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许诺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9385 春闺暖txt下载

“让赵大人久等了。”刘显含笑说道,心里却早已带着疏离。

赵嘉善隐隐有些察觉,道:“方才四处走了走,倒不觉等的久了。”

刘显虽然不信,心里却多少有些安慰。

就算赵嘉善打着什么别的算盘,可曦姐儿刘显是信得过的。

曦姐儿既然支开他,有话对赵嘉善说,那一定是不便让人知道的要事。所以刘显没打算干涉过多,只是心里暗自不舒服一下罢了。

以曦姐儿倔强的性子,以后家里大事小情的,说不定都得听她的才好。

赵嘉善硬着头皮跟刘显下了几盘棋,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这场博弈显得毫无趣味。

看着赵嘉善露出些许倦色,刘显突然兴致大起似的,落子反而一扫之前的低迷,瞬时凌厉起来。

乙一在一旁观棋不语,眉头却锁得紧。

少爷今个是怎么了,大改平日的谦和之风,有些意气之争的迹象。

看来老太爷的悉心教导,没什么大用。

刘显却不管别人怎么想,步步逼近,将赵嘉善困入死局。

赵嘉善尴尬一笑,道:“技不如人,我输了。”

乙一看得直摇头,少爷赢了棋局,却输了风度。

他向着赵嘉善一笑,弯着腰道:“小的看赵大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干脆由小的带着,到厢房休息休息吧?”

刘显不客气地扫了乙一一眼,吓得乙一打了个寒颤。

少爷这是不肯放赵大人走。

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得,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结了仇似的。

少爷这个样子,说出去了不让人笑话吗?

乙一趁着刘显看向赵嘉善的时候。将桌子上的棋子慌乱得碰撒了一地。

刘显回头的那一眼,乙一觉得自己的肉被少爷一眼就剜去了似的,待刘显再对着赵嘉善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虚伪,可怕!乙一愤愤不平地想到。

刘家也就他一个下人,敢这么跟少爷置气了。

“既然棋局已散,咱们明日再下吧。”赵嘉善主动说道。

乙一立刻高兴得伸着脖子。溜到赵嘉善身旁。殷勤地说道:“赵大人,这边请。”

完全无视刘显阴沉地像是要电闪雷鸣似的表情。

月色渐隐的时候,庄子外有数个人影攒动。

过了一会儿。便又都不见了。

钟氏让刘显气的水米不进有一日多了,这会儿一边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边由王丽英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姨母,显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恋家也是应该的。您可不要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钟氏捂着心口道:“让你见天儿的看笑话。我早被他气死了。他什么样我最是知道,不用你在这儿劝我。”

王丽英柔声道:“我哪里是在劝您,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听听下人是怎么说的,显哥哥可是为了庄子上的事情。一直忙到大天亮呢。”

钟氏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虎着脸说道:“他是过去干什么的,谁说的清楚。”说罢。钟氏看着王丽英的笑脸放下了,

“让赵大人久等了。”刘显含笑说道。心里却早已带着疏离。

赵嘉善隐隐有些察觉,道:“方才四处走了走,倒不觉等的久了。”

刘显虽然不信,心里却多少有些安慰。

就算赵嘉善打着什么别的算盘,可曦姐儿刘显是信得过的。

曦姐儿既然支开他,有话对赵嘉善说,那一定是不便让人知道的要事。所以刘显没打算干涉过多,只是心里暗自不舒服一下罢了。

以曦姐儿倔强的性子,以后家里大事小情的,说不定都得听她的才好。

赵嘉善硬着头皮跟刘显下了几盘棋,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这场博弈显得毫无趣味。

看着赵嘉善露出些许倦色,刘显突然兴致大起似的,落子反而一扫之前的低迷,瞬时凌厉起来。

乙一在一旁观棋不语,眉头却锁得紧。

少爷今个是怎么了,大改平日的谦和之风,有些意气之争的迹象。

看来老太爷的悉心教导,没什么大用。

刘显却不管别人怎么想,步步逼近,将赵嘉善困入死局。

赵嘉善尴尬一笑,道:“技不如人,我输了。”

乙一看得直摇头,少爷赢了棋局,却输了风度。

他向着赵嘉善一笑,弯着腰道:“小的看赵大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干脆由小的带着,到厢房休息休息吧?”

刘显不客气地扫了乙一一眼,吓得乙一打了个寒颤。

少爷这是不肯放赵大人走。

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得,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结了仇似的。

少爷这个样子,说出去了不让人笑话吗?

乙一趁着刘显看向赵嘉善的时候,将桌子上的棋子慌乱得碰撒了一地。

刘显回头的那一眼,乙一觉得自己的肉被少爷一眼就剜去了似的,待刘显再对着赵嘉善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虚伪,可怕!乙一愤愤不平地想到。

刘家也就他一个下人,敢这么跟少爷置气了。

“既然棋局已散,咱们明日再下吧。”赵嘉善主动说道。

乙一立刻高兴得伸着脖子,溜到赵嘉善身旁,殷勤地说道:“赵大人,这边请。”

完全无视刘显阴沉地像是要电闪雷鸣似的表情。

月色渐隐的时候,庄子外有数个人影攒动。

过了一会儿,便又都不见了。

钟氏让刘显气的水米不进有一日多了,这会儿一边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边由王丽英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姨母,显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恋家也是应该的。您可不要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钟氏捂着心口道:“让你见天儿的看笑话。我早被他气死了,他什么样我最是知道,不用你在这儿劝我。”

王丽英柔声道:“我哪里是在劝您,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听听下人是怎么说的,显哥哥可是为了庄子上的事情,一直忙到大天亮呢。”

钟氏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虎着脸说道:“他是过去干什么的。谁说的清楚。”说罢,钟氏看着王丽英的笑脸放下了,

“让赵大人久等了。”刘显含笑说道。心里却早已带着疏离。

赵嘉善隐隐有些察觉,道:“方才四处走了走,倒不觉等的久了。”

刘显虽然不信,心里却多少有些安慰。

就算赵嘉善打着什么别的算盘。可曦姐儿刘显是信得过的。

曦姐儿既然支开他,有话对赵嘉善说。那一定是不便让人知道的要事。所以刘显没打算干涉过多,只是心里暗自不舒服一下罢了。

以曦姐儿倔强的性子,以后家里大事小情的,说不定都得听她的才好。

赵嘉善硬着头皮跟刘显下了几盘棋。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这场博弈显得毫无趣味。

看着赵嘉善露出些许倦色,刘显突然兴致大起似的。落子反而一扫之前的低迷,瞬时凌厉起来。

乙一在一旁观棋不语。眉头却锁得紧。

少爷今个是怎么了,大改平日的谦和之风,有些意气之争的迹象。

看来老太爷的悉心教导,没什么大用。

刘显却不管别人怎么想,步步逼近,将赵嘉善困入死局。

赵嘉善尴尬一笑,道:“技不如人,我输了。”

乙一看得直摇头,少爷赢了棋局,却输了风度。

他向着赵嘉善一笑,弯着腰道:“小的看赵大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干脆由小的带着,到厢房休息休息吧?”

刘显不客气地扫了乙一一眼,吓得乙一打了个寒颤。

少爷这是不肯放赵大人走。

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得,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结了仇似的。

少爷这个样子,说出去了不让人笑话吗?

乙一趁着刘显看向赵嘉善的时候,将桌子上的棋子慌乱得碰撒了一地。

刘显回头的那一眼,乙一觉得自己的肉被少爷一眼就剜去了似的,待刘显再对着赵嘉善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虚伪,可怕!乙一愤愤不平地想到。

刘家也就他一个下人,敢这么跟少爷置气了。

“既然棋局已散,咱们明日再下吧。”赵嘉善主动说道。

乙一立刻高兴得伸着脖子,溜到赵嘉善身旁,殷勤地说道:“赵大人,这边请。”

完全无视刘显阴沉地像是要电闪雷鸣似的表情。

月色渐隐的时候,庄子外有数个人影攒动。

过了一会儿,便又都不见了。

钟氏让刘显气的水米不进有一日多了,这会儿一边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边由王丽英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姨母,显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恋家也是应该的。您可不要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钟氏捂着心口道:“让你见天儿的看笑话。我早被他气死了,他什么样我最是知道,不用你在这儿劝我。”

王丽英柔声道:“我哪里是在劝您,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听听下人是怎么说的,显哥哥可是为了庄子上的事情,一直忙到大天亮呢。”

钟氏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虎着脸说道:“他是过去干什么的,谁说的清楚。”说罢,钟氏看着王丽英的笑脸放下了,

“让赵大人久等了。”刘显含笑说道,心里却早已带着疏离。

赵嘉善隐隐有些察觉,道:“方才四处走了走,倒不觉等的久了。”

刘显虽然不信,心里却多少有些安慰。

就算赵嘉善打着什么别的算盘,可曦姐儿刘显是信得过的。

曦姐儿既然支开他,有话对赵嘉善说,那一定是不便让人知道的要事。所以刘显没打算干涉过多,只是心里暗自不舒服一下罢了。

以曦姐儿倔强的性子,以后家里大事小情的,说不定都得听她的才好。

赵嘉善硬着头皮跟刘显下了几盘棋,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这场博弈显得毫无趣味。

看着赵嘉善露出些许倦色,刘显突然兴致大起似的,落子反而一扫之前的低迷,瞬时凌厉起来。

乙一在一旁观棋不语,眉头却锁得紧。

少爷今个是怎么了,大改平日的谦和之风,有些意气之争的迹象。

看来老太爷的悉心教导,没什么大用。

刘显却不管别人怎么想,步步逼近,将赵嘉善困入死局。

赵嘉善尴尬一笑,道:“技不如人,我输了。”

乙一看得直摇头,少爷赢了棋局,却输了风度。

他向着赵嘉善一笑,弯着腰道:“小的看赵大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干脆由小的带着,到厢房休息休息吧?”

刘显不客气地扫了乙一一眼,吓得乙一打了个寒颤。

少爷这是不肯放赵大人走。

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得,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结了仇似的。

少爷这个样子,说出去了不让人笑话吗?

乙一趁着刘显看向赵嘉善的时候,将桌子上的棋子慌乱得碰撒了一地。

刘显回头的那一眼,乙一觉得自己的肉被少爷一眼就剜去了似的,待刘显再对着赵嘉善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虚伪,可怕!乙一愤愤不平地想到。

刘家也就他一个下人,敢这么跟少爷置气了。

“既然棋局已散,咱们明日再下吧。”赵嘉善主动说道。

乙一立刻高兴得伸着脖子,溜到赵嘉善身旁,殷勤地说道:“赵大人,这边请。”

完全无视刘显阴沉地像是要电闪雷鸣似的表情。

月色渐隐的时候,庄子外有数个人影攒动。

过了一会儿,便又都不见了。

钟氏让刘显气的水米不进有一日多了,这会儿一边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边由王丽英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姨母,显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恋家也是应该的。您可不要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钟氏捂着心口道:“让你见天儿的看笑话。我早被他气死了,他什么样我最是知道,不用你在这儿劝我。”

王丽英柔声道:“我哪里是在劝您,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听听下人是怎么说的,显哥哥可是为了庄子上的事情,一直忙到大天亮呢。”

钟氏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虎着脸说道:“他是过去干什么的,谁说的清楚。”说罢,钟氏看着王丽英的笑脸放下了,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接纳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明白(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