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5.14

文/君不弃
本章字数:4474 修真之一日为师txt下载

日近黄昏。

大片大片的余晖泼洒而下,将天际浸染成了刺目的红。寂静的四野中,连风吹过的呜呜声都听不到。只有叶舒的双脚踩在碎骨上,鞋底摩擦出让人牙酸的吱吱声响。

离天柱越来越近,泥土中掩埋着的碎骨也越来越多。等到叶舒终于走到了那座高大的山峰前,地面上横七竖八的残骸已经快要把脚面给淹没了。

和潇山一样,妖圣古地中的天柱也是一座山。只是那山壁上现出了一个黑幽幽的洞口,洞口里隐隐有热浪扑出来。

叶舒一怔:“这……难道婴桑已经打开天柱了?”

残魂顶着宁玉堂的脸嘿嘿笑了起来:“这座山里另有乾坤,你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两人穿过洞口,叶舒的眼前黑了一黑,随即便看清了山体内部的一切。说是山体内部,其实他们脚下踩着的土地应该早就不在妖圣古地内了。

这是一个独立出来的空间,入口就是山壁上的洞口。空间内的景象和妖圣古地一模一样,也是毫无生气的天空,似乎被鲜血染透的地面,还有满地的断骨残垣。

“当年两圣陨落后,巨大的冲击将空间都砸出了裂缝。两圣的遗骸落入裂缝中,裂缝因此不断衍化,就形成了这个位于妖圣古地的独立世界。”残魂解释道,“后来那帮上古金仙在这里立下天柱,为了掩盖天柱的秘密,他们积土成山,创造了古地正中央的高山。”

“这么说,天柱是在这个空间里。”叶舒沉吟道,“难怪……假若婴桑打开了天柱,扶余洲的灵气不该如此浑浊才对。”她用眼神示意残魂,“婴桑现在在哪?”

残魂耸耸肩:“我的力量不足以延伸到这里,所以……”

叶舒忍不住啧了一声:“亏你还是龙圣元灵,大罗金仙的残魂就这点能耐,真是弱爆了。”

这一路上,经过叶舒持续不断的毒舌洗礼,残魂已经习惯了。他既不像一开始那样跳脚,也不试图反唇相讥,而是顾左右而言他:“我们应该先去找龙圣遗骸,等到我吸取了遗骸中的力量,届时实力大涨,抢夺那女娃娃的肉身也便宜些。”

叶舒无可无不可:“你的力量还能回复到巅峰的时候不成。”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就算是被人用修为灌体,至少也得需要巩固根基的时间吧。”残魂一面回答,一面领着叶舒朝东面走,“彻底消化遗骸中的力量不是件简单的事,不过我能把修为暂时维持到返虚境界,两个返虚修士,还怕对付不了那女娃娃?”

“那要是婴桑抢先找到了龙圣遗骸呢?”

残魂嗤笑道:“那遗骸中的力量可不是谁都能肖想的,她虽然是返虚修士,没有个十年半载,别想动用遗骸。”

两人言谈之间,叶舒遥遥地看到了一片连绵起伏的山丘。那山丘像是波浪,如同海风吹起碧涛,在海面上留下望不到尽头的山岚。

“等等。”叶舒忽然顿住脚,“那……那是龙骨?!”

虽然远远望去,山丘绿意森然,但叶舒仔细一瞧,其实那只是龙骨上覆盖着的藤蔓苔藓。不知过去了多少年,才让这具庞大的遗骸被掩埋在了野草之下。

“没错。”残魂颇为得意地点点头,“遗骸的头部已经不在了,但身体的其他部分还保存得很完好。”

单单只是看着这片“山丘”,就能想见龙圣该有何等威能。拥有如此超然的力量,龙圣又怎么会陨落?

在沧元天流传下来的传说中,只模模糊糊记载着妖族两大妖圣是因为和人族的大罗金仙斗法而陨落的。两圣陨落后,原本可以与人族抗衡的妖族迅速衰落,也就此退出了金仙大战。

究竟是什么人,能够一次性干掉妖族的两大顶尖boss。

叶舒不由想到了天河道人,天河道人大概是沧元天最有名的一位大罗金仙。合道之后不久,他就离开了本方宇宙,至此再无影踪。而天河道人离开,正是在妖圣陨落之后。

“老家伙,你知不知道妖圣是被谁杀的?”

叶舒刚一说完,就发现残魂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他哼了一声:“问这么多做什么。”

叶舒撇撇嘴:“怎么,戳中你的痛处了?”想也知道,这家伙虽然只是龙圣的一抹元灵,但也继承了龙圣的记忆和性格,以他高傲的做派,那个杀了他的人族大能必然会被他记恨。

“你得意什么。”残魂忍不住道,“龙圣虽然陨落了,但那家伙也没讨着好,最后还不是死了。”

大罗金仙是天道的化身,道行不陨,寿元不尽。能够杀死他们的只有同等级力量的敌人,还有就是他们自己。残魂如此说,叶舒不由暗自揣测,难道那位大能杀了妖圣后就遇上人族内讧,所以便当了?以那帮金仙大能的无节操尿性,真的很有可能。

此时,残魂已经走到了山丘的中部。他停下脚步,用手拨开龙骨表面的藤蔓:“好了,就在这里。”由白骨构成的巨大腹腔内,躺着一颗晦暗的石头,见叶舒不解地挑眉,他解释道,“这是龙圣的心脏。”

龙圣的元丹不知所踪,除了遗骸上弥散出的气息,心脏就是唯一的力量源泉。

残魂将手放在那颗已经石化的心脏上:“我要开始吸取了,小丫头,你为我护法。”虽然极力压抑,但他依旧露出一丝急不可耐来。不等叶舒回答,便径直闭上了眼睛。

见到这颗心脏,敖飞光也激动得嗷嗷叫了起来。但眼下他不能上去分一杯羹,叶舒只能不停抚慰着他,免得他一时冲动溜出去。

“老家伙,你要多久?”

残魂没有回答叶舒,叶舒忽然发现,那颗石化的心脏竟然开始发光了。地面微微地颤抖起来,很快,那颤抖就变得地动山摇。无数的碎骨从泥土中涌出,又在接踵而来的地陷中沉淀下去。

龙骨上的藤蔓开始扑簌簌往下掉,在剧烈的震颤中,这具望不到头的龙圣遗骸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突然,叶舒看到了一只金色的巨爪。那巨爪陡然升起,如同一道狂怒的闪电,在天空中摩擦出飞溅的火焰。无穷无尽的云气喷发出来,那是只有龙才能凝结出的雾霭。叶舒听到了低沉的长吼,似乎是沉睡了千万年的巨龙徐徐苏醒,他只是打了个呵欠,便能让天地为之变色。

这就是龙圣的力量……叶舒的心里不由自主升起一股顶礼膜拜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想弯下膝盖,就这么跪伏于地,全身心地臣服于这股力量。

“嘁,又来这招。”

铮然一声清鸣,斩仙剑从叶舒的眉心中跃出。霎时间,那股影响着她心神的感觉消失了,叶舒笑了笑:“力量再强又有什么用,可惜你已经死了。”她将目光转向正双眼紧闭,脸色青白的残魂,“而且,马上就要死的不能再死。”

话音刚落,残魂猛然睁开了眼睛。眼前掠过一道极快的虚影,他大喝一声:“小丫头,你休想坏我好事!”

一只洁白的玉手凭空而现,那手轻轻一点,就将残魂正欲暴起的身形定在了原处。

“谢了,婴道友。”叶舒微微一笑,化作虚影的元神窜进了宁玉堂的玉宫中。

#

“我特么到底是谁?”

无日无月的混沌里,紫衣青年抱膝坐在虚空中,眼神呆滞地喃喃自语。

他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更加不知道这里是何处。时间似乎是一成不变的,他睁开眼睛,考虑的是上述三个问题。闭上眼睛,考虑的还是那三个问题。想破了脑袋,他也找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其实你是花果山上的一块奇石,受天真地秀,感日精月华,经过几万年的琢磨,从那石中孕育而生。”一个淡淡的女声道。

“哈?”青年本能地觉得不对,“我这么英俊聪慧,怎么可能是石头变的。”

“……”女声沉默了一会儿,话音里充满无奈,“都失忆了,你为什么还这么自恋?”

混沌之中,走出了一个蓝衣的女人。青年眨眨眼睛,觉得这女人有些眼熟:“你是不是知道我是谁。”

一向桀骜的宁玉堂竟然用这种充满求知欲的纯真眼神看着自己,虽然原因是他的元神被龙圣残魂打散,所以处于混沌懵懂的状态,但叶舒还是觉得心中暗爽——熊孩子,你也有今天。

她笑眯眯地柔声道:“你要是求我,我就告诉你你是谁。”

宁玉堂当机立断:“求你了。”

原本以为宁玉堂会傲娇地宁死不屈,没想到他竟然这么没有下限。叶舒转念一想,不对,好像没下限才是宁玉堂的本性,看来是自己失策了。

逗弄完了徒弟,她决定开始办正事。趁残魂吸取遗骸力量的时候出手,这是叶舒一早就确定的计划。她预料的不差,那残魂果然放松了警惕,让自己成功进入了宁玉堂的玉宫。

残魂受婴桑掣肘,而他现在又不能离开龙圣的心脏,只能万般愤怒地看着叶舒将宁玉堂的元神从混沌中提溜出来。

“好啦。”叶舒拍拍手掌,“只要把那老家伙赶出去,你就能重新夺回身体,而且还有免费赠送的龙圣力量。”

宁玉堂一脸不解:“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他笑了笑,“既然有便宜占,那我就笑纳了。”

叶舒:“……徒儿,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你竟敢骗我!”残魂暴怒地大吼,“你又是怎么和那女娃娃联手的?!”

叶舒冷哼一声:“说你蠢你还不承认,我和婴道友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互相算计。”

叶舒怎么会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进入妖圣古地,她很早就和婴桑立下了道心誓言,双方都不能向对方出手,而婴桑也将自己的成道机缘告诉了叶舒。

进入古地后,两人不约而同地察觉到了一道异样的目光,想必是因为残魂在旁窥伺。所以他们装作面和心不和的样子,至于曹衍被婴桑带走,也是用来迷惑残魂的手段。

叶舒的法身就在曹衍的玉宫内,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曹衍失踪了。

“忍你忍到现在,还不就是为了让你乖乖地把遗骸中的力量给吸进来。”叶舒好整以暇地道,“不然你以为我傻。”

她一面说着,一面用乾坤图将残魂困住。正如残魂所说,他只能将自己的力量恢复到返虚境界,叶舒和婴桑一个在内,一个在外,他又怎么会是这两人的对手。

似黑非黑,似白非白的图卷甫一飞出来,残魂便吃了一惊:“你,你修炼的竟然是通玄书?!”方才诧异之下,他没有注意到旁的事情,此时仔细一看叶舒的元神,不由脸色大变,“你和那人什么关系?你究竟是谁?!”

叶舒还没弄明白他的意思,从乾坤图中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就越来越小。等到那法力波动消失后,宁玉堂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显然,龙圣遗留于世的最后一抹元灵已然消失。

“师父?”他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我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

叶舒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担心,那是因为为师喂你吃了一种上古神药。”

“诶?”

“此药名唤——金坷垃。”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几天因为工作的原因更的比较少,十一假期补回来

爱你们,么么哒=3=

(快捷键 ←)上一章:第216章 5.14 返回《修真之一日为师》目录 下一章:第218章 5.14(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