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三章 茫茫大梦(十七)(结局)

文/桃圻
本章字数:5693 莲谋txt下载

暮色自四面八方聚拢过来,愈结愈浓的暗色渐渐布满整片天空。一驾疾驰的马车自朱雀大道上远远奔来。明德门的城门刚闭合不足一盏茶的功夫,守城的武侯瞪着驰来的马车,刚要上前喝停,那驾车的倒是将车稳稳地停了下来。驾车人伸出一手,摊开在武侯跟前,武侯借着昏暗的天色凝目一瞧,惊得忙不迭向后退了两步,指着身后的两名兵丁喝道:“莱国公府的车驾也不曾见过么!还不赶紧开门!”

马车驶出城门,穆清搂着凤翎坐在车内,清晰地听见身后城门钝重的闭合声,不由心头震颤,说不出的滋味,忽觉好似将甚么遗落在了城内,任是如何想,也不过是一缕抓不到手的怅惘。

车身微微后仰,大约是行至一处地势教高处,穆清起身钻出车厢,唤阿达停下车。她下了车立在一处略高的土台上遥遥地注视着车后的长安城。浓重暮色下的城,城墙四合,犹如一头趴伏着的巨兽,闪耀了一片暗红色灯火的大兴宫仿若巨兽的口舌,扩得极大,好似要吞下一切。但与城外巍峨环抱的群山相较,那红彤彤的口又显得那般无力。

那座宏伟城在她眼中微微晃动起来。那城中滔天的富贵她有过,痛彻心扉的离殇她有过,和顺平淡的日子有过,猜忌悬心的日子亦有过,可这一切皆令她觉得不真实,如同作了一场浩渺大梦,睁眼时甚么都迅速消散开去。

一个小脑袋探出帘幔,稚声问道:“姨母在瞧甚么?”

穆清回过神,向阿达点点头,“走罢。”转身笑眯眯地回至车内,捉起凤翎两只肉嘟嘟的小手掌,“瞧瞧咱们从前住过的地方,和咱们从前认得的那些人。”

凤翎也听不明白她在说甚么,自顾自地歪着小脑袋想了片刻,忽然不搭调地开口问道:“从前她们总说凤翎的阿母早就不在了。姨母这是要带凤翎去找阿母么?”

阿柳与穆清一齐怔住了,连得阿柳身旁坐着的四郎也眨着眼看向穆清。穆清垂眸沉默了一息,再抬眼时眼中盛满了慈爱,“她们浑说呢。我便是你阿母呀。”穆清望着那双盛满惊奇的杏眼。捏了捏她的小鼻子,指向四郎和阿柳,“这是你阿兄和柳姨母。”

小小的人儿还不甚明白,扑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发了一会儿怔,又教马车颠晃了好一会儿。倒头便伏在穆清膝头睡去了。阿柳犹满面疑色,欲言又止。穆清抚着她细软的发丝,淡淡道:“世间再无汝南公主,亦无李家的凤翎,自今日始,她是我的孩儿。”

马车碌碌地向西驰了一整晚,如今世道太平,一夜安然无话。次日拂晓时分,终是驶入一小城镇中,又行了一盏茶功夫。进了一座并不规整的里坊,慢慢停在了一间小门小户的宅子跟前。

穆清等不及阿达放置足踏,率先跳下车去。宅子的木门“嘎吱”一声,使得她心里猛地一紧,门里一前一后出来的却是胡家大郎和杜齐二人,躬身向她行礼,“娘子。”

穆清浑然听不见,伸手拂开眼前这二人,向院内走去。她的目光紧紧地锁在院内主屋的门上,院子并不大。从大门至主屋不过十来步,这十来步却似永世走不到一般。主屋的门猛不防地被人推开,穆清停住脚步不知如何再向前一步。

门内稳步走出一人,石青色的素面襕袍。衬得他身姿直挺,他负手而立,面上和暖笑容如金秋清晨升起的第一道阳光,直洒入她的心怀。

“穆清。”他敦厚低沉的嗓音将她自迷蒙中唤醒,她顾不得身后那些人是否看着,朝他飞奔过去。扑进他的怀里,颤抖的肩膀不知是因欢喜得激越,还是不住从眼中满出的泪水。他胸膛里强劲有力的跳动声,令她安心的温暖气息,使得她从心底里溢出长长的一声叹息,满足到忘乎所以。

突然她从杜如晦的胸前抬起头,面带愧疚,一手抓住他的手腕,“我都欢喜糊涂了,快让我瞧瞧。”她的手指在他的腕上扣搭了半刻,脸上的惊喜便再抑不住了,“赵苍果是奇人。”再看他的面色,与几个月前暗黄憔悴病容截然不同,现下已养得神气全复,眼中神彩也透目而出。

“调养数月,赵医士说我已无碍,两日前便离去了。”杜如晦握住她的手笑道。

“阿爹!”甫下了车的四郎惊喜得顾不上提好鞋履,几步冲至杜如晦跟前,“阿母到底不欺我,阿爹真的无事!”

“阿母何时诓过你。”穆清嗔了他一眼,笑着拭去眼角面颊的泪水。

阿达与阿柳踌躇着走上前,阿柳的眼睛早已红肿如桃,泣得说不出话来,只顾拉着穆清的手呜咽。阿达向来口拙,此情景下亦不知说甚么是好,也只会闷头抹一把泪。

杜如晦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莫要如此,阿延现是官身,又在长安置了宅子,你们本就该同他在一处,这原是人伦常情。他往后常年征战在外,你们若同我们走了,教他回来独自一人对着个空宅子么。”

阿柳强抑了哭腔,死拽着穆清的手,泣道:“你我自小一处,多少险难都不曾分开过,这便要,这便要”话至此再无法往下说。

“你一向痴傻。”穆清拭了拭眼睛,吸着鼻子道:“难不成往后再不见了么?过几年安稳了,自有咱们相见时候。”

杜齐与胡大郎又劝了良久,此地距长安城并不远,久留终是不妥。阿柳这才狠了狠心,撂下穆清的手,返身奔上马车,阿达也不敢多留,在车前向杜如晦与穆清二人深深一拜,抖缰驾车离去。

杜齐从后院牵出几匹马,车驾行囊是几日前就备好的,套上车便能走。胡大郎朝内唤了几声,得了脆亮的一声应。他向穆清回道:“这一路难免辛苦,再买婢子总是不牢靠,便暂由内人照料娘子与小娘子。虽不及柳娘子细致周全,到底能帮衬着些。”

胡家娘子笑晏晏地从另一间房内转出,见穆清牵着的小女孩儿生得粉嫩可人,也不知她原是金枝玉叶。笑着逗弄,“小娘子生得好模样,可有**名儿?”

穆清将孩子交至胡家娘子手中,点了点她满月般白皙光洁的小额头。“这是我幼女,名唤‘风灵’。”

当下一应俱备,胡大郎驾车,胡家娘子抱着风灵上了车,杜齐与四郎在后头驱着另一驾满载行囊匣笥的大车。穆清牵过一匹马。与杜如晦在前头并辔而行。

至离了小城镇,踏上城外的黄土官道,穆清方从与阿柳的别离中缓回了些神,这才想起要问往何处去。

杜如晦道:“我原应诺过你,要陪你回余杭,自是该往江南去的。只是你初离长安,难免有些好事者,欲要探知你去向,故此余杭是暂回不得了。洛阳的宅子一月前我命杜齐卖脱了手,咱们也有些钱财好好游逛一番。你想往哪处去。便往那去。”

穆清侧头想了一阵,“我想去的去处可不止一两处,你的钱帛可够?”

杜如晦扬声笑起来,“愿闻其详。”

“我想往金城一趟,多年来不曾好好祭奠过阿兄,也该教孩子们认一认大舅与舅母。出了金城,咱们可往阴山,你力争许久,而今阴山已平,去望望也好。你可见过鸡鹿塞外的汉长城?甚是壮观。路途辛遥也值得一观。”穆清在马上扳着手指头细数道。

“还想去哪儿?”杜如晦笑望着她的侧脸在初升的阳光下神采奕奕。

“还有西域边境,康三郎总提到的瓜州、沙州,据说那沙州境内有一处敦煌城,城外佛洞石窟无数。蔚为壮观。敦煌城内各方商客云集,遍地邸店大市。顺势,咱们也探探,有甚么买卖营生可作。这么一来,总也有个一两年散荡在外了。”

“你想重新行商?”杜如晦奇道,“如今咱们还有本钱么?”

穆清敛了敛笑容。正色道:“江都栖月居尚在,栖月居库房内的金饼,我可未尽数赠出,尚私留了些,而今看来,竟是未雨绸缪了。只是刘敖老矣,怕是操持不动了。”

杜如晦默默地持缰前行了一阵,不置可否。穆清连声催问了两遍,“你说可好?”

“穆清。”杜如晦沉默良久,忽轻唤道。“你这行商大业之前,是否尚有桩紧要事要了一了?”

“甚么?”他这样的神情,这样的口气,无端地教她紧张起来。

“你我的婚事。”

穆清松了口气,面颊紧接着红烫起来,低声喃喃,“随你便好。只是你,如今何来籍册?”

“我无籍册,你却有。你原是余杭顾氏养女,亦是吴郡顾氏庶女,战乱多年,两府俱散,你究竟何人,再无从可考。待你再回余杭,却是顾府之主,自然该重造手实籍册,重振顾氏一族,以慰恩师之灵。”杜如晦毫不犹豫接口说到。不等穆清回应,又添上一句,“我便赘入顾府,可好?”分明说着戏谑的话,口吻却再是认真不过。

穆清不知该如何回他,抖开马缰,纵马独自跑了一大段,身后追来他低沉的笑语,“恩师必定欢喜”

六载荏苒,这一年的秋风吹得不甚安稳,教穆清略有些感怀,总是无端地忆起长安城的过往,尤其是她这般独坐在半山的阁子内时,点点滴滴,细枝末节,清晰异常。她晃了晃脑袋,刻意想甩开脑中那些人的面孔。

手边红泥小炉上的铜铫子嘟嘟地冒着热气,她向茶盏内又注了些热茶,尚未来得及端起,木梯上传来蹬蹬的脚步声,她偏头望去,正是四郎疾步赶了上来,且跑了好一阵的模样,额角鬓边沁出汗来。

穆清转手将跟前的热茶递到他手中,“有甚么紧要事,急成这般,先吃口茶,缓一缓再讲予我听。”随手又倒过另一盏茶。

四郎仰脖一口饮下茶,俯身在他母亲身边禀道:“阿母,长安传来消息,举国丧,大约明日便要传至咱们江南道。”

穆清执着杯盏的手轻轻抖动了一下,泼洒了几滴茶汤至案上。“国丧?”

“皇后薨逝。”四郎放低了几分声量,“病起喘疾,陈年旧疾了。据称今秋立政殿的芦荻飘扬得早,皇后与圣人一道赏看,引动旧疾”

“还有一桩风灵不在么?”四郎犹豫了一息,向穆清身后探看,确准了平日里总依缠着母亲的幼妹并不在侧,方安了心道:“圣人于昭陵开造了汝南公主大墓,大约是衣冠冢。那么些年了,想是,也绝了这份心了。”

穆清怔怔地“哦”了一声,似乎并不意外,只随意一问:“报予你父亲得知了么?”。

“不曾。”四郎摇摇头,“这便去。”说着又蹬蹬蹬地跑下楼,穿过灿黄桂子铺落满地的庭院,往漪竹院去寻他父亲。

穆清独坐了许久,不觉牵动面颊微微笑起来,喃喃自语,“芦花可还好看?”再晃一晃头,脑中那些纠缠了她好些日子的旧事,忽就散开了。(全本完)(。)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二百三十二章 茫茫大梦(十六)(结局) 返回《莲谋》目录 返回目录(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