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旧院颓花落绛[一]

文/印溪
本章字数:4181 田园朱颜txt下载

徐绸珍提着昏黄的灯笼走近,一张沟壑纵横的脸在烛影中显得特别幽深。

朱颜觉得她现在的这个样子,同最初见时那张易容的面孔,几乎没有一丝区别。

可徐绸珍,还是那个愿意惯着她做任何事的,开明的母亲么?

“母亲要拦我吗?”她想,徐绸珍能够在此时赶回来,应当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吧?最少,最少,她也会捕风捉影地听到些消息。

徐绸珍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只是将挂在臂间的毡斗篷递给她,“那封信呢?”

那封信,那封简短地写着“望卿自珍”的信……

朱颜笑了笑,“烧了。”

袁凛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件,岂会真的只简简单单写了那十六个字?她琢磨了半日,终是在火上烤出了其余的字迹,随后付之一炬。

上面的内容,除却他们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知晓。

徐绸珍的面容没有一丝变化,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内。

“那么,母亲要拦我么?”朱颜拉紧斗篷,脖子往绒绒的毛边中缩了一缩,虚弱的声音在寒风中颤,“母亲应当已经猜到,我要去甲子园。”

徐绸珍缓缓点头,吐出低哑的几个字,“我送你去。”

朱颜愣了一下,几乎不敢相信听到的,原本懒洋洋的,毫无神采的眸子瞪得老大,“您……说什么?”

“我送你去。”徐绸珍毫无波澜地重复了一遍。

“您可知道,阿颜这是去做什么?”朱颜不确定地又问了一句。

徐绸珍应当知道,她这一次去甲子园,根本就没抱着再走出那里的心。

徐绸珍点头,“再不走。天色就亮了。”

上了徐绸珍事先备好的小车,朱颜一直在看外间的景色。

说是散心也好,说是留恋世间也罢,亦或者是怕徐绸珍故意将她带往他处——朱颜已经不在意旁人是如何看待她了。

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明确不已的目的。

“阿颜,你识得园中道路?”徐绸珍苍老的声音幽幽响起。

朱颜愣了一下,这一世她没有时间去认得园中错综复杂的道路,但上辈子在园中住了数年光景。总还能记得些许吧?

徐绸珍见她面色凝重。枯枝般的手探入袖内,取出一份图纸。

“甲子园的布局……”朱颜愣了,她这神奇的母亲。当真是无所不能,“母亲从何处得来?宣清交与你的么?他早料到我会回去?”

“你未免将他看得太高了些。”徐绸珍横了她一眼,死气沉沉的眼珠竟被外间晨曦映出几分光彩,“一个人心中还有所爱。便想不周全,你母亲我却不输在这一点上。故而我虽老了,但用处不小。”

朱颜从她眸中看到了骄傲,她从不曾见过的,这个没有容貌、家世可言的女子的骄傲。

“那么。母亲曾有过吗?”

徐绸珍肯定地点头,但不愿透露更多。

朱颜猜不透,她所认定的那个人。究竟是待她还不错的朱衡,还是那位燕子的父亲。

到达甲子园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

侧门无人把守,朱颜轻松从那里溜了进去。

在进入甲子园之前,她立在阶下磨蹭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询问徐绸珍乐意帮她的理由。

徐绸珍是这样回答的:“这世上有些感情或许只有一死可以了结,如果你觉得这样会好一些,那么母亲不会拦着你。”

她想,徐绸珍是真的疼爱她的,因为这世上有很多痛苦,经历起来的时候真的是生不如死。

徐绸珍任她自己选择,这才是真正的悲悯于她。

朱颜将随身携带的一对蝶簪交与徐绸珍,便进入了园中,再未回头。

园中还是同从前一样的安静,静到没有一丝生气,令人毛骨悚然。

朱颜走了几步,随即意识到这一次园中出了不小的变故。

密密丛丛的夹竹桃已经过了花期,那些深桃红色的花朵零落在地,有些还带着未褪尽的颜色,将泥土都染得猩红。

常绿的叶子连年都是暗沉沉的墨绿色,将落花的颜色衬得愈加奇特。

朱颜从未见过这样诡异的景象,但她没有时间分心,甲子园中从来都不缺机关,她可不想在寻到袁凛之前,就败在了机关的手中。

朱颜按照徐绸珍给她的图纸拆去最后一个机关,心口的闷痛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将身子隐藏在一处隐蔽的花格子内休息。

这处花格内侧敷贴了薄纱,外间的光线可以透过薄纱透入,里面的人却不会被外头看到。

“不,不要这么快……”朱颜扶着花架,完全将绵软的身子靠到墙壁上,一手紧紧攥着胸口。

她绝对不能在这个时候就撑不住。

心口疼痛略缓,刚想挪出花架,耳边敏锐地捕捉到一点杂乱的脚步声。

一个暗紫色的影子从长廊的那一侧走来。

朱颜僵了一下,低头检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不动声色地解开墨色的斗篷掷进里间,这样她一身白衣,就可以彻底被白纱遮掩住了。

来人似乎是窦绥,她看得很清楚,确乎是窦绥。

永无分明说过他已经死了。

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连她自己亦是个“已死”之人,诈死对于精通权术的人来说,一点都不稀奇。

但能瞒过徐绸珍他们,窦绥还是挺稀奇的。

朱颜不知道窦绥怎会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企图,不过她笃定窦绥很快就会经过这里。

但很不凑巧,长廊的另一头,转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是窦安……

他比先时长高了一些,声音稚气未脱,但语气老练了不少。

“父亲。”窦安停住脚步,离朱颜藏身的地方不过丈远。

朱颜不由自主屏住了呼吸,纤细的手指缩回袖中,拈住几个帛包,摩挲着上面用绣线扎出的字迹——她带了些许毒物,原本是打算用以自尽,现在看来,或许得用以防身?

“小安,袁宣清在何处?”窦绥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急促的喘气,听起来逼迫感很强。

朱颜忍不住为这孩子揪紧了心,原本该是他依靠的父亲,如今却成了这副气势汹汹的模样,连一点面子工程都没有,哪个孩子能不心寒?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一语凄怆[四] 返回《田园朱颜》目录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旧院颓花落绛[二](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