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闯祸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9326 春闺暖txt下载

“张令曦,你是多少天没睡觉啊,怎么还不起来啊?”齐鹿鸣坐在床边,絮絮叨叨地跟张令曦说话。本来佩环正拿着干净的布蘸着水给张令曦擦嘴唇,那碗水也被齐鹿鸣抢了过来。“嘿,起来啊,我来了你还不赶紧起来啊?”

佩环忍不住在旁边抽泣,小姐过得可真是不顺遂。明明学了凫水的,结果又像当年那样昏迷不醒了。霍神医那里看了若是不行,一定要将张天师请来才可以。

齐鹿鸣皱起了眉头,不耐烦地说道:“你干什么啊,哭哭啼啼难受不难受?”

“趋少爷,我家小姐她...”佩环的眼泪扑簌扑簌地掉下来:“都是我不好,若是我跟着小姐去,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齐鹿鸣呲牙咧嘴地掏了掏耳朵,招呼佩环过来,道:“这样啊,你对着你家小姐哭,快点,没准儿她听烦了,自己就醒了。”

“真的吗?”佩环脸上挂着泪珠,犹豫地问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啊!”齐鹿鸣粗鲁地将佩环往张令曦那里一推,“哭吧。”

佩环看着小姐的脸,又看了看齐鹿鸣,咬着牙下定了决心,哭了起来。

“小姐,若是您真的嫌佩环聒噪,就起来骂佩环一顿。小姐您醒一醒啊。”

齐鹿鸣捂着耳朵往外挪了挪,女人哭起来真烦!

他在叹了口气,在心里想,张令曦,你还不醒的话,我就要被你的丫鬟吵死了。我对你这么好,你可不能恩将仇报啊。

佩环突然止住了哭声。

“怎么不哭了?”齐鹿鸣揉了揉耳朵。没好气地问道。

佩环指着张令曦说道:“趋少爷您过来听一听,我家小姐是不是在说话?”

“说话?”齐鹿鸣立刻俯身到张令曦嘴边。

张令曦的嘴动了动,没有发出声音。

“我家小姐是不是在说话?”

“闭嘴!”齐鹿鸣又凑得近了一些。

张令曦嘴里终于发出了声音,断断续续,声音极小。

齐鹿鸣皱着眉头,耐心地听着。

“嘉...嘉善...快...”

齐鹿鸣的脸色一变。

佩环以为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不顾齐鹿鸣会不会推开她。也凑了过去。

“嘉善你快走。快走!”

张令曦的声音愈发清晰了起来,她似乎是在用尽力气声嘶力竭地喊着一般。

齐鹿鸣的脸已经变得铁青。

佩环听到嘉善两个字,吓得跌坐在了地上。嘉善。又是嘉善,到底是什么嘉善?到底是什么人?小姐又中邪了吗?怎么又喊着这两个字!

“你还想着他吗?”齐鹿鸣站直了身子,俯视着张令曦,目光冷的像是尖锐的冰棱。“过了这么久了。你还放不下他吗?他不过是个老头子,有什么好的!”

佩环在一旁听得心惊肉跳。她拉住齐鹿鸣的胳膊:“趋少爷,您在说什么,小姐还想着谁?什么老头子?我们家小姐才不是...”

齐鹿鸣踢开话没有说完的佩环,冲着张令曦挥了下拳头。又强迫自己收了起来,偏着头呵斥了一声:“滚!”

佩环吓得缩回了手,看着齐鹿鸣像是疯了一般地冲了出去。

刘显和齐扬就在门口。见他出来,警觉地看了他一眼。

齐鹿鸣跟刘显两个人眼神有一霎那的交锋。就好像迸溅出灼人的火星子来一般。然后齐鹿鸣一溜烟就跑了。

紧接着,齐扬和刘显就冲进了屋里。

佩环傻傻地跌坐在地上,嘴紧紧地抿着。

齐扬看着不对,慌忙晃着佩环的肩膀问道:“怎么了佩环,我哥他怎么跑了?是曦姐儿怎么样了吗?”

佩环脑袋里浑浑噩噩地,也不知自己说了些什么。

张令曦躺在床上,呼吸急促起来。

“曦姐儿,曦姐儿。”刘显坐到床边,轻轻握住张令曦的手,低声说道:“有我在呢,你不要怕。”

张令曦似乎是陷进了梦魇里,她脑门出了好些冷汗,嘴里不停地念着赵嘉善的名字。

齐扬都听得真切,更不要说刘显了。

“显哥哥,曦姐儿她大概是梦到了那天的事情,所以才提到赵老爷的名字。”

齐扬觉得自己的解释十分苍白,因为张令曦喊的是“嘉善”。如果不是亲近的人,怎么会这么喊。

谁知刘显轻轻颔首道:“我知道,这件事千万不要在任何人面前提起。”

“糟了,我哥气急败坏的出去,该不会是要将这件事大肆宣扬出去吧?”齐扬一想到这件事要被弄得人尽皆知,就一脸慌乱。

“他不会的。”

为了曦姐儿,他绝对不会那么做。齐鹿鸣不会做出伤害曦姐儿的事情来,这一点,刘显十分肯定。

“那咱们要不要追过去看看?”

刘显摆了摆手,道:“你追不上的。”还不如在这里等着霍神医。

齐扬一想也是,帮着张令曦轻轻地掖了下被角。

风声在耳边就像是呼啸的战旗,擂擂作响,齐鹿鸣眯着眼睛,用他全部的力气在奔跑。练功的时候,他从没有这样的用尽全力。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时间是短是长,他终于停在了青川观,环视了一圈。

脚下好似针扎一样的痛,膝盖就像是要从腿上剥离开似的。

他喘着粗气,满脑子都是张令曦昏迷不醒的样子。

怪不得她要被人算计,算计了也是活该。就是在睡梦里,喊的也是赵嘉善的名字!

可就算是这样,那个元家小姐也不能那样欺负张令曦。他在家里听到的时候,都要气疯了。

齐鹿鸣紧攥着拳头,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对元倩依还是太仁慈了。她想让张令曦丢了命。他却只是让元倩依丢人而已。

应该将元倩依捆绑起来,扒了衣裳丢在青川观门口。

不只是元倩依,也不能让赵嘉善好过。

齐鹿鸣站定了之后,扯着嗓子喊道:“赵嘉善,你给我出来!赵嘉善!”

赵嘉善正在屋子里训斥赵泽。赵泽一声不吭地跟先生请了假,偷着来了这里,被赵嘉善逮了个正着。

父子二人在屋里对峙着。周遭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样。

赵泽梗着脖子。不肯认错。

“赵嘉善!出来!”齐鹿鸣仍然在喊。

“你在这里等着,我出去看看。”赵嘉善背着手表情严肃地说道。

齐鹿鸣在院子中央站着,等着赵嘉善出来。

“原来是齐公子。不知找我有什么事?”赵嘉善感觉到齐鹿鸣浑身的戾气,面色不改地走了过来。

齐鹿鸣牵起嘴角笑了一下,迎面就是一拳飞了过去。

赵嘉善闪躲不及,被揍到了地上。

赵泽从屋里冲出来。挡在父亲前面:“齐鹿鸣,你干什么?”

齐鹿鸣退后了一步。对赵泽说道:“你让开。”

“我不让。”赵泽将赵嘉善扶了起来。

“不知在下哪里得罪了齐公子,齐公子要下此重手。”齐鹿鸣那一拳用了全力,赵嘉善不仅嘴角破了,鼻血也止不住地流了起来。

纵然是这般。他仍然是风度翩翩的样子,

赵泽更是不明白,仇视地看着齐鹿鸣。

“这一拳。我是替张令曦打的!”齐鹿鸣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说话的语调不那么起波澜。

听了这话。赵嘉善苦笑一下,道:“那赵某真是该打。”

“父亲!”赵泽不满赵嘉善这样妥协的语气跟齐鹿鸣说话。

赵嘉善一抬手,制止赵泽继续说下去。他直视着齐鹿鸣问道:“打也打了,现在齐公子能好好说话了吗?”

齐鹿鸣眼皮慵懒地一番,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冷笑了一声。

“不能。张令曦那拳我替她打了,我这拳也得奉上不是?”话音未落,齐鹿鸣已经站在了赵嘉善面前挥起了一拳。

赵嘉善脸上又挨了一下,吃痛地将满嘴的血吐了出来。

“父亲。”赵泽红着眼看着齐鹿鸣,咬着牙说道:“你不要欺人太甚!”

“不是我欺人太甚,是他。”齐鹿鸣冲着赵嘉善呸了一下,又看向赵泽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是她的儿子,我连你也不放过!怎么,想打我?来啊。”齐鹿鸣挑衅着。

“泽儿,不得无礼。”赵嘉善沉沉的声音让几乎要发狂的赵泽冷静了下来。

齐鹿鸣哼了一声,不屑地看了赵泽一眼,摇着头遗憾地说道:“想不到她的儿子,竟然怂成这样,真是给她丢人。”

“你住口!”

齐鹿鸣显然没有住口的意思,他围着赵嘉善打量了两圈,啧啧地叹气道:“她为了这样一个人做那些牺牲,还真是不值。”

说完对着地上呸了一口,心情爽利大摇大摆地走了。

“你跟我进来。”赵嘉善看着齐鹿鸣走远之后,顾不得自己脸上的伤,冷着脸对赵泽说道。

赵泽乖乖地跟着赵嘉善进了屋,问道:“父亲,我去找大夫来给您看看吧。您这脸上得上药,不然会一直肿着...”

“不急。”赵嘉善坐下,问道:“齐公子说的那个人是谁?”

“啊?”赵泽不知赵嘉善在问什么。

“他说为我做牺牲的人,是你的生母徐氏吧?”赵嘉善换了个问法。

赵泽支支吾吾地答道:“或许是吧。”

“或许?”赵嘉善似乎看的出赵泽在隐藏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他年纪比你还小吧?怎么会知道徐氏?”

“大概是在哪里听说的吧。”赵泽越解释越心虚,总觉得父亲好像是发现了什么。

“可他说打我这一拳,是替曦姐儿打的。”

“他...他大概是...他...”

赵嘉善站起了身来,说道:“我一直觉得此事不寻常,现在看来,果真是有鬼。”

赵泽一激灵。每当父亲板起脸来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事情就不妙了。

“为什么她们会暗害曦姐儿,甚至还要拖我下水。为什么齐鹿鸣来替曦姐儿出头,却说这么一大堆不知所谓的话。还有,为什么你会一脸慌慌张张地来了这里,你是来看望谁的?”赵嘉善说话的时候,一直盯着赵泽的表情变化,“你是我儿子,有些话你就是不说,我也能知道。”

赵嘉善心烦地闭上眼睛,“你出去吧。”

赵泽就像是夹着尾巴似的,磨磨蹭蹭地出了屋子。

这下可糟糕了。

父亲他开始怀疑了。

还是得将这事告诉母亲身边的人才行,对,告诉齐扬,来不及多想,赵泽就下意识地跑去通知齐扬去了。

齐鹿鸣离开了之后,却没有回刘显的庄子上,而是迂回地去了元倩依住的厢房。

他来过一次,轻车熟路。

可惜进去才发现人去楼空,连个杯盏都没剩下。

溜得可真快!齐鹿鸣哪里能这么轻易地就放她们走,

他像是幽灵一般,追着元倩依去了。

张令曦是在霍神医给扎了飞针之后才醒的,她醒了,齐扬一颗心落到了肚子里,倒在张令曦的床上就睡着了。

张令曦不好意思地看着刘显和霍神医道:“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霍神医将他手里的家伙什儿一收,嘴巴冲着刘显努了努,道:“你谢他,不用谢我。”说完了还挤眉弄眼地笑了笑,将药箱一背,道:“行了,你睡也睡够了,下地活动活动吧。我就先走了,有事再去叫我。”

刘显将霍神医送到了大门口,又低声跟霍神医说了几句话,看着神医上了马车才回去。

再回来时,张令曦已经梳洗一番,穿戴整齐了,她气色好的竟然不像大病了一场。

为了不吵醒齐扬,张令曦腼腆地一笑,道:“显哥哥,谢谢你。咱们去书房说话吧,免得再惊醒她。”

刘显道:“我正好有话想对你说。”

张令曦已经会意了刘显想说什么,她点了点头。

“身上觉得怎么样,头疼不疼,脚还疼不疼?”刘显一面走,一面关切地扶着张令曦问道。

张令曦伸出脚来转了转,笑着说道:“显哥哥你看,已经没事儿。霍大伯的医术您还信不过吗?”

“那也得当心。”刘显不肯放手,扶了她一路。

“这些天辛苦你了,显哥哥。”到了书房,刘显撒开了手,张令曦这便要道谢。

刘显一把抱住张令曦,在她耳边说道:“曦姐儿,你昏睡的时候,我特别害怕。”曦姐儿刚沐浴过,头发上残留有淡淡的香气。

“显哥哥,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张令曦刚一动弹,刘显就揽地紧了一些,她撞在刘显结实的胸膛上。

“你醒了,我才觉得安心了。”刘显搂的更紧了。

竟然将显哥哥吓成了这样,张令曦也伸出胳膊搂住刘显,道:“显哥哥你别怕,我一直都在呢。”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使坏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未归(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