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试探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8612 春闺暖txt下载

热门推荐:、 、 、 、 、 、 、

车上的人清了清嗓子,刻意用极细的声线说道:“我这样打扮,你们也能认得出来?”

不光打扮成女人的模样,说话声音还刻意模仿女声。

张令曦都要笑的肚子疼了,她笑的直喘着粗气,说道:“趋哥哥,你这堕马髻梳的真精致,还有这胭脂,颜色真是漂亮!连这裙子也是用了心的,不过,衣裳料子金贵,款式倒是不新。”张令曦对齐鹿鸣一番品头论足。

“你是怎么认出我来的?”齐鹿鸣捏着手帕半遮住脸,问道。“都说我跟母亲长得十分相像,你们居然还能辨认出。”

被张令曦喊做“哥哥”,他怎么浑身不自在,张令曦明明跟他姨母差不多岁数的人。

“你若是坐着不动,眼睛垂下去,倒像个女生。现在你的仪态不像,眼神也太锐利了一些。”张令曦解释道,又指着齐鹿鸣说道:“你耳朵上没有耳环,连个耳洞都没有。”

齐鹿鸣闻言摸了摸耳朵道:“当然没有,总不能为了你,再牺牲了我的耳朵吧。”

晴姐儿抿嘴听着二人交谈,脸上浮上一抹红晕。

“小尾巴,你也是这么认出我来的?”齐鹿鸣挑着眉毛,冲晴姐儿坏坏地一笑。

晴姐儿愣怔着,好半天才指着自己问道:“趋哥哥是在叫我吗?”

齐鹿鸣夸张地四下看了看,问道:“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

晴姐儿眼里一下子多了些希望似的,红着脸点了点头。

齐鹿鸣便老实坐好。不再跟晴姐儿说话。

晴姐儿失落之余,心里还有些小得意,趋哥哥竟然又跟她说话了,还不是屈辱她的话。看来,与人相处,是需要耐心给些时间的。

齐鹿鸣不知道自己随口问一句,就被误会了,他高兴地在盘算着,能陪张令曦去会一会她前世的丈夫了。

甚至自己都不自觉地想到,见了面。他要怎样的将张令曦护在身后。然后恶狠狠地瞪赵嘉善几眼。

自打知道了张令曦是徐清涵的转世,齐鹿鸣就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命人去赵嘉善的老家打听了一番。

原来张令曦是生孩子的时候落了病,赵泽真是个扫把星!齐鹿鸣看见赵泽跟齐扬在一块儿的时候。都恨不得揪住赵泽狠狠地揍他一顿。

不过。他可不是赵嘉善那种人。一个孩子有什么了不得的。本来他想的是跟张令曦成亲之后,两个人赶紧生个孩子应付长辈来的,现在他完完全全改了主意。

要是让齐鹿鸣选。他觉得他宁愿选张令曦,也不要选什么孩子,毕竟跟张令曦更熟悉嘛,而且张令曦平时也不吵不闹的。单是让她不说话,把她摆在家里看,也觉得心情大好。

张令曦真是有福气,上辈子在赵嘉善那里受了苦,这辈子能从他这里弥补回来。齐鹿鸣是越想越得意,好几个晚上做梦都笑出声来。

齐鹿鸣不吭声地坐在那里,真像是画里面的美人一般。

张令曦和晴姐儿都不出声,生怕破坏了眼前的景色。

齐鹿鸣贼笑着回过神来,见张令曦看着他,摸摸脸上,道:“我脸上沾着饭粒吗,你这样看我。”

张令曦就趁机狠狠地掐了齐鹿鸣一把,道:“你少在这里添乱,不练功反而跑到这里来,疯疯癫癫的。”

“昨天是谁说的,你答应带我去,现在要反悔吗?”齐鹿鸣翻了个白眼,手脚摆成个大字,瘫在座位上,将张令曦和晴姐儿挤得没有了容身之处。

张令曦一想也是,现在将齐鹿鸣放下来,不是丢人吗?于是便跟齐鹿鸣约法三章:“你去了之后不要开口说话,不要拿眼睛瞪人,更不许出手打人,听见了没?”

齐鹿鸣懒洋洋地应了一声。

晴姐儿昨晚睡得不好,一直在想今天马车上跟张令曦说些什么,既不显得阿谀奉承,又能显得姐妹亲近。早上睁开眼的时候,眼下都是一片青紫色。

可是齐鹿鸣半路杀出来,让她完全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而且张令曦一路上为了不听齐鹿鸣在耳边聒噪,一直闭目养神。晴姐儿是尴尬地连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放了。

总算到了赵家,马车一停,晴姐儿明显松了口气。

齐鹿鸣身轻如燕,不等人眼睛眨一下,就第一个跳下了车。

张令曦紧跟着下车,腿还没伸出去,齐鹿鸣往她腰间一环,不知怎么就将她稳稳放到了地上。

动作之快,甚至让晴姐儿觉得自己眼花了。

大庭广众之下,两个人竟然毫不避嫌,晴姐儿瞬间有些呼吸不过来,像是窒息了似的。

要不是崔妈妈看她楞着,悄悄掐了她一把,她差点忍不住就喊出来了。

家里出了这么不规矩的小姐,祖母和父亲他们还将张令曦当个宝,真应该让他们看看。

晴姐儿心寒无比,又想到,或许他们将张令曦送到相府来养,就是为了张令曦能找个门第高的丈夫。凭什么张令曦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即便是不想要的,也有人往她嘴边上送。凭什么她一面轻视着趋哥哥,一面又享受着趋哥哥的讨好。

这样的场景,就是告诉了祖母,祖母都不一定会责怪张令曦,反而会责难她犯了口舌吧。晴姐儿觉得唯一可以依靠的,只剩下崔妈妈了。

张令曦在前面走着,不时地回顾晴姐儿一眼,对于晴姐儿迁怒她的事,浑然不觉。

“九小姐,我们太太在屋里等着您呢。”出来迎接的是杨敏颜身边的婆子,洪儿的奶娘。她又看了看齐鹿鸣和晴姐儿,问道:“不知哪个是十小姐。太太说,也有几年不见了。”

杨敏颜没有亲自出来接,莫非病加重了?也不知道请没请来霍神医,不行的话,她就从中帮个小忙。

张令曦是认识她的,给她递了个眼神,告诉她哪个晴姐儿,然后客气地说道:“麻烦佘姑姑带路了。”

齐鹿鸣穿的是他母亲生前最爱的一套衣裳,一看就不是随行的丫鬟。张令曦满脑子琢磨的,是怎么给杨敏颜介绍齐鹿鸣。

齐鹿鸣大咧咧地往前走。不屑地打量着赵家。

走了没三步路。到头了。赵家家底还真是薄。不知张令曦前世受了多少苦。

齐鹿鸣小声问道:“你以前也住着这样的宅子吗?”

张令曦不知齐鹿鸣是何意,老实答道:“比这个宅子要小很多。”

齐鹿鸣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张令曦不满地说道:“怎么,你以为老百姓都是像你一样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却说杨敏颜早就在等着张令曦了。

她不是下不了床,可是必须装作下不了床的样子。

老爷提过一次九儿之后。杨敏颜心里总是有个疙瘩。不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坐立不安。

听说,九儿是徐氏的丫鬟。徐氏死了之后,那个丫鬟也不见了踪影。

对于惠娘编出的那套说辞。杨敏颜是一个字都不信。

照她对惠娘的了解而言,说不定徐氏就是惠娘给害死的。

至于那个丫鬟嘛,她就不清楚了。或许死了,或许还活着。

家里头原先至于两个丫鬟,一个服侍徐氏,一个服侍赵季氏。知情的,应当是赵季氏身边服侍的那个丫鬟了。

有钱能使鬼推磨,杨敏颜使了些银子,那丫鬟吐出一些话来。

杨敏颜顺着那些话,又去问了薛姨娘,接着就顺藤摸瓜找到了惠娘那里。

她略施了些手段,惠娘就说出了让她心惊肉跳的话来。

果然如她的猜测一般,徐氏是惠娘害死的。那个丫鬟被灌哑了,毁了容貌,卖到了深山里。

那老爷为何突然打听九儿呢,还问张令曦身边有没有一个叫九儿的丫鬟。

杨敏颜揣着疑问,糊里糊涂过了几天。直到有天夜里,她被肚子里的孩子闹得睡不着,听见老爷说梦话,喊了张令曦的名字,又喊徐氏的名字。

杨敏颜不知那个晚上是怎么挨过来的,她肆意猜测着个中的关系,又觉得有个死结她怎么都打不开。

老爷怎么会关注到曦姐儿呢,竟然还喊她的名字。

白天她有意无意地提了几句曦姐儿,老爷的反应也都怪怪的。好像喜欢着曦姐儿似的,又不太像。

杨敏颜觉得自己是疑心生暗鬼,可是又不敢草草地将这件事放过去。

她早就相见曦姐儿了,想问一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曦姐儿,你好久不来我这里,我还当你跟我生气呢。”杨敏颜道。

她提的是上次设宴的事情,这也是她心里纳罕的,为什么曦姐儿走的时候,还如常跟她话别,不是该恨她吗?

“敏娘,我跟你生什么气。”有气也应该跟赵嘉善生才对。张令曦想到这个,杨敏颜也想到这个,她脸色有些发白。

“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要不请个大夫过来看看吧?”张令曦没顾上介绍齐鹿鸣和晴姐儿,发现杨敏颜的脸苍白地十分难看,关切地说道。

“不打紧,大夫来了,也不过是简单嘱咐两句而已,连方子都不给开。”杨敏颜勉强露出个笑脸来,说道:“让我猜一猜哪个是晴姐儿,好些年不见了,都看着眼生了。”

她虽然这么说,但是一下就指出了晴姐儿。

晴姐儿含笑上前道:“小姨母的记性真好,这么多年没见,还认得出我。”

杨敏颜道:“我不过是讨了个巧,你眉间的痣我是记得的。”

“那也是小姨母有心。”晴姐儿道。

“这位是?”杨敏颜看向齐鹿鸣。

张令曦怕他出声,上前一步挡住齐鹿鸣,道:“这位是方家的小姐,是个哑巴。”

齐鹿鸣正打算说话,嘴巴刚张开,张令曦就说他是个哑巴。

好在刚才那个婆子没有听见他说话,齐鹿鸣尴尬地配合着张令曦,半张的嘴巴里发出“阿巴阿巴”的含糊的声音。

装的可真像!晴姐儿低下了头。

“不知是哪个方家?”杨敏颜在所知的里面搜寻能对得上号的人。

张令曦脸不红心不跳地胡诌道:“在城郊的,就是一个老远的旁支,说起来就话长了,没什么意思。”

杨敏颜哦了一声,开始拉着晴姐儿的手问长问短。

晴姐儿一一答了,对她的态度,十分恭敬。

她跟张令曦不同,以张令曦跟杨敏颜的关系来说,不用拘泥太多。可是她却什么都不是,一个挂名儿的亲戚而已。要想在京城立足,还指望着杨敏颜呢。

杨敏颜果然对她十分满意,跟晴姐儿说话的时候,还不时地看张令曦一眼,似乎在用目光跟张令曦说,晴姐儿果真是大了。

张令曦就回应杨敏颜一个微笑。

不知道是说到了什么,杨敏颜突然扭过脸来问张令曦:“曦姐儿,我记得你曾经养过一只猫,好像是叫九儿的,不知这猫还在不在。”

“恩,就是九儿。现在还在呢,不过现在性子野了,总是乱跑。”

杨敏颜谁也不冷落,对晴姐儿说道:“那会儿你还小,又不爱出门,不知还记不记得你姐姐养的猫。”

哼,哪里是她不爱出门,而是被困在正安苑不能出来。

也不知道杨敏颜突然提这个干什么,好像是随口一说,但是晴姐儿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张令曦也觉得杨敏颜今天有些怪异,可是让她说是哪里奇怪,她也说不上来。

不管杨敏颜是何意,这话不能当着张令曦的面儿挑明,晴姐儿垂下睫毛说道:“我不大记得了,那个时候怕猫啊狗的,不大敢看。”

杨敏颜点了点头,道:“说起来了,我那会儿就一直想问。你怎么给猫儿起了九儿这么个名字,莫非是因为你在家中排行是九?”

“不是。因为我是九月初九生的,所以干脆就给它起名九儿了。”张令曦说的倒像是真的。

“哦,原来是这样啊。”杨敏颜收回打量的目光。

难不成这个九儿,真的跟那个九儿没有任何关系吗?

不怕,她还有后招。

即便这事张令曦是可以轻松撇干净的,她跟赵嘉善有没有什么,还得看两个人见面时的第一反应。

老爷今日出门,是为她再请霍神医的。

杨敏颜已经吩咐了下人,在张令曦没来之前,就过去通知老爷,说她身体不适,让老爷赶紧回来。照她算着,张令曦和赵嘉善怎么也能碰个面的。

算算时间,老爷也快到了,杨敏颜有些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还望老爷和曦姐儿,都不要让她失望才是。(。。)

ps: 大家晚安,明天我要加更。

(快捷键 ←)上一章:第四十章 见面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四十二章 撞见(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