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40章 真相

文/农夫仙拳
巫医之死亡禁书 本章字数:3298 巫医之死亡禁书txt下载
推荐阅读:一世之尊 绝代武神 太上章 仙路争锋 荒古卷轴 另类精灵生活 异世之光脑神官 阴阳代理人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至尊召唤师
夏梦瑶走了过来说:“今天我们消灭了老祖宗,你也累了,我们也要全族庆祝,而消灭老祖宗,你功不可没,今晚就一同跟我们庆祝,明天再走吧。”

    白发老头也走了过来,呵呵笑道:“是啊小刀,今晚你必须留下来。”

    白发老头对意宁说:“意宁,你跟曼曼去安排今晚庆祝事宜。”

    “是,族长!”意宁与曼曼应声而去。

    当晚,大祠堂前的广场上烧起了两堆熊熊大火,摆了六六三十六桌,全族人杀猪宰羊,吃肉喝酒,热闹潮天,一片喜气洋洋。

    我自从鬼使神差地来到这里,差不多也有一个月了,没有一天吃好喝好,更别说喝酒了,今晚便尽情畅饮喝了个痛快。

    酒后,我正站在广场外望着远方的群山,那是我家的方向,不知母亲可还安好,也不知我父亲与李神婆是否已回家,正在这时,曼曼走了过来,她双颊微红,望着我问:“小刀,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么?”

    我好奇地问:“哪里啊?”

    曼曼一把抓住我的手,神秘兮兮地说:“你来了就知道啦。”说罢拉着我的手便朝广场外跑去。

    我们来到了溪边,沿溪而上,来到了一处深潭边,只见潭水幽深,一轮圆月映在水中,随水波一荡一漾,如梦如幻、如诗如画。

    曼曼羞涩地说:“小刀,还记得我们最初相遇的时候吗?”我说当然记得。

    “那是我最初而最美好的回忆。”曼曼说:“我很怀念那种感觉。”

    想起当时情景,我感触很深,当时我实在不是有心要偷看她的,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曼曼已经喜欢上我了吧!

    唉,我转过身,现在一时真不知如何面对曼曼。

    “小刀……”曼曼突然轻轻唤了我一声。我转过身来时,惊讶地发现,曼曼竟已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皎洁的月光下,只见她已一丝不挂。

    她身材修长、纤细苗条;皮肤也很白净,一双小腿两根青葱一般,又长又细,在这如水的月光下,更添神秘。

    我忙将身子偏了过去,惊讶地说道:“曼曼,你干什么?”

    曼曼伸手将我抱住,幽幽地说:“我俩是在这里相知,如果你真的要走,我们也就从这里结束吧。而我以后的人生,再也不会爱上其他的男人。就让我们今晚在这里完婚吧,我希望我能怀上你的孩子,即使你走了,我还能看到孩子,就像看到你,心中有一种寄托……”

    “曼曼!”我难过地说:“你不能这样,我不值得你这么做。你快穿上衣服!你还年轻,你的路还很长,即使没有我,还会有更好更合适的人陪你走下去!”

    “不!”曼曼紧紧抱住我的后背,泣不成声地说:“我的心中只有你,已容不下别人,而且,我还得给你解了你身上的连心巫……”

    我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他万分愧疚地说道:“曼曼,你知道吗?我不是一个好男人,其实,我跟吴乐乐已有过海誓山盟,所以,曼曼,对不起,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不能……”

    “好了,你不用说了。”曼曼苦苦地笑了一声,放开我,慢慢地朝深潭里走去,卟嗵一声跳进水里,像一条小鱼在水里游来游去。

    待曼曼游够了后,上得岸来,穿好衣,我与她一同回到部落。见前面有一条人影,站在那儿朝这边望,像是在等着我。我走过去一看,见是鱼道士。我颇感意外,叫曼曼先走。待曼曼一走,鱼道士便问:“杨小刀,在祭祀洞里,你可有发现什么东西?”

    “除了那具老僵尸,还有其它什么东西吗?”我明知故问。

    鱼道士微微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说:“我知道你这段时间一直在找死亡*,难道在灵族的祭祀洞里,你什么也没有发现吗?”

    我暗忖,鱼道士来这里,果然是为了死亡*。我淡淡地说:“没有,有关开启阴山九楼的钥匙,有三把已经长埋海底,没有了钥匙,我们已无法再开启阴山九楼,也再也得不到死亡*,所以,我也放弃了寻找死亡*的念头。”

    鱼道士相信了我,转身即走,我忙问:“你们为什么要找死亡*?”

    “你想知道吗?”鱼道士反问。

    “对。”

    鱼道士说:“死亡*,可以令人起死回生,有一个恶魔,名叫李启,是一邪教组织的首领,他已死了多年,但是,他手下的邪教人员一直在企图找到死亡*来复活他,一旦那恶魔复活,天下将会大乱。我们组织为了阻止他复活,决定在他之前找到死亡*,销毁死亡*。”

    “我父亲和李神婆也是你们组织的一员?”我走到鱼道士面前紧声问。

    “对。”鱼道士说:“你父亲本来开始不愿意这么去做,我们以为死亡*在他那儿,当年在一次探险中,你父亲找到了一本书,那本书他一直不愿意让我们知道,我们以为那就是死亡*。”

    我想起了父亲的书箱,便说:“那不是死亡*,是天书的一部分,叫洛书。”

    “你知道?”鱼道士望向我,感到很惊讶。

    “我猜的。”

    鱼道士轻哼了一声,我又问:“张筠浩与乐乐是你们有意安排在我身边,是为了想找到那本洛书吗?”鱼道士望着我说:“以你的聪明才智,想必你什么都知道了。”

    “不,还有一点我一直不明白,我希望你能告诉我。”

    “哪一点?”

    我激动地问:“乐乐的身份。”

    “她?”

    “对,我感觉她不同寻常。”

    “你最好不要知道。”鱼道士说完,大步朝前迈去,我赶紧追了上去,挡在他面前说:“请你告诉我!我一定要知道。”

    “回去问你父亲吧!”

    当晚,我独自坐在房里,在油灯下,将我从祭祀洞里发现的那只用布帛包着的包裹拿了出来,慢慢拆开,发现是一本羊皮卷,上印有四字,像是铭文,而里面还有七张羊皮,每张羊皮都是空白,像是无字天书。我将羊皮卷合上,望着封面的那四个字,看了半晌,看不懂那是什么字,便将那四字抄下来,准备去问夏梦瑶。当我经过鱼道士的房间时,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了鱼道士和吴乐乐的声音,鱼道士说:“如今死亡*无法再找到,你的任务也结束,你该走了。“

    吴乐乐说:“能不走吗?我想跟小刀在一起。”

    “不行!”鱼道士立即说道:“你不能跟他在一起,你要明白你的身份!”

    吴乐乐便是长时间的沉默。

    我正想冲进去问鱼道士,凭什么不让我跟吴乐乐在一起,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我回头一看,见是夏梦瑶,略一思索,便朝她走去,对她说:“梦瑶,我有几个字不认识,你看看你认识不。”夏梦瑶问是什么字,我说:“回屋里再说吧。”

    夏梦瑶跟着我来到我房里,我将那四字给夏梦瑶看了,夏梦瑶一看,秀眉紧蹙,然后望着我问:“这四个字,你是从哪里看到的?”

    看夏梦瑶的神色十分紧张,我感觉到这四字不简单,便撒谎道:“是从你们老祖宗的肚子里看到的,当时它粉身碎骨,从他身上飘出一块羊皮卷,只剩下这四个字了。”

    “原来死亡*在老祖宗的肚子里……”夏梦瑶慢慢地转过了身去,极为震惊。

    “什么?这四字是死亡*?”我忙问。

    “对,这四个字就是死亡*。”夏梦瑶说:“没想到,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死亡*,竟然在老祖宗的肚子里,旭阳为了找它,牺牲了,我们……我们都错了!”

    “不是说在阴山九楼里么?”我疑惑地问。

    夏梦瑶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我要去问问族长。”

    第二天,我们在临走时,夏梦瑶对我解释道:“所谓阴山九楼,子虚乌有,也就是说,它是一个并不存在的东西,当年灵族的第七任族长为了阻止大恶魔李启复活,有意放出风声,说死亡*被放在一个叫阴山九楼的地方,而要进入这阴山九楼,需要七把钥匙,分别是在七处凶地上。这七处凶地,每一个地方都设有机关,并且藏有妖魔,危机重重,人一旦进去,极可能会有进无出,第七任族长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寻找死亡*的人去送死!”

    我苦笑了一声,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一个骗局。

    “还有一件事,我得告诉你真相。”夏梦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