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剑的故事

文/黑暗风
本章字数:5117 东京绅士物语txt下载
    “这个方案你具体说说。”

    仙剑奇侠传的主角,一般来说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初出茅庐的那种。

    虽然这话有些得罪人,但是仙剑的套路,的确是已经被用烂了的“boymeetgirl”的故事。

    少年遇到少女的故事,便就是如此。

    男孩子遇到了女孩子,然后展开了一个个故事,开启了一个个的冒险。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森夏听到了雪乃的这个想法之后,却觉得雪乃这个想法似乎挺不错的。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雪乃的想法和仙剑本篇的故事差异有些大,但是这种帅大叔遇到小女孩的故事意外的有些带感啊!

    说起来的话,森夏想到了老虚曾经做过的一个故事——东离剑游纪。

    这个故事的主角,其实也是一个大叔来着。

    当然,东离剑游纪的那个故事里面,倒是没有什么小萝莉之类的。

    但是人家本来就不是那样的故事嘛。

    所以森夏觉得,这样似乎是挺不错的?

    嗯,没错,挺不错的。

    怪大叔呸,帅大叔与小萝莉的故事。似乎很不错嘛!

    一个有故事的大叔和一个小萝莉的故事变成了仙剑的故事,这或许会不错。

    仙剑奇侠,所谓的仙剑奇侠的目标,就是“仙剑”和“奇侠”这两个概念而已。

    仙剑可以有,奇侠的话,一个神秘的大叔或许不错?

    雪乃正在组织语言,森夏这边就开始插嘴了:“对了,我们可以给这位大叔来一把剑。大叔可以一直背着这把剑,然后这把剑可以用布缠绕起来。这把剑,就是一把‘仙剑’。”

    森夏觉得这样的设定挺不错的。

    毕竟,仙剑奇侠传里面,现在还真没有一把让人印象深刻的仙剑。

    三代里面有剑,四代里面有剑,但问题是,现在的仙剑第一部和外传,都没有那种和“望舒剑”一样十分令人印象的“剑”。

    在这个时候,森夏就想到了大叔身上有一把剑。

    “唔,或许不是一把剑,而是很多把剑?”雪乃在森夏的脑洞上发散了一下。

    “诶,这样更好!”

    说起来的话,东离剑游纪里面,男主角殇不患身上就有三十多把吊炸天的神兵。

    东离剑游纪是霹雳布袋戏的一部分,这是一个相对小众的系列,虽然不见得是同样一个世界观,但是这二者间的关系还是很明确的。

    但是现在的森夏,忽然觉得这部分的一些设定,移动到仙剑,似乎比古剑奇谭要更加靠谱嘛!

    嗯嗯嗯,这个设定我们就借(山)鉴(寨)了——反正老虚也是咱自己的员工嘛,员工的事情怎么能叫做抄袭呢?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森夏这边就豁然开朗了。

    当然,让大叔直接卷轴封印的话,那就没啥逼格了。

    “还是一把剑好,而且是一把破铁剑,”森夏说道,“但是这把铁剑里面,却封印着许许多多的神剑。”

    不管故事怎么样,先给男主角堆砌逼格啊!

    逼格第一啊!

    故事怎么样都好,后面都可以圆回来的,但主角那种吊炸天的气质可不一定了,所以在一开始就一定要逼格管够

    “哦哦,这样也不错呢。”雪乃点点头。

    “嗯,那就这样好了这后面的故事你说说看。”

    森夏没有什么偏袒雪乃的意思,他是真的觉得雪乃的这个想法很不错的,所以他想看看雪乃后面具体的想法。

    “嘛,前面的设定哥哥已经修改了呢,那我说说后面的吧。这个女主角我虽然看似是小女孩,但实际上却是妖族的公主,所以正派才需要来除魔卫道。”

    雪乃和森夏一样很了解某东方大国的文化,两人如果去了隔壁,直接就能当本地人了,所以对于那边的情况,雪乃也是很了解了。

    “但是男主角在这个时候出手拯救了对方?”森夏嘀咕着。

    “嗨。”雪乃点点头,“因为这个女孩子,和剑士死去的妹妹很像。”

    “果然还是妹妹啊!”

    森夏吐槽了。

    之前雪乃还是没有妹妹,但是这个时候忽然又蹦出一个妹妹,森夏真的忍不住吐槽了。

    雪乃啊,你究竟是多么希望主角有个妹妹啊!

    “为什么妹妹不行啊!我已经退让啦,这个已经不是妹妹啦!”

    雪乃也很委屈的样子。

    “”

    好吧,雪乃本来有这个想法就是因为缘之空的启迪,但是现在森夏不让雪乃那么做,她只能这样曲线救国了。

    而且这个感觉,让森夏莫名想到了一个名叫做甲铁城的番剧。

    在甲铁城这作品之中,男主角就有一个妹妹,而且也是早就挂点了。

    但怎么说呢,那种设计做出来的感觉,并不是很好。

    嗯,或许纯粹是因为甲铁城本身的剧情不好,从而导致了妹妹风评被害?

    好吧,不扯了。

    森夏觉得雪乃的这种想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挺有趣的,但是在某些方面也有瑕疵。

    或者说,这纯粹是森夏看多了番剧之后产生的某种偏见

    “算了,我们从头顺一下吧。首先是作为男主角的剑士。这是一位拿钱干活的剑士,行走在灰色的地带。”森夏从男主角的角度出发,“他杀人、他除魔,但是他也有自己的原则,他杀的是江湖人,斩的是该死鬼”

    男主角不能是黑的,黑的不好——因为不能过审。大家有没有争议还是其次,有争议对于这个故事而言反而更好,但关键在于,如果男主角随便设计的话,整个故事最后不一定会过审。

    森夏可是打算把这个游戏弄到某东方大国发售的,而且是作为培养ip使用的大作,在这种时候,如果进不去内地的市场,那就搞笑了。

    “然后,男主角有一个悲惨的过去,他曾经全家被灭门,然后妹妹为了拯救自己而死会不会太惨了一些?”

    森夏做出了这样的设定,但是他感觉这么做,男主角会不会太惨了?

    “还好吧?”雪乃歪了歪头,“妹妹死掉了和全家死掉了,对读者和观众来说,好像差不多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

    “嘛,那这个部分就暂且保留,这里交给老虚来做吧,我觉得他应该会有更有趣的想法。”森夏决定把这一部分交给老虚来设计,他或许能够做出更带感的剧情。

    例如其实妹妹是幕后黑手什么的啦不行不行,这个设定在鬼哭街的时候老虚就已经用过了,用在这里的话,就有些重复利用的嫌疑了。

    反正男主角有一个很特别的过去,这一点是肯定的。

    而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男主角成为了这样的独行剑客。

    “而且女主角是一个妖族,而且还是妖族公主,这种设定会不会有些太套路了?”森夏感觉这种设定好像很常见的样子啊。

    “咦?有吗?”雪乃歪了歪头。

    森夏拍了拍脑袋。

    好像还真没有。

    现在是公元两千年,不是二十年之后,很多套路在这个时代都没有被作为套路来进行开发。

    雪乃能够有这样的想法,还真算不上是所谓的讨论。

    这也算是走在时代前端了。

    “我想想看,或许女主角的身份也能够更特别一点。”森夏思索着。

    既然要特别的话,森夏觉得一个单纯的“妖族公主”这个设计,似乎有些不太够逼格。

    或许应该来一点更酷炫的设定会更合适?

    既然要做的话,做到顶端,自然是更好的。

    半吊子的设计,有时候并不是很合格的。

    但具体应该如何设计呢?

    森夏老师陷入了思索中。

    “或许,女主角就是剑?”

    “诶?”

    这个似乎可以啊!

    雪乃这个设计,好像很不错啊!

    “哥哥的罪恶王冠之中,每一个人不是都有虚空的设定么,女主角楪祈的虚空就是大剑吧。那我们这里,干脆就将女主角设定成为一把剑的化身,如何?”

    “具体说说。”森夏倾听着雪乃的设计。

    听到自己哥哥对设定感兴趣,雪乃似乎也挺高兴的。

    她兴致勃勃的解说道:“女主角不仅仅是一把仙剑,而是还可能是一把开启妖界的钥匙,或者这把剑就是妖界的本身或者是封印。女主角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身体之中才会透露着妖族的气息。”

    这样还不错。

    “不过这和男主角身上背着的剑,就有冲突了呢。”

    如果男主角佩戴了剑的话,女主角又是剑,这种感觉,就不是很好了。

    “为什么不行,我们让男主角成为铸剑师不就好了么?他自己就是铸剑者。”

    “那你难道还想说那些仙剑难道都是男主角打造的?哈?”

    “为什么不可以?”

    雪乃歪了歪头,一双眼睛就这样看着森夏。

    “”

    森夏和雪乃对视了一眼,他意识到,雪乃这好像是说真的?

    “男主角打造了三十多把神兵出来?”

    “嗯嗯嗯!”雪乃拼命点头,“要不然,我们干脆把男主角设定成战斗就是在铸剑吧!”

    “的确不错个鬼啊!奈须氏会来找你告侵权的啦!”

    森夏吐槽。

    在fate系列里面,男主角卫宫士郎就是依靠投影兵器,如果这边的男主角战斗的时候就是在铸剑,这种设定会被奈须碎碎念的吧!

    “我觉得如果哥哥会用这种设定的话,奈须桑会更高兴也说不定。”雪乃转头看向了旁边。

    “呃”

    好吧,森夏想了想,他觉得似乎也真是这样。

    “嘛,这个的话,再看吧。但你说主角打造了三十多把神兵什么的,我觉得或许也可以。”

    雪乃点了点头。

    她这个时候干脆换了中文。

    “他是一个与剑结缘的人,他注定是人世间的一个过客,他匆匆而来,翩翩而去。在他的人生之中,一个个的人都只是一个个的过客,只有剑能够陪伴他。他铸剑,他使剑,他唯有在剑中才能够寻找到自我,他唯有在剑中,才能够感受到自己自身的存在。”

    “但是剑乃是凶器,手持凶器,无论多么高雅,那也只是杀人的兵器而已。诚于剑的他深知这一点,所以他产生了矛盾与痛苦。”接着雪乃的话语往下说的是森夏。

    两人的目光对视在了一起,双方都是微微一笑。

    雪乃接着森夏后面的话语接着说:“就是这样的他,在某一天,因为某个委托,邂逅了那个无垢的少女,那微妙的冲动,让他采取了与自己以前完全不同的策略。但是在这之后,他才知晓,这位少女是一把剑,正因为她是一把剑,所以她才会让他产生那种特别的想法。”

    “但是,她不仅仅只是一把剑,她的本体虽然是一把剑,但是她的内在却并非如此。她是人。”森夏和雪乃仿佛形成了默契,两个人一言一语,将故事说了下去。

    “所以,一开始是他在教导着女孩儿如何成为人,但是到了后来,却是那个女孩子在让已经变成非人的他重新回归于人。”

    渐渐的,故事的脉络便渐渐成型了。

    在这对兄妹的言语之中,一个故事就这样渐渐成型。

    “嗯,这样很不错。”

    在确定了故事的情感和主线之后,森夏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哥哥能够喜欢真是太好了呢~”

    雪乃也露出了笑容。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情节的小bug,修改中,稍等两分钟!

    “”

    “”

    二合一的喵喵喵

    其实我都有些想玩雪乃版本的仙剑了(严肃脸)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游戏的主旨 返回《东京绅士物语》目录 下一章: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由剑到仙(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