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妥协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7863 春闺暖txt下载

钟氏跟王家太太有说有笑,王丽英在一旁静静听着,时不时地端起茶来抿一小口,又羞涩地往外面看了又看。

钟氏正跟王家太太说着话,这便一停,问道:“丽英的茶是不是凉了,让她们换一杯热的来。”

这话说的含蓄,王丽英却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道:“茶是正好的,是我自己在想事情而已。还劳烦姨母您费心,是丽英的错。”

“就当是自己家,不要那么拘束。”钟氏看着王丽英笑了笑,心里已经将王丽英划在自己的这边。“想什么想的这么出神?”

王丽英咬了咬嘴唇。

王家太太伸出手来轻拍了王丽英一下,道:“这孩子平时也没这么心思重的。”

“我知道,一看这孩子就是个简单的,不是个能藏住心事的人。”钟氏替王丽英说话道。

王丽英感激地看了钟氏一眼,钟氏更觉得王丽英单纯喜人,嫁过来的话也是个听话的,能拿捏地住。

听说前阵子赵家太太给继子相中的不是王丽英,而是元家小姐。

钟氏心里嗤笑,她若是赵家太太,怎么也得给继子选个性子柔顺不经事的,要不她自己的孩子怎么办?元家小姐门第虽说比王丽英高些,可是也难免太过有主见了些,不好管教。

京城中这些个小姐,钟氏都是打听过的。因此她不免要笑杨敏颜穷门小户,只知道攀高枝,却连起码的道理都不明白。

凤仙和凤娇偷偷地交换了一下脸色,凤娇悄悄退了出去。

没一会儿,凤娇皱着眉头回来。在钟氏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钟氏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没了。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王家太太的笑脸也僵住了。

钟氏看了看王家母女,脸上有些挂不住地说道:“听说庄子上的管事都过来了,显儿他说去见了管事再过来。”

“还是庄子上的事要紧。以后只要钟姐姐不嫌弃,我就带着丽英常来串门,总有个见着的时候不是?”王家太太呵呵地笑了起来。

王丽英也从旁劝慰着。钟氏的脸色总算是稍缓了一些。

刘显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这么落她的脸。也难怪她生气。

“我这孩子不知轻重缓急,手头上有点事情,总要处理完了才肯歇一歇。倒是让你们见笑了。”钟氏不好意思地说道。

谁听不出她语气里的自傲,虽然听上去像是在贬损刘显似的,实际上却是在夸刘显能干。

王丽英不是那种听不出画外音的人,她立刻说道:“姨母。咱们都是女人家的,在家不过是就那么几件事。男人却不一样。做大事的人哪里有清闲的时候,姨母您别气,这是显哥哥争气,在外头都给您争齐全了。咱这家里的日子,才过的有声有色。”

钟氏听了果然满意地一笑,道:“丽英真是知书达理。倒是我,连这个理儿都想不通。”

“您是爱子心切。哪里是想不通道理的人。”王家太太跟着王丽英一起捧她。

钟氏想,人家都说低头娶媳妇,抬头嫁女儿,可搁在她们家又是两样。平时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奉承话一大堆,还不都是冲着显儿的,难得王家母女连显儿的面都没见过,也是这样的夸她。看来她还是做人做到了这里,且王家母女又是那种知冷知热的人,如此想来,钟氏心情大为舒畅,刚刚的不快一扫而空。

“还好是你们,换作个别人,不知要说我们显儿什么了。”钟氏想起了周家太太的嘴脸。

王家太太故作惊讶地问道:“还有那样的人不成?那岂不是鸡蛋里头挑骨头?”

“哼,可不是,你没见过的人还多了呢。”提起这样的人,钟氏不由得撇了撇嘴。

周家太太看着就不是什么善人,就会在人家背后指指点点。钟氏怀疑,刘显的那些毫无根据的流言蜚语,就是周家太太给宣扬出去的,跟刘家结亲不成,她们就小人行径。

王丽英好奇地说道:“还真有不少吹毛求疵的人吗?那她们岂不是活的连点乐趣都没有了。”

钟氏看着王丽英笑了笑,道:“多少年前,我跟丽英一样,也觉得吃惊地不得了,后来见得多了,方知从前是被父母保护地太好了,见识太少。”

王丽英咂了一下嘴,“哎呀,那我还是见识少一些吧。像姨母这样干练,不知要下多少辛苦呢。”

“孩子话不是,总得有长大的一天。”钟氏道。

王家太太对王丽英又露出些不满来,道:“别的人,在你这个年龄相夫教子的已经有多少了。你还是这么孩子气,等着被人卖了,也是个给人数钱的命。”

王丽英张了张嘴,表情委屈,却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跟母亲顶起来。

钟氏看在眼里,想这王家太太对女儿的教导颇为严厉,而王丽英性子又单纯良善,知道在众人面前不跟母亲顶嘴,实在是很对她的眼缘。

若是不让显儿过来看看,她今天心里这件事算是不能放下了。

眼看着时候不早了,刘显那边还没有动静。钟氏心一横,对王家太太道:“你们在这儿稍等片刻,我去显儿那里看他忙完了没有。”

“嗯,你别催他。”王家太太嘱咐了一句。王丽英则是目光灼灼带着期盼地看着钟氏。

钟氏答道:“嗯,我不催他,等他办完要紧事再说。”

说完就脚步匆匆地出了门,脸上重新带上了怒气。

凤娇留在这里,凤仙迈着大步跟在钟氏后面,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乙一老远看见钟氏脚下带风地过来,立刻钻进屋里,哆哆嗦嗦对刘显说道:“少爷,完了。夫人来了。”

刘显不慌不忙地放下笔,一边净手一边道:“来就来了,你急什么?”

乙一的头四下甩了甩,哭着脸问道:“您刚才让我跟我娘说庄子上来了人,您要见几个管事的。可管事的呢?您还在这儿慢慢悠悠写字,真是急死我了!别的事小,若是让夫人觉得我联合着我娘来欺骗她。可怎么好?”

钟姿差人给刘显送了信来。信上没提什么要紧事,却要他今日抽空去一趟庄子上。因母亲钟氏一直盯着,刘显不敢在这个时候外出。怕暴露了钟姿。可他又不想出去跟王丽英她们见面,因此便在屋里写写字打发时间。

“母亲来了我来说就是了,你退后吧。”刘显看着乙一这么小题大做,笑了一下。

乙一二话不说。就立刻躲到了刘显身后。

钟氏进来的时候,乙一就以这个奇怪的姿势探出头来。又迅速地缩了回去。

钟氏看都不看乙一,单刀直入地问刘显道:“家里来了客人,你却在这里躲着,你的礼数都学到哪里去了?难道是钟姿和离了。你这心思又活泛起来了,想着跟我对着干了?”

“母亲您不是说,以后再也不干涉儿子的婚事了吗?”刘显反呛了钟氏一句。

钟氏气的直抚心口:“天下那么多女子。难道你非要选那么个女人吗?”

钟氏气不打一处来,这个钟姿也是个祸精。嫁了人也就罢了,竟然闹出和离的事情来,丢尽了钟家的脸不说,还害的显儿又动了心思。

真是孽障。

早不早,晚不晚的,这个时候和离了。

而且和离之后,连家都不回,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是怕丢人,还是怎的。也是她钟姿命大,要不然被送回来的那天,就是她的死期。

钟家人得知钟姿跟世子和离的消息时,她已经带着东西离开了。钟家从无再嫁之女,钟姿活着不能给钟家长脸,那就死了省得丢人。她不出现便罢,若是出现了,钟家人定然不会放过她的。

“母亲既然知道,何必又再说一遍呢。”

“你是成心要气我!有多少好姑娘可以选,非要在她身上耗死吗?”钟氏声势力竭地问道。“显儿,你就是不为自己想一想,也要为父亲母亲想一想啊。到时候娶了她回来,你外祖家要是不休不止地来闹,你让我们怎么办?”

“那也是我欠她的。”

钟氏逼近了一步,问道:“你欠她的,你欠她什么了?是她求你娶她的时候,你没有娶她吗?”刘显的话,在钟氏看来就是个笑话而已。

“不是她求我,是我求她嫁给我,她不应。”刘显自嘲地摇了摇头,道:“我没能帮她,害她那么辛苦。害她现在还要被人指责,被人笑话。”

钟氏因为刘显这句话而警醒起来,她警惕地问道:“你该不会知道钟姿的下落吧,还是说你将她藏起来了。”

“是她自己躲起来,还是别人将她藏起来,有什么分别吗?”提到钟姿的事情,刘显就没了平日的温和,浑身就像是带着刺一般。

钟氏心痛不已,她的孝顺儿子,就是因为钟姿才会跟她争吵。

“你若是肯去见一见客人,娘可以答应你,不会派人去寻找钟姿的下落,即便以后遇见她,也当做没有看见。”钟氏将自己的底线抛了出来。

“好。”刘显并没有权衡比较,就爽快地答应了钟氏的要求。

这件小事跟钟姿表姐相比,简直不值得一提。

钟氏看儿子一口答应了下来,心里却有了别的算计。但凡提到钟姿的事情,显儿就一点理智都没有了,不如利用他这一点,想一个好的法子,逼着他成亲。

王丽英如愿以偿地见了刘显,看他表情比那日还冷漠一些,倒是有些越挫越勇的冲动。

王家太太更是有心想让女儿嫁过来,刘家确实比赵家要简单一些,且钟氏似乎也属意丽英似的。不过这次她可不想太过主动了,再像赵家太太那样,开始的时候十分热情,说的也好听,最后却冷落了丽英,丽英可就不好再说亲了。

这母女两个心愿达成,美滋滋地回家去了。

刘显却趁着夜色,甩开了钟氏派来跟踪他的人,骑着马赶到了庄子上。

灯已经暗下去了。

月光划过树梢,似如轻纱滑落一般,洒下来丝丝寒意。

刘显下了马,不禁打了个寒战。

身后有人递来一件披风,刘显系好了才回头道:“多谢表姐。”

能不声不响地走到他身后的人,除了钟姿大概没有别人了。

钟姿本来已经躲起来了,又一脸无趣地从暗处走了出来,对着刘显踢了一脚道:“你怎么每次都猜得出是我?”

刘显笑了笑,问道:“表姐让我过来什么事?”

“当然是急事了!”钟姿恼他慢慢腾腾,天黑了才过来,故意话说一半。

“什么急事?方岫的事?”

除了方岫的事,刘显真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对于钟姿来说是急事的。

谁知钟姿瞪他一眼,道:“难道我就不能有些别的事了?你不要一见面就跟我提方岫,我还没打算原谅他呢。”

方岫家中尚有妻室,钟姿虽与方岫见了一面,却未说任何不妥的话,未做任何不妥的事情。

她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就是想看看方岫,心里头才觉得安心似的。

这话一出,看刘显的表情钟姿大概猜到,刘显已经知道她跟方岫约了见面的事,恼地又飞起一脚来。

“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

“绝对没有,天地良心。”刘显指天发誓。

其实以他对钟姿的了解,钟姿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他都能看出钟姿在想什么,要做什么,哪里还需要跟踪她。

“好了,进去说吧,外头冷。”钟姿看着刘显认真发了誓,不打算再跟他开玩笑,而是切入正题道:“曦姐儿受了伤,我让她在你田庄里养伤,信上不方便详说,才让你过来的。”

刘显皱着眉问道:“曦姐儿怎么受的伤,伤到了哪里,伤的重不重?”

他快步往院子里走去:“曦姐儿在哪个房间,休息了没有?”

“大夫说没事。伤了腿,暂时不能走路,得养几天了。”钟姿戳了戳刘显的胳膊,道:“你先等一下,我有话问你。”

“我先去看看曦姐儿。有什么话等曦姐儿歇下了,咱们再慢慢说。”刘显早已担心地不行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八十章 破坏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八十二章 决断(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