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4章 祭祀

文/农夫仙拳
巫医之死亡禁书 本章字数:2987 巫医之死亡禁书txt下载
推荐阅读:三界独尊 武炼巅峰 独渡天穹 傲剑天穹 荒古卷轴 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另类精灵生活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灵族大祭祀。

    众灵族人早已聚集到了灵族大祠堂前面的大广场上,皆身穿麻布短袖、下穿麻布灰裤,头戴一条白色头巾,精神抖擞而又诚惶诚恐。

    月光下,两堆熊熊大火在广场的中央疯狂燃烧,火焰像魔鬼的身影在肆意地跳着魔鬼之舞。

    雄浑的鼓声也在月亮升起之时骤然响起,惊天动地、响彻云霄。

    我与曼曼一听到鼓声,双双从石室里的大巨石上给震了起来。而这时,从祭祀洞外传来的鼓声越来越响,慷慨激昂、震耳欲聋,我说:“我们该出去了。”

    “嗯!”曼曼重重地点了点头,我们相互看了一眼,手牵手从巨石上跳了下来。而意宁这时候也走了进来,对我与曼曼说:“祭祀老祖宗马上要开始了……”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曼曼,沉重地说:“曼曼,你不必去见老祖宗的。”

    曼曼故作轻松地笑道:“意宁姐,你不用劝我,我已经决定好了的,无怨无悔。”

    意宁长长地叹了一声,无比幽怨地看了眼我,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我通过这昨晚跟曼曼的接触,知道了在这灵族女人身体被男人看了后就要嫁给这个男人的这个风俗,想起在山洞里意宁说要给我解连心巫脱光了衣服,而我将她的身体看了个遍,当下懊悔不已,万分愧疚地说:“意宁,我……对不起。”

    意宁苦苦地笑了笑,说:“没有什么对不起,看到曼曼幸福了,我也开心了。”

    “意宁”曼曼抱住意宁,忍不住眼泪纵横。

    意宁轻轻地拍了拍曼曼的后背,柔声说:“好了,曼曼,我们出去吧。”

    曼曼擦干眼泪,点了点头,暗暗抓紧了我的手,一步一步朝祭祀洞外走去。

    一出祭祀洞,我便被洞外磅礴的气势给震住了,而意宁与曼曼与见怪不怪,曼曼拉着我的手昂首挺胸视死如归地来到了大祭祀面前。

    大祭祀依然身穿黑衣,头戴黑巾,将全身紧紧包住,只留着一双眼睛在外头,炯炯有神。她看了看我与曼曼,见我们手牵手,十分恩爱幸福的样子,那犀利的眼神突然暗淡了一下,但立即又凌厉起来。

    小祭祀一看见我与曼曼双双走了出来,阴森森地笑了,暗暗说道:“好小子,臭丫头,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小刀!”突然,一条黑影从广场外跳了进来,我闻声望去,只见吴乐乐飞一般跳到了我的跟前,红着双目紧紧地望着我。

    小祭祀与几名灵族男子正要朝落吴乐乐上来,大祭祀举手将他们压了回去。意宁与曼曼看到吴乐乐突然出现,也齐吃了一惊。只见篝火将吴乐乐的脸照得通红通红,她紧咬着嘴唇,望着我,突然情不自禁大哭了起来。

    我上前轻轻擦掉吴乐乐的眼泪,轻声说:“乐乐,别担心,他们的老祖宗不过是一具僵尸而已,对我来说,就像杀一头猪一样容易。”

    “不……是一具千年僵尸,可不是一般的猪……”

    “你难道不相信我么?”

    吴乐乐突然对大祭祀叫道:“大祭祀,请让我跟小刀一起去见你们的老祖宗吧!”

    此言一出,大家瞠目结舌。我忙将吴乐乐拉了过来,生气地叫道:“乐乐,你干什么?这一次不是去玩,是送死,你明白吗?”

    “我明白,”吴乐乐突然笑了,望着我幽幽地说:“我愿意跟你共赴生死!”

    大祭祀与意宁听了,顿然偏过了脸去,曼曼嘴唇动了动,又喜又怒。我轻轻地笑道:“别傻了,你还要去找灵儿呢。听话,快走吧。”

    “我不!”吴乐乐坚决地叫道:“我就要跟你一起去!”

    “可笑!”小祭祀呼地一声将身子移了上来,瞪着吴乐乐冷冷地笑道:“你以为你是谁,你有资格去见我们的老祖宗吗?我们老祖宗岂是随随便便一个人都可以见的?”

    吴乐乐顿然冲小祭祀叫道:“你这个老妖怪,不是一直想我去死去见你们的老祖宗吗?怎么现在就不肯了?”

    “你!”小祭祀猛然伸手朝吴乐乐挟来,一把将吴乐乐的脖子给紧紧挟住了,我正要出手相救,大祭祀已来到了小祭祀面前,冷冷地说:“放下她。”

    小祭祀哼地一声将吴乐乐重重地推了开去,吴乐乐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我忙上前扶住了她。

    大祭祀对吴乐乐说:“吴乐乐,你对杨小刀重情重义,我很敬佩,但是,请你弄清楚,我们现在是在进行我们的灵族七年一次的大祭祀,你不要再在这里胡蛮乱缠,不然,我只有按照我灵族的规定,将你活活烧死!”

    我大吃一惊,忙对吴乐乐劝道:“乐乐,你快走!”吴乐乐哼地一声从我手中跳了出来,来到大祭祀面前说道:“烧死就烧死,有什么了不起。反正我不想活了,来吧!”说罢站在那儿双手叉腰,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样子。

    我怒不可遏,冲上来伸手狠狠一巴掌朝吴乐乐脸上掴去,厉声喝道:“你不要再在这里胡闹,快滚!”

    吴乐乐捂着脸惊异地望着我,像是突然不认识了我,泪如雨下地叫道:“你……你敢打我,我恨你!”说罢身子突然朝前跃去,转眼便已到了广场之外,飞快消失在苍茫的夜色里。

    “对不起,乐乐,只有这样,才能让你安全地离开……”我望着吴乐乐远去的方向,心里久久无法平静。

    “好了!”小祭祀拍着手掌说:“哭也哭了,打也打了,现在总该我们祭祀老祖宗了吧?”

    大祭祀面对从灵族人,伸起双手,鼓声骤然停止。大祭祀转过身,慢慢朝前走了几步,面对灵族大祠堂,众灵族人顿时全跪了下去。我左右看了看,曼曼忙拉了拉我,轻声说:“快跪下。”我见小祭祀还站在那儿,伸手朝他指了指,曼曼急声说:“别管他,快跪下!”我只得极不情愿地跪了下去。

    大祭祀突然念起了一道极古怪的咒语,手足舞蹈。突然,从大祠堂里传来了一阵呼呼声,像是久睡不起的老人突然睁开了双眼,发出了千百年来第一声轻叹,众灵族人的心立即给提了起来,紧而,那呼声越来越大,最后成了怪吼,声音阴森恐怖,像是一只恶魔豁然被唤醒,睁开了邪恶的双眼,阴森森地望着黑暗中的一切。

    突然,一阵巨响,只见大祠堂前面的一块大墙骤然被打开,露出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大祭祀猛然伸手朝那洞口推去,只听得轰地一声巨想,像是棺材盖被猛地盖上的声音,接而洞里的灯光哗地齐亮,洞里顿然灯火通明。

    大祭祀慢慢将手放了下来,微闭着双目,深深呼吸了一番,徐徐转过身来,慢条斯理地说:“我的子民们,老祖宗已被唤醒,且让玉女去与纯阳男子去见老祖宗吧。”

    我与曼曼听了,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曼曼紧紧抓住我的手,她的手不断在颤抖,手心全是汗。

    大祭祀朝意宁使了使眼色,意宁悄然来到曼曼身后,骤然伸手朝曼曼后背打去,曼曼闷哼一声软泥一般倒了下去。意宁赶紧扶住曼曼,对我说:“对不起,曼曼不能进去。”

    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小祭祀霍地移身飘了过来,阴阳怪气地道:“大祭祀,你这什么意思?”大祭祀说:“曼曼并非玉女,她即使去见了老祖宗,老祖宗也不会喜欢。所以,她还是不去的好。”

    “好!”小祭祀咬牙切齿地叫道:“一切都是你说的算,那现在请问你,玉女呢?玉女在哪里?”

    大祭祀张开双手,突然轻喝一声,身上的黑衣及头上的黑巾呼地一声飘了出去,露出了一身青衣,她淡淡地说:“我就是玉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