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惩罚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4040 春闺暖txt下载

齐氏久久不肯起身,悔恨、自责、伤心、高兴,种种情绪在看到老夫人之后爆发出来。

多年不见,老夫人鬓间银发已生。

可恨她再不能喊一声母亲了,齐氏还记得当年被逐出家族时,她一步一叩首地向母亲请罪告别,母亲的房门紧闭着,不知是什么情绪。

再见到母亲,她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懂了当年母亲的伤心,明白了母亲当年为何无情。

众多的兄弟姊妹里,唯有她是打小在母亲身边长大的。母亲亲自教养她,让她知事明理进退得宜,可她回报给母亲的,竟然是那样一场伤心。

她给家族蒙羞,给父兄丢脸,家庙里,是母亲站出来保了她的命。

还不如不活着,还不如不救她,就当没有她这个女儿···齐氏自己委屈过,反省过,难受过,今日就算张延远找外室哪怕是出妻,她也只能自己受着。哪怕她受了天大的委屈,她也不再有娘家依靠,她只能忍着。

当年种下的因,得了如今的果,都是她应受的。

可她的令曦还是个孩子,乖巧可爱没做过错事,倘若说真的做错了什么,那就是投错了胎,成了她的女儿。她就不该带着令曦过来,要是真的把她丢了,那就不止是伤心一场了,是要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命。

若是找不回令曦来,她跟娘家之间的那条隔阂就更深了。

看到老夫人的那一刻,齐氏就明白令曦不在这里。成嬷嬷禀告给老夫人之后,院子里的下人一定已经将院子翻了个底朝天了。

“不要再哭了。”老夫人呵斥了一句。

齐氏这才止了哭声,抬起头来。

老夫人打量着齐氏,齐氏她一脸的病态,身体积弱,跟未出阁时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纵使再伤她的心,从真到底是她的女儿,见到女儿这幅样子,老夫人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她知道从真嫁人之后,过得不如意。

要不然就不会被婆婆立规矩,害的淳哥儿无妥帖的人照料,得了重疾也不知。那会儿晨姐儿人还不到她腰上,就带着下人抱着淳哥儿到京城来求医,还求到了相府门下。

那时候,张延远在干什么?躲在温柔乡里跟同僚们寻乐子,压根儿不知齐氏和淳哥儿出了事。

老夫人最看不起张延远这种人,但凡他是个好的,就不会拐了她女儿私奔。私奔什么后果,难道张延远不知道?她的女儿,要委屈给别人做妾?

此刻张延远就站在齐氏旁边,老夫人却瞧都不瞧他一眼。

天色见黑,没得功夫可以耽误,老夫人将大总管叫来,让他带着护院去搜。

“府里每一处都细细地找,亭台楼阁池馆水榭更要搜的仔细,花房耳房都不要错过,凡是能藏得了小孩的假山竹林也要仔细去搜,再不行,就去湖里捞!”老夫人吩咐道。

这些下人们未必处处都搜到了,像是各房太太小姐的小馆阁楼之类的地方,她们不得命令必不敢搜,只是太太们自己吩咐着手底下的人查看一下,难保没有不经心的。

老夫人的目光扫过小方氏的脸上,这是个看着绵软内里藏针的东西。她的地方,是没人敢动的。

这些年,她因为从真的事,无心再管内院纷争,大多时候都是看着媳妇们跳腾。日子久了,她看都懒得看了。左右不出大错的,就留着。

大媳妇刘氏是憨直的人,没什么心眼,认死理,不会变通。家教给她打理,她出不了大错,却也不会打理得有声有色。自打她跟赵氏明里斗了一次,反吃了大亏,殃及了池鱼,就将心思全然放在礼佛上了。

儿媳妇赵氏心性高,凡事爱争个高低。也是那次跟大嫂的事让她收敛了心性。

三媳妇小方氏进门晚,看着恭良,实则不是省油的灯。刘氏跟赵氏都不主动跟她起冲突,老夫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水榭里张令曦和刘越对视一眼,刘越害羞地低下了头。

齐鹿鸣刚刚跑路了!

多么好的机会,张令曦可不想放过。

“你帮我把绳子解开吧。捆的难受。”

“不行。鹿鸣让我看着你,不能给你解绳子。”

张令曦恨得咬了咬下嘴唇,说道,“你不给我解开,我真的难受。你想我一个小丫头,能怎么样。你两只眼睛盯着,我还能跑了不成?”

刘越摇头,他想起张令曦抓着他的那样,心里可是一点谱都没有。

他嘟嘟囔囔地说,“我怕你跑了。你要是跑出去了也就罢了,万一没找着路,不小心落了水,没人救你的。”

想不到他还有这样的担心,果然不坏。

“要不这样吧,咱们一块出去。咱们在这儿困着,迟早会被找到的。到时候齐鹿鸣跑了,倒霉的可就是你了。”张令曦苦口婆心地劝说。

刘越不解。

“你且这么想,你留在这里,到时候你会挨罚。要是你跟我一同走,就说我迷路了,你带我回来的,那你不就不会挨罚了吗?”

“可是,我推翻了炼丹炉,出去了就惨了。鹿鸣说仙姑会拿我炼丹的。”刘越紧张得说道。

“你听他胡说,仙姑怎么会做那种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杀人那可是要坐大牢的。仙姑又不是傻子,顶多小惩大诫。”张令曦慢慢地开解他,“你看呀,你不是怕仙姑收拾你,是怕我二舅舅收拾你们。可你要知道,我二舅舅最疼我了,要是我去跟他说,没准儿他就放了你了。”

张令曦信口胡诌起来。

“何况我二舅舅大婚,是喜事。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让他高兴了,他怎么还会跟你计较。要是再不行,咱们就一口咬定是齐鹿鸣推翻的炼丹炉,不就行了。”张令曦说道

“什么,你让我嫁祸给鹿鸣?不行,我不干出卖朋友的事情。”

“我只是假设一下嘛。不行的话,咱们想其他的办法。总能帮你们两个脱罪的。”

刘越又开始皱着眉头思考起来。

张令曦也不急,只是说道,“哎呀糟了,我好像看见外面有火光了,该不会是知道我丢了,他们打着火把找我来了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一章 请求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三章 留下(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