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明白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13109 春闺暖txt下载

乙一在一旁观棋不语,眉头却锁得紧。

少爷今个是怎么了,大改平日的谦和之风,有些意气之争的迹象。

看来老太爷的悉心教导,没什么大用。

刘显却不管别人怎么想,步步逼近,将赵嘉善困入死局。

赵嘉善尴尬一笑,道:“技不如人,我输了。”

乙一看得直摇头,少爷赢了棋局,却输了风度。

他向着赵嘉善一笑,弯着腰道:“小的看赵大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干脆由小的带着,到厢房休息休息吧?”

刘显不客气地扫了乙一一眼,吓得乙一打了个寒颤。

少爷这是不肯放赵大人走。

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得,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结了仇似的。

少爷这个样子,说出去了不让人笑话吗?

乙一趁着刘显看向赵嘉善的时候,将桌子上的棋子慌乱得碰撒了一地。

刘显回头的那一眼,乙一觉得自己的肉被少爷一眼就剜去了似的,待刘显再对着赵嘉善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虚伪,可怕!乙一愤愤不平地想到。

刘家也就他一个下人,敢这么跟少爷置气了。

“既然棋局已散,咱们明日再下吧。”赵嘉善主动说道。

乙一立刻高兴得伸着脖子,溜到赵嘉善身旁,殷勤地说道:“赵大人,这边请。”

完全无视刘显阴沉地像是要电闪雷鸣似的表情。

月色渐隐的时候,庄子外有数个人影攒动。

过了一会儿,便又都不见了。

钟氏让刘显气的水米不进有一日多了,这会儿一边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边由王丽英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姨母。显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恋家也是应该的。您可不要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钟氏捂着心口道:“让你见天儿的看笑话。我早被他气死了,他什么样我最是知道,不用你在这儿劝我。”

王丽英柔声道:“我哪里是在劝您,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听听下人是怎么说的,显哥哥可是为了庄子上的事情。一直忙到大天亮呢。”

钟氏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虎着脸说道:“他是过去干什么的,谁说的清楚。”

王丽英不解其意,讪讪地一笑。显得单纯极了。

说罢,钟氏看着王丽英的笑脸放下了戒备,道:“显儿他一直不肯成亲,不为别的。为的是从前的一段孽缘。”

王丽英立刻表现地大惊失色,可看了钟氏一眼后。她又面色如常地说道:“既然是从前的孽缘,便让它过去就是了。人总要往前走,谁还能一直就守着过去不放的。显哥哥大概是需要点时间吧,男人大概成家立业了。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多儿女情长的旧日牵绊了。”

钟氏看王丽英是个大度的人,不由得高兴了几分,道:“我也觉得。只要是成了家,有了孩子。心自然就收回来了,不然总这么下去,倒是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头。”

王丽英没想到竟然问出这么个秘辛来,追问道:“不知显哥哥喜欢的是哪家的女子,依我看,若是地位卑贱的,不如等显哥哥成了亲,再让他收到屋里头,一来少了显哥哥挂念,二来在您的眼皮底下,也好让那个翻不起浪来。”

既然刘显为了这人一直不肯成亲,钟氏又不愿意成全了刘显,说不定是嫌那女子地位卑贱。那些卑贱之人,贯会一些伎俩来迷惑男人。不过这都是小事,等她嫁进来,就做主将那女人放进府来,搁到眼皮底下,既不叫她乱来,又能博个温婉大度的名声。高兴的时候,就让她蹦跶两天,不高兴了,还不是将她攥在手里头,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王丽英早有了这样的打算,因此成竹在胸。钟氏看好她,她已经有一半的把握嫁过来了。

谁知钟氏看着王丽英,嘴角却不经意地向下撇了一下,好似觉得她说的话太过轻浮似的。王丽英将钟氏的表情尽收眼底,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也是随口胡说,像姨母您这么果决的人,怕是早就有了主意。”

钟氏这才说道:“若是个卑贱的女子,到时候收了房也不是不可。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显儿他一直倾心的是他表姐钟姿。”

王丽英是京城里长大的姑娘,怎会没听过钟姿的大名。

她闻言确实有些吃惊,好一阵儿才缓过神来。

钟姿早就嫁了人,怪不得刘显要一直等到现在。

可是他再怎么等下去,也没个结果了啊。

王丽英恨自己心急了,一时失言。

钟氏到底是将王丽英当成自己人,看不得王丽英尴尬,说道:“这也不怪你,谁能想到他偏偏喜欢那么个人。”

听钟氏的语气,倒像是不大喜欢钟姿似的。一开始王丽英还担心钟氏偏向着钟姿,让她不好说话。既然辨明了风向,王丽英又自信起来。

“我听说钟姿她姿容佼佼,多少风流公子都对她一见倾心,显哥哥跟她又是打小就认识的,免不得会将一片真心托付与她。”王丽英道。

钟氏点了点头:“红颜祸水,我实在不想显儿再跟她有任何牵连。我钟家从无再嫁之女,可恨我钟家的名声,就被她给连累了。”

钟氏这会儿说的,是钟姿和离之事。

王丽英跟着叹气道:“这样离经叛道的女子,确实不该嫁给显哥哥才是。您看,显哥哥现在忙着处理庄子上的事情,大概没什么心思在钟姿身上,您还有什么可气的?”

她言下之意,是劝钟氏将刘显的婚事早些定下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钟氏就是太绵软了些,才让刘显这么多年。连个家室都没有。

钟氏皱着眉头道:“我怀疑钟姿就在那庄子里头,不然显儿怎么总是往庄子跑。”

钟氏的心里早就有这个疑问。

她生的儿子,她最了解。

钟姿和离之后不见了踪影,钟家人四处寻找,都找不到。显儿他本该对这个事情最是上心,然而现在不吭不响,没什么动作。

要不是他知道钟姿在哪儿藏身。就是他把钟姿藏了起来。

这两日下人们去那边打探。也似乎听说有人见过女子在那里出入。

钟氏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

“这事要不要问过显哥哥再说?”

“哼,我的儿子我最清楚不过,再让他们盯上一天。若是有了确切的消息,我定然要说与我父母兄长。到时候显儿他可别怪我不顾及他。”钟氏说完就吩咐了下去。

王丽英得意起来。

以钟家的做法,大概会将钟姿带回祠堂,让她对着祖宗的牌位自尽。好保留钟家的颜面。

那她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刘显的心上人给除了。

到时候。她还少不了进府来安慰钟氏甚至是刘显。

下人去打探一番之后,果然说那庄子上有个女人,像极了钟姿。

钟氏一听,便立刻带着下人回了钟家。

“你说姿儿藏在显儿的庄子上?”钟氏的兄长再三确认。

钟氏道:“除了显儿那里。她哪还有藏身之处?”

就连方家的小钟氏也赶了回来,道:“不如咱们现在就去,免得时间一长。打草惊蛇,再让她跑了。”

小钟氏也是恨得不得了。钟姿和方岫的事情,始终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大概是听说钟姿和离了,方岫对妻子的态度冷了许多,连小钟氏都看不下去。

总不能让儿媳哭着回娘家告状去,方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自打方闻没了音信之后,小钟氏对方岫越发严厉起来。

家里头就他一个指望了,可不能被钟姿再勾了魂儿去了。

钟家老爷带着一批人,直接杀去了刘显的田庄。

赵嘉善已经离开了田庄,刘显正陪着张令曦用中饭。

“显哥哥,你多吃些。”张令曦给刘显夹菜,却看见刘显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我脸上有东西?”

张令曦摸了下脸颊,觉得有些尴尬。

显哥哥今天太奇怪了,早晨来她这里一言不发地坐了会儿就走了。中午过来用饭,又好像心事重重似的。

而且显哥哥一副欲言又止地样子,让她压根不好意思问显哥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刘显茫然地放下筷子。

张令曦又问了一遍:“显哥哥你看我干什么,莫非我脸上有东西?”

刘显闻言看了看张令曦的脸蛋。

白皙中透着些许红晕,嫩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让人忍不住想戳一下。

他伸出手来,像是着了魔似的,轻轻碰了碰张令曦的脸。

回过神之后,刘显脸部红心不跳地撒谎道:“嗯,你脸上沾了东西,我替你擦掉了。”

“哦。谢谢显哥哥。”

“让赵大人久等了。”刘显含笑说道,心里却早已带着疏离。

赵嘉善隐隐有些察觉,道:“方才四处走了走,倒不觉等的久了。”

刘显虽然不信,心里却多少有些安慰。

就算赵嘉善打着什么别的算盘,可曦姐儿刘显是信得过的。

曦姐儿既然支开他,有话对赵嘉善说,那一定是不便让人知道的要事。所以刘显没打算干涉过多,只是心里暗自不舒服一下罢了。

以曦姐儿倔强的性子,以后家里大事小情的,说不定都得听她的才好。

赵嘉善硬着头皮跟刘显下了几盘棋,两个人都心不在焉,这场博弈显得毫无趣味。

看着赵嘉善露出些许倦色,刘显突然兴致大起似的,落子反而一扫之前的低迷,瞬时凌厉起来。

乙一在一旁观棋不语,眉头却锁得紧。

少爷今个是怎么了,大改平日的谦和之风,有些意气之争的迹象。

看来老太爷的悉心教导,没什么大用。

刘显却不管别人怎么想。步步逼近,将赵嘉善困入死局。

赵嘉善尴尬一笑,道:“技不如人,我输了。”

乙一看得直摇头,少爷赢了棋局,却输了风度。

他向着赵嘉善一笑,弯着腰道:“小的看赵大人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干脆由小的带着。到厢房休息休息吧?”

刘显不客气地扫了乙一一眼,吓得乙一打了个寒颤。

少爷这是不肯放赵大人走。

出门的时候还是好好得,怎么回来之后。就像是结了仇似的。

少爷这个样子,说出去了不让人笑话吗?

乙一趁着刘显看向赵嘉善的时候,将桌子上的棋子慌乱得碰撒了一地。

刘显回头的那一眼,乙一觉得自己的肉被少爷一眼就剜去了似的。待刘显再对着赵嘉善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常的笑意。

虚伪。可怕!乙一愤愤不平地想到。

刘家也就他一个下人,敢这么跟少爷置气了。

“既然棋局已散,咱们明日再下吧。”赵嘉善主动说道。

乙一立刻高兴得伸着脖子,溜到赵嘉善身旁。殷勤地说道:“赵大人,这边请。”

完全无视刘显阴沉地像是要电闪雷鸣似的表情。

月色渐隐的时候,庄子外有数个人影攒动。

过了一会儿。便又都不见了。

钟氏让刘显气的水米不进有一日多了,这会儿一边听着下人的回禀。一边由王丽英抚着她的后背替她顺气。

“姨母,显哥哥是做大事的人,不恋家也是应该的。您可不要为了这个,气着自己的身子。”

钟氏捂着心口道:“让你见天儿的看笑话。我早被他气死了,他什么样我最是知道,不用你在这儿劝我。”

王丽英柔声道:“我哪里是在劝您,不过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您听听下人是怎么说的,显哥哥可是为了庄子上的事情,一直忙到大天亮呢。”

钟氏不仅没有高兴起来,反而虎着脸说道:“他是过去干什么的,谁说的清楚。”

王丽英不解其意,讪讪地一笑,显得单纯极了。

说罢,钟氏看着王丽英的笑脸放下了戒备,道:“显儿他一直不肯成亲,不为别的,为的是从前的一段孽缘。”

王丽英立刻表现地大惊失色,可看了钟氏一眼后,她又面色如常地说道:“既然是从前的孽缘,便让它过去就是了。人总要往前走,谁还能一直就守着过去不放的。显哥哥大概是需要点时间吧,男人大概成家立业了,自然就不会有那么多儿女情长的旧日牵绊了。”

钟氏看王丽英是个大度的人,不由得高兴了几分,道:“我也觉得,只要是成了家,有了孩子,心自然就收回来了,不然总这么下去,倒是不知何年何月是个头。”

王丽英没想到竟然问出这么个秘辛来,追问道:“不知显哥哥喜欢的是哪家的女子,依我看,若是地位卑贱的,不如等显哥哥成了亲,再让他收到屋里头,一来少了显哥哥挂念,二来在您的眼皮底下,也好让那个翻不起浪来。”

既然刘显为了这人一直不肯成亲,钟氏又不愿意成全了刘显,说不定是嫌那女子地位卑贱。那些卑贱之人,贯会一些伎俩来迷惑男人。不过这都是小事,等她嫁进来,就做主将那女人放进府来,搁到眼皮底下,既不叫她乱来,又能博个温婉大度的名声。高兴的时候,就让她蹦跶两天,不高兴了,还不是将她攥在手里头,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王丽英早有了这样的打算,因此成竹在胸。钟氏看好她,她已经有一半的把握嫁过来了。

谁知钟氏看着王丽英,嘴角却不经意地向下撇了一下,好似觉得她说的话太过轻浮似的。王丽英将钟氏的表情尽收眼底,赶紧补充了一句:“我也是随口胡说,像姨母您这么果决的人,怕是早就有了主意。”

钟氏这才说道:“若是个卑贱的女子,到时候收了房也不是不可。说出来不怕你笑话,显儿他一直倾心的是他表姐钟姿。”

王丽英是京城里长大的姑娘,怎会没听过钟姿的大名。

她闻言确实有些吃惊,好一阵儿才缓过神来。

钟姿早就嫁了人。怪不得刘显要一直等到现在。

可是他再怎么等下去,也没个结果了啊。

王丽英恨自己心急了,一时失言。

钟氏到底是将王丽英当成自己人,看不得王丽英尴尬,说道:“这也不怪你,谁能想到他偏偏喜欢那么个人。”

听钟氏的语气,倒像是不大喜欢钟姿似的。一开始王丽英还担心钟氏偏向着钟姿。让她不好说话。既然辨明了风向。王丽英又自信起来。

“我听说钟姿她姿容佼佼,多少风流公子都对她一见倾心,显哥哥跟她又是打小就认识的。免不得会将一片真心托付与她。”王丽英道。

钟氏点了点头:“红颜祸水,我实在不想显儿再跟她有任何牵连。我钟家从无再嫁之女,可恨我钟家的名声,就被她给连累了。”

钟氏这会儿说的。是钟姿和离之事。

王丽英跟着叹气道:“这样离经叛道的女子,确实不该嫁给显哥哥才是。您看。显哥哥现在忙着处理庄子上的事情,大概没什么心思在钟姿身上,您还有什么可气的?”

她言下之意,是劝钟氏将刘显的婚事早些定下来。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钟氏就是太绵软了些,才让刘显这么多年,连个家室都没有。

钟氏皱着眉头道:“我怀疑钟姿就在那庄子里头。不然显儿怎么总是往庄子跑。”

钟氏的心里早就有这个疑问。

她生的儿子,她最了解。

钟姿和离之后不见了踪影。钟家人四处寻找,都找不到。显儿他本该对这个事情最是上心,然而现在不吭不响,没什么动作。

要不是他知道钟姿在哪儿藏身,就是他把钟姿藏了起来。

这两日下人们去那边打探,也似乎听说有人见过女子在那里出入。

钟氏越来越肯定自己的想法。

“这事要不要问过显哥哥再说?”

“哼,我的儿子我最清楚不过,再让他们盯上一天,若是有了确切的消息,我定然要说与我父母兄长。到时候显儿他可别怪我不顾及他。”钟氏说完就吩咐了下去。

王丽英得意起来。

以钟家的做法,大概会将钟姿带回祠堂,让她对着祖宗的牌位自尽,好保留钟家的颜面。

那她岂不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刘显的心上人给除了。

到时候,她还少不了进府来安慰钟氏甚至是刘显。

下人去打探一番之后,果然说那庄子上有个女人,像极了钟姿。

钟氏一听,便立刻带着下人回了钟家。

“你说姿儿藏在显儿的庄子上?”钟氏的兄长再三确认。

钟氏道:“除了显儿那里,她哪还有藏身之处?”

就连方家的小钟氏也赶了回来,道:“不如咱们现在就去,免得时间一长,打草惊蛇,再让她跑了。”

小钟氏也是恨得不得了,钟姿和方岫的事情,始终是她心中的一根刺。

大概是听说钟姿和离了,方岫对妻子的态度冷了许多,连小钟氏都看不下去。

总不能让儿媳哭着回娘家告状去,方家可丢不起这个人。

自打方闻没了音信之后,小钟氏对方岫越发严厉起来。

家里头就他一个指望了,可不能被钟姿再勾了魂儿去了。

钟家老爷带着一批人,直接杀去了刘显的田庄。

赵嘉善已经离开了田庄,刘显正陪着张令曦用中饭。

“显哥哥,你多吃些。”张令曦给刘显夹菜,却看见刘显欲言又止地看了她一眼。“我脸上有东西?”

张令曦摸了下脸颊,觉得有些尴尬。

显哥哥今天太奇怪了,早晨来她这里一言不发地坐了会儿就走了。中午过来用饭,又好像心事重重似的。

而且显哥哥一副欲言又止地样子,让她压根不好意思问显哥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刘显茫然地放下筷子。

张令曦又问了一遍:“显哥哥你看我干什么,莫非我脸上有东西?”

刘显闻言看了看张令曦的脸蛋。

白皙中透着些许红晕,嫩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让人忍不住想戳一下。

他伸出手来,像是着了魔似的,轻轻碰了碰张令曦的脸。

回过神之后,刘显脸部红心不跳地撒谎道:“嗯,你脸上沾了东西,我替你擦掉了。”

“哦。谢谢显哥哥。”

ps:今天八十三章八十四章。明天八十五到九十章。

(快捷键 ←)上一章:第九十四章 许诺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九十六章 惊天(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