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请求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4758 春闺暖txt下载

张令曦眉头都拧在一起,那种郑重其事,隐隐有相府里老夫人的影子。

齐鹿鸣不自觉地又摸了下鼻头,祖母就像个噩梦似的所在,决不亚于二伯父。从这个好看的妹妹身上看见祖母的影子,真是一件败兴的事。

齐鹿鸣后悔没过脑子,就带了这么个负累过来。不对,是两个负累!

刘越坐在那里憨憨地笑,整张脸就像是一捆拧在一起的灰麻绳。竟然学会对小姑娘笑了,谄媚!齐鹿鸣对他做了如斯评价。

这个小丫头不能留,多半会坏了他的大事,齐鹿鸣摸着下巴苦想计策。大表哥说过,只有死人才不会拖累人,因为死人不会说话!

可是那么好看的妹妹,打昏了他都舍不得,更不要说让她变成死人了。他还想再跟这妹妹见面呢。

至于刘越,本来就是个没嘴的,又是他的跟班,就不用担心什么了。

再说刚刚打翻仙姑炼丹炉这事,又不是他一人所为,刘越算是共犯。同为一条绳上的蚂蚱,刘越总不会出卖他吧。

只好委屈这个妹妹在水榭待上一晚,等他逃到外祖家之后,再让人将她放了。

说干就干,他不知从哪里找了绳子来,三两下就将张令曦绑了起来,动作比他那来来去去跑的都快。

就是说嘛,这才是齐鹿鸣。

“鹿鸣,绑了她,咱们可就就更难交代了。加上打翻炼丹炉的事,咱们…”刘越跟齐鹿鸣说话的时候,就不脸红结巴了。

齐鹿鸣揍了刘越一下,不以为意地说道,“怕什么,她是张家人,谁会在乎她死活。”

张令曦竖眉怒视齐鹿鸣,实在是没想到,看上去纯良无害的小男孩竟然做出这种事,还是惯犯的样子。

而且,他毫无悔恨,就像是不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似的。或者,他已经找到了退路,有恃无恐。

张令曦倒不担心他对自己下黑手,毕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不会真的有意思的作恶伤人。只是纳罕他的教养。

这样的人家,会教出这么不知轻重的小子?

想着母亲的端庄仪态,想着母亲嘴里外祖母的英姿,再看看齐鹿鸣,张令曦实在是想不通。

齐家子嗣繁茂,单是大舅舅那房就有五子四女。齐鹿鸣应该是三舅舅这房的嫡长子,难道是无需担当宗子,所以对他要求甚少?

张令曦突然想到,齐鹿鸣现在的母亲好像并不是他的生母,而是姨母。

似乎当年三舅舅本有意于齐鹿鸣的姨母,可姨母莫名患了重病,因而到了说亲的时候,外祖母更钟意齐鹿鸣的生母,三舅舅只得娶了外祖母喜欢的进门。

齐鹿鸣出生时,生母方氏难产而死。那时,恰好姨母的病得云游方士所治,加上外祖母怜齐鹿鸣,要给三舅舅续弦,相看了几家姑娘均不满意,三舅舅顺势提起方氏的妹妹,外祖母便答应了。

这么一看,小方氏应该对齐鹿鸣是极其溺爱的。不然外祖母不会让她进门。

一个大胆甚至荒唐的想法冒了出来,难道这是继母对他的捧杀?

可是亲姨母,也会做出那种事?

而且外祖母什么没见过,会任由小方氏胡来?

细细想来,不由觉得齐鹿鸣是个可怜人。

张令曦考量杨家三个姊妹的心思又起,泽儿的继母,一定要良善才行。

同情归同情,齐鹿鸣这么做事,确是真的惹了张令曦反感。

那会儿被他看似无辜的外表诳骗了,没有细想。这下子由不得她不去想。

“你那会不是在练功,是在逃跑吧?”张令曦也不挣扎,只是狠狠白了他一眼,然后质问道。

她又生气了,还真无趣。齐鹿鸣仍是青竹一样笔挺地站着,眼中带笑。

“你是想拿我当挡箭牌吧?什么带我去逛逛,分明就是你想下套给我!”说到这里,张令曦有种被戏耍的气愤。

他叫住她,分明是欺她是客人,想把打翻炼丹炉的事推到她身上。也不想想,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推倒那么沉的炼丹炉呢!

齐鹿鸣却成竹在胸。

一开始确实是想她和刘越一起来当替罪羊的,因为以为她年龄小胆子小,又是一个人,到时候有嘴也说不清。

刘越一身蛮力,又蠢笨好被唆使,就算是从犯。他只是个姻亲,相府里不会有人为难他。

可是看见张令曦站在那儿等他的时候,疑惑焦急还有一点点无助和无奈,他就改主意了。

被人戳破了心思,齐鹿鸣没有往常的气急败坏,而是大方承认了。

他是真心喜欢这个妹妹,要不怎么鬼使神差地带她来这里了,捆绳的时候也刻意松了力道怕勒疼她。

她听了竟然不哭?齐鹿鸣诧异的同时不忘又检查打的绳结,看是不是结实有没有勒红了她的手。

水榭里听不到外面的动静,府里听说丢了个小姐,早闹哄哄炸开了锅。

丢的还是齐从真的小女儿,不知是他们张家故意来生事的,还是什么。

可谁也不敢怠慢,就算齐从真被赶出家族,现在她是二老爷请来的客。

在客人面前失了面子,有她们受得。

除了老夫人这里,各房各院都找了一遍,仍是不见人。

没法子,齐氏急得直抹眼泪。可下人们谁也不敢惊动老夫人。老夫人的院门一向禁闭,等闲人不得入内。

齐氏出走时,跟哥哥嫂嫂们全闹得僵,现下去求他们,也没人肯应。都说许是小孩子贪玩,偷偷跑去哪里了。

令曦一向乖巧,怎么可能自己跑去玩不知回来呢?难道是迷了路?这算是好的,齐氏想到张令曦那次落水,吓得发抖。

再者,要是被什么人抱走了怎么办?

三嫂说相府里不会进那样的人,可她是怎么敢打包票的。

大嫂倒是犹豫着想帮她,可是她也说,要是去了老夫人那里,老夫人一定会差人递信出来。既然没有,就是不在了。

万一下面人有疏漏呢?万一呢?

令曦可就是她的命!

张延远也红着眼。仿佛曦姐儿就是被齐家人藏了起来,他眼看着就要上去拼命。

齐氏只能去求成嬷嬷,她一定要见一见母亲!

成嬷嬷到底是母亲身边的老嬷嬷,只侧过身受了她个半礼,就去跟老夫人求了这事。

老夫人果然肯见齐氏。

齐氏跟几个嫂嫂站立着,屏息等候。

老夫人一来,整个厅堂都肃静了。喘气声都刻意压下去了,就像凝固了一般。

老夫人精神矍烁,病痛从不在她脸上留下印记。可仍能看出她腿脚有些不便。

齐氏控制不住情绪,伏在地上大哭起来。成嬷嬷去拉她,她却不肯起。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章 道姑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惩罚(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