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接纳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8146 春闺暖txt下载

刘显背着阳光而立,对着张令曦一笑,连笑容都染上了秋日柔和的光晕。张令曦顿觉恍如隔日,就好像石榴树下午睡过后,一睁眼,就看到显哥哥在对着她笑似的。

她甚至无法将曾经自己抱过的那个小孩,跟眼前的刘显联系在一起。

刘显看着曦姐儿眼神里的缱绻,惊讶之后,觉得五脏六腑都被灌了碗热汤似的,哪怕是数九寒天都暖和得紧。

“对啊,有显哥哥,还有外祖母撑腰,我什么都不怕。”

“我一直都在,永远都不会让你害怕。”刘显上前一步,跟张令曦的距离一下子近了许多。

张令曦莫名地心一跳,再近些,就连显哥哥的呼吸都可以感觉到了。

显哥哥跟方岫在一起的时候,应该时常会有这样的亲近吧。若是换做别人,张令曦定然觉得难以接受,可是看着刘显,她实在厌恶不来。

曦姐儿突然一皱眉,刘显心一紧,继而看她舒展了眉头,刘显壮着胆子,想要再往前走一步。

砰!砰!砰砰砰!

门外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将周遭暧昧的气氛破坏殆尽。

“曦姐儿,开门!”

齐扬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张令曦看了刘显一眼,刘显轻轻点了一下头,去将门打开。

齐扬一头就撞了进来,撞到了刘显身上,却险些被撞开。要不是刘显眼疾手快,齐扬已经仰面倒在地上了。

“显哥哥,您怎么在这儿?”

齐扬站稳了身子,疑惑地问道。

还不等刘显回答,她吸着鼻子自言自语道:“这里是显哥哥的庄子,显哥哥在这儿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我是给气糊涂了。”

张令曦看齐扬眼睛有些肿,猜她大概哭了一场,便问道:“谁气着你了?”

齐扬本来脾气就差,又冲动,被气着也不稀奇。

“一会儿了再跟你说。”齐扬似乎要刻意避着刘显似的。

“正好你来了。陪着曦姐儿说一会儿话吧。不然她在这儿怕是闷坏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刘显识趣地说道。

等着刘显走了,张令曦看着齐扬关起门来,才问道:“在哪儿受了委屈了。连显哥哥都不想说。你告诉我。我帮你撑腰。”

“曦姐儿。你不知我心里有多难受!”齐扬听了张令曦的话,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从没有像这样伤心过得她,伏在曦姐儿肩头。泪水将张令曦的衣裳都浸透了好几层。

“你慢慢说,我听着呢。”张令曦拍着齐扬的背安慰道。

这下她意识到,齐扬遇见的定然不是小事了。

“听赵泽说,家里似乎有意订下他跟元倩依的婚事,已经交换了庚帖了。”齐扬泣不成声地说道。“等着他订了亲,我们此生的缘分怕是就此断了。我实在是不知该怎么办,一点主意都没有。”

“没事没事,事情还是有转圜的余地的。我去跟赵嘉善说一说,你千万不要急。”张令曦掏出帕子,递给齐扬。

齐扬接过帕子抹了把脸,眼泪止住了一些,抽泣着问道:“跟赵嘉善说管用吗?”

“管用,一定管用。”

张令曦一再保证,齐扬却仍是泪眼婆娑。

“曦姐儿,你说我哪里不如元倩依了?他们家的人是怎么了,放着好的不挑,非要挑孬的。”齐扬吸着鼻子问道。

张令曦被她问的一愣。

是啊,他们放着扬姐儿不要,反而选了元倩依,到底是怎么想的。

到底是赵嘉善的主意,还是敏娘的主意呢?若是赵嘉善的主意,跟他商量商量倒是不难,若是敏娘的主意,该怎么劝她呢?

张令曦锁着眉头陷入了沉思。齐扬深知事情重大,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打扰了曦姐儿的思绪。

她眼泪一边掉,一边想着,大不了她抢亲去。至于什么私奔之类的,她心底是极厌恶的,逃算个什么事,总有被找到的一天。倒不如光明正大地去抢亲,元倩依抢了她的赵泽,她就带人抢回来。

好在赵泽的心是全然在她身上的,要不然齐扬还真没有这样的底气。

张令曦已经下定了决心插手这件事。

既然她带着前世的记忆,那赵泽的亲事她就必须得管。或许赵嘉善想不到要过问她的意思,她却不能自己眼睁睁地看着泽儿被别人摆布,哪怕别人是好心。

赵泽不是沉不住气的人,也不是不懂告诉了齐扬,她说不定会既哭又闹的。或许,他是想透过齐扬的嘴,告诉她这些话。

“扬姐儿,你把眼泪收起来。现在还不到哭的时候,难道就要让她们看笑话了?”张令曦终于说话了。

齐扬刚才断断续续地哭了一会儿,也累了,听了张令曦的话,点点头道:“嗯,我不哭了,该哭的人不该是我才对。”

张令曦用力握住齐扬的手,看着她红肿的眼睛说道:“我先去找赵嘉善问清情况,再看下一步怎么办。总之我会尽力劝他们接受你。实在不行,我就将元倩依和王丽英在青川观的所作所为说出来,大不了跟她们鱼死网破,也绝不会让元倩依嫁进赵家。”

“曦姐儿,你量力而行。千万不可为了我,冲动做事。元倩依她们算什么,哪里值得你牺牲了自己名声来扳倒她们。我也想好了,他们不改主意便不改好了,我就去抢亲,怎么着我都要嫁给赵泽,人不都怕有今生没来世,我要不好好把握,岂不是白爱了一场。”齐扬担心张令曦为她做出牺牲来,极力劝道。

看着齐扬眼神里的笃定。张令曦也更加肯定自己该怎么做。

“扬姐儿,我觉得今生能认识你,真得很好。”

“我也觉得是这样,你要是不认识我,该少多少乐趣啊。”齐扬破涕为笑,反握住张令曦的手,又补充道:“不过,也得少很多麻烦呢。”

“多少麻烦我也愿意。”张令曦诚心实意地说道。

齐扬一把搂住张令曦,道:“曦姐儿,我也是!”

方才沉闷的气氛。总算是轻松了起来。

赵家的氛围。却像是凝固起来似的。

杨敏颜耷拉着眼皮,手有气无力地撑在桌子上。

赵嘉善沉默不语,皱起的眉头像是个川字,他眼神锐利地扫了杨敏颜一眼。杨敏颜吃力地抬起眼睛。眼神里也是藏都藏不住地锐利。

针锋相对。仿佛想将对方的眼睛戳瞎似的。

杨敏颜看似柔弱,不料也有这样的一面。赵嘉善念着她身子不好,终是败下阵来。先开口问道:“泽儿的亲事,一定要办的这么着急?”

赵嘉善语气冷冷的,看起来生了很大的气。

明明他退让了一步,可杨敏颜却无半点妥协示好之意,而是坚决地说道:“老爷不是答应了我,怎么临时又要变卦?就当是给我冲冲喜也是好的吧?老爷是怎么想的,起码说出来让我知晓吧?是有什么顾虑,还是对这门亲事有什么不满?”

可赵嘉善却铁了心闭口不谈,只是一味地用冷冰冰的眼神盯着她看。目光从上到下,深刻的打量,似乎是从来没有见过她这般模样似的。

从不跟赵嘉善起争执的她,在这件事情上,异常地坚持。

“既然老爷没什么难言之隐,那这事干脆就这么说定了,就算咱们泽儿无所谓,可变来变去的总是对元家小姐不好的。”

“我是在想,若是徐氏在,会选元家小姐,还是齐家那位小姐。”赵嘉善一直沉默着,可看着杨敏颜那样的脸色,最终还是忍不住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他本来就更好的方式去跟杨敏颜交谈,可是他却偏偏说了最戳心的话。

是杨敏颜病着,性格变得乖戾了,他才会这样的吗?

还是说,知道徐氏转世重生了,他的全副心思都已经不在杨敏颜这里了,才会这样?

赵嘉善隐隐有些后悔,他想着对一心为这个家操劳的敏娘再好一些,却在不经意间,就流露了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赵嘉善的话就像一把刀子似的戳在了杨敏颜的心尖上,杨敏颜失态地猛地站起,质问道:“难道我会害了泽儿不成?难道徐氏在这里,她会觉得我居心叵测不成?老爷,难道妾身在您心中就这么不堪吗?”她郁结于心,刚刚情绪又太过激动,差一点就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变数,又是变数。

她最恨事情生变,只因她已经没有时间和力气来应对了。

赵嘉善耐着性子将她扶到床上,解释道:“你不要乱想,我何时说过你会害泽儿。你我都是为了泽儿考虑,觉得元家小姐比齐家小姐更稳重,更适合一些。可毕竟泽儿喜欢的是齐家小姐...”

杨敏颜赌气别过脸去。

她瘦削了很多,板起来脸仍没有显得刚强凌厉。赵嘉善看着她,似乎有些恍惚,就好像看见了许多年前的徐氏一般。

于是,赵嘉善的声音又柔了一些:“我刚才不该说那些伤你的心。你知道我嘴笨,也不想哄骗你,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了。徐氏已故,我不过是想再为她做些什么罢了。”

赵嘉善见杨敏颜仍然不理他,有些讪讪然地摸了摸鼻尖。

杨敏颜一向敬重赵嘉善,看他摸摸鼻尖,就好像个孩子做错了事似的,心早就软了。转念想到,曾经她痴迷的除了赵嘉善的样貌人品学问,不还钦佩赵嘉善对亡妻的深情吗?

这些年来,赵嘉善轻易地不在她面前提起徐氏,恐怕就是担心她多想。她自己却还真是个不争气的,竟然在这个时候吃味起来。

徐氏已经死了,她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何况,说不定她很快也就要去了,到时候在底下,或许还能见着徐氏,互称个姐姐妹妹。想到这里,杨敏颜心里一阵凄凉之感。

“老爷,妾身病着,不若从前那样的好性子了,您不要跟妾身一般见识。我明白,您是觉着作为生母,可能会怜惜孩子,他想要什么,就满足什么。相比之下,我这个继母就显得心狠了不是?”杨敏颜对着赵嘉善,只能是强颜欢笑。

赵嘉善对她的话不置可否。

杨敏颜又道:“我不清楚徐氏是怎样的人,会不会跟我做同样的决定。不过换做是洪儿,我也会这样替他去选。一时的儿女情长,过不了一辈子。两个人一起生活,还是合适最好。”

“嗯,或许徐氏跟你一样,也是这样想的。倒是我,胡乱地想了一些,害的你急了。”赵嘉善安抚了杨敏颜睡下。

等到杨敏颜睡得沉了,赵嘉善吩咐身边的丫鬟道:“去请个大夫来,等太太醒了诊诊脉。我出去一趟。”

赵嘉善还是觉得,问一问张令曦才安心。

曦姐儿跟齐扬打小就玩在一起,说不定她另有打算呢。

他想都没想,直接去了刘显的庄子上。

曦姐儿那里没来信儿,定然还是在刘显的庄子上养伤呢,这样倒是方便,省得见一面都不易。

这会儿乙一正在大门口打盹儿,听见远远地传来马蹄声,一个激灵就醒了。

眯着眼睛一看,来的人正是赵翰林。

乙一乐了,赶巧少爷正想着找赵翰林,赵翰林就不请自来了。

他留了个心眼,不亲自迎上前去,而是一把将管事的拽来,自己脚底抹油似的溜了回去。

“少爷,少爷!赵老爷又来找您了,这会儿可别再让他走岔了,您快些出来。”

原来乙一是赶紧着过来“通风报信”的。

赵老爷过来又来了,看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刘显念着当年赵家的救命之恩,不敢怠慢,急忙迎了出去。

见着赵嘉善的时候,刘显却发现赵嘉善的脸色有些尴尬。

大概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刘显了然地给赵嘉善使了个眼色,神秘兮兮地说道:“有什么事,咱们进去说吧。”

赵嘉善一头雾水。

竟然遇见了刘显,实在是他没有料到的。这是刘显的庄子,倒是他一时心急,给忽视了。

刘显说是有话要对他说,是什么呢?

赵嘉善跟刘显一样,精神紧张起来。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得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和凝重。(。。)

PS: 好像改错了章节了啊,明天用之前的那个电脑改一下。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二章 心声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四章 许诺(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