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苦心设计反遭恨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9167 春闺暖txt下载

芊芊为难地看了刘显一眼,咬着下嘴唇悄声跟张令曦说道:“能不能让显哥哥在外面等着,咱们两个进去,要是有事了再喊显哥哥进来。”

张令曦也正有此意,齐鹿鸣的脾气不定,要是见了刘显,再跑了怎么办。

芊芊跟刘显不熟,张令曦自问跟他还多说过几句话,便自告奋勇去跟刘显商量这事。

谁知她才笑着看向刘显,刘显就道:“你们先进去跟他谈,我在门外守着,免得那小子见了我开溜。”

这样的贴心,怕是别人怎么都赶不上的。

看他说话像是随意地脱口,可语气认真的不叫人反感。而且无论什么时候,行走坐卧或是与人交谈,都是随性之中丝毫没有随便的意味,举手投足大方坦然。

张令曦猜他调查齐鹿鸣的行踪,不是忙了一宿也定然折腾到半夜。可他眼神没有倦怠之色,一点都不狼狈,衣袍也整齐平展,就像是不沾尘的画中人一样。

他看人的眼神,包容地像是星空一样,即便紧紧地将你笼罩住,也不叫你有半分不自在,就好像带着温度一般。从来没有试探,没有尖锐,就像是一杯静置的白开水,哪怕你渴了稍抿一口,身上都立刻是温温吞吞的熨帖。

这让张令曦不禁去想,教养有的时候真的很重要。

张令曦和芊芊就在刘显这样的注目和鼓励下,进了屋里。

齐鹿鸣躺在床上,没心没肺地仰面大睡。

来了人,他也是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翻了个身,又睡了起来。

好像逃狱的不是他。是张令曦她们做的一场梦罢了。

芊芊想着叫醒他,被张令曦制止住了。

她搬了个凳子,坐到齐鹿鸣的窗边,静静看着齐鹿鸣的后背。

盯了一会儿,齐鹿鸣将脚下的被子用脚踢上来,整个人裹进了被子里。

“你想这样躲多久?”

大概是受刘显的影响,张令曦问话的时候。并不起高音。

这让齐鹿鸣听起来。就好像背后似乎有个软绵绵的东西,在搔他的痒似的。

齐鹿鸣翻过身正对上张令曦的视线,问道:“那你说怎么办。我杀了人,是不是要给人抵命去?”

张令曦摇了摇头,道:“杀人的不是你,该抵命的也不是你。对不对?”

齐鹿鸣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知你在说什么。叫你来时让你帮忙想办法的,不是让你在这里异想天开的。”

他不以为然,似乎觉得别人为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我都已经知道了,你再瞒着没什么意思。也别想跑出去。二舅舅在门外守着呢。”张令曦怕跟他谈不拢,他再动了逃跑的念头,于是便出言诈他。

她声音刻意拔高了很多。在门外的刘显配合地走动了几步。

“张令曦,你也跟我玩这一套?”齐鹿鸣索性不打算出去。盘腿坐起来,恶狠狠瞪着张令曦。

张令曦自顾自地说道:“前天晚上,你表哥方闻助你偷跑了出来,你二人去了醉花楼,跟一个混混起了争执。方闻冲动之下刺死了那个混混,然后不知怎么就丢下你跑了,你当时又慌又乱,结果被人撞见,送到了官府,对不对?”

故意拿这话来激将齐鹿鸣,所以将他说的狼狈不堪。

“我当时才没有有慌又乱,你没有看见就不要乱讲。”齐鹿鸣反驳道,张令曦以为他要继续说下去,谁知他话锋一转,道:“随便编个故事就能洗脱我的嫌疑的话,那我被抓进牢里的时候我父亲就做了,还用的着你?”

“你不要以为我没有证据。方闻当晚穿着绛紫色杭绸长衫,腰间系了玉带,有人看的真真的。”

齐鹿鸣脸色突变。难道张令曦是从那晚巡夜的官爷那里得到的证据?

表哥捅了那人之后,被死拽住玉带和衣襟,逃脱不了,他便上前帮忙。挣脱之后他带着表哥逃跑,结果发现表哥的玉带上的玉被那人拽掉了一块。

这玉带的花纹别具一格,是弦方阁特制,只有这一条,官爷定会顺藤摸瓜找到方闻。

齐鹿鸣有一身逃脱的本事,便折返回去替表哥取那玉带上的东西,结果被人团团围住,逃之不及。

反正人不是他杀的,他想着就是被捕了,自己也会脱罪。便也不跑了,给方闻争取点时间逃走。

后来他之所以从牢里逃出来,其实就是想起夜里他和方闻遇到了巡查的官爷,怕再横生枝节。

张令曦过来就是为了试探他,齐鹿鸣表情有异,张令曦就知道她猜的*不离十。又是气又是无奈地问道:“你为什么要替方闻背黑锅啊?”

“难道要我看着他去死?”

张令曦忍不住白了他一眼,道:“我还以为别人的生死在你眼里,都不算什么呢。也没见你怎么在乎过别人,对你表哥倒是够得上义气。”

“谁待我好,我自然帮谁。”

“照你这么说,除了你表哥,人人都在害你,人人都对你不好咯?”

齐鹿鸣嘟囔一句:“我母亲待我也好。”

合着还是觉得别人都待他不好。

“那刘越呢?他待你怎么样?”

齐鹿鸣动了动嘴唇,大概是心虚,半天没说出话来。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难不成真替你表哥抵罪去?”

齐鹿鸣舔了舔嘴唇,不知在琢磨什么。

白长了个俊俏的模样,华而不实,一点脑子都没有!

张令曦想起齐鹿鸣一贯都是这种作风,就像是第一次见面将她绑到水榭,最后发现事情不成,就自己溜了,也没想解决的办法。

可是他这次想逃也逃不了了啊。难道又指望着家里人给他善后?

他不想想,他打死了人,对于大舅三舅他们的仕途而言,不是平白多了污点?惹着别人拿此事参上一本,就够齐家喝一壶的了。

树大招风,本来相府就步履维艰,应当事事谨慎不能落人话柄。

他竟还这样大包大揽地将方闻的罪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看齐鹿鸣这样子。是绝不打算将方闻供出来的。

前一世。没准儿事情捅到了皇上那里,皇上看在相府的面子上,将此事从此压下不提。齐鹿鸣得到重用。很可能跟皇上手中攥着他的把柄有关。能一朝让他权倾天下,也能一朝让他一无所有。

“你说我该怎么办?”

齐鹿鸣直接将问题抛给了张令曦。

芊芊也看着张令曦,一脸疑惑。

张令曦心中暗道:“上辈子没有我,你也没什么事。不知我是过来乱操的什么心。”她眉头蹙起。让芊芊深感不安。

“是不是很难办?”

张令曦缓缓地点了点头。

“依我看,你还是将你表哥供出来吧。然后想办法找到死者的家人协商赔钱。”张令曦觉得这才是唯一的明路。

“不行。”

齐鹿鸣斩钉截铁地拒绝。

芊芊苦着脸想劝齐鹿鸣两句。也被他瞪了回去。

“当不过是拿你当嫁衣,你还真给他卖命不成?”张令曦一下子就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躲一辈子?还是又给相府里招惹些是非出来。

那这一次帮着方闻抵了罪,要是还有下次怎么办。

“我跟你说。你是怎么对待刘越的,方闻就是怎么对待你的,你将刘越当成什么。方闻就把你当成什么。你别自以为是,最后反成了人家的笑话!”

张令曦吼的脸都红了。齐鹿鸣偏偏没听进去半句。反而还将她往出推。

“找你来是帮忙的,不帮忙就走,不要挑拨我跟表哥的关系。表哥说得对,女人真是麻烦。”

张令曦被他推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想清楚,出了这个门,我就不管你了。既然杀了人是那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你表哥怎么自己不去认罪去。你逃到这里,他问过你没有,找过你没有?你该不会怕给他添麻烦,跑出来之后都没敢跟他联系吧?”

齐鹿鸣的手一停。

“显哥哥!”张令曦高喊一声。

门外立刻冲进来一个人,将齐鹿鸣反手钳制住。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

刘显对张令曦扬了扬脑袋,嘴角上扬。张令曦亦是回了一个微笑。

时机刚刚好。

齐鹿鸣丝毫挣扎不动。

“刘显,你敢在背后阴我!”齐鹿鸣气急败坏,对着刘显直呼其名。

刘显自然不跟小孩子计较,扭着他的手腕,将他带到了刘家。

这也是一开始跟张令曦和芊芊说好的。现在带他回齐家,太招摇。干脆将他带到刘家,然后将方闻骗过来,让他看一场好戏,看他能不能醒悟。

芊芊看着齐鹿鸣反抗,心疼不已,眼里带泪,想让刘显放开齐鹿鸣可是又不敢。

齐鹿鸣瞪完了刘显又瞪张令曦,二人皆是一副不在乎的表情,齐鹿鸣转而对芊芊瞪眼。吓得芊芊直哭,“鹿鸣哥哥,我不是故意的。芊芊只是想你好。”

张令曦将芊芊往身边一拉,说道:“你不用管他,他就是个喂不熟的小狼崽子。我们都知道你是为了他好的,他现在不感激你,有他后悔的那天呢。”

芊芊被张令曦劝得破涕为笑,腼腆地说道:“我不想着他感激我,只要鹿鸣哥哥好就行了。”

刘显派人去通知了方闻,说是有了齐鹿鸣的线索,让他到刘家商议。

方闻没有多想,立刻做出一副关切的样子,急匆匆地来了刘显这里。

齐鹿鸣被捆了手脚,嘴里塞紧帕子,丢到了刘显屋中的耳房里。张令曦和芊芊也躲在那里。

张令曦趁着方闻没来,坏笑着问被五花大绑的齐鹿鸣,道:“我的手帕好不好吃,特意熏了玫瑰香的。小芊芊的帕子是熏得是兰香吧?”

简直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风水轮流转,怎么样,也让他尝尝被人绑起来的滋味。

齐鹿鸣的眼睛里已经喷火了。

不该错信女人!看着最好摆布的两个女人,居然合着伙算计他!

可惜他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要不然先收拾她们一顿才解气呢!

方闻的声音出现了,张令曦她们都屏息听着。

“有鹿鸣的消息了?”

方闻完全没有意识到屋里已经安排了很多人手。

刘显点了点头,道:“听人说,好像在去安国的驿道上看见他了。”

“跑了那么远?派人去找了吗?”

“已经派人去了,找你来就是商量一下这事怎么办。”

方闻想都没想就说道:“还是要跟我姨夫先碰个面,将这事告诉了他,请他来拿主意。毕竟他犯了杀人案,你我想包庇他,也没有那个能力。”

张令曦撇了齐鹿鸣一眼。

齐鹿鸣难以置信地听着方闻的话,表哥不是说他出事之后会帮他想办法,绝不告诉家里的吗?

刘显道:“你说的极是。”他有意无意地瞥了下方闻的腰间。

方闻注意到他的眼神,尴尬地一模腰间,道:“那条玉带我赠予鹿鸣了。”

刘显点了点头,道:“你还真是大方。那会儿我跟岫表哥问你借来一看,你都不肯,竟然就这么给他了。”

方闻干笑一声,道:“他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他想要的从来都是他的。”

刘显的表情严肃起来:“都惯着的,给他养了这么个性子出来。”

方闻点头称是。

里面的齐鹿鸣听的咬牙切齿。

表哥为什么说将玉带送给他了。为了脱罪?难道是不信任他?

方闻浑然不觉。

此间刘显接了封书信,脸色大变。

方闻见状,问道:“可是有了鹿鸣的消息。”

刘显点了点头,用沉重的语气问道:“那日宵禁之后,你真的在屋里睡觉?有没有什么人可以给你证明?”

方闻谨慎地后退一步,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刘显却一抬手,从屋里出来三个护卫,连同着刘显,将方闻拿下。

刘显道:“人已经找到了。齐伯父说,鹿鸣他招认,那天救他出去的人是你,在小巷里刺死人的也是你。”

方闻直挺起身子,道:“任凭他上下两瓣嘴一碰,就将黑的说成白的白的说成黑的!我平时跟他玩的是好,可我不会糊涂到陪着他杀人的地步吧。”

“这我就不知道了,齐伯父让我将你带到他那里,还有话问你。”

刘显这自然是骗方闻的。

方闻信以为真,道:“他是想泼我一身脏水,将所有的事情都让我担了。凭齐家难道还摆不平这一点事?他就是想断了我的生路罢了。”

说到后面,方闻已经不知自己都说了什么了。

齐鹿鸣脸色铁青,看着张令曦的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恨意。都是她在生事,不然表哥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章 全力相助夜未眠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十章 嘉柔求助巧献计(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