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终事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8913 春闺暖txt下载

刘显看张令曦莫名笑了一下,有些担心她想不开,却又不敢明着说,只道:“瞧你,睡醒了就傻笑。”

显哥哥的声音真好听,即便是在梦里,也是最好听的。

张令曦肆无忌惮地看着刘显,表情痴痴地说道:“显哥哥,你长的可真好看,比女子还好看许多。若是我生一个这样的儿子该多好,那我就每天捏他的脸蛋。”

“那谁要做你的儿子,岂不是要倒霉的。”

刘显看她还有些混沌不清,像是在呓语似的,觉得好玩。

张令曦撒娇似的嘟起嘴来,道:“怎么就倒霉了。做我的儿子多好,你看泽儿,他说过做我儿子不好了吗?”张令曦还当是在梦里,说话也没个忌讳了。

这话在刘显听来,又是另一个意思。他以为张令曦还心心念念地记挂着赵嘉善,在意着要嫁给赵嘉善。

他以为张令曦说泽儿是她的儿子,是曦姐儿想给赵嘉善做继室,给赵泽他们做继母。

一时间,刘显不是滋味起来。

娥眉她们早已经识趣地退下了。

张令曦虽然还迷糊着,但也不会看不到刘显的脸色。

“显哥哥,你是觉得泽儿不如你生的好看,是不是?”张令曦脸凑过去,对着刘显的脸。没一会儿,手也伸了过去,试探性地轻轻捏了刘显一把。

见他没有反应,张令曦又厚着脸皮。继续捏了几下。

“没有...”刘显有些无语。让她捏也不是,不让她捏也不是,感情曦姐儿还以为自己在梦里呢。

刘显看着曦姐儿,决定装傻下去,就当是在梦里也好。就当是看一看曦姐儿梦里会跟自己说什么,会想什么。

张令曦眯着眼睛,看着刘显笑了一下道:“赵嘉善没你好看,徐清涵也没有张令曦好看,生的儿子自然也没有你好看。如果现在的我,跟显哥哥生个儿子。那一定。一定每天都捏他的小脸蛋。真是可惜,显哥哥你长得这么俊朗,不娶妻实在是可惜了。”

说的刘显脸一红。

怪不得他总会错了意,原来曦姐儿迷糊起来。就会说这些不着四六的话。偏偏。他还总是当真。

“你也就是这么说说。若是真的要你嫁给我,你怕是不敢。”刘显道。

张令曦吐了下舌头,深以为然地说道:“真是知我者莫若显哥哥。显哥哥比我小那么那么多岁,我怎么可能嫁给你。再说了,我喜欢男人,显哥哥你也喜欢男人,咱们喜欢的是一样的人,怎么可能成亲啊。”

小那么多岁,也不知道曦姐儿在想什么。他怎么可能比曦姐儿小呢。

还有什么喜欢男人?曦姐儿竟然说的这么直白。

不对,喜欢男人?曦姐儿说他喜欢男人?

“曦姐儿,你说我喜欢谁?”刘显问道。

“嘿嘿,显哥哥,我不说。说了你会难过的。”张令曦又捏了捏刘显的脸,道:“都怪我不好,即便是在梦里,我也不该这么不给显哥哥留面子,不该一句话就拆穿了你让你尴尬。”

“没事,我不觉得尴尬,你说吧,我看你猜的对不对。”刘显只能顺着张令曦的话问道。

张令曦叹了口气,将刘显一搂,道:“显哥哥,我知道你喜欢方岫,心里头也替你觉得惋惜。可若是你自己真的喜欢,我也替你高兴,起码你比我勇敢多了。”

张令曦搂住刘显,本意是想安慰他。

刘显却不合时宜地觉得浑身燥热难当。

曦姐儿穿着中衣,紧紧搂着他,身体的温度他全然可以感觉得到。还有张令曦的玲珑起伏,还有她身上的柔香软糯...

就好像爽口的小点心,想让人一口吞下去。

刘显咽了咽口水,心猿意马。

张令曦搂他搂的更紧了。

“显哥哥,我知道你忍耐了这么久,委屈了这么久,一定很难过。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我会在你身边安慰你,就像你时刻在我身边那样。”张令曦轻轻地拍着刘显的背,说道:“那会儿我也抱过你,显哥哥你说是不是缘分?”

刘显还在襁褓里的时候,张令曦就曾将他抱在怀里护着。没想到转世之后,成了显哥哥护着她了。

刘显有些跟不上张令曦的思维。

印象中,他好像跟曦姐儿抱过好几次,不知曦姐儿说的是哪一次。

原来曦姐儿以为他好男风,喜欢方岫,所以才毫无戒备地任他做出一些亲昵的动作。

这样的误会,虽然让人尴尬,可是刘显,却似乎有些沉浸其中。

要是让曦姐儿一直以为他喜欢男人,曦姐儿还会嫁给他吗?

说白了,他还是不死心。

尤其是在赵嘉善放弃曦姐儿之后。

这算不算趁人之危?其实,为了曦姐儿,做些无伤大雅的事,又何妨?

只是曦姐儿跟赵嘉善之间发生了什么,会让赵嘉善主动放弃曦姐儿呢?看样子曦姐儿对此一无所知,问她,倒是白白勾起她的伤心罢了。

“曦姐儿,若是我爱的是你,你会嫁给我吗?”刘显忍不住在曦姐儿额头上印了个吻,问道。

反正不过是一场梦,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张令曦像是喝醉了似的,嗅了一下,道:“显哥哥熏了香吗,身上的味道真好闻。”

看来即便是在曦姐儿的梦里,她也不愿意选择他,而是岔开了话题。

刘显有些失落地放开了曦姐儿。

谁知张令曦却泪盈于睫,眼泪汪汪地说道:“显哥哥,我一点都不想让这个梦醒过来。”

刘显正准备起身。身子一滞,又稳稳地坐了回去。

张令曦边哭边说,声嘶力竭:“我很辛苦才找到他,又很辛苦才放弃他,谁知道他却又让我爱上他了。可是现在,他反而先抛下我了。显哥哥,我觉得我好倒霉啊!永远死的不明不白!”

刘显本来认真听着张令曦说话,却被她最后一句话给逗笑了。

好倒霉。

赵嘉善作出那么让她愤慨的事情,曦姐儿竟然只用好倒霉这三个字,好像就轻描淡写地揭过去了似的。

永远都死的不明不白...

刘显忍不住伸出手来。捏了捏张令曦的脸。道:“你整天脑子里都装了什么,谁让你死的不明不白了?”

捏回去的感觉,真好。

刘显不禁在想,若是跟曦姐儿生个女儿。每天捏她的脸。是不是也很不错。

张令曦看刘显不认真听她说话。哭的更厉害了,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道:“显哥哥,我是认真在说的。我觉得好委屈!”

曦姐儿竟然不质问赵嘉善为什么不娶她。而是选了晴姐儿。

大概她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吧。

“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些了。”刘显主动将胸膛让了出去,供张令曦依偎着哭泣。

曦姐儿听了刘显的话,哭的一发不可收拾,竟然哭泪了睡着了,眼角还落下泪来。

刘显忍不住又在曦姐儿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他的曦姐儿这么好,赵嘉善为什么不选她,偏偏选了晴姐儿呢?

赵嘉善闲庭信步,陪着晴姐儿在青湖边散步。

他深知自己的决定,带给曦姐儿怎样的震动,可是他还是不得不做。

齐鹿鸣说得对,他垂垂老矣,曦姐儿却豆蔻年华。

他不该自私地占有曦姐儿,该让她像正常人一样,忘了前世的事,好好活在当下才是。

赵嘉善一如往日的沉默,不同的是,没了往日的春风和煦。

晴姐儿站在他身旁,甚至不知该说些什么,不知该以什么身份跟他相处。

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已经完了,谁知赵嘉善竟然来提亲了。

不是九小姐,是十小姐。

不只祖母震惊,不只丫鬟震惊,连她自己,都无比震惊。

再见到赵嘉善的时候,晴姐儿多了份惴惴不安,就好像本不是属于她的东西,她偷来了抢来了,可仍然不属于她。

“姨夫,您明知道我是个没用的人了,为什么还上门提亲?”晴姐儿酝酿了很久,还是喊了声姨夫。她忍不住想问个究竟。

赵嘉善突然叫她出来,大概也是想说这些的吧。

“杨氏生前,我答应过她的。”赵嘉善说的言简意赅。

他不想提到曦姐儿,这个时候说任何跟曦姐儿相关的话,都让他觉得是对曦姐儿的侮辱。

尤其是在晴姐儿面前。

曦姐儿一定恨他。

若是他娶别人,说不定曦姐儿会原谅他。

可是他娶了晴姐儿,而晴姐儿和范姨娘,是曦姐儿心上永远的刺。所以,曦姐儿不会再原谅他,不会再想看见他,他可以给曦姐儿自由了。

晴姐儿深知没有赵嘉善说的那么简单,却不敢刨根问底,而是尴尬地说道:“原来是这样。我以为姨夫心里头恨着姨母呢。”

既然赵嘉善提到杨敏颜,那她索性也提一提杨敏颜,看一看赵嘉善的反应。

“我不恨她。今天找你出来,是想告诉你,你要的我都可以给你,但是请你不要自作聪明,坏了我的事。”赵嘉善说话掷地有声,重击在晴姐儿的心上。

晴姐儿本来就没有傻到以为赵嘉善爱上了她,才不顾一切地娶她。这些都是戏文里,话本里才有的东西。

以赵嘉善冷静的性格,他必然是有所图的。

然而这样的互利互惠,晴姐儿又怎么会拒绝呢。

“好。”她毫不犹豫地答道。

赵嘉善和晴姐儿的婚事办的仓促,连赵泽和齐扬都觉得措手不及。

赵嘉善故意瞒着他们,怨不得他二人后知后觉。

明明是进门的该是母亲,如今却换了人,还是想要害死母亲的人。赵泽冲动地跑过去质问了父亲一番,却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父亲说得对,若是真的为了母亲好,该让她有自己的生活才是。

齐扬却不知道这些,只是眼看着赵嘉善娶了晴姐儿,替曦姐儿不忿。

她怀着身孕,赵泽不让她出门,曦姐儿又不给她递消息,她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看着赵泽无功而返,表情还十分颓然,齐扬火爆的脾气又上来了。

“既然你劝说没有用,那我去问一问父亲。他怎么能始乱终弃,弃曦姐儿于不顾,娶了这么个黑心肠的女人回来!”

她怒气冲冲,一副要给曦姐儿出头,找赵嘉善算账的样子。

赵泽担心她惹出事来,又怕她惊了胎气,忙拉住她说道:“你这一点就着的脾气要改一改。怀着孩子,还这么烈火性子,不知当心自己的身子。”

“曦姐儿还不知道伤心成什么样呢,指望你又指望不上,我还不能亲自去吗?”齐扬不满地说道。

要是这个时候赵泽给她个解释,她或许还能消消气。

谁知赵泽就跟个没嘴的葫芦似的,连半句话都不会说。

“你去了还不是添乱,人已经进了门,你还想怎么样?将她赶出去吗?”

“怎么我就是添乱了,我倒觉得把晴姐儿赶出去,是个好主意。反正我是看不惯她那副样子,总是躲在背后阴人,还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

听齐扬的意思,竟然还真想把晴姐儿赶出去。

赵泽吓出了一身冷汗:“你可不要乱来,就算要帮忙,也要跟曦姐儿商量了来,可不能自己想当然地就去做。你看你现在连曦姐儿什么态度都不知道,就打算将晴姐儿赶出去了,你觉得这么做合适吗?”

齐扬哼了一声,道:“我觉得合适,反正是替曦姐儿出头的。”

晴姐儿进门,最担心的,还真就是齐扬这块滚刀肉。

赵泽毕竟成了家,那会儿她又是要喊一声泽哥哥的,自然在他面前没什么继母的威严可讲。

齐扬更不用说,绝对不会抬起眼皮看她一眼。甚至不找她麻烦,她就该谢天谢地。齐扬跟曦姐儿关系那么好,少不了要帮着曦姐儿折腾她几回。

洪儿他们那里倒不用担心。

晴姐儿硬着头皮,将这些事情捋了一遍。

张令曦这会儿没有找她的麻烦,但不代表一辈子不找她的麻烦。

要不是因为张令曦,二哥哥怎么会不跟她来往。要不是因为张令曦,她也不会现在连个依仗都没有。

老爷让她少耍些小聪明,那她就乖乖地听老爷的话,好好地教导几个孩子。

她不能生育,就指望着杨敏颜这几个孩子侍奉终老了。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杨敏颜福薄,这可怪不着她张令晴。(。。)

(快捷键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提前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一提前(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