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5.15

文/君不弃
本章字数:4388 修真之一日为师txt下载

宽阔的大殿里,满墙的魂灯中,忽悠有一盏嗤啦一声熄灭了。

守殿的童子仔细一看,顿时惊慌欲绝:“怎么会?!”他将那盏熄灭的魂灯看了看,额上冷汗涔涔,“糟糕……这可真是出大事了,必须要马上禀告掌门。”

一边喃喃自语着,那童子一边匆匆往外走。他实在太过恐慌,迈出门槛上不小心绊了一下,差点扑地摔倒。少华派有数以万计的门人弟子,这间大殿内,每天熄灭的魂灯数不胜数。但童子从未有如此失措的时候,皆因为那盏魂灯属于门中唯二的返虚道君之一——临崖。

“老祖,大事不好了。”虽然竭力压抑着声音中的惊骇,但依旧听得出道人的呼吸急促不安。他是少华派现任掌门惠玄子,按辈分来算,已经是万灵道君的徒徒徒孙了。

万灵道君睁开微阖的双眼:“我已经知道了。”

就在临崖道君的魂灯熄灭的那一刻,万灵道君忽然心神一动。他连忙掐指一算,但奇怪的是,似乎有人特意遮蔽了天机,他完全算不出和临崖陨落有关的任何线索。

“不是叶舒干的。”

叶舒还在浩瀚海上,就算返虚道君能隔着空间出手,但她只有有所动作,万灵道君必然能够察觉。同样也不是司家老祖的手笔,先不说司家没必要杀临崖,和叶舒一样,司家老祖的动静也逃不过万灵道君的关注。

万灵道君的脑海里掠过好几个人名,最后将嫌疑锁定在了三个人身上。

天微、婴桑,还有谢宣。

扶余洲的天柱开启后,婴桑渡过清霄琉璃劫的事已不再是秘密。她和天微是二劫道君,有实力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死临崖,并且遮掩天机。至于谢宣……

这个一向神秘的魔门大能,连万灵道君都不甚了解。

谢家的根本**绝聚命道书诡异恐怖,据说多年前,谢宣修炼道法时走火入魔,因而一直在出云天里的白塔修养。谢家虽然有这位返虚大能坐镇,但这么多年以来,谢宣从未出过手。魔门中甚至有传言,谢宣早就陨落了。只不过是谢家为了家族稳固,因此秘而不宣。

临崖的死处处透着诡异,应该不是天微的手笔。万灵道君细细思忖,这更像是妖族或者魔门的行事做派。只是少华派无论是和九婴一族,还是和谢家都没有什么大冲突,到底是何等原因值得他们大动干戈?

不管怎么样,这口气,万灵道君一定要找回来。

惠玄子躬身站在阶下,万灵道君不说话,他也只能眼观鼻鼻观心地沉默不语。过了许久之后,惠玄子听到一阵衣料摩擦的窸窣声,万灵道君站起身,老者的声音平静无波:“传令下去,本座要去潇真派。”

#

“虞长老,我去天璇山看过了,顾师叔洞府外的禁制还在,想必是在府内闭关。”

虞怀季朝童子点头示意:“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童子离开后,虞怀季坐在屋内,面色凝重。不久前他接到情报,原来临崖道君来过离合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临崖道君派出的童子却被顾浚截住了。那之后临崖道君便转而离开,似乎是打道回府。

这件事情非常不对劲,潇真派和少华派矛盾重重,临崖道君在叶舒远处扶余洲的当口来离合山,虞怀季可不认为他只是路过。到底为什么他又离开了呢?

更关键的问题是,顾浚为什么要截住临崖道君派出的使者,还将这件事给压了下来。

虞怀季生性谨慎,他不像叶舒那样,一旦认可一个人,就会无条件地交付信任。虽说他相信顾浚不会对门派不利,但他必须要弄明白顾浚到底做了些什么。

他站起身,有些焦虑地在屋内来回踱步,正在思索时,方才那童子又去而复返。

“怎么了?”虞怀季皱了邹眉。

“虞长老。”童子的声音里带着惊慌,“少,少华派的万灵道君来了!”

此时,在离合山上方,一座庞大的飞宫正悬停在半空中。

那飞宫长宽各有百八十丈,飞宫上玄砖金瓦,玉阶铜柱,雕饰得极尽华美精致。飞宫的周围瑞彩万千,云气氤氲,搅动得万里晴空一阵风起云涌。

整个沧元天,这样的飞宫只有一架,那就是玄天阁专为少华派炼制的贯天星宫。少华派很少动用这架飞宫,除了攸关门派命运的大事外,只有一人有资格随时驱使贯天星宫。

那人就站在飞宫的主殿前,他身周狂风烈烈,花白的头发却连一绺碎发都纹丝不动。

万灵道君负手而立,神色平淡地望着脚下连绵的屋宇。片刻之后,那屋宇中有一人驾云而来。来人一袭蓝色云纹道袍,面容俊美出尘,正是虞怀季。

“晚辈虞怀季,不知道君前来,所为何事?”虞怀季的笑容周到有礼。

万灵道君淡淡道:“叶舒既不在门中,想必你们潇真派中主事的就是你了。”他瞥了虞怀季一眼,“本座且问你,我那徒儿来离合山拜访,无缘无故为人所杀,难道这就是你们潇真派待客的礼仪?”

虞怀季先是一怔,万灵道君的徒儿……不就是临崖道君吗?

临崖道君竟然死了?!他本以为临崖道君是自行离去,没想到竟然被人杀了。虞怀季又惊又疑,临崖道君是返虚大能,有谁能杀他。

他并未掩饰脸上的惊异之色,迎着万灵道君冰冷的目光,虞怀季语意诚恳:“道君明鉴,晚辈实不知临崖道君曾来过离合山,更加不知临崖道君陨落之事。”

其实万灵道君也认为临崖之死与潇真派无关,但他原本就是借故来找茬的,哪里会好声好气地容虞怀季辩驳。

当下,万灵道君冷笑一声:“你这小辈好生厉害,几句话就想把我那徒儿的事和你们潇真派撇得干干净净?”

虞怀季心中发沉,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实则怀疑临崖道君的死和顾浚有关。可顾浚只是化神修士,又怎么杀的了临崖?

他不动声色:“道君意欲如何?”

万灵道君,忽然闪电般出手了:“如何?自然是要潇真派付出代价!”

虞怀季右掌翻转,脚下飞速挡开一圈圈水纹。那水纹瞬间成型,化为一个繁复的阵法将他护住。但万灵道君的攻击又岂是他这个化神修士挡得住的。

咔擦一声轻响,万灵道君的手轻而易举穿过阵法,一掌击在了虞怀季胸前。

“你如此罔顾规矩,以大欺小,就不怕同道唾弃?”虞怀季将涌上喉头的鲜血强行咽了下去,冷冷地看着万灵道君。

万灵道君哼了一声:“杀徒之仇,不共戴天,又有何人能够指摘。”

既然临崖已死,他自然要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有了报仇的这个立场在,万灵道君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向潇真派出手,而不用顾忌高士大能的形象。

说话间,他的第二击又已袭上了虞怀季。他并不打算杀掉这个小小的化神修士,只是要杀鸡儆猴,让潇真派上上下下生出畏惧之心。届时再让他们交出石匙碎片,此行便大功告成。

在返虚修士巨大的威压下,虞怀季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又是一阵剧痛袭来,虞怀季感觉自己的半边身体都被拍成了粉碎,朦朦胧胧间,他似乎听到了贺显的怒吼声。

万灵道君冷声道:“正好,再来一个本座也不嫌多。”

“你的目的是石匙碎片吧。”虞怀季吃力地道,他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可惜,掌门已经把石匙碎片交给了天微道君。”

“什么?!”万灵道君眯起了眼睛。

虞怀季艰难地笑了起来:“你若是不信,尽可以杀了我再搜魂。掌门早料到你贼心不死,石匙碎片在天微道君手中,你要是有本事,大可以杀到冲霄剑派。”

万灵道君死死地盯着虞怀季,面前的男子毫不畏惧地回视他,目光中尽是讥嘲之意。

“好,好你个叶舒……”万灵道君一甩衣袖,庞大的气浪冲天而来,虞怀季脚下一个踉跄,便从贯天星宫上栽了下去。

那座飞宫调转方向,破开排闼而来的云雾,徐徐飞离了潇真派。

贺显接住从天而降的虞怀季,一见他面如金纸,显然受伤不轻,顿时又气又恨:“老匹夫,有本事别挑阿舒不在的当口来找茬!我呸!胆小如鼠。”

潇真派门内早已一片大乱,去见万灵道君之前,虞怀季已命门中上下严阵以待。护山大阵全力运转,众人都以为要有一场恶战。

偏偏叶舒不在,顾浚和傅曲舟都在闭死关,苏于霜还在沂南城,就连鲲蚩都回北冥海探亲去了。万灵道君选的这个时机,实则是潇真派实力最薄弱的时候。

等回到洞府,确定万灵道君的神识也无法穿破阵法进行窥伺后,虞怀季咽下贺显给自己服进去的丹药,勉强笑道:“万灵果然是个蠢货,就这么被我诓骗走了。”

“你胆子也太大了。”贺显气得在原地团团乱转,“等阿舒回来了,一定要让她去会会万灵,给你报仇。”

“别。”虞怀季摇了摇头,“万灵毕竟是二劫道君,阿舒不是他的对手,你不要添乱。况且……”他有心想说说顾浚的异常之处,但又怕贺显这个冲动的家伙藏不住话,顿了顿,还是转了个话题,“我的修为恐怕是废了,阿舒没有回来之前,门中上下还要你多操劳。”

贺显的脸色顿时一沉,万灵道君实在歹毒。他虽然没有伤虞怀季的性命,但处处打在虞怀季的内脉上,虞怀季不仅玉宫受损,内脉更是断了个七七八八。无性命之忧,却有修为尽废之虞。对修道之人来说,没了修为,又和丢了性命有什么差别。

“你不用担心,忘了我这个丹道大师了吗。”贺显强笑着安慰了虞怀季几句,叮嘱完虞怀季好好休息,他布出洞府。

往日里平静安宁的离合山一片扰攘,虽然有敖成康带着其他几个长老安抚弟子,但门中还是人心浮动。潇真派从未面临过如此危机,以往都是叶舒打别人的脸,这一次,却是她的脸被打了。

贺显叹了口气,虞怀季说的不错,这口气潇真派必须要咽下去。

忽然,他听到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童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一面跑一面大叫:“贺长老,掌门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更~

晚上还有一更,不过估计会很晚_(:зゝ∠)_

打个预防针,本文要完结了,进入倒计时

感谢以下几位小天使,蹭蹭胸=3=

小哈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5-10-02 18:07:07

六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9-30 11:26:55

六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9-28 13:42:41

程艾娃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9-26 23:36:54

赫克忒尔迷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9-26 11:25:37

六水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5-09-26 08:10:17

(快捷键 ←)上一章:第218章 5.14 返回《修真之一日为师》目录 下一章:第220章 5.15(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