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连环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10485 春闺暖txt下载

“没什么的。”元倩依一边笑着,一边看着张令曦。

她既然不想说,张令曦也不好鲁莽地说出去,便道:“你快去看看她们买到了没有,我怎么看不见明燕和佩环了?”

齐扬没有多想,应了一声,说道:“恩,那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等齐扬走了,元倩依这便跟张令曦道谢:“倒是累的曦妹妹为我遮掩了。其实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我怕说了之后,大家都想去,结果下一番辛苦却找不到灵泉,我就要于心不安了。”

刚刚王丽英不就是这个话,这买烧饼是她提的,若是买不到也算她的。

张令曦表示理解,还宽慰道:“既然你说是灵泉,那找得到找不到就是要看机缘了。你且放宽了心,明天我陪你去就是了。”

元倩依展颜一笑,已经对张令曦千恩万谢起来。

张令曦哪里敢当,只能将元倩依说的事情更加放在心上。

过了没一会儿,齐扬气急败坏地回来,往张令曦身上一靠,带点委屈地说道:“曦姐儿,我刚才都要被挤得散架了。可烧饼刚一出锅就没了,一个都没有买到!”

再过了一会儿,几个丫鬟也都垂头丧气地回来,两手空空。

“小姐,人家都要收摊了,我付了些定金,说是明天一早做好了,给咱们送过去。”佩环过来请示道。

本是趁兴而来,这样大家不免失望,张令曦只好说道:“咱们本来也不过是听说人多,过来凑凑热闹的,现在也亲眼见识了。只等着明天那烧饼送来咱们好好尝尝了。”

“就是说呢,真没想到这里这么多人。元姑娘说的还真准。”王丽英也跟着说道:“我也是来长长见识的,现在看也看了,咱们去别处逛一逛吧。”

元倩依尴尬地笑了笑。

她也不知自己是怎么鬼迷心窍了,竟然真的按着张令晴说的话做了。或许是因为刚才王丽英一直在暗里撺掇她!

明天,到底去还是不去呢?张令晴告诉她,那边有一条河。让她将张令曦引过去。只要她照做了。就一定能进赵家的门。

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吗?

可是元倩依的心却蠢蠢欲动。

回青川观用了晚饭之后,大家都回屋休息去了,杨敏颜这才让人叫张令曦过来。

“敏娘。今天觉得怎么样?”杨敏颜已经不上桌吃饭了,张令曦自然很担心。

杨敏颜吃力地笑了一下,道:“来了这里,倒觉得比家里要好很多。老爷说。让我安心在这里休养,怕是回去的时候。我不能随你们一起了。”

“既然觉得这里好,那就在这里养好了身子再回去。”张令曦看向一旁站着的晴姐儿。

晴姐儿的目光躲躲闪闪,张令曦诧异不已。

不过她没来得及多问什么,晴姐儿就先行离开了。

等晴姐儿走了。杨敏颜问道:“曦姐儿,这两天下来,觉得王家小姐和元家小姐。哪个跟泽儿更合适一些?”

张令曦认真地将两个人的好坏都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敏娘。你不觉得扬姐儿跟赵泽更合适吗?难道真要拆散两个两情相悦的人?”

杨敏颜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这样的,可是你也知道扬姐儿的性子,她从小娇生惯养,我担心她撑不起这个家。我在还好说,可等我不在了,我担心他们两个连日子都过不好。你说我本就只是个继母,做的好了也未必留下什么好名声,但是做的不好,定是人人都要戳我的脊梁骨的。我这身子,已是马上就要入土的人了,泽儿的亲事我比谁都着急,比谁都要仔细。”

“你不要多想,你的病总会医好的。”张令曦知道安慰她也没什么用,可仍是想让她放宽了心。“你就不怕泽儿他不同意?”

“不怕你笑话,我现在顾不得泽儿是不是记恨我了,等着以后他过得好,自然就不会怨我了。而且我问过老爷的意思,他是怎么也不同意扬姐儿进门的。要不,我怎么会罔顾泽儿的心意,绕这么大个弯子另选他人。”杨敏颜觉得自己时间不多了,看她的意思是,安排的亲事一定要赵嘉善满意才行。她不想最后的日子里,惹得老爷不痛快,因此别的与她而言都不重要。

张令曦只好跟着叹了一口气,道:“那不如我去劝一劝,若是你实在无法开口的话。”

杨敏颜拉住张令曦的手,道:“这种事怎么好麻烦你,而且老爷他这个人,实在是固执得很。我劝了那么多次,他都不为所动。不过你要是实在想帮帮扬姐儿,就去试一试吧,别的也再没有什么好的法子。”

齐扬在外头等着,坐立不安。

直到张令曦出来,她紧绷的神经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怎么样,有没有说更中意哪一个?”齐扬十指交叉攥在一起,紧张地问道。

“没说,不过敏娘说,并不是她不想你进门,这一切都是赵嘉善的安排。”

齐扬的手刚松开,又攥到了一起,在张令曦面前比划了比划拳头,道:“原来是他在背后阻挠我们,曦姐儿你别拦着我,让我去揍他一顿!”

齐扬说着就往门口走,张令曦也不拦着。

“你怎么不拦我,我真去了怎么办?你不怕我冲动啊?”齐扬回头问道。

“我借你十个胆子,你若是敢去,我喊你一声姐姐。”张令曦挑着眉,手指着外头。

“哎呀曦姐儿,你不要揭我的短!”齐扬立马垂头丧气地转身回来,赖在张令曦身边,道:“那我不管,你这么伤害我,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别的你办不了也就算了。这件事你可别谦虚。你看你们两情相悦却不能在一起,我跟赵泽也是两情相悦却不能在一起,你要跟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他一定会被你打动的。曦姐儿,拜托了!”

齐扬的头都快埋进张令曦的手里了。

张令曦托着她的脑袋,认真地说道:“曦姐儿,你放心。如果这事不成的话。我会让二舅舅给你和赵泽准备路引的。我五哥哥在北城置了一套房子,可以借你们暂住的。”

“曦姐儿!”齐扬追着张令曦道:“你...你...”

张令曦跑不过齐扬,没一会儿就求饶了。

两个人回庄子上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沿途的灯火都灭了,只有庄子上还亮着灯。

大门没有锁,管事的将她们的马车安顿了,才落得锁。

“嘘。小点声,显哥哥应该已经睡了。”齐扬刚打算说话。张令曦就说道。

齐扬点了点头,学着张令曦的样子,蹑手蹑脚地往屋里走。

“你们两个做贼呢?”

张令曦和齐扬背后一僵,一前一后停住了步子。

两个人均露出抱歉的表情。道:“显哥哥,您还没睡啊?”

刘显怎么好意思说他一直在等这两个人回来,干咳一声。避开这个不谈,问道:“你们两个吃饭了没有?”

“吃了。”两个人又异口同声地答道。

“哦。那你们早点休息吧。”刘显有些失望似的,催促张令曦和齐扬去休息。

“显哥哥,方表哥已经走了吗?”张令曦好奇地问道。

看显哥哥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大概是为了方岫吧。

“恩。”

哦,怪不得显哥哥这样的表情,张令曦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那您也早点休息吧。”张令曦道。

可她分明地看见显哥哥的表情又黯淡了几分,哎,看来方岫一走,显哥哥就真的开心不起来了。

刘显饿着肚子等了曦姐儿一下午,结果她回来就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早点休息吧,刘显免不了要多想。难道是当着扬姐儿的面,曦姐儿她不好意思表露出来。

可是这样遮遮掩掩没法表达自己的情感,让刘显相当地难受。

看来得早点向张家提亲了,本来打算等着曦姐儿及笄之后再说的,可现在他一刻都等不得了。

刘显心事重重又无比失落地回了屋里。

估摸着曦姐儿差不多歇下了,刘显才对着一桌子饭菜坐下,拿起了筷子。

来壶酒最好不过了,寒夜热酒,心里是凉的,但好歹酒是温的。

“乙一,去热一壶酒来。”刘显吩咐道,他语气冷冷的像是结了霜。

乙一识趣地二话不说就跑了出去。

刚听见乙一走,又听见一阵脚步声。

刘显不耐烦地放下筷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不是说了热一壶酒来吗?是听不懂吗,怎么又回来了?”

刚打算敲门的张令曦一愣,不解地说道:“显哥哥,你让我热一壶酒来吗?不好意思,我没听到。”

张令曦的声音一入耳,刘显立刻一扫阴霾,精神抖擞起来。

他立刻起身笑道:“原来是你,我还当是乙一呢。”他带着期待看着张令曦。

那会儿还以为曦姐儿故意冷淡他呢,想不到曦姐儿竟然真的是怕扬姐儿知道,还专门在大家歇息了之后,又跑出来找他。

这算是私会吗?

刘显忽然觉得全身燥热,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进来吧,出来也不多穿一些,外头多冷。”刘显贴心地将张令曦请进屋里,“随手”关上了门。

当然他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不希望有人会打扰到他跟曦姐儿独处。

“你来是有话要对我说吗?”刘显好不容易才艰难地从嘴里蹦出这几个字。他有些太过激动了。

张令曦显然是不明白眼前这个人,怎么突然就脸红了似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显哥哥你冷吗?是不是因为刚才吹了风,你的脸怎么那么红?要不要请个大夫过来看看?”张令曦关切地说道。

关心则乱,说的一点都不假。看张令曦这样子,倒像是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我不冷。没事,你坐下咱们慢慢说。”刘显体贴地将凳子摆好。让张令曦坐下。

张令曦本来都睡下了,突然想到元倩依拜托她的事情。显哥哥见多识广,说不定听说过那个灵泉呢。于是她又穿了衣服过来,想碰碰运气,谁知道显哥哥真的还没有睡,看样子备了一大桌的饭菜,是要一个人喝闷酒了。

张令曦嗯了一声。低头看着鞋面问道:“那个。显哥哥,我来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青川观附近有一处泉水的。好像是在山里。据说那泉水十分甘甜可口,人们都称它为灵泉,我想在这附近常住的应该知道,可我白天打听了好长时间。也没打听到。你见多识广,有没有听说过?”

“山泉水?”刘显摇头道:“这山中应该有好几处泉水。只是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一处。要不等明天我帮你问一问?”

张令曦有些失望,可也知道这样茫然没有目标的寻找是不会有结果的。

“不用了,不是我想找,是元姑娘问我的。等着明天。我跟她一起去找找看再说吧。”

刘显的眉毛立刻拧了起来,说道:“你们打算去哪里找,带多少人。安全不安全?”

“放心吧显哥哥,我知道分寸。是不会走远的。”张令曦立刻举起一只手来说道。

刘显的眉头仍然没有舒展开。

“哎呀,显哥哥,我知道你担心我,大不了到时候去之前我跟你说一声,一定不会在山里逗留太久的。”张令曦看着刘显的反应,不自觉地扯着刘显的袖子撒起了娇来。

乙一端着热好的酒推门进来,正看到这一幕,慌张之下酒撒了一身。

刘显往门口看了看,眼睛一瞪,乙一立刻端着酒壶悄悄地撤了出去,连呼吸都不敢。

好在张令曦没有发现,仍然扯着刘显的袖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好,那就去吧。到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免得我着急。”刘显像是看小孩子似的温柔地看着张令曦,替她理了理鬓间的碎发。

张令曦笑着,轻咬着下嘴唇,一个劲儿的点头。

刘显尴尬地别过脸去,还没有喝酒,他就感觉醉了似的。

曦姐儿的嘴,粉嫩的像是桃花瓣一样,差一点,他就忍不住贴上去了!

“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去休息吧,让别人看见了不好。”刘显强忍着情绪说道。

张令曦看刘显一下子不对劲儿起来,还当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既然显哥哥想一个人待一会儿,她还真不好再打扰了。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啊显哥哥。”

“恩,走吧,”刘显低着头去开了门,冷风一吹,他才觉得整个人清醒了一些。

“那个,要不明天显哥哥跟我们一起用早饭吧?”张令曦试探性地问道。

不想刘显竟然真的答应了。

她想着方岫一走,剩了显哥哥一人,肯定味同爵蜡,吃不了多少。好歹跟她们一起吃饭,还能看着让他多吃一点。

刘显没有猜到张令曦是“如此”的好意,只当曦姐儿是想多见他几面似的。就好像他,也时时刻刻都想见到曦姐儿。

“还有啊,显哥哥你少喝酒,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别没有节制。”张令曦走之前,又交代了一句。

说的刘显心里暖暖的。

“少爷,您要的酒来了!”乙一等张令曦走了之后,才端着进屋。这九小姐在少爷屋里也待得太长时间了,害的他在外头都要冻得直打颤了,酒也又去热了两回。

“倒了吧,她不愿我喝酒。”刘显嘴角带笑地说道。

她,谁啊?九小姐?

再看刘显的表情,乙一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哎呀,少爷怎么栽在九小姐手里头了!

第二天,刘显好一阵收拾,才去张令曦她们那里用饭。

乙一小声嘟囔道:“又不是去赴宴,捯饬那么隆重干什么。”

齐扬意外地不得了,拉着刘显道:“显哥哥,咱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犀,我正想着请你过来一起用饭,你就来了!”

张令曦帮着摆饭,跟刘显对视一笑。

“显哥哥,一会儿我要陪元姑娘去一趟山里,就把扬姐儿托付给你照顾了。”

齐扬眼睛一亮,说道:“去哪里,我也要去!”

“好了,你今天呢,就乖乖地让显哥哥带你去玩,山路那么难走,你再磕了碰了的怎么办?我大概晌午就回来了,你等着我,好不好?”张令曦给齐扬盛了满满的一碗牛肉羹,讨好地放到她面前。

齐扬想了半天,才点头答应了下来,不过还不忘加一句:“对了曦姐儿,你一定要帮我看紧了她。”

“放心吧!”

张令曦跟元倩依会合的时候,发现元倩依身边连个丫鬟都没带。

她还劝张令曦道:“曦妹妹,难得出来一趟,我可不想叫她们搅了咱们的兴致。”

张令曦听她说的有道理,想着两个人又不走远,便也不让佩环跟着了。

两个人一路聊天,倒也不觉得有多累。

只是大约走了有半个多时辰了,连一处泉水都没见着。

元倩依还开导张令曦道:“就像是昨个说的,灵泉嘛,见得着是有机缘,见不着也是正常。咱们就权当出来玩了一圈吧。”

泉水没看见一个,小河却看见了一条。

大概是一路上聊天,两个人熟悉了。元倩依明显比昨天更放开了些,拉着张令曦跑了过去,也不顾脚下有没有踩的泥泞。

张令曦跟着元倩依跑着,觉得天地空旷,她二人于其中,又是一副美景。

(快捷键 ←)上一章:第五十九章 玩水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一章 入套(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