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初始

文/EZ伊泽
本章字数:7050 春闺暖txt下载

“申妈妈,眼看这日头要落了,您到屋里去做针线吧,我帮您备一盏灯去。”佩环走到申妈妈面前,笑着说道。

这院子里头,除了少奶奶,最一团和气的人恐怕就是佩环了。

申妈妈虽看不上少奶奶,却对佩环另眼相看。不要说少爷赐名的那个娥眉,便是循礼和知方她都支使不动,可少奶奶这边总要拉拢些人过来,眼前这个温声细语的大丫鬟佩环是首选。

“不用,只剩下三两针的功夫便绣好了。”申妈妈也和气地笑了笑,意有所指地小声说道:“咱们屋里头不光少奶奶是明珠夺目,身边的人也个个珠玉一般,尤其是循礼。我跟着沾光,哪里还用得着灯火。”

“倘若真是如此,那我便只安排循礼值夜了,好给咱们家奶奶省些个银钱。”佩环哪能听不出申妈妈话里话外地酸循礼,撩了帘子,冲里头笑道:“奶奶意下如何?”

张令曦将书合上,“你们倒是将日子过得精细,怎么不去问问循礼的意思?若她愿意,那干脆夜里头给爷打扇陪读,还省了烛火银钱,倒也正合适。”

张令曦这话说的直白,申妈妈嘴一抿,心里头飞快地算计起来。

她就知道少奶奶不是随便帮着丫鬟出头,原来是想拿这小丫鬟去讨少爷的欢心。刚想要张口说话,只见循礼一阵风似的,慌慌忙忙从她身边掠了过去。

“难得我这一点荧光入了申妈妈的法眼,可爷有陪读的小厮,奶奶却缺个打扇的丫鬟。”循礼顾不得喘气,一口气解释道。她耳朵尖,闻声就跑进来解释了。

张令曦微笑着安稳循礼的情绪,道:“你这急性子,听话只听了一半,我不是说了让她们问你的意思?你既然愿意给当打扇的丫鬟,便在我身边替我研磨打扇吧。”张令曦的本意正是让循礼在她身边陪着她读一读书,压一压性子。

不等循礼说话,张令曦接着问道:“汤炖好了吗?”

循礼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炖好了,扶桑姐姐说要在灶上温着的。”

申妈妈从旁默默听着,没有插话。

若是张令曦一开始就提出让循礼在她身边研磨,说不定申妈妈还会想办法反对,可是刚刚差点就让循礼去祸害少爷了,现在这样她就当是张令曦退让了一步,因此也不多说什么话了。

等着申妈妈一走,屋里头的气氛就轻松了起来。

“你别看她就像迎着风长的小草似的蹿地这么高了,其实还不是个娃娃。”佩环指着循礼说道:“不过我怎么看着这循礼,似乎跟娥眉的性子越来越像了?”

还不都是娥眉手把手带出来的,私下里循礼都喊娥眉作师父。

“哪里只有她们两个,扶桑也是个跳脱的性子。好在有她们几个,要不倒显得屋里头死气沉沉地了。”张令曦靠着窗子说话,时不时地往外看一眼。显哥哥是还没有回来,还是半路被谁拦住了?

想想今日的事,张令曦自己笑了起来。

许久没遇见这些家长里短的啰嗦事了,说起来,身在闺阁之中的她,实在是受了太多的照顾了。而且她知道,虽然现在颇有些腹背受敌的感觉,不过显哥哥一定不会让她受委屈,她的娘家人也不会让她受委屈。大概她今天可以不用在别人屋檐下唯唯诺诺,全是因为她有这些至亲的人可以依靠。

这是前世的她,怎么都不敢想象的。

佩环将循礼悄悄地拉到一边:“娥眉有一说一的性子是好,可你不能跟她似的风风火火,她嫁了人说不准就改了性子,你可得有几年磨的呢。”

“嗯,我师父说了,让我什么都听您的。她说就知道您会多...多指点我!”循礼及时收住了话头,将多嘴那两个字吞回了肚子里。

在一块儿伺候小姐这么多年,佩环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娥眉原话是什么,是用哪种语气说出来的。不过佩环也不戳破,娥眉和循礼都没有坏心,对小姐忠心耿耿,这就够了。

“二位小姐,显少爷回来了。”别人没个敢说话的,就连颖儿的嬷嬷此刻也担心被颖儿小姐的怒火灼了身,这个看似伶俐的小丫鬟却大胆地凑上前来说道。

张令曦猜的不错,刘显一回府,便被人中途拦了下来。这倒不是钟氏的吩咐,也不是颖儿的意思,而是眼前这个正在宽慰颖儿的赵姝。

她素来是会做和事佬的,知道这件事情,须先让刘显知道了才行。

颖儿蒙头躺在床上,屋里头针落可闻,底下人皆是大气都不敢出。赵姝也不一味地劝慰,而是将被子轻轻地拉下来,慢慢地温柔地抚着颖儿的背。这可不就跟哄一只炸毛的小猫似的!

纵然颖儿千般委屈万般委屈,也不知不觉中冷静了下来。

那丫鬟的话颖儿并没有理会,赵姝却颇为意外地抬起头看了眼这丫鬟,微微点头道:“知道了,领赏去吧。”

丫鬟露出欢喜的样子,瞄了眼颖儿,又及时地收敛了脸上的欢喜。

这丫鬟怕是胆大却也贪婪,不可重用。

颖儿身边的丫鬟,从来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如今竟然有这样心性的能凑上前来,家里定是也再不如从前了。

她心里头如翻江倒海,想着刘将军阵前杀敌,内宅却无人打理,怕不是好事。刘将军中年丧妻,膝下这独苗,也非亲生。按理说早该续弦,找人来打理家业,可却迟迟不肯婚娶。赵姝心里头正想着这事,没注意身旁的丫鬟都屏气悄悄退到了一边。

“显哥哥!”还是颖儿先发现了正举着糖葫芦满脸堆笑的刘显。她哪里还有一点生气伤心的样子,扑过去接过糖葫芦仰头问道:“显哥哥你站了多久了,怎么也不吭一声。是特意买了糖葫芦给我,还是别人也有?”

说话间颖儿不满地扫了底下人一眼,先前那些噤若寒蝉的下人,见显少爷回来,知道危机可解,表现得没那么惧怕了。

“你这小鬼灵精,不是单单给你买的,我何必亲自送过来?”

刘显看着颖儿挂着泪痕扑过来,不由地想,曦姐儿小时候可从未这样过。像是扬姐儿她们,倒是会这样扑过来找他,曦姐儿只会安安静静地冲他笑一笑,说声谢谢,像个会笑的瓷娃娃。后来熟了,曦姐儿也会在老夫人那儿等着他期待着他过来,可见了他,虽然眼睛里透着兴奋的光亮,却还是像个大人一样跟他问候和说话。

他是什么时候觉得曦姐儿特别呢,大概就是那个时候。那曦姐儿是不是也觉得他特别呢?刘显因为察觉到自己羞怯的情绪而尴尬不已,他大概是比自己认为的那样更喜欢曦姐儿,或许可以说是爱。

怎么才能让曦姐儿察觉到他的心意呢?他不是不知道曦姐儿为何要嫁给他,曦姐儿只想要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若是他表明了心意,曦姐儿会不会离开?即便曦姐儿接受了他,可这样算不算乘人之危?刘显觉得为了能对得起曦姐儿,他还是做个正人君子更好。

小孩子终究是好哄的,一串糖葫芦,就让她暂时忘了之前的不愉快。何况赵姝跟她说了,这事自有婶娘给她做主,她要是告状,说不定显哥哥还会因为这事生她的气,觉得她小性儿。

其实颖儿几次张口想说出来!爹爹说过,她还是小孩子,使点小性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往常她做错了事,显哥哥都不会责备她,这次她没错,显哥哥更不可能责备她。可是看到显哥哥高兴的样子,颖儿又不知从何说起。

事情的来龙去脉,刘显早就了解过了。何况颖儿脸上泪痕那么重,他怎么会看不出来。他只是故意不说罢了,想不到颖儿竟然也没有提起这事。

可刘显知道这一关能过,母亲那一关,却是过不了的。这次的事情虽然不是曦姐儿的过错,母亲却未必明事理。

刘显觉得安慰的是,曦姐儿遇事没有隐忍,而是利落地还击了回去。若是她忍了这一次,下次怕是更艰难的。曦姐儿虽然有主见,却不是胆子特别大的人,很多时候她是愿意息事宁人的。她是想留下来的,并没有将这里当成暂时寄居的屋檐,所以她才要跟颖儿那个小霸王去争是非对错。

这样的曦姐儿有点孩子气,有点可爱。刘显既意外又觉得心里很暖。

现在他看到的一切,都表明曦姐儿是认真地,想要跟他相扶相守一辈子的,虽然跟他期望的那种夫妻之间的相亲相守完全不同。

刘显就像心里长了草似的,恨不得立刻就回到曦姐儿身边,哪怕一句话都不说,就对视一笑也好。

乙一早就举着插满糖葫芦的草把子从后门进来了,一直等着刘显经过。手里的草把子太惹眼,一路上频频有人侧目,还遇见好几个追着问他买糖葫芦的小孩。

“少爷,少爷!”总算等到刘显出来,乙一瞪着眼睛冲刘显挥舞着草把子。

“这是你娘让你买的?”刘显快步走过来,问道。

乙一的眼里头除了少爷,就是亲娘。

“我娘什么吃糖葫芦了,这是我给您买的。”看见刘显不识他的好心,乙一叹了口气,道:“我看您只记得家里头的两位小姐,却忘了少奶奶,这才...”

刘显哪有不笑纳之理,于是乙一屁颠屁颠跟在了刘显身后。

“曦姐儿小时候也没见她喜欢这些,送给她会喜欢吗?”

“但凡是少爷您送的,少奶奶哪会不喜欢。您成天地哄小姑娘开心,怎么到了少奶奶这里,却不知道怎么哄了?”

不出意外,乙一的话引来了一记白眼。

刘显暗自反思,他真的成天地哄别的小姑娘开心,却没有想着哄曦姐儿开心吗?他也不认真探究乙一话的对错,暗暗下定了主意,以后一定要多做些曦姐儿喜欢的事情。

“行了,东西给我吧。你不是给你娘捎了东西,赶紧送过去吧。”

“好嘞。”乙一会意地交到刘显手里,贼贼地笑着跑了。

“是谁让你进来的?”申妈妈在院子里溜达,看见移动着的草把子,没看清来的人是谁,便呵斥道。

“是我。”刘显的心情很好,答话的时候都透着欢喜。“申妈妈,烦劳您叫曦姐儿出来。”

申妈妈意外地看着刘显,直到刘显催促了一遍,她这才进屋将张令曦给喊出来。

“显哥哥!”张令曦看着刘显,一脸惊喜地提着裙子小跑了两步,“你怎么将人家的糖葫芦全都买了?分给别人了没有?我这就叫娥眉拿去分一下。”

乙一说的果然不错,曦姐儿是喜欢这礼物的。她跟颖儿似的那么惊喜。

“别分,这些都是你的。”刘显立刻阻止道。

“那可不行,那我得吃到何年何月啊,要不你同我一起吃?”张令曦打量了一下草把子,摇头道:“只怕要吃到牙疼了。”

“那我就陪你一块儿牙疼。”刘显边朝着屋里走边说道。

闻声而来的娥眉捂着嘴笑话张令曦和刘显,都成了亲了,两个人反倒跟孩子似的了。

张令曦没觉出两个人话语间的暧昧,旁人却觉察出其中的旖旎情长,默契地退出些距离来。等二人进来了屋子,娥眉她们在院子里头,一个个脸上挂着红霞,彼此传递着意味深长的眼神。

隔天循礼她们进来请安,刘显才知道钟氏赐了她们新的名字。见张令曦并不在意,刘显想着这样各退一步也是好事。

钟氏心里虽然记了张令曦一笔,可是她不能在张令曦回门之前就朝她发难。要说钟氏对齐府没有顾忌,那是假话。单是女巾帼齐老夫人,就让钟氏想起来就腿肚打颤了。

正是因为如此,老夫人才放心将曦姐儿许配给刘显,都是知根知底的,不怕曦姐儿在刘家受什么委屈。

前世曦姐儿没机会回门,嫁给了赵嘉善,就在赵家那方小家小院里守到了死。(。)

(快捷键 ←)上一章:第六章 应付 返回《春闺暖》目录 下一章:第八章 回门(快捷键 →)