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要娶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9650 春闺暖txt下载

热门推荐:、 、 、 、 、 、 、

曦姐儿要是不喜欢哥哥,干什么反对芊芊和哥哥在一块啊。她故意跟曦姐儿说母亲属意芊芊,曦姐儿就说哥哥孩子气。

哼哼,明眼人一眼就看穿了,她齐扬也不例外!

“说真的,你们现在这样最没意思了。闹来闹去的,最后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该在一块说话还是在一块说话。要我说,你们干脆就断清了,谁也别理谁了。”齐扬故意火上浇油。

张令曦一想,也是这个理儿。她跟齐鹿鸣都僵持到这个地步了,要是还不彻底断了联系,两个人都尴尬。

“那一会儿你回去的时候,我跟着你过去。他在的吧?”

齐扬一看有戏,美滋滋地等着去跟齐鹿鸣邀功。

殊不知齐鹿鸣在屋里坐着,都快要崩溃到极点了。

“霍芜芊,你能不打扰我雕东西吗?”齐鹿鸣恶狠狠地瞥了坐在一旁托腮看他的芊芊。

芊芊立刻坐直了身子,道:“鹿鸣哥哥,我按照你吩咐的,既没有乱动,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而已,怎么就打扰到你了?”她目光灼灼地盯着齐鹿鸣。

齐鹿鸣闪避着芊芊的目光,不耐烦地说道:“你这样看着我,我会分心的。”

“哦。”芊芊笑了一下,坐远了一些。

齐鹿鸣重新伺候起手里的木头来。

他想着雕一个猫儿,送给...不对,不是送。是赏给张令曦。

他继续下刀,九儿卧在他的床上,优雅地舔着身上的毛。

芊芊的目光又落到了齐鹿鸣脸上,咬着下嘴唇害羞地盯着齐鹿鸣看。

齐鹿鸣再次抬起头来,将手上的工具一扔,道:“喂,你烦不烦,说了别看我你还看。再看就走吧。”

说着齐鹿鸣起身毫不客气地将芊芊往门口撵。

“鹿鸣哥哥我错了,我保证,我闭上眼睛。不乱动不说话不看你不打扰你。”芊芊举起手。跟齐鹿鸣求饶。

齐鹿鸣的手刚刚落到芊芊的脑袋上,准备揪她的头发,听见芊芊的保证,他松开了手。

坐回去之前。齐鹿鸣警告地看了芊芊一眼。指了指她说道:“记住你刚才说的话!”

九儿在床上瞄了一声。斜睨了齐鹿鸣一眼。

“连你也看不起我?”齐鹿鸣瞪了九儿一眼,认真地雕刻起来。

张令曦这个坏女人,居然敢骗他。敢瞒着他,他一定要让她好看!齐鹿鸣激动地手一偏,手中木头已雕成的原本光洁的猫脸上出现一道长长的划痕。

齐鹿鸣长出一口气,补救地在猫脸上细凿开来。

芊芊连大气都不敢出,屏息看他工作。

心道,鹿鸣哥哥认真的样子,比平时还耐看不少。

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天色将暗的时候,齐鹿鸣伸了伸懒腰,将手里的木头宝贝似的放在一个盒子里封好,到床边抱起九儿。

“真胖。”齐鹿鸣嫌弃地说道。

九儿不满地喵喵叫了几声。

霍芜芊怎么这么安静?

齐鹿鸣这才想起她来,回身一看,芊芊早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手撑着脸,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齐鹿鸣乱叫着放下九儿,揪住芊芊的头发将她拽起来,指着她教训道:“你个瞌睡虫,不要把我的桌子弄脏了。”

芊芊吃痛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又忙着跟齐鹿鸣道歉。

打小齐鹿鸣就没给过她好脸色,可芊芊还是喜欢跟齐鹿鸣一起玩。

以前除了齐鹿鸣,还有刘越。不过后来鹿鸣哥哥跟刘越有了矛盾,不让她再理刘越了。

想一想呢,刘越对她真的挺好的。不过谁都没有鹿鸣哥哥重要。芊芊忽略了刘越受伤的表情,继续黏在齐鹿鸣身后当小尾巴。

其实,她就很羡慕曦姐儿。曦姐儿不缠着鹿鸣哥哥,鹿鸣哥哥也会对她好。芊芊早就察觉出鹿鸣哥哥待曦姐儿跟待别人不一样了,她想问一问,又不敢。

“真是没趣。你就知道说对不起,要是张令曦,早伸出爪子挠我了。”齐鹿鸣放开了芊芊。

芊芊瞪着眼睛问道:“那是猫吧?曦姐儿她也那样?”

齐鹿鸣突然意识到说这个很没有面子,他讪讪地挠了挠头,说道:“她的性子跟炮仗似的,一点就着。”

“不会吧。曦姐儿她那么温婉,怎么会跟挠人呢?”芊芊还是不理解。

齐鹿鸣脸上的肌肉有些抽搐,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能不能不提她?”

芊芊纳闷地嘟着嘴巴,提曦姐儿也不对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张令曦敲了敲齐鹿鸣的门,不等他说话,就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芊芊看得目瞪口呆,曦姐儿果然在鹿鸣哥哥面前,像是炮仗似的,跟平时判若两人。

“我有话想对你说。”曦姐儿站在齐鹿鸣面前。

齐鹿鸣要往后退,张令曦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手上十分用力。

齐鹿鸣的表情有些吃痛。

他别过脸去,张令曦粗暴地给他扭正过来。

“我有话要对你说,你躲我也没用,咱们还是说清楚地好。”张令曦语气坚定地说道。

齐扬没敢跟着张令曦进屋,她看见芊芊在一旁,也没人管她,冲她招了招手,小声说道:“芊芊你先出来吧。”

芊芊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齐鹿鸣一眼,被齐扬一下子拉了出去。

门被热心的齐扬给关上了。

张令曦的手,还捏着齐鹿鸣的下巴,两个人对峙着。

僵持不下的时候,齐鹿鸣突然开口道:“你先放开我,有话好好说。”

张令曦松开了手。坐到椅子上面。

齐鹿鸣自己的时候想了很多,一看见张令曦,脑子就空白了。

他现在连看张令曦一眼都觉得害怕,齐鹿鸣不自觉地吞咽着口水,觉得口干舌燥,无名之火从心里头冒到嗓子眼里。

这么看去,张令曦确实不像个少女,更像是久居深闺的妇人,不过是姿容出色一些罢了。

张令曦不跟他说话,目光看向远处。齐鹿鸣做贼似的偷瞄了张令曦一眼。

这还是个坏脾气的女人。一句话不合她心意都不行。到现在竟然还恼他,该生气的不应该是他吗?

这么大的事情,都瞒着他,不告诉他。枉他还一心想娶她进门。张令曦这样。简直辜负了他的一片真心。

张令曦被齐鹿鸣怨妇似的眼神。盯着浑身不自在。

她往别处看去,正好看见九儿冷冷地迈着步子,冲她走来。

怪不得哪里都找不到它。原来它跑过来找旧主了,小叛徒!

张令曦愤愤地瞪了九儿一眼,九儿不明所以地冲她叫了一声。张令曦更加生气了,她一把抄起九儿抱在怀里,头也不回地跟齐鹿鸣说道:“咱们两个从此就两清,我不会再来找你,你也不要来找我。”

贴着门偷听的齐扬和芊芊面面相觑,想象不出屋里是什么情况。

张令曦一激动,差点扑到门上。

齐鹿鸣回过神来似的,一瞬间就挪到张令曦面前,张令曦的脑门磕在了齐鹿鸣的胸口,一声闷响。

“你疯了啊?”张令曦放下九儿,扶住齐鹿鸣,问道:“你疼不疼?”

“不疼,你呢?”齐鹿鸣的手抚上张令曦的脑门,道:“这下撞傻了吧?”

两个人同时笑了起来,然后张令曦尴尬地推开齐鹿鸣的手。

“干吗啊?要说一刀两断的人应该是我吧。”齐鹿鸣后知后觉地开始挑剔张令曦说话的措辞,“我手上有你的把柄,你得听我的。”

九儿冲齐鹿鸣挥了挥爪子,张令曦则被他说得一愣,不知该说什么好。

“你想跟我说什么,别站着,进去坐吧。”齐鹿鸣不由分说地将张令曦推回了屋里,用别扭的语气讨好道:“你渴不渴,我去给你倒茶。”

“有点。”张令曦抿着嘴答道。

齐鹿鸣亦是觉得口干舌燥,提起茶壶来倒水,空的。

“我去让丫鬟上茶。”齐鹿鸣似乎是在自言自语,提起茶壶,往外走去。

在外听墙根的齐扬对着芊芊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拉着她跑到廊下装作玩闹的样子。

门吱呀开了。

芊芊忍不住要去看从门里出来的人,齐扬将她的脑袋轻轻拧过来,道:“不能让我哥发现咱们在偷听,你别漏了马脚。”

“可是...”芊芊一句话没说完,只见齐鹿鸣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过来。

“去上一壶热茶来。 ”齐鹿鸣将茶壶递了过来。

齐扬不伸手去接,芊芊尴尬地看了齐扬一眼,接了过来。

他只是出来要热茶的,有人接了茶壶,他自然就回去了。

齐扬立刻松了口气,拍了拍胸脯,看到芊芊手上的茶壶,又不满地说道:“他把咱们两个当丫鬟使不成?”

芊芊却是另一种反应,鹿鸣哥哥拜托她做事,她应当做的好才行。于是她问道:“扬姐儿,你带我去茶水房吧。”

齐扬瞪了芊芊一眼,一把夺过芊芊手里的茶壶,道:“你个没出息的,还真去给他端茶送水啊?明燕,去准备一壶热茶给我哥送去。”说罢将茶壶抛到了明燕手上。

芊芊嘟囔道:“鹿鸣哥哥是让我去送茶水的。”

“好好,一会儿你去。”齐扬关心着张令曦和齐鹿鸣谈的怎么样了,敷衍了芊芊一句,迈着小碎步又跑到了齐鹿鸣门口。

“哎呀,你吓死我啊!”齐扬的脑袋刚贴上门,门就突然开了。

齐鹿鸣面无表情地问道:“茶水呢?”

齐扬一哆嗦。

芊芊小跑过来,说道:“明燕去茶水房了,鹿鸣哥哥你等一会儿。”

齐鹿鸣哦了一声,关上了门。

齐扬和芊芊如释重负。

齐扬冲芊芊招了招手,坏坏地挑了下眉,两个人准备继续听墙根。

门又开了,齐鹿鸣不解地挠头问道:“你们两个在这儿干什么,还不走啊?”

“哦,我们想问问曦姐儿,她晚上要不要留在这边。芊芊想留下,我们三个一起睡。”齐扬吐了下舌头,试探着指了指门内,说道。

“恩,我会转告她的,你们先回去吧。”齐鹿鸣开始轰人了。

齐扬她们最知道齐鹿鸣的性格,谁也不敢再逗留下去,都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人。

“扬姐儿有什么事吗?”张令曦从凳子上起来,看向门外。

“没事儿,你不用管。”齐鹿鸣砰地将门关上,回到张令曦身边。

他局促不安,手脚都尴尬地没地儿放似的。

张令曦看出他的紧张,问道:“你怕什么啊,我又不是怪物,难道会吃了你不成?”

齐鹿鸣目光闪烁着,坐到张令曦的旁边。他舔了舔嘴唇,像是下了很大地决心似的说道:“张令曦,我不想你从此以后不理我。”

张令曦想拿起茶杯压压惊,可惜是空的。她只能咽了一下口水,突然又觉得这样不合时宜。

“茶水怎么还不来,我去看看。”齐鹿鸣不安地搓了搓手,找理由出去了。

张令曦坐的笔直,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

应该是丫鬟来送茶水了,张令曦整了整衣服,让自己看上去整齐利落。

门却久久没有打开,张令曦想象着齐鹿鸣站在外面,提着个茶壶踱步的样子。

过了很长时间,齐鹿鸣笑着进来,给张令曦倒了杯茶。

张令曦也不点破。

茶已经不热了。她端起茶杯来,准备喝茶,齐鹿鸣突然脸色发黑地喊住了她。

“张令曦,你平时就是这么喝茶吗?”

张令曦觉得莫名其妙,道:“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齐鹿鸣就又问了一句:“你是徐清涵的时候,也这么喝茶吗?”

张令曦不解地说道:“对啊,难道人人不是这样喝茶的?”

“你跟你前世的丈夫见过面对吧?”齐鹿鸣不回答张令曦的问题,反而再次发问。

张令曦有些不耐烦地点了点头。

齐鹿鸣指着她的手说道:“下次,再不可当着别人的面,这样饮茶了。”

张令曦顺势一看,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托着杯底,右手握着茶杯,右手的小拇指高高翘起,食指也微微翘起一些。

她放下茶杯,皱着眉头看着齐鹿鸣。

“你倒是看的仔细。”她道。

“这样的习惯,说不准你还有很多,要是落入有心人的眼里,胡乱揣测起来怎么办。我看你还是少跟你前世的丈夫相见,免得惹祸上身。”齐鹿鸣摇了摇头。

“恩,我下次一定注意。从来没人说过我这个,我就自然而然地按着以前的习惯来了。前世我的小拇指生的短,别人的指尖都在最上面那个关节处,或是长些,而我的却只比下面的关节长了一点点。嘉善他还说过,我的小拇指远看就像是被锯了一截似的。”张令曦解释道:“因为小拇指短,所以凡是两手要握东西捡东西之类的,我这小拇指就翘着。”

齐鹿鸣听张令曦说话的时候,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扒开张令曦的手端详了半天,不满地说道:“你现在小拇指这么长,怎么还有原先的臭毛病?”

“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其实你今儿要不说,我还察觉不到呢。”

“白比别人多了一世的记忆,还一点长进都没有吧。”齐鹿鸣道:“我看你嫁了人,也未必比前世出息多少,你还是嫁给我吧。”(。。)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三十二章 承诺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三十四章 不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