙蹲下来,扶住了她。

“好了,洁儿,天色不早了,我们得回去了!凌厉在这里看着你呢!你这个样子会让他心疼的。”

沈玉洁慢慢地坐了起来,“姐,我想跟凌厉单独呆一会,好吗?”

沈冰清沉默了一会,松开手,默默地点头,“好,那我就在停车场等你,不要耗太久啊!看这天,似乎要下雨了。”

沈玉洁茫然地看着远方,轻轻地点头。

沈冰清这才放开她,慢慢地下山,走出了墓园。

沈冰清开了一天的车,也是极度的疲惫,回到车里之后,她坐了一会,打开音乐排解心里的郁闷。听着听着,居然睡着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分钟之后了。

四周一片安静,连风都停了,沈冰清推开车门走出来,洁儿怎么还没有回来?

她不太放心,转身又朝着墓园走过去。

远远地,她就看到一道身影歪歪斜斜地靠着龙凌厉的墓碑,手里抱着那束天堂鸟,那白色的长裙看起来格外的诡异。

不对劲啊!为什么裙摆上这么多血点?定睛一看,沈玉洁的左手腕处,有大量的鲜血流出来,将身上的衣裙全部染红了。

“洁儿啊,你干了什么?”沈冰清跌跌撞撞地扑了过来,定睛看时,沈玉洁竟然是割腕自杀了,一把染血的匕首扔在不远处,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

“洁儿,洁儿,你这个傻丫头,你在干什么啊?”沈冰清慌了,连忙撕下自己的裙摆,将沈玉洁割破的手腕包扎起来,防止血液再流出来。

...君子聚义堂金钻豪门:至尊帝少的盛宠

———————————————————————————————

1096.第1096章不能接受的现实完,您可以返回列表。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深夜私会 返回《金钻豪门:至尊帝少的盛宠》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爱成了疯魔(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