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求 助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8627 春闺暖txt下载

赵泽的呼吸明显停滞了一下,肩头因为高兴而微微地颤动。

完全没有张令曦预料中的反应。

难道他不该觉得吃惊,觉得荒诞,或者有其他的情绪。

怎么只是简单的紧张和高兴?

难道他不怀疑吗?

张令曦望着他,十分不解。

赵泽像是确信了什么事情似的,变得安心下来。他声音略微颤抖地问道:“你...您...您还记得前世的事情?”

似乎是害怕张令曦逃走,他忍不住伸出胳膊来,轻轻地环住她半圈。

“你不觉得我是在骗你?”张令曦的手搭上赵泽的肩头,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孩子一样。

虽然赵泽明明高出她好大一截。

当感受到赵泽激动的情绪时,张令曦终于明白赵泽为什么这么肯定她说的不是假话。

因为在他们中间,确实有一股很熟悉的东西,微弱,但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

赵泽肯定地说道:“我知道您不是在骗我。您是记得所有的事,还是只记得一部分事,或者是不记得事只记得人?”他一下子将心中的疑惑全部问了出来。

张令曦没想到赵泽居然片刻之间就想了这么多,怕再有其他的麻烦,张令曦说道:“我只记得你是我的孩子,我是你前世的母亲,别的人别的事,我都不记得了。”

免得赵泽因为她,起了拆散杨敏颜和赵嘉善的心思。张令曦知道,他一定最想着全家团聚了。

赵泽有些失望,不过语气仍然轻快,他道:“我以为您跟父亲情深意重。应当是不记得我只记得父亲,原来母亲是只记得我的。”说完憨憨一笑,就像是得了母亲了不得的奖励了似的。

张令曦看在眼里,心里暖的不得了,道:“傻孩子,尽说傻话。为娘的自然是将孩子看作第一位的。”

“您真不记得父亲了?”赵泽不甘心地问道。

张令曦心虚地摇了摇头,道:“我真是不记得了。要不是小时候遇见了你。怕是慢慢地将你也忘了。”

赵泽一下子明白过来。说道:“我知道了,您转世的时候一定带着前世的记忆来的。可是长得越大,经的事情越多。前世的事情忘得也就越多。等着你知事的时候,就忘得干净了。说不定我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只是慢慢长着长着,就给忘了呢。”

有些话不用说的透彻。别人就能根据自己的想象,给你分析出个前因后果来。

张令曦不好意思地嗯了一声。道:“确实是越大越爱忘事。”

“您一定是舍不得我,心里老是记挂着我,才没忘了的,对不对?”赵泽显得神采奕奕。“还好老天爷让我早早地见了娘一面。不然娘亲就忘了我了。”

张令曦想摸一摸他的脑袋,结果踮起脚来还摸不到,羞赧地别过身去。道:“我儿长得太高了,我都够不着了。”

赵泽又憨憨地笑。还弯着腰凑到张令曦眼前,道:“儿子长再高,也永远是您的儿子。您再像小时候那样,摸摸我的脑袋吧。”

张令曦的手颤巍巍地放在赵泽的脑袋上,轻柔地拂过,不忍心拿开。

赵泽的眼睛里忽然就蓄满了泪水,多年的委屈和害怕,一下子在张令曦面前倾泻了出来。

“小的时候,您身体不好,担心过了病气给我,不愿意我常去您屋里。我就趁着乳娘不注意,悄悄地搬着石头踮着脚到您的窗前看您,您总是睡着,脸色苍白,我就特别害怕哪天会看不着娘亲。后来被九儿姑姑撞见了,她就到门外将我抱起来,让我仔细地看您。”

张令曦心痛地说不出话来,一个劲儿地帮着赵泽抹眼泪。

“后来祖母不让我乱跑了,我就好好读书,希望爹爹看见了,能让我去见见娘亲。娘亲您怎么突然就走了,就抛下泽儿了?”

赵泽涕泪长流。

张令曦也是好一会儿才稳定了心绪,给他解释道当年的事情。

“我一直被一个噩梦侵扰多年,我曾梦见一女子拿着匕首扎向我,而我正在石榴树下的躺椅上睡觉。隐约记得那女子叫惠娘,因喜欢着你父亲,因而对我十分记恨。我模模糊糊有个大概的印象,却实在想不起是怎么回事...”张令曦说的半真半假,由赵泽猜去。她已经说了不记得任何人,要是全然将前世的事情一说,岂不是要被撞破说假话了。

赵泽顺着张令曦的话去猜,道:“家里确实有个惠娘,我记得小时候她喜欢带着我玩儿。对了,那次她带着我去见祖母,娘亲您晕倒在祖母屋外...”赵泽一拍脑门,懊悔地说道:“是泽儿太愚笨,竟然害了娘亲...”

“不关你的事,要不是惠娘她不安好心,咱们母子又怎么会分开。”

“若是再让我见了她,我一定不饶了她!”赵泽气愤地说道。

“我虽然因她匆匆了结了前世尘缘,不过好在因果有循环,她并没有讨到什么好处,反倒被你继母将了一军。”张令曦笑道,报应不爽,倒省了她亲自解决惠娘这个麻烦。

提到杨敏颜,赵泽突然想起当年张令曦的劝诫。

“您当年让我接纳继母,也是早有打算的吗?”赵泽问道。

“我看三个姐妹中数敏娘的心性最好,她人也十分聪明。想必她为了讨好你父亲,定然不会亏待了你。那惠娘与她过招,必然也讨不到便宜。加上她跟我长姐是闺中密友,即便日后有了事,我也能通过长姐来告诫她一番。”

张令曦当时确实是一番番内心挣扎之后,才选定了杨敏颜。

“既然是母亲的打算,那我应当再对继母好些才是。”赵泽道。

果然因为张令曦不记得赵嘉善,赵泽不提让张令曦回家的事情。

“为娘已是局外人,一起过日子的是你们一家三口。你对她好些没什么坏处。我想着前世是前世,今生是今生,我也当有自己的生活,既不拖累你,又对得起老天爷对我的恩赐。”

“母亲说的极是。您已经转世,想做什么样的选择,不该由儿子勉强。只盼着娘亲一生顺顺当当。开心无忧。”赵泽道。

母亲转世了。且还记得他,他实在觉得没有什么是值得挑剔的。

他将张令曦一拥入怀,当年是他在母亲的怀抱里。现在是母亲在他的怀抱里由他保护。

“母亲一定要过得好。”

“泽儿也是。”张令曦靠近赵泽的胸膛,她的儿子已经长大了,渐渐地像极了他的父亲了。

“喂!你们两个再做什么!我告诉祖母去!”

齐扬气急败坏地声音从头顶传来。

两个人在湖边,齐扬应该是在湖上一处缓坡站着。

赵泽茫然地松开了张令曦。只见齐扬双手插腰,两眼像是在喷火一样。

“扬姐儿。你听我说...”张令曦也看到齐扬怒目而视,随时都要扑上来咬她一口的表情。

“你们二人真不要脸,背着我做这种事!我什么都不要听,我告诉祖母去!”齐扬听了张令曦说话。反而更加生气了。她威胁过张令曦之后,就跑开了。

留下张令曦和赵泽尴尬地面面相觑。

“这下怎么说?”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又同时摊开了双手。

齐扬一口气跑到老夫人那里,老夫人兴致极高地跟刘显谈论着兵法。

齐扬闯进来。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的兴致。

刘显口若悬河,老夫人连连称赞。

似乎并没有人注意到她进来了。齐扬委屈地撇了撇嘴。

要是曦姐儿过来,他们肯定不会这么冷落着。

谁都喜欢曦姐儿,就是没人喜欢她。

祖母喜欢曦姐儿,哥哥喜欢曦姐儿,现在连赵泽也喜欢曦姐儿了。大家都没把她放在心上。

齐扬坐在一旁等了大概一个多时辰,也不见曦姐儿追来,不见赵泽过来求她。她心里焦躁不已。

这些坏蛋!

刘显总算是说完了排兵布阵的事,看向齐扬道:“难得扬姐儿今天安静地在一旁不出声音,难道是跟曦姐儿在一起久了,也沾上她娴静的性子了?”

谁说曦姐儿娴静了,她才不呢,她最不老实了。就算她再好,也不学她,学她就不知羞了!

齐扬完全忘记了自己偷亲了赵泽一口那事了。

可是齐扬想张口告状,又说不出来。万一她跟祖母说了,祖母不喜欢曦姐儿了怎么办?曦姐儿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寄人篱下,要是再没有个庇护,那得多惨。再说,显哥哥也在呢,当着显哥哥说这些,岂不是伤了曦姐儿的名声?

齐扬黯然地低下了头,她太冲动了,不管不顾地就跑来了祖母这里。

刘显见她不说话,又关切地问道:“是不是在一旁等得久了,不高兴了?”

齐扬呛声道:“那显哥哥觉得要是曦姐儿等在这里,她会等得不耐烦不高兴吗?”

不过她嘴上虽然不客气,心里是记着显哥哥的好的。也只有显哥哥最在乎她高兴不高兴。

老夫人出声道:“你别跟她认真,她正跟曦姐儿闹别扭呢,现在你只要提曦姐儿,咱们扬姐儿就是不服的,是不是?”

“谁要服她的,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齐扬噘着嘴道。

老夫人和刘显看着她,温和地笑了起来。

大家都喜欢她的孩子气。

齐扬一直坐到刘显告辞,才匆匆跟老太太说了声告辞,然后急急地追在刘显的屁.股后面。

“你有话要对我说?”刘显感觉到身后有人跟着,转身问道。

齐扬蔫蔫地点了点头。

“说吧,今儿是怎么了,一直没精神?跟曦姐儿闹得很僵?”刘显问道。

齐扬又点了点头,有些懊悔地低声说道:“是不小心闹得很僵了。”

刘显给她出谋划策,教她怎么跟曦姐儿道歉。

齐扬却突然道:“其实我也不大想跟她道歉,做错事的明明是她。”

“哦?”刘显闻言眉毛一挑,询问道。

“显哥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不是在说你的事,怎么扯上我了?”刘显大为不解。

“算了,显哥哥要有喜欢的人,也就不会到现在还没有成婚了。显哥哥你从前喜欢过别人吗?”

“算是喜欢过吧。”

“那你喜欢的人,有没有喜欢别人?”齐扬努力地注意着措辞,不想让刘显猜到什么,可是话一出口,刘显就明白了一个大概。

不过他却不戳破齐扬,只是回答:“应该没有。也或许有,只是我不知道。”说完他又否定地说道:“现在她应当是在喜欢别人了。”

“那她喜欢别人,你怎么办?”

“随她去啊。”刘显苦涩地笑了一下。

他不就是随她去了吗,等了她那么多年,还是在最后一刻放弃了。

齐扬并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失望地啊了一声。

刘显将她送回了三房。

他本来打算今晚走的,结果听了齐扬的话,他又莫名其妙地去跟老夫人说了一声,在老夫人那边留了一宿。

大概是因为一抬头就能看见张令曦的窗子?

刘显站在窗前想着,曦姐儿喜欢上了扬姐儿喜欢的人,会是谁呢?

眼前浮现出张令曦的模样,比一般的女孩要耀眼一些,又让人觉得挺舒服的。

她会喜欢上什么人呢?

她喜欢的人会不会辜负了她?

刘显带着满脑子乱糟糟的想法,一夜未眠。

同样睡不着的还有刚刚到京城外的张令浙,马上就要见到赵嘉柔了,他恨不得现在就冲开城门进城。

有张令曦照顾着,赵嘉柔还不时地写信报个平安,张令浙一点都不担心她过不好。

而且,心里还有对张令曦的无比感激,要不是张令曦帮他,他现在跟赵嘉柔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到了城里,有周二在城门口接应,张令浙很快就见到了赵嘉柔。

赵嘉柔委屈地扑到他怀里,一直说:“你带我走吧,我实在不想被嫡母当作个玩意儿似的了。”

张令浙安抚着她,一面跟张令曦道谢。

“咱们之间就不要说谢不谢的了。”张令曦看他风尘仆仆,想他这几日肯定连顿像样的饭都没吃到。便跟赵嘉柔说道:“你等了这么多天,也不差这一时半刻。我让厨房里做了几个菜,你们先吃着。等吃完了饭,再商量其他的事情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章十四章 坦白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十六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