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全力相助夜未眠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9107 春闺暖txt下载

刘显一入座,丫鬟立刻给他上了杯好茶。方钏微笑着看着他。

刘显也不跟她客气,直接就问道:“齐鹿鸣有没有来过家里?昨夜宵禁之后,家里还有没有人没回来的?”

原来刘显过来,也是为了齐鹿鸣的事情。

方钏这次不恼了,道:“还以为你是个不爱管闲事的呢,又是扬姐儿去求了你吧。齐鹿鸣自打被关了紧闭,就再没来过这儿了。昨个我睡得早,倒是不知有没有人晚上出去过。你去问问方闻,他准知道。”

齐扬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刘显又问了一些其他的,方钏详尽地答了。

人家七打听八打听的,也不见方钏有一丝不耐烦。张令曦讪讪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齐扬悄悄捏了捏张令曦的手。

张令曦报以莞尔一笑。

“显哥哥这么厉害,肯定能找得到。”张令曦小声安慰齐扬。结果换来方钏一记白眼。

张令曦立即收了声。趁方钏不注意,对着她做了个鬼脸。

有些人生来就气场不和,这个强求不得。

齐扬和刘显都忍着笑,只有方钏不知发生了什么。

问完了话,刘显说要到方闻那里看看,方钏亲自送他出门。

刘显转过来说:“曦姐儿跟我同去吧,扬姐儿想留在这儿就留下吧,你母亲那里由我去说。”

齐扬在外跑了一天,确实又累又困,现在给她个枕头,她脸没贴上就能睡着,自然点头应了。

方钏直到刘显走了。才拉着齐扬进屋。不等齐扬说话,就板着脸问她:“你怎么把她给带来了,从前在她手底下吃过那么多亏,你怎么不长点记性?”

齐扬低下头,喃喃地说道:“从前也不全是她的错,我看她没了母亲可怜,所以...”

“你呀。迟早让这份好心给害了!”方钏戳了戳齐扬的脑门。气消了大半。

齐扬留在了方钏那里,刘显则一个仆妇都不需要,就带着张令曦直奔方闻那里了。

看起来刘显跟方家人很熟。张令曦若有所思。能在方家自由走动,对方家十分熟悉,说明他常来。不像是普通的客人,大概是很近的亲戚。

张令曦出神地想着事情。脚下被石头一绊,差点扑到前面去。

刘显一只手就抓住了她。让她避免了脸着地的厄运。

“方家的太太,是我亲姨母。”刘显怕张令曦再摔倒,手始终不敢松开。

张令曦楞楞怔怔地看了刘显一眼。

刘显被她这迷茫的眼神儿给逗乐了,这小姑娘一定在纳闷。她什么都没问,怎么就有人知道她心中所想了。

刘显自然是猜的,出门那会跟她说话。她都没有听见,精神恍惚地好像是在想心事。刘显又想到在方钏屋里时张令曦那不解地样子,便明白了张令曦是在想什么。

“那显哥哥很了解方闻吧?”

果然她也觉得方闻有些不对吗?刘显眼睛不自觉地眯了一下,答道:“恩。只要看他的表情,大概就能猜出他是不是说谎,跟平常是不是不一样。”

张令曦仰着头看着刘显,目光里隐约透露出崇拜来。

果然年龄大一些就是不一样吗?齐鹿鸣总乐意跟方闻在一块儿玩,每每被他卖了数钱,还直高兴。

这一点上,倒是可以参照以前的刘越跟齐鹿鸣的相处常态。

也没准儿齐鹿鸣从心底里是觉察出他跟方闻之间的不平衡状态的,所以才找了刘越当他的替罪羊。

方闻已经得了消息,站在门口迎她们。

方家就这么大,略走上几步就到了。

刘显见张令曦有些遗憾似的,暗暗记在了心里。

方闻穿着个黑色直缀,算得上眉清目秀,看上去人畜无害。看来他在长辈们眼里,多是那种有出息的后生。

这样的方闻,能带的齐鹿鸣到处惹事生非?张令曦有点不信。

怪不得大舅舅的人过来时,问了方闻几句就走了。

他说话的表情语气都太诚恳无辜,让人觉得再问下去罪大恶极似的。

想来方闻的母亲和刘显的母亲长得极像,因为方闻和刘显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亲兄弟一般。

对于刘显和张令曦的造访询问,方闻并不诧异,反而是一副诚心诚意要帮着找到齐鹿鸣的样子。站在他身边,张令曦都觉得惭愧。

许是感觉到张令曦的焦躁,刘显草草问了几句,就带着张令曦走了。

方闻一点异样都没有。

一出了方闻那里,张令曦顾不得隔墙有耳,用急不可耐的眼神看着刘显,问道:“显哥哥,怎么样?看出什么了没?这件事跟他有没有关系?”

刘显轻轻点了点头,道:“我先送你回去,你等我的消息。”

并没有说他会怎么样做,张令曦惴惴不安。

刚才刘显只是寻常问话,按理说应该得不到任何信息。可他仍是胸有成竹的样子。

张令曦见他要挑起大梁,顺从地点了点。

忽然她像是受了惊似的,一下子躲到刘显身后,高举着小手死死拽着他的腰带,小声道:“显哥哥,挡着我些。”

张令曦不止是往刘显身后躲了,还伸长了脖子探头探脑的看。

刘显只能站直了身子,尽量当着身后的小人儿不让别人注意到。

她的手在抖,莫非是踮着脚抓他的?她个子比同龄的人要高些,应该不是。

难道是看见了什么让她畏惧的东西?

刘显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远处站着两个男子,那个个头高的他认识,是方岫。另一个中年模样的,看着眼生。

张令曦看了一会。悄悄扯着刘显的腰带,道:“显哥哥,咱们走吧。”

刘显点了点头,将她护在前头,整个都挡住,出了方岫他们的视线。

面对刘显询问的目光,张令曦照实说了。

“多谢显哥哥。刚才看见的那个人是我四伯父。他常年在外经商。没想到竟然跟方家有来往。我一时不知道怎么面对他。才藏起来的。”

一些话她自然是要隐去的,比如说几年之后方家和张家都以通体叛国的罪名被下大狱。

那会儿还觉得奇怪,怎么无缘无故就出现个方家。这下子张令曦心里有谱了。得赶紧将事告诉张令浙,看他怎么拿主意。

刘显怎能看不出张令曦有所隐瞒,他也不深问。到底只是个五岁的小女孩,能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刘显忍不住摸了摸张令曦的头。道:“要是以后突然见了我,可别像躲你四伯父似的躲我。”

刘显不深究。张令曦开心地点头说:“好。”

有了刘显帮忙,张令曦安心很多,到了晚上,心事似乎也少了。

开始时觉得刘显跟赵嘉善长得有几分相似。对他十分好奇,接触了两次,觉得他跟赵嘉善又很不同。

赵嘉善是寒门学子。出身气度都比不得刘显分毫。

看刘显在脂粉堆里游刃有余,他家里头应该姐妹众多。是个好性子的男人。

看他已快到说亲的年龄。家里有没有给他物色着了?

想罢张令曦又笑自己瞎操心,刘显的妻子定是名门望族里挑,想跟刘家联姻的人应当是络绎不绝地,刘显的母亲钟氏未必能应付得过来呢,哪里还用主动去物色。

好不容易想了点开心事,张令曦又想到齐鹿鸣,感觉愁得头发都白了。也不知小方氏是怎么教养他的,若是自己有这么个儿子,可得用心管教呢。

娥眉等了张令曦一天,总算小姐空闲下来了,娥眉上前说道:“小姐,我家哥哥按小姐说的去问了,有个乞丐透露说,那晚不止看见趋少爷一人。”

“乞丐?”

娥眉肯定地点头道:“那个老乞丐说他夜里睡在醉花楼的后巷,是亲眼见着一个高个子的公子,带着个*岁的小公子进了醉花楼里的。他说当时还纳闷,有钱人家的公子胆子都这么大,宵禁了还能在街上自由行走。”

张令曦再问:“那乞丐有没有说跟齐鹿鸣一起的那人长什么样子,他看清了没有,记不记得?”

“老乞丐说只是晃着一眼,看了个大概,瞥见那公子哥腰间挂着玉带,因此多看了两眼。有这么个印象。”

这就棘手了,实则算不上什么线索。

张令曦挥了挥手:“先下去吧,让周二继续注意着醉花楼附近的动静。我这里写了封信,你让周大带给浙哥哥。”

娥眉将信藏进怀里,才出去的。

扶桑和若木欣羡地看着娥眉,道:“娥眉姐姐,咱们可真羡慕你,得了小姐的器重,大事小情的您都了解的通透。”

娥眉笑她俩,“你们别干看着羡慕,有这会子时间,赶紧着上小姐面前表现表现才是。我就是个跑腿儿的,别的也不会干。”

张令曦屋里一应的东西,都是竹眉管着,佩环也颇得小姐器重,相比之下,她们这些个后来的,实在是比不了人家。

正要睡下的时候,佩环进来说,“小姐,霍小姐来了。”

芊芊?她怎么这么晚过来?张令曦穿着中衣就跑到外间,见芊芊红着眼睛,很是委屈地样子。

“小芊芊。这么晚过来,也不怕不安全。”张令曦拉着她往里屋走。

芊芊扭扭妮妮,低着头跟着她进屋,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张令曦一下子就慌了,小芊芊怎么一句话不说就哭上了?

“曦姐儿,我跟你说一句悄悄话,你不许告诉别人。”芊芊抽泣着说道。

张令曦忙让下人们退下,等着没了动静,才跟她脸贴着脸问道,“说吧芊芊。”

芊芊半遮着嘴巴,凑到张令曦耳边道:“其实鹿鸣哥哥藏在我那里,他让我回来找你跟你说一声。你看你能不能帮他想想办法?”

什么,齐鹿鸣躲在芊芊那里?张令曦听了这个消息,差点没有站稳。

芊芊总是来相府里玩,大概是跟齐鹿鸣合得来,齐鹿鸣才躲到她那里的吧。

“你家里安全吗?除了你,还有别人知道吗?”

芊芊战战兢兢地说道:“暂时应该是安全的吧。鹿鸣哥哥跑的快,应该没人会发现他。我家空屋子多,我给他找了一间藏身。还没被我父亲母亲发现。”

“他让你来给我报信儿是什么意思?”

芊芊冥思苦想着齐鹿鸣的原话,跟张令曦说道:“鹿鸣哥哥说这个家里他最在意你,怕你知道了不高兴,又怕你担心,所以让我来跟你说一声。”

“他什么时候躲到你那里的,你怎么收留了他?”张令曦真不知道被他在意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芊芊泫然欲泣。

张令曦赶忙哄她:“你别怕,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一点他的情况而已。这样吧,你先在这儿休息一晚上,明天一大早我陪你回去。”

“你能不把鹿鸣哥哥的行踪告诉别人吗?”芊芊可怜兮兮地说道。

张令曦嗯了一声,她这才露出一点点明快的表情。

晚上,张令曦跟芊芊躺在一张床上说悄悄话。

芊芊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用细细地声音问道:“曦姐儿,你觉得人是鹿鸣哥哥杀的吗?”

“不是。”

张令曦立刻就感觉到芊芊的胳膊挽住了她的胳膊,腿也亲昵地搭了上来。

“我觉得也不是呢。鹿鸣哥哥不会做这种事。”

不知不觉,两个人就睡着了。

第二天,张令曦和芊芊收拾好出门,结果刘显正倚在她们那辆马车上等她们。

还不忘冲张令曦她们笑一笑。

“显哥哥,你怎么来了?”张令曦拉着芊芊一路小跑,跑到刘显身边。

“你们不是要去会一个什么人吗,我也跟着过去。”刘显道。

芊芊狐疑地看着张令曦,以为她泄了密。

张令曦无奈地一摊手,道:“我可是整夜跟你在一起的,你别误会我。”

“上车说。”刘显将张令曦先抱上马车,又要去抱芊芊。

张令曦不知怎么想的,阻止道:“芊芊她怕生,还是让乳娘抱着吧。”

刘显闻言收回了手,带芊芊过来的乳娘抱着芊芊,冲张令曦感激地点了点头。

张令曦立刻被臊得脸红到了耳朵根。

刘显上了马车,才明白张令曦脸红的含义,想着她跟扬姐儿似的,却比扬姐儿还可爱。

齐鹿鸣在霍家躲着,是刘显一早就想到的。

不过他去霍家的时候,见霍家小姐坐车出来,就一路跟着,来了相府。

他一夜未眠,可见了张令曦的那一刻,却神清气爽起来。

刘显没有细细地琢磨是为什么,等着张令曦和芊芊下了车,站在一起的时候,刘显才觉得,张令曦压根就不像个几岁的小姑娘。她的表情动作还有想法,都更像是个十几岁的少女。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七章 行踪成谜帮调查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九章 苦心设计反遭恨(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