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行踪成谜帮调查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7902 春闺暖txt下载

“娥眉,想办法让你大哥二哥去市井里打听打听,看看那些个赌钱的混混,常出入醉花楼的公子什么的,谁昨夜在醉花楼吃酒。最好也问问酒家茶馆的伙计,向那一带的乞丐打听也行。”张令曦深觉兹事体大,容不得掉以轻心。

娥眉还没来得说话,张令曦又吩咐道,“让竹眉开了箱子,让他们多带点银子出去。”

周大和周二是两天前聚首的。张令浙让周大过来送信,说是突然记起前世以通敌叛国罪被抄家的不止张家一个,好像还有个方家。可他说不准是不是真有个方家,也许是他记错了。

方家,莫非是小方氏的娘家。张令曦也不敢确定,只给他回信说会照着这个线索查下去。

齐鹿鸣出了事,张令曦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方家。那可是他母亲的娘家,他的外祖家,他能对方家下手?

方家的事可以缓缓,齐鹿鸣这事却是急得不行。

张令曦吩咐完娥眉,自己带着扶桑和若木去了齐霁那里。

没准儿她打听出什么了呢。

她们三批人说好了分头行事,由齐霁她们向大舅舅打听,由她去求二舅舅,齐扬回方家看看能不能想出办法。

张令曦到齐霁屋里,见齐霁她们都垂头丧气,连齐扬也回来了,同样是垂头丧气坐在那里。

只一个眼神,张令曦就明白她们毫无所获。

“你那里怎么样?”齐霁问道。

张令曦摇了摇头,道:“我去问了二舅母,她说二舅舅这次出去少则十天多则一月,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齐霁道:“我父亲已经四处托人了,起码要比官家先一步找到鹿鸣才是。现在还没有进展。我也问了父亲。昨夜是怎么回事,人究竟是不是齐鹿鸣刺死的,我父亲也不知道详情,说的含含糊糊。”

交代完这里的情况,两个人都看向齐扬。

“我这里才叫没头绪,回去的时候,外祖父已经下令让家里的人全出去找他了。”

果然是让人失望地消息。

张令曦看大家都没有头绪。说道:“我不是去查了下门窗吗。又问了极有经验的护院,说是以趋哥哥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破不开这门。肯定是有帮手。”

“不是说有个丫鬟过来将护卫都给迷昏了,怕就是她在帮忙吧。可是按照护卫们说的,请了个画师将那丫鬟的模样化了出来,各房挨个去找了。竟谁都没见过这个丫鬟。家里头稀里糊涂进了外人,竟然还没人知道的。”齐霁亦是觉得蹊跷。不过她自问自己想得到的,家里主事的长辈都想得到。

“既然家里能无缘无故进来一个人不被发现,那么进来两个三个想来也是可能的。就单说那丫鬟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趋哥哥溜出府去,我就觉得了不得。”张令曦叹了口气。“让家里再查的紧一点才是。我总觉得起码会有一个男人给他做帮手,你看墙头连个鞋印都没有,单凭那个丫鬟。她能做到吗?”

是不是练家子,护卫们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那个丫鬟看着没有什么武艺。柔柔弱弱的,护卫们才掉以轻心了。既然这个丫鬟没有功夫,那么要在短时间内将齐鹿鸣救出去,一定还有其他的帮手。

“即便是有,短时间内未必找得到,就是找到了又有什么用呢?怪他们放出了鹿鸣,然后兴师问罪?可鹿鸣祸已经闯了,再没有别的办法了,找人抵罪都来不及了。”

“当然不只是兴师问罪那么简单。你们不觉得奇怪吗,救他出去的时候,很可能两三个人甚至更多,等到趋哥哥捅了人,就剩他一个了?”张令曦心中这个谜团一直不得解。

听别人的描述,似乎当时齐鹿鸣出事的时候,是在醉花楼的一个小巷子里,人们闻声赶去的时候,被刺伤的人倒在血泊中,齐鹿鸣胸前一大片血迹,他呆呆地握着匕首,竟然直到人们报官,他都没有跑。

那会儿一个人都没有,以他的轻功,逃跑不成问题。他为什么没有跑?为什么在守卫森严的牢里,反而跑了?

张令曦大胆猜想,要么就是他当时捅了人,吓到了,所以没有跑开,要么就是有什么事让他不能跑。再要不然,就是他以为那个人没有死。

所以她才想找到从家里救出齐鹿鸣的那个人或者那些人。

是不是因为他们,齐鹿鸣才选择一个人扛下这事的。

“照你这么一说,倒确实是奇怪。但也可能人家救出了鹿鸣,就直接走了。后面鹿鸣做什么,他们并不知情并没有参与。”

张令曦认同地点点头。

齐扬眼角带泪,道:“我觉得我哥哥不会杀人的。你们为什么都觉得人是他杀的。他虽然有时候很坏,但是不会坏到这种地步啊。”

这话张令曦也很认同。齐鹿鸣确实比她刚认识的那会儿,有分寸了些。从她心底来说,不相信齐鹿鸣会杀人。

一个*岁的孩子杀一个成年人,从体力上来说,就不大可能。齐鹿鸣胸前有血,如果那个被刺死的成年人个子比齐鹿鸣高,那他胸口正中一刀,是在什么情况下血迹能正好喷涌到齐鹿鸣的胸部。其实齐鹿鸣胸口的血迹,更合理的猜想是,他试着扶起倒在地上的死者。

而且齐鹿鸣怎么会去醉花楼那种地方呢,一定是谁要带他去,不然他怎么找得到,怎么躲得过巡查的人。

这事漏洞太多,要是巡捕房的人认真地查一查案,说不定就能证明齐鹿鸣的清白。

棘手的是,齐鹿鸣他越狱了。

究竟躲到了哪里,让大舅舅派出去的人都找不到。

方家肯定是没有,他闯了祸,一向都是逃到他外祖家。所以他应该知道要找到他定会去外祖家查。要不然就是方家人将他藏起来了,可是看小方氏那个慌张地样子看,又不大像。

别的就再没跟他玩的好得了。其他的他去了,人家也一定不会收留他。

“他跟刘越以前同进同出好的像是一个人似的,要不咱们去问问刘越,看看他有没有齐鹿鸣的消息。”齐霁灵光一闪,想到了刘越。

最有可能的就是藏在了刘越那里。

张令曦又摇了摇头。

刘越那里她今天也去过了。而且在她去之前。大舅舅的人已经去问过他。刘越表示齐鹿鸣被偷着放出来的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齐鹿鸣也没有找过他,他压根不可能将齐鹿鸣给藏起来。

“你很担心他吗?”

张令曦反问道:“难道你不担心他。”

刘越有一些犹豫。动了动嘴唇,像是下定决心似的说:“我不担心他,我早就知道他会有这一天。没有一点担心着急,也没有庆幸。他对于我来说就好像是个无关的人了。”

要是真的当他无关,就不会说这些话了。

张令曦觉察到刘越是被齐鹿鸣一而再的利用。彻底伤到了。已经不想再跟他做朋友了。

“或许你觉得我可怕,觉得我这个人不值得深交。可是我真的不想跟他再扯上什么关系,你信不信,要是当时我在场的话。齐鹿鸣他又会让我背黑锅。”刘越的嘴角扯出苦涩地一笑。“这次就让他尝尝替人背锅的滋味,当是还我。”

“你也觉得他是在替人背锅?”

刘越点了点头,道:“要不然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继续留在那里,发生这样的事。他一定会比别人溜得更快,你又不是没见识过。”

确实见识过,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就见识过了吗。他将她和刘越留在了水榭,一个人跑了。

那么小的事情他都会逃跑,杀人这么大的事情,他能不跑吗?

“你能不能猜出来他是替谁在背黑锅?”跟刘越一谈,张令曦更加确定并非齐鹿鸣杀的人。

“我猜是他表哥方闻吧。”刘越脱口而出。

他作出一副要深谈的表情,说道:“我刚到齐家来的时候,别人都笑我胖笑我丑,不愿意跟我玩。”

张令曦竖起耳朵听,忍不住打断了一句,问道:“齐鹿鸣他愿意跟你玩儿?”应该不会吧,张令曦在心里补充道。

刘越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深邃地不像个孩子。他说:“怎么可能。最数他欺负我欺负得厉害。”

张令曦撇了撇嘴,就说嘛。该不会刘越骨子里有受虐的倾向吧。

她直勾勾地盯着刘越。

刘越偏过脸去,避开张令曦的目光,道:“不过后来他发现我好欺负,偶尔也会对我好一点,然后有什么都拿我顶包。我那会以为相处久了,他就会把我当朋友。我甚至以为他就是那样对待朋友的。还是你点醒了我。”

张令曦会意,刘越看着笨,但是脑瓜很灵。他其实什么都懂,只是因为珍惜齐鹿鸣这个朋友,所以才忍让的。

刘越见张令曦能理解他的意思,感叹道:“以前我以为有总比没有强,现在发现,有什么没有反而更自在,何必勉强自己。”

张令曦实在是不知说什么好了,这样的人,你都不用劝他,他全看得透想得通。

所以有时候还是糊涂点好。

果然,不等张令曦说话,刘越就说:“不耽误你了,想找齐鹿鸣的话,可以去方家打听一下。”

进方家哪里是那么容易的,张令曦只好求助于齐扬。

毕竟是为了齐鹿鸣在奔走,齐扬收起平日里的牙尖嘴利和抱怨,急急地带着张令曦去了方家。

到了那儿就直奔方钏的闺房,齐扬解释道,方钏是方家的大小姐,素日里疼她。

路上齐扬也说了,方家地小人少,在京城的只有她外祖父、舅舅还有哥哥三代。与她平辈的只有方岫、方闻和方钏。

张令曦听到方闻这个名字,刻意留意了一下。

“是不是方闻跟趋哥哥最能玩到一块儿去?”

“你怎么知道的?”

“我猜的啊。你想,方岫已经成亲了,比趋哥哥大很多。方闻虽然也大些,但到底没有成亲,多少有孩子气在,趋哥哥定然最能跟他玩在一处。”

齐扬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张令曦道:“曦姐儿,你最有主意,脑子又灵,说不定呢我爹爹他们都找不到我哥哥,就被你给找到了。”

张令曦在心里头阿弥陀佛。最好如此,不过大舅三舅人脉那么广,能使唤住的人也多,要是他们都找不到,她找到齐鹿鸣的机会也会渺茫吧。

见张令曦不说话,齐扬自我安慰似的说道:“咱们都别太担心,我还求了显哥哥,他答应帮咱们呢。”

那会儿张令曦也想过,不如找刘显帮忙。她们一群姑娘家的,做什么都不方便。

齐扬向方钏介绍了一下张令曦,方钏似笑非笑地打量张令曦一下,才道:“你们有什么想打听得直管问好了。”

方钏嘴角有一颗榆钱大小的黑痣,她嘴角一动,张令曦立刻觉得毛孔都竖起来了似的。定是齐扬当初跟她闹矛盾的时候,来方钏这里说过,方钏才这么看她。

“不过我早跟扬姐儿也说了,昨天还有今天,齐鹿鸣都没来过我们家。”方钏又补充了一句。

方钏她气势十足,张令曦就自然地气势低了下去。

“那姐姐有没有注意到,方家昨天有什么人宵禁之后还没有回来的。”张令曦说话声音小心翼翼,可是问出的话却让方钏一下子炸毛了。

只见方钏登时眉毛一竖,尖锐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是说打听齐鹿鸣的事,问到我家做什么?”

看来在齐扬的耳濡目染下,方钏已经对张令曦有了个非常不好的第一印象。怕是这次齐扬带着她来,方钏就觉得齐扬是太心急哥哥,被哄骗着来的。这下子张令曦一说跟方家有关的事,方钏立刻就敏感地防备起来。

张令曦尴尬地摸了摸鼻头。心想着这次算是来错了地方。

方钏的丫鬟这时却在方钏耳边说了句什么话,方钏脸上的表情才变得好些。

“请他进来吧。”方钏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说道。

张令曦好奇地回头,然后瞪大了眼睛。

刘显,怎么哪都有他?

“说吧,找我什么事。我知道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方钏跟刘显说话的时候,好像带着一种含糊不清的暧昧似的。

张令曦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方钏和刘显是什么关系啊?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章 负气溜走惹事端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 全力相助夜未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